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恋爱诊疗室 01

@🍎浅月🍎 的眼科医生X骨科大夫设定!

*想尝试不一样的画风

*每更3K左右,有梗就写,不定期更新……

*非严肃设定。我对骨科了解不多,眼科的话因为自己眼睛不好经常去医院所以还算比较熟悉_(:з」∠)_如有bug大家就当搞笑文一笑而过吧……


恋爱诊疗室

文:水母汐

【01】

如果中原中也知道他未来的同事是和他暧昧了整整十六年都没奔现的那个男人,他一定会扔下行李递交辞呈买下最近的一张机票立刻飞回法国。

说是同事,倒也没有同处一室那么夸张,毕竟骨科在一楼眼科在三楼,中间还隔着个二楼妇产科,新生儿哇哇一哭,他俩吵架的声音就被盖过去了,等孩子睡着,这俩冤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各自回到办公室兢兢业业为人民服务了,没人知道他俩是怎么和好的,反正过不了多久,大概是孩子醒来哭着要喂奶的时候,诸如“太宰治你这混蛋!”的骂声便会再度从一楼骨科诊疗室传出,而三楼的护士则会惊慌失措地往楼下跑:“太宰大夫!新的病人还在等着您呢!”

中原中也觉得他和太宰治简直是孽缘。且不提小初高都在同一所学校同一个班级,高中毕业那会太宰治偷看了他的志愿,却没有告诉他,等开学报到那天,中原中也推开宿舍大门,一眼就看到太宰治正坐在下铺吃西瓜,也不知这家伙用了什么手段,整个房间偏就剩下太宰治头顶那一个上铺。为此中原中也不得不忍受对方长达四年的夜袭,俩人晚上不睡觉趴被窝里用手机聊天,你一言我一语其间还夹杂某些过于亲密的肢体动作,在外人眼里聊得不亦乐乎——或许太宰治也是这么认为的,但中原中也只想把他踢下去。某天夜里他还真这么做了,尽管并不是故意的,但导致的结果便是太宰治成了他经手的第一位病人。大二的中原中也学艺不精,接骨的时候把太宰治疼的嗷嗷直叫。

“你不是想自杀吗?我成全你。”

“你这分明是谋杀……”

“都说了我不是故意的!”

“啊啊啊中也你轻点!”

“不想残废的话就给我忍着!”

“中也,我有个好主意,不如你亲我一口,这样我就不……啊!”

“滚!”

未来的骨科一把手中原中也,毫不留情地以一种残忍的方式强行把太宰治的腿骨正了过来。而后者装疯卖瘸忽悠前者照顾了他足足一个学期,则又是后话了。

毕业那天太宰治把中原中也叫去酒吧喝酒,推杯换盏间,眼看那关键的一句话已经到了嗓子眼,结果中原中也脖子一梗,一杯加冰威士忌下肚,思维开始行走在模糊的边缘。太宰治趁机捧起对方的手,忽地一下把距离拉近,中原中也眨了眨眼,弯起唇角微微一笑,说出的话却像一颗温水炸弹,令太宰治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我啊,打算去法国留学了……”

直到那时,太宰治终于明白这的确是中原中也筹划已久的恶意。想当年他一声不响改了自己的志愿打算给对方一个惊喜,如今对方以同样的方式送了他一份大礼。自杀爱好者恨不得现在就抱着怀里的人投河殉情,奈何中原中也已经失去意识倒在他的肩头,呼吸安稳,纤长的睫毛轻轻颤抖,“太宰……”他迷迷糊糊念出自家竹马的名字,“你这混蛋……会……等我的……吧……”

中原中也一到法国便宛如人间蒸发,太宰治也不去找,只是自顾自守在这家医院一直等了下去。三年后的那个清晨,中原中也下了飞机,久违地呼吸到了横滨潮湿的空气。属于这座城市的回忆连同那压抑了三年的对那个男人的想念一齐涌上心头,他叹了口气,握紧了手中的行李箱。刚下过雨的地面还有几分潮湿,他带着一身水汽走进这家医院,推开了院长办公室的大门——

“呀,看看是谁来了?”

他回过头,他们视线交错。

就这样,属于两个人的新的篇章总算拉开了序幕。

 

这家医院的放射科和眼科都在三楼。按道理,去放射科取X光片这种事理应由家属或者骨科的小护士来做,然而今天中午,办公室里的两个护士全部掉线,从食堂回来的中原中也左等右等也不见人影,偏偏住院部那边还等着看片,纵使有万般不乐意,他也只好亲自跑一趟。

眼科是去往放射科的必经之路,中原中也远远便瞧见了太宰治的牌子。其实他早就知道今天是那家伙的专家号,才特意在一楼缩了整整一上午,谁知逃得过一时逃不过当下。他贴着墙根,努力放轻自己的脚步,同时注意着眼科那边的动静。可就在这时,熟悉的声音从虚掩着的大门背后传了出来,他仔细一听,竟是自己办公室那两个小护士在说话:

“那么,太宰大夫究竟是为什么选择了眼科呢?”

中原中也回忆了一下自己在食堂的所见所闻,突然想起自家护士今天中午是和太宰治一起吃饭的。想必那家伙意识到自己在躲他,故意从小护士那套取了情报,这会正在办公室守株待兔呢。他屏住呼吸想要速战速决,却因为太宰治的回答而停下了脚步:

“嗯?为什么选择眼科?当然是因为——”

“你们骨科中原大夫的眼睛非常漂亮啦!”

