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恋爱诊疗室 05

@🍎浅月🍎 的眼科医生X骨科大夫设定!喜欢的话请去为她的图点赞!

*表白了。

【01】【02】【03】【04】



【05】

家里没人。

偌大的公寓空荡荡的,中原中也把自己沉浸在黑暗里,只余吧台上那盏摇摇欲坠的灯映照出红酒的轮廓。人生中能令他几次三番开高档红酒的人,想来想去也只有太宰治了。大学毕业那天是柏图斯,去法国留学那天是拉菲,而今天这瓶白马庄园……他摇了摇酒杯,眯着眼看那猩红的液体摇曳旋转,一时竟想不出合适的纪念日名称。

“该死……”

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想当初自己还嘲笑太宰治喝酒不解风情,到头来自己也不过如此。屋子里太静了,没有太宰治不厌其烦的骚扰,这间公寓寂静得宛如一座坟墓。中原中也倒吸一口凉气,捏着酒杯的手抖了抖,却依旧逞强不愿开灯。他知道,一旦这座坟墓回归光明,迎接他的将会是充斥于每一个角落的,两个人共同生活的痕迹。沙发上胡乱丢弃的两只抱枕,厨房内叠成一摞的几只碗碟,一样的拖鞋一样的毛巾一样的沐浴露,就连衣架上挂着的两件白大褂都带着相同的洗衣液味道。

人是群居动物,习惯了合宿便没理由回归独居。曾经的他花了整整三年去习惯没有太宰治的生活,可如今,这个男人的突然出现将一切重置为零,习惯被残忍地唤醒,他嗅着太宰治遗留在空气里的味道,觉得自己恐怕再也无法回到过去。

过去,究竟是哪个过去?在更加遥远的过去,他们也曾像现在这样毫不客气地入侵彼此的生活。一起上学,一起读书,一起逃课,一起打架,一起罚站,一起补习。他们参与了对方生命中无数重要的时刻,或许今后还会见证更加重要的瞬间。恋爱?殉情?他低低地笑着,头顶那盏明黄色的吊灯在他眼中摇曳成一汪模糊的残影。

他想起中学的时候,太宰治总会把那些没有署名的情书塞进他的鞋柜,待他一本正经地拒绝掉不知所措的女孩子后,突然跳出来大声嘲笑他。记得有一次,太宰治遇上了一位非常难缠的转学生,走投无路的他竟当着女孩子的面握紧中原中也的手,一脸抱歉地说出:“对不起,我们已经在一起了”这样不负责任的话。此番行径自然给中原中也带来不少麻烦,可即便如此,他也从未想过和太宰治绝交。

中原中也自诩是个有原则的人,可一旦面对太宰治,他的原则便全部打了水漂。

他又想起那个夜晚,他们并肩坐在洒满星子的夜空下,黑夜酝酿着下一个花开的黎明,如同沉默会酝酿出些许离别的感伤。中原中也鼻子一酸,他知道太宰治的手就撑在自己身后,离自己外套衣角不过几毫米的地方。粗糙的水泥地表透过层层绷带粗粝地摩擦着对方的掌心,那一刻,他突然产生了握紧那只手的冲动。

浓绀的夜色会隐藏一切,也会原谅一切。中原中也低着头,小心翼翼地将手往背后挪,一寸,两寸,三寸……他觉得空气中仿佛有一股奇妙的电流,牵引着他朝太宰治的指尖靠近,当两者间的距离缩短为零时,静候已久的猎人终于露出了微笑。太宰治紧紧握住中原中也的手,仿佛一旦松开对方便会消失不见。他们维持着这样的姿势,享受了长达半个晚上的静谧,直到太宰治起身那一刻,熟悉的恶语相向掩盖了呼之欲出的话语。或许那粒金色的纽扣足以证明某些情愫的确存在,但遗憾终究是遗憾,那一夜的他们,什么都没有说,交握的手不过是一场美丽的错误,仅此而已。

或许将错就错是个正确的选择,但太宰治却并不这么认为。大学时的他一如既往地拒绝了一切女生的表白。中原中也看着一封又一封情书被扔进床底下的箱子,心里有一点气恼又有一点开心。气恼是替那些可怜的女孩子打抱不平,而开心……为什么自己会开心?那个答案就像是潘多拉的盒子,他不知道,也不敢知道。

“太宰,你果然是女性公敌。”

“我有中也就够了,更何况那些女孩子只想跟我谈恋爱,并不想和我殉情啊……”

“能说出这种话,你还真是个十足的渣男!”

