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恋爱诊疗室 03

@🍎浅月🍎 的眼科医生X骨科大夫设定!喜欢的话请去为她的图点赞!

*想尝试不一样的画风

*每更3K左右,不定期更新……

*太宰大夫教您如何顺理成章公主抱外加实现同居

【01】【02】


【03】

尽管内心充满了不情愿,但考虑到影响手术的可能性,这个周末,中原中也还是按时出现在了三楼眼科。

“例行检查,不要紧张。”太宰治亲自为他滴眼药水扩瞳,“今天只给你一个人看病,没有别人。”

“搞特殊对待可不是一个好医生的所作所为。”

“正因为如此我并不是位好医生。”太宰治用棉签点了点中原中也的紧闭的双眼,“等十分钟。”

视线被夺取,其他感官便会格外敏感。中原中也集中注意力,努力不放过任何一丝属于太宰治的声音。对方爱穿硬底黑皮鞋,可偏偏喜欢拖着步子走,唯有在关键时刻才会显露出属于主治医师的干脆利落。而如今,太宰治的每一步都迈得又轻又稳,这不得不令中原中也怀疑此时的对方正以一种罕见的认真态度对待自己的病情。

半小时很快过去,滴完三次药水的中原中也目光涣散,太宰治离他很近,他却什么都看不清,只能任由对方牵了自己的手带进诊疗室,在一张小圆椅子上坐下。他的眼睛被微凉的手指轻柔地拨开,明亮的光线直射过来,他下意识地眯起眼,却在太宰治的指令下瞪大了几分。

“左上。”

他抬起眼,刺眼的白光晃得他心烦,余光却依旧可以瞥见诊疗室柜子顶上的那只玩偶。浅黄色的身体,鼓鼓的肚皮,小小的脑袋上顶着一枚黑色的帽子。它懒洋洋地躺在那里,一副手感很好的样子。青鲭的审美果然与众不同,正当他想要眯起眼看得更仔细一些时,太宰治换了个姿势,示意他朝上看,而那里,除了雪白的天花板,什么都没有。

强光照射下的眼角视域里,可以看见叶脉般的脉络。就算同为医生,这样的景象对中原中也来说依旧新鲜。施加在眼皮上的力度终于撤离,太宰治关了手电,正想伸手去扶,对方却自己站了起来。

“怎么样?我下午还有手术,别耽误我的时间。”

“你的手术恐怕是做不成了,”太宰治在病历本上写下几行字,把门外的护士叫了进来,“为中原大夫准备激光,就现在。”

“太宰治,你开什么玩笑!这种时候你让我陪你玩打激光的游戏?”

“骨科那边的情况我会向森院长反应,现在,你必须老老实实做激光。”

“我都说了只是最近休息不好,激光这种东西根本没必要!”

“中也,”太宰治难得一见地严肃起来,“你的玻璃体液化越来越严重,视网膜边缘已经出现了裂孔,虽然很小,但继续拖延下去,迟早变成网脱。”

听到“网脱”这个词,中原中也骤然安静了下来。

“做完今天这台手术还是以后永远都无法上手术台,孰轻孰重,中也你自己选择吧。”

 

淡黄色的麻药滴入眼球,冰凉的触感沿着球面迅速蔓延,中原中也颤动着眼睫,自然而然地想起每一次在手术台旁,那些无色透明的液体沿着纤细的针管缓缓注入患者的血管。他们会短暂地失去意识,在黑暗中怀着忐忑的心迎接新生亦或是死亡。

或许并没有死亡那么夸张,但对于患者而言,每一次治疗都意味着一次新生,都意味着一次重新开始。

他和太宰治,也可以重新开始吗?

