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士乌龙

啊啊啊啊啊今年的第一篇贺文!谢谢亲爱的!我要留着慢慢吃!

葵花の影:

*给水母老师 @—水母汐— 的生贺文,生日快乐!!!祝你在今后1年2年3年4576678年里都能开开心心健健康康的!爱你❤

*师生年下设定,大概算是……糖吧,反正个人体感挺甜的!


--------------------------------------------------------------- 


芝士乌龙


他是在水族馆遇见他的,那会他的手里拿着一杯芝士乌龙,眼角弯弯,一副无辜样,可嘴里吐出的话却让他巴不得直接揍这家伙一顿——

太宰治指着一只五彩蛞蝓,笑眯眯地对中原中也说,“老师,你看这只好像你哦~”

他白了他一眼,却也还是停住了脚步,他朝他伸出手,“太宰治,走吧。”

 

他昨天被要求要收养这个孩子,森鸥外把他喊到校长办公室,跟他讲述了这孩子的经历,父母通通都出国考察了,家里就只留下这个还在国中阶段的少年,少年倒也没别的不好,成绩优秀,外貌绝佳,平日里和同学的相处也还可以,就只有一点,少年有个不同寻常的爱好,美名曰寻求死亡美学,实际上,简而言之,就是自杀。

让一个有自杀癖好的孩子单独生活,这点换作是哪个监护人都是不大放心的。

中原中也不知道森鸥外和太宰治爸妈签署过什么协议,他也无心去追究,他只是挑了下眉,问,“那为什么是我?”

而森鸥外依旧笑得如沐春风,“因为太宰君他指定了你。”

森鸥外补充说道,“中也君,如果你要拒绝也是可以的哦。”

中原中也犹豫了下,为什么指定我,怎么指定的,这些疑问一堆一堆地在他心头涌起,但他却也没说出口,他的眸子下垂,目光落在办公桌上的太宰治的照片上,照片里的男孩唇角微微勾起,那双漂亮的琥珀色桃花眸的眼角也轻轻地弯着,但眸底深处,却好像无比的空虚,中原中也皱了下眉。

他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他和他约定的见面场所是在横滨市一家有名的海底水族馆里,他不知道这孩子为什么会选择这个地方,他特意上网查了下,网上的评论有许多,他自然而然地忽略了那些最合适的约会场所之类的说法,倒是有一个评论映入了他的眸子,水族馆是孤独症人群常去的地方啊。

他没听过孤独症这种病,但咀嚼了下这个词,觉得大概还挺合适的。

父母常年出差,缺少陪伴,自杀癖好,这他丫不就是孤独吗,他在心里给太宰治下了一个定义,顺带一提,伴随着这个定义的,还有乖僻一流的词汇,中原老师是文野中学最棒的物理老师,带出的学生十个有九个是能解出高考最后压轴题的,但论起心理学,他委实是差了那么一丢丢的,就像此刻,出现在他面前的这个男孩和他预想的几乎是完全不一样的。

哪乖僻了?那里社交障碍了?

他带少年去吃饭,是一家水族馆附近的一家餐厅,而在他低头看菜单的那一刻,少年已经拉着身边的一个女服务生,笑嘻嘻地说,“这位美丽的小姐,你愿意和我殉情吗?”

于是他的额头冒起一个十字架,他直接给了少年一个爆栗,少年捂住头一副中原老师你欺负我的样子,而他没好气地啧了一声,掀起眼皮,冰蓝色眸子里的目光冷淡,“小鬼就别学人家玩什么殉情了。”

他用若无其事的语气说,“太宰治,你以后大概还是能活挺久的。”

而太宰治眨了眨眼,笑了下,“中原老师,你果然和我想的一样呢。”

“哈?”他不耐地挑了下眉。

太宰治眼角弯着,“中也,你果然是个好人啊。”

 

他没有去纠正太宰治的称呼,他也懒得纠正,毕竟他从来就不是在乎这些玩意的大人。

他们在的餐厅有种情侣套餐,太宰治指着那菜单上的套餐名,一边喝着还剩半杯的芝士乌龙,一边笑嘻嘻地问中原中也,“中原老师,你有女朋友吗?”

