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恋爱诊疗室 02

@🍎浅月🍎 的眼科医生X骨科大夫设定!喜欢的话请去为她的图点赞!

*想尝试不一样的画风

*每更3K左右,有梗就写,不定期更新……

*过渡章,交代了一些内容,下一章开始搞事。太中同居蓄力中……

【01】

 

【02】

或许是天生骨骼清奇,亦或是早已习惯了自杀。旁人需要三个月才能恢复的骨伤,太宰治只消一个月便好得彻底,步履轻快地回三楼调戏小护士去了。身为主治医师的中原中也非但没有阻止,反而为自己不用继续照顾这个混蛋而感到庆幸。

“你这是什么意思?”太宰治拍打着骨科办公室的门板,一脸痛心疾首,“这样对待自己的竹马,未免太残忍了吧!”

“没什么意思,如果你看不懂我可以帮你读一遍,”中原中也指了指门上新贴的A4纸,“太宰治与狗不得入内。”

“凭什么?我是来复查的!”

“我早就说过了,你的腿已经痊愈了,不用再来了。”中原中也摘下眼镜,揉了揉疲惫的双眼。都怪这该死的降雨,城市的路面湿滑得一塌糊涂。且不提那些普通的崴脚骨折,今天上午,光是那台难缠的开放性骨折手术便耗去了他大半精力,此时此刻的中原中也一心只想着休假,的确没有多余的心思应付太宰治一如既往的骚扰。

“那可不行,我的腿是好了,可中也的身体似乎出了点小问题啊。”

“我是医生,自然会对自己的身体进行最基本的监管,用不着你来操心。”

“既然都说了只是‘最基本’的监管,那么——”太宰治将双手插在白大褂的口袋里,身体前倾,逼得中原中也不得不靠在身后的门板上,“更高级的监管,比如,你的眼睛……”

狡猾的眼科大夫眯起眼,伸出两指轻轻抵上中原中也薄凉的眼皮。那对美丽的冰蓝色玻璃珠正在他的指腹下不安分地转动,似乎微微用力便会分崩离析。真美啊,想将它们据为己有,想让对方依赖着自己,想让自己成为中也的眼睛……意识濒临暴走的太宰治翻转手掌,温热的掌心覆上对方的双眼,即便隔着绷带也能感受到纤长羽睫骚刮皮肤带来的微痒。

真可爱。

望着被夺取了视力的,不知所措的中原中也,太宰治伸出舌尖,舔了舔干燥的唇瓣。

“你需要休息。”眼科医生松开手,将光明还给了骨科大夫,“我建议你抽空来我办公室做一个全面的眼科检查。”

“我凭什么要听你的?”中原中也拧开门把,“我的事轮不到你管。”

“讳疾忌医可不是一件好事,中也,你的情况我已经听护士说过了,必须马上来我这进行检查!”

“少用那种口气命令我,太宰,我再跟你说一遍,我不、需、要!”

中原中也用力关上办公室的大门,那具娇小的身体就这样消失在了太宰治的视线之中。倔强是中原中也的特点,也是保护其软肋的法宝。他在逃避,但逃避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中原家有眼科遗传病史,正因为如此,太宰治才选择了眼科作为专业方向。那双湛蓝的眼眸蒙上污浊会是怎样一番可怕的景象?他不愿想也不敢去想。思及此,太宰治有些烦闷地扯下门板上的A4纸,撕碎后揉成一团,抬手扔进了不远处的垃圾桶里。中原中也在躲他,这是自毕业那天起便再明显不过的事实。他很清楚对待中原中也并不能依靠死缠烂打,所以他等了他三年,尽管这来之不易的重逢并不尽如人意。

问题究竟出在哪?太宰治想不通。他故作轻松地耸了耸肩,双手插回白大褂的口袋,嘴边哼着不知名的调子,优哉游哉地上了三楼。而在他的办公室里,院长森鸥外早已等候多时了。

“怎么回事?又吃闭门羹了?哎呀,现在全院上下敢给你闭门羹吃的,也只有中也君一人而已。”

“那又如何。中也的眼睛需要治疗,可蠢蛞蝓根本不听我说话。”

“中也君的事情我会帮你想办法。比起这个,周末有空的话来我这做一下心理疏导。”

“都说了没那个必要……”

“太宰君,你是不相信我的专业素养还是在逃避眼前的现实?前者你完全不用担心,如果是后者,恕我直言,你这样和中也君没什么区别。”

“我和中也一样?别开玩笑了院长,我压根就没病……”

“太宰君,我希望你想明白,如果你始终过不了心里那关,等中也君需要你的时候,你将会束手无策……”

 

又过了三天,中原中也始终没来三楼进行眼科检查。太宰治旁敲侧击地问了好几个护士,总算了解到确切的信息。年轻的骨科大夫持续加班整整一周,有一天甚至处理了三台手术,直到凌晨才开车回家。香烟和酒精是中原中也缓解压力的必备道具,可身为医生的他无法在病人面前一身烟酒气息。那张分不清年龄的脸庞如今写满了疲惫,黑眼圈如影随形,他不得不换上一副宽边眼镜稍加遮挡。尽管中原中也勉力做出一副精力充沛的样子,可眼底的红血丝不会撒谎。他那拙劣的演技很快为同科的护士带来了不安,进而令太宰治变得有些愤怒起来。

“中也,你今天必须跟我去三楼做检查!”

