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Distance

*毕业属于我,爱情属于太中

*BGM:Secret-茶太


Distance

文:水母汐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起点是离别,终点是重逢。

【01】

他看着他从人群里走出来,手里捧着他最喜欢的那罐饮料。阳光透过晨风穿过树叶,在塑胶跑道上投下斑驳的影子,他眯起眼,仔细打量着对方那头惹眼的橘发。毛茸茸的发顶泛着一圈金边,样子像极了当年在校门口初见时的场景。

“喂,总喝这种东西的话可没办法长高呀。”

他摊开双手迎了上去,理所当然地得到了对方的一记眼刀。小个子少年拨了拨耳畔的乱发,唇边挂起的微笑桀骜不驯,眼尾的英气似是要将眼前的人钉死在对面的大树上。“太宰,”他喝下一口饮料,这才不疾不徐地开口,“如果你真那么想死,我不介意在这种时候成全你一回。”

“中也,这么绝情可不好,毕竟,我们就要毕业了。”

毕业。多么有趣的一个词。它意味着结束,也意味着开始;它意味着成长,也意味着老去;它意味着离别,又暗喻着重逢。中原中也听着这个词,只觉得此刻仿佛有什么可怕的小怪物突然占据了他的内心,那份故作的轻松瞬间分崩离析。他摇了摇手里的易拉罐,略带刺激的气味令他的大脑清醒了少许。

“太宰,”他淡淡地开口,语气里带着显而易见的嘲讽,“多愁善感可不是你的风格。”

“我的情感一直都细腻而又丰富,只是中也的蛞蝓脑子太迟钝一直没有发现罢了。”太宰治伸出两指,趁对方不备顺利夹走了饮料,并赶在中原中也发怒之前将最后的液体灌入口中,“中也的品味实在是太糟糕了,无论喝多少次都无法理解这种味道。”

“那就不要每次都抢别人的东西啊绷带混蛋!”中原中也气急败坏地夺过太宰治手里的易拉罐,狠狠捏瘪后朝着对方扔去。后者习以为常地躲过了攻击。太宰治顺势拉过中原中也的手腕,贴在他的耳边轻声说道:

“没有用的哦。中也的一切,甚至是呼吸我都了如指掌。”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彼此亲密无间却又相互厌恶。在旁人看来互相矛盾的两种存在,放在他们身上却带着与生俱来的理所当然。而一切的开始则源于那句:“你的帽子挺特别的,但遗憾的是这么做违反了校规。”

显然,太宰治并不是风纪委员,他这么做的目的仅仅是出于无聊,只是当时的他丝毫没有料到自己戏弄的对象竟会是与自己的后半生纠缠不休的那个人——包括现在,他只是在思考如何给中原中也送上一份难忘的毕业礼物,然而对方那副无关紧要的态度显然不是他想得到的答案。

“中也填了哪所学校?”躲过老友的一记铁拳,太宰治轻轻向后退了一步,中原中也站在原地看着他,皱了皱眉,语气里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烦闷:“这个问题跟你没关系吧,去哪里都好,只要别再跟你……”

“只要别再跟中也一所学校就好啦!”太宰治抢先一步开口,“我还想在大学里完成殉情的夙愿呢,中也可别来阻碍我啊。”

“谁会管你这家伙!”中原中也沿着跑道向教学楼走去,升起的日光将他的影子浓缩成脚下的一个圆点,太宰治站在原地,盯着那圆点看了很久很久,直到它随着主人的身影一同消失在教室门后,这才收回目光,转而望向自己空荡荡的制服领口。

“并没有被发现啊……”

他握了握拳,掌心里那枚小东西被汗水濡湿,透过绷带硌得生疼。明晃晃的日光令他睁不开双眼,那份沉寂的感情也再度变得灼热起来。其实他早已看过了中原中也的志愿,等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表格上已经签下了和对方一样的学校。太宰治一边感叹这可真是一段孽缘,一边把填好的志愿申请交给了老师。既然如此,手里的这枚纽扣也就不再重要了吧,数月后便会再度相见,这样的离别当然失去了其原本的含义。思及此,太宰治的内心突然变得轻松起来。金色的纽扣被抛向空中,几度翻转又落回手里。果然还是不能被那些女孩子发现啊。因为——

即便如此,它的归宿,也只能是中原中也一人。

 

毕业典礼那天,太宰治像往常那样骑着单车从中原中也家楼下经过,小个子少年叼着片吐司倚靠在墙角,见太宰治放慢了车速,便心领神会地坐上了后座。一路上两人谁都没说话,只是在转弯时,中原中也悄悄捏了捏太宰治的衣角。少年微微鼓起的白衬衣上有着浅淡的洗衣液味道,不似他们第一见面时带着浓重的水气。他估计着对方手腕上绷带的厚度,思绪却变得越来越混乱。车在校门口稳稳停住,中原中也如梦初醒般地从后座上跳下来,顺手将书包里剩余的半袋吐司丢进了太宰治怀里。

“给我的?”