中原中也没好气地摇了摇头。

于是太宰治接着问道,“那你有男朋友吗?”

“都没有。”中原中也回答得倒是直率坦然,毕竟先不论他的年龄距离平均结婚年龄还差了好几岁,就算真的到了那个岁数,也轮不到太宰治来催婚,菜刚好送了上来,是一只蒸螃蟹,中原中也眼角瞄见太宰治那双一直沉静的琥珀色眸子似乎泛起了点光彩,他轻笑了下,果然还是小孩啊,他把螃蟹推到太宰治身前,“别问这些有的没的了,先吃饭。”

那天是个晴天,阳光明媚,正值午后,几缕金黄透过玻璃,落在他们的身上,他缩在沙发里,低头玩着手机,“中原老师,”他听见太宰治的呼唤,他抬起头,太宰治眨了眨眼,“你不吃吗?”

中原中也嘴角轻轻上扬了下,那双冰蓝色眸子在阳光下依然褶褶生辉,他的语气不带苦涩意味,反而无比平淡,“不用了,我有忌口。”

 

螃蟹,章鱼,乌贼,占据餐桌大半菜色的海鲜,都算是他的忌口。

连同太宰治手上的那杯芝士乌龙,他都不能多碰。

 

中原中也心脏病突发,是在一个雨天。

雨点淅淅沥沥,连成成片的雨幕,笼罩了整个教学楼,而中原老师在解析某高考物理压轴题的时候,忽然捂住胸口,脸色苍白,额头冒汗,倒了下去。

那会,他和太宰治已经同居了快要五六个年头,他们的生活大半都平淡无常,经过一开始的适应期之后,在太宰治笑嘻嘻地问,小矮子老师这题要怎么做的时候,他也会没好气地剐他一眼,然后吐出一句,死青鲭,你给我自己去找答案,他和他之间的关系算不上多么和谐,但磕磕绊绊地,居然也过了这么久,太宰治很少提出什么饮食上的要求,但是中原中也却时常去市场给他买几只螃蟹,中原中也患病,太宰治是知道的,但具体是什么病,病情有多么严重,中原中也却从没透露,太宰治尝试着旁敲侧击过,但在发现这小矮子的嘴意外地紧之后,却也只能无可奈何地放弃了。

而直到这会,直到他从后排无比清晰地看见中原中也难受的样子的时候,他才意识到,中原中也的病比他想象中的要严重得多。

 

他今年高三,刚好进了中原中也的班级,他的成绩依然无比优秀,除了物理,永远跌宕起伏。

他的物理成绩考过第一,是在中原中也成为辅优班的指导老师的时候,那会他坐在讲台下,笑眯眯地就一条概念和中原老师互怼,中原中也翻了个白眼,太宰治你不要钻这种文字空子好吗,而太宰治弯了下眼角,一副无辜样,但中原老师,你不是说科学要注重严谨吗?

他的物理成绩也考过不及格,是在中原中也不带辅优班而回过头来给班级差生开小灶的时候,他在看见太宰治的卷子的时候,差点气到昏厥,死青鲭你是故意做错的吧,而太宰治笑得更无辜了,老师我是真不懂啊,要不你多讲一点?

他的外貌依然,不,准确地说,是越发引人注目了,他收到过成摞的情书,他把一封情书从书包里拿出来的时候,中原中也正好倚靠在门框上,抽着一只GOLDENBAT,中原中也抬了下眉,怎么,太宰治,你要和哪个女生交往了?而太宰治却走到他的身侧,太宰治的手指夹走他指间的烟,太宰治笑眯眯地说,中原老师,我是好学生,不搞早恋的。

去你丫的,烟被顺走的中原中也对着吞云吐雾的太宰治翻了个白眼,腹诽,你家好学生抽烟?