这什么情况?难不成那家伙觊觎自己的眼睛很久了?想起两个人蒙着被子相对无言的无数个夜晚,中原中也只觉得脊背发寒,他刚迈开步子,办公室的门开了,那个他躲了一上午的人从门背后探出头,一看到他便眯起眼睛笑了起来:

“呀!中也,好久不见呐!”

好久不见个鬼!明明昨天晚上还非要蹭自己的车回家!中原中也在心底朝太宰治比了个中指,碍于面子,他也只好摆出一副亲切的微笑,举止僵硬地同太宰治打了个招呼:

“啊……中午好。我还要去放射科拿片,没什么别的事情的话……”

“拿片这种事叫小护士去不就好啦!”太宰治回过头,门内的两个小姑娘立刻争先恐后地涌了出来,朝门口的中原中也鞠上一躬便向放射科跑去。这下,幽深的走廊内只剩下他们二人,气氛变得无比尴尬,太宰治把门完全打开,伸出一只手握住中原中也的手腕:“反正没事,要不要进来坐坐?”

中原中也当然明白自己又中了太宰治的计。他打量着办公室的环境,突然发现自己还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地进入这里。之前他们总是在走廊里吵架,而太宰治每次都会在森院长赶来劝架之前攥紧他的手腕,拉近两人的距离,在一众小护士的惊叫声中作势想要吻他。这就导致每次争吵都以中原中也的落荒而逃告终。热咖啡的香气打断了小个子医生的回忆,他推了推鼻梁上的金属眼镜,一抬头便看到太宰治戴着副一模一样的。如今的眼科一把手笑意盈盈,弯起的眼角肆意抖落一串串桃花,模样和三年前别无二致。中原中也只觉得双颊微微发烧,他捧起马克杯企图掩饰自己的慌乱,却发现这杯子正是自己毕业时忘记带走的那只。

“我看你忘了带走,丢了可惜,索性收起来自用。”似是看出中原中也的心思,太宰治简单做了个解释。骨科大夫点了点头,喝了一口突然意识到对方话里的不妙。自用,难道说,自己刚才和这家伙间接接吻了?太宰治坐在一边,饶有兴趣地看着中原中也的脸一会红一会白。太有趣了,即便过去三年,中也还是中也,骨子里的那分可爱真是一点都没有变。

“咖啡我也喝完了,没什么事的话我要回去了。”

“既然中也不愿意留在我这里,那还是我下楼找你好了。”

中原中也心想太宰治你这个月都被警告多少次了,再放下工作跑来找我,只怕这工资都要被扣光了吧。结果没过几天太宰治还真来了——虽然,是以一种不同寻常的方式。

 

谁都知道太宰治是个自杀狂魔,但自从上班以后,本着为病人负责的态度,尽管完全自杀手册一直在看,但他的确已经很久没有实施自杀了——如果说偶尔的洗澡洗到一半在浴缸里睡着不算入水的话。可是这天中午,太宰治居然趁着午休,破天荒地从三楼卫生间的窗户一跃而下,脸没大碍,双腿当场骨折。分分钟变成残疾人的太宰医生很快被护士们送进了中原中也的诊疗室,年轻的骨科大夫愣了几秒,随后立刻吩咐护士准备手术。还记得那时,中原中也对着太宰治的X光片沉吟许久,最后转身对护士说道:

“没办法,截肢吧。”

当然,上述都是在开玩笑。

所有人都认为太宰治只是本性难改一时抽风,只有中原中也明白这家伙是为了找个理由和自己多呆一会。太宰治就是这样,为了自己的目的不惜牺牲一切,他明白太宰治的固执,但也不会轻易妥协。之前的他等了十六年也妥协了十六年,如今,除非太宰治把话说清楚,他不会再像原来那样,继续和对方维持这种不明不白的关系。

“中也还真是残忍!居然要给我截肢!”

太宰治咽下一口蟹肉粥,双眼含泪,语气凄凄惨惨戚戚。中原中也不为所动,他舀起一勺粥塞了太宰治一嘴,把碗一放,伸手弹了弹对方打着石膏的腿:

“活该,这就叫自作自受!”

“蛞蝓怎么能够明白这名为思念的心情……”

“闭嘴!你这绷带浪费装置!先不提你身上那些,光是这两条腿就耗费了我多少卷绷带啊!”

中原中也还想继续发作,突然想起医院病房的规矩,只好作罢。太宰治慢悠悠地吃着蟹肉粥,粥的味道和多年前一样,他看着窗外,恍惚间似乎回到了数年前他摔断腿的那个夏天。那时候的中原中也也像现在这样,一边说着不中听的话,一边坐在床头一勺一勺给他喂蟹肉粥。真想让时间在这一刻停顿,就算空气中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他依然可以辨出中原中也今天用的是什么牌子的香水。

太宰治醒来的时候,中原中也已经下班回家了。他抬起身体,一眼便看到对方写在石膏上的青鲭,旁边还画着一条死透了的青花鱼。他笑着摇了摇头,就在这时,病房的门开了,骨科的值班护士进来给他换药,年轻的护士犹豫再三,终究还是把话说了出来:

“太宰大夫,虽然中原大夫一直不让我说,但我觉得,这件事必须让您知道……”

“中原大夫的眼睛,可能出了点问题……”

——tbc——


天气实在是太太太太太热了我觉得我要不行了(死亡)

这几天我手机lof好像有点不稳定,评论的显示出了点问题,我会尽量用电脑端查看并及时回复大家的!如果没有回复可能是系统bug,还请大家谅解!

ABO和女装杀手卡文了……但相信我,一定是暂时的……暂时的……这篇的话大家有什么有趣的梗可以丢给我,医院办公室的日常神马的……

评论 ( 41 )
热度 ( 619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