空气在一瞬间静止了。中原中也愣在原地,听着自己的声音宛如涟漪般逐渐扩大,最后消失在太宰治的一声叹息里:

“中也,你真的是这么认为的吗?”

“……”

见对方没有回答,太宰治低下头,一反常态地陷入了沉默。

中原中也的潜意识告诉他,太宰治对他的感情绝非普通竹马,相对应的,他也认真思考过自己的立场,答案显而易见——倘若太宰治向他告白,自己一定会接受。但这么多年过去了,除了高中毕业那夜的天台,那个混蛋从未直白地对他说过喜欢。行走在暧昧边缘却得不到承认的感觉一点都不好。或许他心里早就明白太宰治是他的唯一,但在这场战争里,他无论如何也不愿成为那个男人的其中之一。

于是,不愿输掉这场战争的中原中也选择了逃避。

他摇了摇吧台上的红酒,光影迷离间,他又想起不久前太宰治为他做的那台手术。那个男人认真起来的样子真的很好看,白大褂和金丝边眼镜透着禁欲,鸢色的眼角伴着桃花抖落一地风流。也难怪办公室里的小护士每天都把他当做话题中心。

大众情人从来不属于任何一个人,这是他们幸运的悲哀。

但事情到了太宰治这里,却又变成了中原中也的悲哀。

他扶着吧台站起身,天花板在转地板也在转,周围的墙壁仿佛走马灯一般,每一帧都映照出太宰治的脸。他跌跌撞撞地打开房门,映入眼帘的是那只软乎乎的蛞蝓抱枕。此刻的它安静地坐在床头,肚皮鼓鼓,依旧是那副手感很好的慵懒模样。中原中也站在床边,愈发觉得这只玩偶简直和太宰治一模一样。他抱起这只小东西想要发泄,却突然留意到布偶身上那些歪歪扭扭的拙劣针脚。

这家伙究竟是怀着怎样的心情,一针一线缝出眼前这只蛞蝓的呢?

“看你个子这么小,不如叫你蛞蝓好了。”

“蛞蝓这种生物,无论何时都黏黏糊糊麻烦死了。”

“比起那些女孩子,还是蛞蝓更让人省心啊……”

“果然是蛞蝓,在强光下立刻就没了意识。”

他摸了摸布偶头顶上那只小小的黑帽子,突然像个小孩子一样坐在床上没了脾气。

 

I don't need you……

I don't wanna be broken heart……

 

当太宰治回到家时,看到的便是抱着蛞蝓抱枕醉倒在床边的中原中也。

他叹了口气,转身去客厅查看情况。空荡荡的吧台上,一支白马庄园空了大半,玻璃杯带着残余的酒渍倒在一旁。太宰治眨了眨眼,决定先给中原中也喂点醒酒药。

半梦半醒的小矮子捉住身旁人的衣袖不放,拼命骂太宰治混蛋。直到药效开始发作,太宰治将中原中也扶起坐在床头,橙发的男人眨了眨海蓝色的眼睛,突然清醒的他顿时觉得自己的一时失误险些成为太宰治的笑柄。于是他断然推开男人伸过来的手臂,甚至强硬地要求对方离开这里。

“中也,难道你忘了吗,这是我的房间。”

“那今晚我们俩换房间睡。”

“可是你刚刚喝太多了,我……”

“够了,太宰,”中原中也抬起头,他觉得自己的耐心已经所剩无几,连同那强撑着的自尊心,“你的行为早已超出了同事和朋友的界限。”

“中也,”男人叹了口气,他伸出手想要抚摸中原中也潮湿的鬓发,却在对方的瞪视下停在了半空,“你明明知道我们之间早就不是……”

“难道你想说我们之间不是友情而是爱情?别开玩笑了,我们之间根本就不存在……”

他突然说不下去了,因为他发现太宰治正用一种严肃到诡异的目光注视着他。这样的气氛持续了片刻,棕发男人垂下头,他勾着唇角,语气里带着显而易见的狡黠:

“如果我说是呢?”