 

当然他也没争辩,毕竟他知道太宰治为什么拿走自己手上的烟。

中原中也的心肺功能一向不好,他得过肺炎,发过高烧,那会他瞒着太宰治大半夜打车去医院,打了一夜的点滴,而在第二天睁眼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身上披着太宰治的校服外套,太宰治坐在自己身边,打着盹,他不知道太宰治是怎么看出自己生病的,他一直以为自己瞒得很好,而太宰治却只是轻轻地笑了下,中也,你骗不过我的。

 

是啊,是骗不过啊,包括这个心脏病。

中原中也的心脏病是家族遗传的,他自小就比别人虚弱几分,但这小矮子性格倔啊,愣是每天长跑锻炼,把自己的体格整得还算不赖,但只要这颗心脏还在跳动,他就随时有死亡的可能,这件事他从没告诉过太宰治,一开始是不想让这孩子有心理负担,后来呢,后来他也说不清,大概是想着现世安稳,那有些事情就别轻易揭穿了吧。

所以他一直努力地瞒着,努力地搪塞,直到这会。

医生指着他的CT图,讲着一堆他听不懂的专业名词,总而言之,就是心脏里的一根血管爆裂了,然后要堵起来,要做手术,他打断了医生的话,他挑了下眉,语气平静,风险高吗?

医生怔了下,老实回答,这种心血管的手术的风险率都是极高的,但中原先生,你现在身体状态极其危险,如果不做这个手术,你可能也撑不了多久,而且,医生努力安慰,我们医院这方面的手术的成功率还是挺高的,所以,出意外的概率其实大概也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高。

中原中也忍不住在心里冷笑,当然没我想象中高,毕竟我想象中可是百分百啊。

他从很小的时候,在目睹自己弟弟因为同样的心脏病猝死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了。

只是啊,算起来还挺可惜的,中原中也在心里估量着,他和太宰治差了近10岁,他收养太宰治那年,太宰治13岁快要14岁,而现在太宰治18岁,中原中也想着,自己大概是真的参加不了这只死青鲭的成人礼了吧。

 

术前准备是一周的时间,他在这周的周一倒下,而在下一周的周一,就将要动手术。

这一周,他收到了许多束花,许多卡片,大半是来自学生的,每一朵花每一张卡片都暗含祈福的心愿,太宰治坐在他身边,翻着这些卡片,笑眯眯地说,“中也啊,你这些卡片加起来大概有我的情书多了吧。”

“屁,”中原中也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老子当年可比你受欢迎多了。”

“哦~”太宰治的语调上扬,“那中也,你怎么到现在都没有谈恋爱啊。”

中原中也被噎了一下,翻过身,没再理他。

为什么呢?

他知道也不知道。

太宰治陪了他一周,他倒也没有赶太宰治去读书,毕竟一来太宰治的成绩不会因为这一周的时间有多少下滑,二来,尽管他不愿意承认,但他也确实不大舍得这只死青鲭。而且也确实没有人会强硬地把太宰治赶回学校,就算是指着太宰治拿到东大医学院录取通知书为校争光的森鸥外都不会做出这种把学生从病危的临时监护人身边拉走的事。

再说了,就算有人赶,太宰治大概也是不会走的吧。

在这周的周日,在手术的前一夜,中原中也忽然把太宰治喊到自己身边,中原中也语气认真,交代着家里的存折在哪里,房产证过户的手续,卡号密码是多少,他的唇角轻轻地勾了下,喂,太宰治,老子的存款虽然不算多,但供你个十几二十年也是没问题的,所以你还是别再搞那个什么幺蛾子自杀了吧。

活下去吧,他认真地重复了一遍几年前的话。

而太宰治却轻轻地笑了笑,中也,你陪我去个地方吧。

 

是他和太宰治初遇的水族馆,他看见太宰治搞鼓电闸的时候,没好气地笑了下,死青鲭,老子教你电学不是让你这么用的,却也没拦着。

深夜的水族馆空无一人,大部分海栖动物也进入了沉睡状态,只有几只水母在海底摇曳着,闪闪发光,倒是挺好看的,中原中也在心里评价道,然后抬起眸,看着太宰治,问,喂,太宰治,你带我来这干嘛?