还是说,这十几年来,他们从未真正开始过……

“跟我来。”

他微微睁开眼,借着仅存的视力跟随太宰治来到激光诊疗室。屋内光线昏暗,气温很低,只能听见空调运转的声音。他坐上椅子,将下巴搁在仪器上。太宰治似乎往他的右眼里嵌了什么东西。这时的他终于明白麻药的重要性了。灯光被调得很亮,他想眯眼,镜片却阻止了他。太宰治调试好机器,熟悉的嗓音在薄凉的空气里回荡:

“可能会有点疼,受不了的话就说出来。”

中原中也点了点头。不得不说他有些紧张,尽管这紧张来源于每个人都有的对未知事物的恐惧。突然响起的宛如装订物品般的声音把他吓了一跳,一道激光打进去,眼球微微的麻,太宰治停了下来,转动灯光查看情况:

“有什么不适吗?”

“少废话,快点打。”

两人之间又恢复了沉默。激光一道一道地打进去,中原中也想象着他们层层包绕裂孔的样子,就像在缝补一件衣服。右眼的酸胀感愈发强烈,连带着半边大脑都一跳一跳地疼。上次像现在这样面对面坐在一起保持长时间的安静是什么时候?可能在小学,也可能是高中毕业。那天晚上,他和太宰治一起爬上教学楼顶的天台,夜风很凉,唯有群星映照着遥远的灯光。他们少见地没有一个人说话,直到最后,当远处的灯火开始逐一熄灭时,太宰治站起身,他手腕上的绷带松了一大截,在风里飘荡着。中原中也以为他又要跳楼,下意识地拽住了对方的衣角,结果反被太宰治握住手腕。少年歪着头立在夜色里,弯起唇角漾开一片笑意。中也,他附在小个子少年的耳边,但愿你到了大学,个子还是一如既往地长不高。

中原中也跳起来就要打太宰治的头,然而对方早已预料到他的行动,抢先一步逃走了。他正想去追,却发现掌心里不知何时被人塞了一枚金色的制服纽扣。中原中也瞬间没了脾气,好在夜色很深,四下无人,除了漫天的星子,没人看见他的脸有多红。

“中也……中也?”

“果然是蛞蝓,在强光下立刻就没了意识。”

仿佛被人窥见梦里的秘密一般,中原中也有些不自然地偏过头,却因为失去了一半的视力差点跌下椅子。好在太宰治没抬头,中原中也松了口气,他努力适应着黑暗,扶着机器就要站起来。

“结束了吗?那我先走了。”

“这才刚打完一只眼睛,你稍微休息一下,强光会使你的右眼短暂性失明。”

中原中也觉得自己的头更晕了。他无奈地坐回椅子上。太宰治出去了,他不知道对方想做什么,屋子里只剩他一个人,可空气依旧很闷。当太宰治重新回来的时候,中原中也已经下定决心说些什么了。

然而和曾经的无数次一样,太宰治总能在和中原中也的相处中占据先机。他将一只柔软的东西塞进对方怀里,甚至安抚性地摸了摸中原中也的发丝,“准备做另一只眼睛吧,觉得紧张就抱着它。”手感告诉中原中也,他怀里这玩意就是眼科诊疗室柜子顶上那只不明生物。他皱着眉戳了戳玩偶的肚皮,却听到太宰治发出了意味不明的笑声。信息的不对等令他倍感焦躁,于是他再度将下巴放在仪器上,有些不耐烦地对太宰治说道:

“行了,快点开始吧。”

 

中原中也是被太宰治扶出诊疗室的。

视线因为强光的刺激而变得一团糟,左眼几乎完全失明,右眼则闪烁着奇妙的光斑。尽管只是暂时的不适,但需要依靠他人才能行走的感觉令中原中也非常烦躁。

更何况这个“他人”还是太宰治。

他有些木然地跟着太宰治走,怀里还抱着那只莫名其妙的玩偶。前方一片嘈杂,他隐约听到有人在喊他的名字。

“看啊!那不是骨科的中原大夫吗?”

