【双黑】【太中】假戏真做(05)

*迟来的女装杀手,缓慢更新中

【01】【02】【03】【04】


【05】

“目标死亡,死因可能是上吊自杀。当然,也不排除他杀的因素在里面。”

“您还是别打趣我了,上吊专家什么的,我可不敢当。”

“是否确定失去生命体征?抱歉,这一点我还真的无法确定,毕竟我和中也只是看着目标被人从公寓里抬上了救护车,为了避免暴露身份,我们也不敢进行更多的调查……是……”

中原中也有些烦闷地坐在沙发一角,面前的烟灰缸里堆满了燃尽的烟蒂。缭绕的烟雾模糊了他的视线,连同太宰治的声音也变得飘忽不定。目标在他们动手之前选择了自杀,这在他二十多年的杀手生涯里是从未发生过的事情。毕竟,一旦一个人的名字被写进了他的任务手册,那么,夺去这个人生命的只可能是他中原中也一人,他一直是这么做的,甚至暗地里引以为傲。

他瞥了一眼不远处的太宰治,不由得感叹自己的人生在遇到这个男人以后确实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想到这他又叹了口气,吐出的烟圈快要将他整个人包裹起来。

“中也,到你了。”太宰治的声音突然在面前响起,中原中也抬起头,视线正好落在对方递过来的手机上。手机是黑色的,和自己现在使用的那款一模一样。当初中原中也因为拒绝穿裙子一时冲动砸了太宰治的手机,却没想到对方居然提出了这样的赔偿要求。现在回忆起太宰治当时的笑脸,中原中也愈发觉得自己一定是中了太宰治早就谋划好的圈套。

“喂,是中也君吗?”

电话那头传来森鸥外的声音,中原中也立刻取下嘴边的香烟,把手机接了过来,“是,首领,是我,情况您已经从太宰那大致听说了,是的,没错……”

太宰治在他身旁坐下,顺手拿起中原中也放在一旁的香烟,过滤嘴处还有一些濡湿,男人勾了勾唇角,含住一端轻轻吸了一口,眯起眼,将烟雾尽数喷吐在中原中也脸上。这般暧昧的举动立刻引来对方不满的瞪视,小个子男人曲起腿,毫不犹豫地踢在眼前那条不断晃动的胫骨上。

“好的,我明白了,首领还有别的吩咐吗?太宰……?好的,我知道了,再见。”

将挂掉的电话丢给太宰,迎着对方疑惑的眼神,中原中也首先抛出了疑问:

“你之前就认识首领?”

“干过一阵子的情报收集,这都是加入侦探社前的事情了。”

“难道说你本来就知道我?”

“失败率为0的中原中也先生,组织内部何人不知何人不晓?”太宰治眯起眼,用夹过香烟的那只手托起眼前人的下巴,“还是说……中也其实在期待什么?”

“收起你那恶心的猜想,”中原中也毫不犹豫地打掉了那只图谋不轨的手,然而耳畔浮起的一丝绯红却没能逃过太宰治的眼睛。“说正经的,太宰,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当务之急自然是调查清楚现状。”太宰治摸了摸鼻尖,“目标到底有没有死亡,这件事我们还不能确定。”

“工具就是那卷绳子吧,除了这个还有别的可能吗?”

“在看到尸体之前,任何结论都只是猜测。”

“那么,潜入医院太平间这个作战,你觉得如何?”中原中也打了个响指,“最直接也是最不容易被人发现的方法,你不可能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到吧。”

“这么说来,中也是打算穿护士装了吗?既然如此,让我假扮成医生也不是不可以……”

“混蛋!少在那自说自话,你应该明白当下的重点是什么。”

“好了中也,”太宰治偏了偏头,“我想你更知道自己需要做些什么。”

 

中原中也斜倚在一间不起眼的诊室门边,百无聊赖地看着不远处来回走动的医护人员。耳机里传来一阵电流声,他试着拨了拨鬓发,太宰治的声音模模糊糊地传了过来:

“中也还真是过分,居然叫我做这样的事情。”

“等价交换,我觉得并没有什么问题,”一面回应着太宰治的抱怨,中原中也开始朝人群的方向移动,“你那边情况怎样?”

“一切顺利,你呢?”

中原中也关闭了通讯设备。医院入口处突然一片嘈杂,他状似无意地出现在那里,很快便被手忙脚乱的急救人员捉住了手腕:

“你,没什么事的话快点过来帮忙!”

中原中也一副状况外的样子,他佯装慌乱地点了点头,余光却往担架上躺着的人身上瞟。只是一眼,便倒吸一口凉气。太宰治这家伙还真做得出来,若不是认得他那双过于风流的鸢色桃花眼,这般血肉模糊的样子无论如何都很难与太宰治联系起来。等任务结束,一定要好好嘲讽这家伙一番。这么想着,中原中也和其他医护人员一起将重伤员抬上手术车,飞速推进的过程中却看到自床单边缘不断滴落的鲜血。

有必要伪装到这种程度吗?中原中也疑惑地眨了眨眼。手术室的门开启又关闭,红色的警示灯亮起。他在门外找了张长椅坐下。按计划,太宰治会在手术尚未开始时吞下藏在舌头下面的药片,从而进入假死状态,这样一来,他们便能顺理成章地进入太平间了。