而太宰治伸出手,太宰治的指尖拂过他的发梢,“中也,你记得吗,这是我们初遇的地方。”

中原中也眨了眨眼,“我知道啊。”

太宰治轻笑了下,“那中也,你知道那会我为什么选这个地方吗?”

中原中也被噎了一下,犹犹豫豫地,抛出那个孤独症患者的论调,而在他视线触碰到太宰治眼角再明显不过的戏谑和嘲讽的时候,他便没好气地冷哼道,“死青鲭你要说就说吧。”

“中也,其实我选这个地方的原因很简单啊,因为这是约会圣地啊。”

“啊?”

“以及——”

太宰治的那双琥珀色眸子里含着某种情愫,某种中原中也一直以来最为熟悉却又不曾看清的情愫,太宰治的语速放慢,

“——中也,你不觉得这一片海和你眸子的颜色很像吗?”

 

这种幽深的,凛冽的,倔强的蓝色啊。

 

五年前的太宰治在看见这张中原中也的照片的时候,轻轻地笑了下,他的心尖隐隐地颤了下,他的指尖小心翼翼地拂过照片上这个漂亮的小矮子在阳光下褶褶生辉的橘色发梢,以及,这一片海。

十三岁的孩子,还不明白什么叫作爱,但他却知道,自己心动了。

然后,仔细地,认真地,把这些情感,在心里珍藏着,藏了几年了呢?一年,两年,还是三年,还是更久更久,岁月漫长,掩落成灰,而渐渐地,在每一次日常争吵中,在抬眸看向这个小矮子在黑板上写下力学公式的瞬间,中原中也的手指修长,指节漂亮,而太宰治的舌尖轻轻勾了下唇角,他确定了,自己愈发地,愈加地,爱着他。

 

“中也,你没男朋友吧?”

中原中也还没反应过来,他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然后太宰治轻轻地吻了下他的唇侧,太宰治在他耳边轻声说,“那你现在有了。”

中原中也怔了下,而后猛地扯过太宰治的领带,在闪烁着的水母的注视下,他们交换了一个深吻。

 

而后,中原中也轻轻地喘了口气,“太宰治,答应我——”

太宰治却抢了回腔,他知道这小矮子要说什么,“中原老师,我不会的。”

他低下头,中原中也下意识地闭上眼,而太宰治隔着一层薄薄的眼皮,轻轻地吻了下中原中也那双微微颤动的冰蓝色眸子,太宰治说,“因为你也不会的。”

 

月光穿越深海,抖落在他们的身上,太宰治的唇角轻轻地勾了下,他的语气笃定而深情——

“所以啊,还是等到几十年后,我的墓碑再写上你的名字吧。”

 

END

 

 

五年后——

 

“太宰医生,刚刚给你送便当的那位是你的什么人啊?”新来的护士小姐按捺不住自己八卦的心。

而太宰治嘴角勾了下,那双琥珀色眸子里的笑意倒也是千真万确的。

“是我的男朋友啊。”

 

他说着,顺道低下头,给名为蛞蝓的联系人编了条短信,“小矮子,你这次终于懂得给我带奶茶啦?”

“因为楼下的芝士乌龙买一送一,傻逼。”

 

 

 



这篇文的标题大概是因为我写的时候在喝芝士乌龙吧【。】

芝士乌龙真好喝【闭嘴吧你】

咳咳,和水母老师的私交不多,但一直认为水母老师是那种很温柔的大姐姐类型的,就,很喜欢,真心实意希望水母老师之后的人生能一路顺逐,FGO五星满宝!想要的周边都有!码文不卡!工资翻倍!没病没灾!各种人际都和睦!一直开开心心的!!!

再次大力比心告白❤

【⁄(⁄ ⁄•⁄ω⁄•⁄ ⁄)⁄】


评论 ( 2 )
热度 ( 302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