 

就像是持续多日的雨季终于迎来了天晴,中原中也注视着眼前的男人,目光里充满了难以置信。

他等待了太久,以至于近乎绝望。早在他踏上法国土地的那一刻,珍藏在庄园酒窖里的佳酿便成为了他今生所剩无几的乐趣与追求。此时的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回国的意义大概就是为了今天这一刻。爱情本无输赢,但它终究是一场战争。恶言恶语是他们彼此拖延时间的烟雾弹,而在刚才那一秒,太宰治朝他丢出了最后一颗糖衣炮弹,男人丢盔弃甲,坦诚地等待他的回应。究竟怎么做才不至于输?究竟怎么做才不至于狼狈?中原中也陷入了混乱,他低下头,紧盯着自己的双手,仿佛那里将会生出合理的解答。

“这是我的答案,当然中也不需要现在就给出你的答案。我会一直等,就像过去三年那样。”

“你凭什么相信我?”

“互相信任是搭档的基础。更何况——”

他突然拉近了二人间的距离,中原中也下意识朝后躲闪,后脑勺却抵上了坚硬的床头。太宰治没有开灯,房间内漆黑一片。中原中也能够闻到对方身上那股熟悉的消毒水味道。紧接着,视线突然被夺取,那双薄凉的手覆上他的双眼。蛰伏在心底太久的期待骤然升起,中原中也想起太宰治在身后握住他手的那个夜晚,心脏鼓噪得厉害,脸颊上的温度也不由自主地升了起来。

“原来蛞蝓是这么容易害羞的生物,我还是头一次知道。”

“混蛋!我只是喝的有点多……唔嗯……”

冰凉柔软的唇覆了上来,太宰治的吐息打在中原中也脸上,他闻到了一模一样的漱口水味道。这一次,中原中也不得不承认,用了这款漱口水后,接吻的感觉的确特别美好。于是他勾起下巴,主动加深了这个吻。月光透过窗扉映照进来,悄悄照亮了彼此的心房。太宰治收回手掌,同时松开了中原中也的唇。他盯着身下的人,在那汪碧蓝里找到了自己的身影。于是他笑着把那只蛞蝓抱枕塞进中原中也怀里,揉弄着对方的发丝说道:

“中也觉得,那些小护士的话有道理吗?”

“哼,说你轻浮又不专一那句话倒是挺有道理的。”

“怎么办呢?要牺牲从今往后的搭讪美女的机会,然后让那些小护士的猜测成真吗?”

“这答案,不是显而易见的吗!”

中原中也抬起手,拽住太宰治的领带将人带到自己面前,床头灯被拧亮,明黄色的光线下,对方唇角的笑意无处遁形。太狡猾了……用那样的表情说着恳求的话语,再坚定的内心也会慌乱动摇甚至溃不成军吧。

 “因为,从现在开始,你身体上的每一根骨头,都属于我了。”

——tbc——

喜迎25话放送!

接下来三次元有事,可能要过段时间才能更新了。

我知道我还有ABO女装杀手和双医生

看了下之前写的文,woc我现在写的是什么玩意???简直对不起浅月爸爸的脑洞!我需要充电了orz……

本来想写轻松向结果写着写着又变成这种调调了(叹气)

尽管【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步,不想输给别人】,但果然还是会【对没用的自己感到厌恶】啊。

印调方面感谢大家的支持,心里大概有数了,八月中旬后开预售~

评论 ( 31 )
热度 ( 375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