“不然呢?”

“中也怎么这么好心?该不会是下了毒吧。”

“那不是正合你意吗!不吃就还给我!”

中原中也抬手去夺,太宰治凭借身高优势伸长手臂就往教学楼跑,还没到目的地便被等候多时的女孩子们围了个水泄不通。中原中也叹了口气,刚一转身却遇上了和太宰治相同的状况。朦胧中他只听到梶井的话语飘荡在半空,通知他参加今晚的班级聚餐。

聚餐这种事向来和太宰治无缘,倒是中原中也大部分时候都会准时参加,这次也不例外。偷偷在汽水里灌了啤酒,还未正式成为大人的少年们故作老成地举杯道着离别,最后留下来的只剩梶井和醉得不省人事的中原中也。仿佛是预测好这既定的结局一般,包厢的门被人推开,太宰治斜倚在门口,带着玩味的笑容打量着趴在饭桌上的中原中也。

“太宰……你这……混……蛋……”

“被混蛋接回家的感觉如何?”太宰治抬起中原中也的手臂,梶井早已不知去向,安静的空气中只听见醉酒少年清浅的呼吸和絮絮的呓语。平日里飞扬跋扈的中原中也如今敛了锋芒,纤长的睫毛挂着细密的水珠,绯色从耳畔弥漫到脖颈。太宰治的心似乎被狠狠攥住了,他抬眼望向窗外,银白的月光皎皎地洒在树叶上。浓绀的夜色无端地起了风,在他的心底掀起一阵细细密密的波澜。太宰治的内心动摇着,他吻上中原中也的唇,没有拒绝便是默许。他觉得自己大概是醉了——而事实则是他的确偷喝了一瓶真正的威士忌。他将那枚纽扣塞进中原中也的掌心,忍不住感叹今晚的月色真是美好。

那么,仅此一夜的丢掉理智的话……

【02】

天空下着小雨,为这离别的季节增添了几分伤感的气息。太宰治举着伞在人群中逆行,脚边,湿透的绣球花漂浮在水面上,倒映出灰暗的天空。他本不是会因为离别而感伤的人——自杀爱好者无时无刻不在与世界道别,但这一次,情况似乎有些许不同。

同一所学校,同一间寝室,一切都按照原定的计划一一实现。尽管如此,太宰治却在紧要关头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那一夜后的清晨,没有预想中的狂风骤雨,中原中也客套而又疏离地将他请出了家门,随后便删除甚至拉黑了他所有的联系方式。无论是调笑着的和解还是正经的道歉都不起作用,直到开学那天,中原中也在新的寝室看到了坐在下铺的太宰治,他叹了口气,突然冲上前去,朝着对方的脸直勾勾来了一拳,随后在太宰治惊喜而又略带错愕的目光中打开了行李箱,烦躁的语气分明是数月前那个一心与太宰治作对的少年:

“老规矩,衣柜一人一半。”

太宰治也顾不上脸肿,立刻跳下床帮中原中也收拾行李,其间还不忘一如既往地取笑一下对方的帽子。熟悉的对白令他松了口气,尽管他察觉到这其中依旧暗含着几分违和。这些违和在日后的相处中被不断放大——中原中也依旧与太宰治交好,只是保持了恰到好处的距离。毫无疑问,那天晚上的一切是扎在对方心头的一根刺,太宰治明白,却也无从将其拔出,只能任由它横亘在二人之间,生出荆棘,却开不出玫瑰。

他想,中原中也应该是讨厌他的。尽管如此,共同生活的四年,残存在彼此生活中的影子无论如何都无法消去。他想起自己总是会在早上找不到牙膏,而中原中也则会不动声色地将自己那只推到他的手边。翘课是家常便饭,替他签到补作业的自然是中原中也。大二那年他摔断了腿,中原中也说他活该自作自受,却还是替他买了一周的午饭,咖喱饭乌冬面寿司不重样,唯一的共同点是里面都有蟹。那一刻,太宰治觉得,中原中也大概是在乎他的,可如果事实真是如此,对方又为何总在实验课与其他人同组共事呢?