午休时,太宰治猛地推开骨科办公室的大门。中原中也嘴边叼着一根pocky,正一脸阴郁地盯着电脑屏幕上的病人档案。“想抽烟的话就去门口抽,吃pocky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太宰治绕到中原中也身边,双手撑在办公桌上,弯下腰盯着对方的蓝色眼眸。“我再说一遍,今天你必须跟我走一趟。”

“够了太宰!”中原中也抬手取下咬断的半截pocky,有些不耐烦地将笔摔在桌上,“这里是骨科,不像你们眼科那么闲。”

“我对蛞蝓的安危不感兴趣,只是出于医者的仁心担忧你手下的患者罢了。”

“我的患者还轮不到你来关心……可恶……”中原中也抬手在眼前驱赶着什么,“办公室里的蚊子原来越多了……”

“蚊子?”太宰治的眉头突然皱了起来,“中也,这种状况已经持续多久了?”

“没什么,只是最近两三天没休息好罢了。如果没什么要紧事就快给我上去,别打扰我看患者资料。”

“跟我来!”太宰治攥紧中原中也的手腕,不由分说便把人往楼上拽。后者自然是极力反抗,差点和他在楼梯间扭打起来。“别动,再动我就亲你了。”大概是太宰治的流氓发言起了些作用,亦或是疲惫的中原中也根本没有多余的体力继续反抗,就这样,骨科大夫半推半就地做完了一整套眼科检查。现在的他正和太宰治并肩站在医院综合大楼的天台上,难得的好机会,他忍不住从口袋里摸出一根golden bat点燃,混合着浓烈尼古丁气息的青烟包围着他们。太宰治沉吟片刻,开口道:

“虽说不是什么严重的问题,但继续发展下去也很麻烦。”

“玻璃体混浊,俗称飞蚊症,只能控制很难痊愈。没事,不影响我做手术就行。”

“蛞蝓的脑容量果然不是一般的小,除了病人什么都放不下。”

“你以为都像你那样,脑子里除了自杀和殉情什么都没有。”

“那可不一定,至少一只蛞蝓的位置还是有的。”太宰治把手伸进中原中也的白大褂口袋,摸出一支烟叼在嘴边,凑上去借了个火。“先观察几天,我开给你的眼药水要按时滴。病人是看不完的,手术也是做不完的,这么拼命,当心谢顶。”

“我看谢顶的人是你才对。突然这么关心别人的事情,都不像我认识的那个太宰治了。”

“无所谓,你是我的搭档,要是死在我前面可就麻烦了。”

 

“搭档”这个词,有多久未曾听过了呢?

大一时的他们同寝室同专业,专业上互相帮忙,生活上互相照顾,终日同进同出,过着外人眼里手足情深的同居生活。太宰治偏喜自杀,尽管自身实践课业务不差,却总是乐意叫中原中也帮他正骨,美其名曰积累实战经验。他俩独立的早,太宰治出主意在寝室办了个正骨班,外院的来找他们看病不要钱,本院的来找他们补课则按小时收取高昂的补习费用,久而久之竟得了个“双黑”的绰号。而太宰治也在不知不觉间成为了中原中也的搭档。

“哎呀中也,你看我腿都摔成这样了,你就大发慈悲帮我一次吧。”

“自作自受就别来找我了,你又不是不会。”

“都说了我是你的搭档,搭档受伤,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这是太宰治第一次明确承认他们“搭档”的关系。不得不说这个词经由当事人口中说出,对中原中也触动很大。至于一年后太宰治突然转眼科,就此与他再无合作,则是另一个故事。也就是那一次,中原中也突然觉得自己完全不懂太宰治。十几年的相处,换来的只是对彼此生活起居乃至呼吸的极度习惯,至于内心,还是一片空白。

所以他选择了逃避,选择了远离,选择了遥远的法国作为自己暂时的避风港。他不能继续活在这种暧昧不清的氛围下了。太宰治能对遇到的所有姑娘提出殉情,对中原中也却只有挑衅。这令他心烦意乱,却又无可奈何。

可如今,情况依然如故。太宰治继续着他的骚扰,甚至连惯用的伎俩都只能用一如既往来形容。那些打着擦边球的话语究竟哪句能信?中原中也不明白也不想明白。他只好将自己沉浸在繁忙的工作里,废寝忘食,甚至忘记了自己。

 

“你明知道中也君的视网膜情况不太乐观,为什么不立刻安排门诊手术?”

“森先生多虑了,那样细小的裂孔,我心里有数。”

“中原家的遗传病的确还没有发作,但我们不能排除这是其先兆的可能性。” 森鸥外摆弄着不知从哪个科室顺来的手术刀,脸上的笑容愈发富有深意,“太宰君,别忘了现在的你还上不了手术台,倘若拖延成网脱……”

“院长,我知道您的意思。”

太宰治闭上眼,脑海中再度浮现出那一日的手术台。他的导师,织田作之助,为了患者的安危,在未经患者本人及其家属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切除了一部分坏死的组织,从而引发了医患纠纷,并在混乱中被患者开枪打死。这番经历使得他抵触手术台。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原中也发病的几率不断攀升,他迟早要面对这个问题。想到这,从未被任何专业难题难倒过的太宰治叹了口气,他掏出手机,给备注为“蛞蝓”的号码发了条短信:

“周末到我这来,我给你处理一下视网膜裂孔,别客气,就二十分钟,真要谢我就给我做一个月的早餐吧!”

——tbc——

这篇文里的宰是那种【我觉得我们俩早就在一起了所以没必要说的那么清楚】,而中也则是那种一定要听对方亲口说出来的认真性格,所以才会导致现在的局面。因为中也而更换专业什么的,太宰桑good job,撩人于无形之中。

每天都在催太宰治赶紧告白

下一章就要亲亲抱抱牵小手了!然后这篇文想跟浅月桑一起出个小薄本不知大家有没有兴趣呀?

得了飞蚊症的人其实是我

评论 ( 37 )
热度 ( 376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