他就这样坐在手术室门外,原本是非常平静的等候,如今却没来由地自心底泛起了小小的涟漪。太宰治是值得信赖的,因此这丝不安并非来自任务本身,而是源于他对太宰治个人的担忧。

顺着被单滴落的鲜红色液体刺激着他的大脑。中原中也不由自主地开始想象,如果太宰治真的在任务中被目标一枪贯穿了心脏,他会怎么做?是丢弃在任务现场任由其血液流尽而亡,自己独享其成;还是不顾一切地将人送进医院,像现在这样坐在手术室门口期许着不确定的未来。心底有个声音告诉了他答案。被现实惊得不轻的中原中也蹭地一下从椅子上站起,而就在这时,手术室的大门打开了,一切都和预想中一样,洁白的床单包裹着失去生命体征的男人,医生摇了摇头,吩咐手下一个护士去联系死者家属,看见愣在一旁的中原中也,便示意他把人推去太平间。

中原中也有些木然地行走在清冷幽长的走廊里,尽管他杀人无数,可这一次,他终于切实体会到了向着死亡不断靠近的感觉。身后的光亮逐渐远去,沉重的铁门在他面前开启,他深吸一口气,过于寒冷的空气使得他浑身战栗,仿佛有什么奇怪的小爬虫争先恐后涌上了他的身体。于是他一鼓作气地反手把门关紧,毫不留情地朝床上的病患踹了一脚:

“差不多了,快给我起来!”

空气里静悄悄的,只有中原中也一个人的呼吸在静默中荡起一阵涟漪。他的心悬了起来,索性伸出手抓住被单,狠狠地向下扯去。

苍白的脸,深棕的发,拭去血污的额角还带有未干的水痕,纤长的睫毛下,本应闪动着那双勾人的桃花眼,那微微上扬的唇角此时也沉重地垂下。眼前的男人令他感到陌生,而这种陌生更加激化了中原中也内心的不安。

“太宰……?”

他试着开口,却发现声音里掺杂着颤抖,一字一句都不像是自己的声音。

那摊鲜血逐渐蔓延成一片赤红,顺着天边的晚霞泼洒进来。空气冷的可怕。梦?还是现实?

 “太宰!”

他试着提高了一点声音,就在那时,一只带着凉意的手握紧了他的手腕,中原中也吓得浑身僵硬,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没有惊叫出声。太宰治撑起一只手从病床上坐起,好整以暇地打量着搭档变幻不定的脸。

“中也是有多不相信我。”

“你还是马上去死好了!”中原中也作势要拔出小刀,却被太宰治握着手腕带到了跟前,为了保持重心,他不得不曲起一只脚跪在太宰治身旁,姿势暧昧得仿佛下一秒就要扑倒在男人身上。

“好了,是我不好,我不该吓唬你,”太宰治顺着中原中也塌陷的腰身向下抚摸,顺势在对方挺翘的臀部揩了一把油。不得不说中也这身护士装实在是太棒了,窄紧的白色连衣裙勾勒出完美的身体曲线,恰到好处的裙摆露出小巧玲珑的膝盖。太宰治忍不住抽出中原中也胸前夹着的资料卡,将那个写着陌生姓名的名牌插进对方领口,“好了,开始工作吧。”

尽管对这种明目张胆的调情感到强烈的不满,中原中也还是不敢在这种时候朝太宰治发火。他狠狠地朝自家搭档比出一个中指,同时脱去碍事的工作服,露出便于活动的黑色劲装。那张不知名的资料卡掉落在地上,太宰治提起脚尖踩了过去,跟在中原中也身后逐一查看着那些尸体。

“没有!?”

“看上去是这样没错……那个角落也查看过了吗?”

“会不会在另一家医院?”

“对面楼的保安并没有说谎,目标被发现吊死在家中后第一时间便被送往这里,期间也没有转院记录。”

“所以这算什么?灵异事件?”中原中也摊了摊手,“这里的气氛可真是见鬼的压抑,我一点都不喜欢。”

“那就快点离开吧。”太宰治皱了皱眉,中原中也听出了他语气里难得一见的不耐,心下顿时明白了几分。

“我们被人耍了。”

“要追吗?现在应该还来得及。”

撤离的途中,中原中也注意到太宰治袖口沾着的血污,那些沿着被单滑落的鲜血再度浮现在他的眼前。于是他索性抓住太宰治的手臂,不顾对方的反抗,将袖子向上拉起。

“这是什么?”

被利器切割的伤口,因为刚才的拉扯而再度溢出鲜血。太宰治的神情少见地浮现出一丝慌乱,他沉吟片刻,随后把手抽了回来。

“好吧,我承认,我遇到他了。”

——tbc——

剧情就是瞎扯淡,逻辑什么的不存在的


前段日子又让大家担心了呜呜呜真的很抱歉。手机丢了真的是个挺大的打击,毕竟也不是第一次了,那几天精神挺脆弱的一直在自我否定否定。大家的关心我都好好收到了,感受到自己是被爱着的实在是太温暖了,谢谢大家!

明天去拍毕业照,后天给宰庆生!再过三天就是毕业典礼啦!超级充实的,大学最后的数十天,比起兴奋更多的还是惆怅和不舍吧。想趁着这个假期好好充实一下自己,努力成为比现在更加优秀的自己!

明晚见!


评论 ( 2 )
热度 ( 176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