“是啊是啊!我可是听说他今天下午有台手术才临时换班的,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

“说起来为什么是太宰大夫牵着他啊……还有那只蛞蝓抱枕,不是太宰大夫的宝贝吗?谁都不许碰的那种……”

“不只是不许碰,连同款都买不到,超奇怪的……”

“太宰大夫,七号患者在诊疗室等您很久了!”

不……说好的今天只给我一个人看病呢!?

中原中也费力地睁开眼,模糊的视线里,穿着病号服的病人和身着白色制服的护士交错晃动。该死的太宰治……他觉得自己的头更疼了,无奈视力尚未恢复,他只能用动作表达自己内心的愤怒。那只触感良好的可怜玩偶在他的手里扭曲变形……等等……蛞蝓抱枕……中原中也的脑子嗡地一下炸开了,他愤愤地甩开太宰治,扶着墙把对方推得老远。

“中也……”

“少废话!我自己可以走。”

“可是中也,现在人这么多……”

事到如今,他总算明白了太宰治的用意。然而逞强终究是逞强,没走几步,中原中也就被地上的器材绊了一跤。他开始后悔自己平时为什么不多上三楼和太宰治吵架,起码能熟悉熟悉这里的地形。性格一向恶劣的眼科大夫这次破天荒地没有袖手旁观,而是殷勤地扶起中原中也,在对方反抗之前一个公主抱把人扛起,随后在众多护士和患者的尖叫声里火速逃离了现场。

 

或许是疲惫到对眼前的现状放弃思考,中原中也在太宰治的车上睡着了。

等他再度睁开眼时,看到的却是完全陌生的场景。

雪白的天花板上挂着一只简单的吸顶灯,透过灰色亚麻布窗帘的缝隙,可以看到窗外闪烁着的明黄色灯光。空气中弥漫着罐头和清酒的味道。中原中也翻身下床,在门口的衣架上找到了自己的白大褂。他赤着脚来到客厅,一眼便看到那只蛞蝓抱枕被太宰治端端正正摆在柜子顶上——很显然,是他无法触及的高度。

“呀,你醒啦。”

一看到太宰治那张脸,医院里发生的一切便再度清晰地浮现在中原中也眼前。被欺骗的感觉并不好,就算初衷是美好的,但谎言依旧是谎言,这一点不会改变。

“抱歉,是我骗了你。”太宰治摊了摊手,“那么作为补偿,中也不如搬到我家来住,我会照顾你直到你的眼睛康复为止。”

得到的是毫不留情的拒绝。

 

周一,天终于放晴,原本繁忙的骨科总算迎来了短暂的轮休。而中原中也难得的美梦,在早上八点被某个不请自来的客人生生打破。

“既然中也不愿意去我家,那我就只好搬过来啦!”

眼科一把手太宰治,在某个平静的早晨,提着大件行李出现在他的骨科同事中原中也家里。手上还把玩着前些天从对方口袋中顺来的房门钥匙。

事已至此,中原中也除了接受,似乎已经失去了别的选择。

“把那只蛞蝓玩偶给我扔了,否则我连人带行李把你扔出去。”

——tbc——


激光什么的距离我做完也快半年了,讲道理细节其实已经记不清了,为了实现艺术效果也进行了一定的夸张和加工,总而言之是很不严谨的,大家看太中谈恋爱就好(逃)

这本会和浅月桑一起做个小薄本,特典是之前浅月桑画的双医生人设图明信片,前十限定特典可能是双医生吧唧一枚。内插交给 @抽里抽气 大佬完成。

印调↓

LOFTER:http://anothercemetery.lofter.com/post/1ce6bf32_10ba01d3

微博:http://vote.weibo.com/poll/138191791?luicode=20000061&lfid=4133511814206700&featurecode=20000180

拜托大家填写扩散,这次依然不做二刷且不多印,印量由印调决定。

感谢大家的支持!

评论 ( 23 )
热度 ( 364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