他们依旧争吵,而内容无非是今天该谁倒垃圾,明天轮到谁叫对方起床这些鸡毛蒜皮的琐事。成为大学生的中原中也总算可以随心所欲地戴帽子了,有了一定收入的他甚至培养了收藏红酒的爱好。太宰治自然是不遗余力地嘲讽中原中也的审美,却在成人礼那天意外地发现对方竟然滴酒未沾。而事实则是,中原中也花高价买回的那些酒他一口都没喝过,只是妥善安放在架子上,偶尔拿出来端详一番,随后便任由它们沉淀成年份更加久远的陈酿。

在旁人眼里,太宰治和中原中也走得很近,他们分享着彼此的生活,并且心甘情愿让对方成为自己生活的一部分,然而只有太宰治知道,那些潜藏在表面下的倒刺并没有被抹平。他开始更加频繁地自杀,试图引起对方的注意,但很快,太宰治便发现,这一切都是徒劳。

或许自己的一生都要怀着遗憾度过了。未能说出口也不可能说出口的歉意,隐藏在嘲讽与对立间的真实心意。他和中原中也之间产生了微妙的距离感。自那个夜晚之后,他所认识的中也便与他分离,从此再也未能相见。

 

四年的光阴很快成为过去,太宰治坐在教学楼前的长椅上,犹豫着要不要去找中原中也拍毕业照。走出教室的小个子男人一眼便看到了等候在门外的他,一丝恶劣的微笑浮现在唇边:

“怎么?在这里等候你新的殉情对象?还是说约了哪位小姐一起拍毕业照?”

“当然是后者啦!不过中也不用羡慕我哦,如果你愿意把那顶品位低下的帽子取下来,一定也会有女孩子排着队和你一起拍毕业照的。”

“补充一点,数量上当然是我占优势。”

刻意无视中原中也瞬间黑下来的脸庞,太宰治顺其自然地说了并不高明的谎话。他明白自己早已偏离了预定的轨道,出现在这里的意义消失了,或者说,意义这种东西本来就不存在。他悄悄叹了口气,静静等待中原中也的下文。

“哈!?信不信我用实验室最重的器材揍你啊!反正就要毕业了,这样的场景想必你已经期待了四年吧。”

“诶,才不要,如果死在中也手里,我可是一点都不会开心的哦。”

“谁说过要你开心了?我才不会在意你这混蛋的感受!”

下意识地进行着无意义的争吵,他们就这样喧闹地回到了寝室。门口放着几只堆满行李的纸箱,中原中也打开灯,一只精巧的盒子从顶端滑下,正落在太宰治脚边,他刚弯下腰,却被对方抢先一步捡了起来。

“难道说,是某位小姐送给你的定情信物?”

“才不是那种东西!”中原中也将盒子丢进箱子底部,沉默了片刻却又摇了摇头,“谁知道呢,礼物这种东西,总归是需要珍惜的。”

太宰治没有说话,内心的烦闷愈发旺盛起来。中原中也就要走了,这一次是真正的离别。心灵上的距离尚未缩短,物理上的距离将被无限拉长。他想起四年前的那场离别,想起了那天晚上的白月光,还有中原中也柔软的睡颜。这样的光景四年间他见过无数次,却再也没有那天晚上的惊心动魄。对方正在打包酒架上的红酒,那些形状优雅的玻璃瓶从未被主人开启,这令太宰治无比怀念那个汽水兑啤酒也能醉得不省人事的少年。

“太宰,接下来的这几天,这只暖壶就只有你一个人用了。”

原本是十分平常的语气,放在这个时候却也带上了几丝伤感的气息。许是意识到其中暗含的感伤,中原中也顿了顿,转而继续说道:

“我的意思是,我不会再和你抢热水了。”

太宰治点了点头,伸手把暖水壶提到一边。中原中也收拾好最后一只包裹,成为了大人的他们即将各奔东西,而这一次,再也没有志愿可供太宰治参考。

“中也,我们去拍毕业照吧!”

他拉起他的手,雨停了,金灿灿的晚霞努力穿过乌云的缝隙,很快又被墨蓝的夜色所掩盖。他们穿过学校的每一个角落,教室,礼堂,操场,食堂……拜托了路过的每一位路人替他们拍照,镜头中的他们并不友好,互相拉扯着脸蛋,更多的则是中原中也单方面的殴打。有人说这一点都不像毕业照啊,可他们却说这样刚刚好。“肩并肩一起对着镜头微笑,这么恶心的事情我可做不出来。”“真巧,我也是。”最后的最后,夜色笼罩了整个校园。太宰治摘下中原中也的帽子,抛到空中又接住,随后拔腿便跑。中原中也直追到一盏路灯下才停住,太宰治将帽子缓缓戴回他的头上,鸢色的眸子融化在蜜色的柔光里。

“回去吧,晚睡的人长不高。”

“闭嘴!你这社会混混!女性公敌!寒碜混蛋!”

“是……是……今晚就让中也说个够好了,反正以后也没机会了。”

“谁说……”

“嗯?”

“不,没什么。”

气氛突然变得沉默,两个人沿着路灯的光线朝寝室走去。埋藏在心底的荆棘依旧没有破土而出,随着时间逐渐破碎的细小回忆,散落遍地,却不知从何拼起。

【03】

中原中也站在检票的队伍里,在他的身后,隔着窗口,有人正与恋人挥手离别。检票机将车票一点一点吸走,他也跟着人群一点一点往里走。闸机的门在眼前开启,又在身后关闭。周围一片嘈杂,失落的心却宛如沉入深海一般宁静。

背包里放着今天早上最后收进去的行李,和太宰治一同使用的剃须刀,每天早上都会推到他手边的牙膏,双人马克杯他也带走了一只。另一只会被对方如何处理呢?

“谁说是最后一次了?我可还没有说够呢……”

箱子底部,那只精巧的盒子里,安放着一枚金色的制服纽扣。

“社会混混!女性公敌!寒碜混蛋!绷带附属品!自杀狂!”

“中也就那么讨厌我呀。”

中原中也回过头,刚刚还被自己恶劣嘲讽着的男人,此时就站在自己身后,脚边放着一只行李箱。太宰治深吸一口气,平日里那副轻浮的表情竟变得认真起来:

“四年前的那件事,我很抱歉,但我并不后悔。”

“因为我的确对中也抱有那样的心情。”太宰治低下头,老老实实地承认道,“尽管中也品味差个子矮还总喜欢和我作对,但真实的心情无法否认。”

“你这家伙……果然是女性公敌!”

“所以,中也,回应呢?”

中原中也抬起头,太宰治的眼睛一如四年前那般闪亮。他的衬衣上依然带有熟悉的洗衣液的清香,手腕上的绷带却是比之前厚了不少。

“之前的那袋吐司,你吃了吗?”

“中也的意思是……”

“那枚纽扣就是我的回答。”

 

载着二人的列车,伴着汽笛声朝着相反的方向渐行渐远,尽管如此,心的距离却在逐渐拉近。时隔四年,太宰治在一个离别的季节与记忆中的中原中也重逢。荆棘被连根拔起,年少时播种在心田的根重新生根发芽,最后在胸膛开出美丽的花。

这一次,不会再松开了。

——end——

因为是毕业季所以就随心所欲地写了些应景的东西。太宰的一时冲动,导致他和中也在大学四年期间,物理距离很近但心灵上的距离被拉远。中也想要的其实是一个道歉,一个解释,或者说他希望太宰治把话说清楚,而不是像四年前那样不明不白。其实中也的答案一直都在那里,只需要太宰治一句话将它开启。

好在太宰没有犹豫,好在一切都还来得及,好在他们没有错过。

其实关于毕业的感触和事情有很多,动笔时却感觉无从写起。暖水壶那个的确是真事,实际上那天和室友共用暖水壶的另一个室友的确是已经回家了。高中那时候的毕业还没有这么鲜明的感觉,因为知道自己每年都会回家,知道自己无论走到哪里,那个城市都是我的家,总有机会和大家再度相见。可大学不一样,陌生的城市,来自五湖四海的同学和室友,一旦就此别过,可能真的再无机会重逢。

尽管太宰和中也去往不同的地方开始自己属于大人的生活,但我相信,只要心的距离从未缩短,那么物理上的距离就不会成为阻碍。真心希望我和我爱的人以及爱我的人,也都能够拥有再度相遇的那一天。


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这次也是深夜发文。

回家以后会继续先把gravity还有假戏真做更完。太中有太多优秀的文手,长久以来我一直对自己能力上的不足感到惭愧与惶恐。最近都没看什么书,文思枯竭,需要充充电啦!

想要成为更好的自己!

你们的每一句评论,每一颗爱心和蓝手我都珍藏于心。爱你们(づ ̄3 ̄)づ╭❤~

评论 ( 94 )
热度 ( 308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