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恋爱诊疗室 07

@🍎浅月🍎 的眼科医生X骨科大夫设定!喜欢的话请去为她的图点赞!

*通贩链接→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7095261.0.0.67c286e8fKjUA&id=557857396205

【01】【02】【03】【04】【05】【06】


【07】

天台是整座医院唯一不受管制的非无烟区,毫无疑问,也是中原中也的秘密基地。此时的他刚刚结束上午的工作,趁着手术间隙抽烟放松。风很大,几次三番,打火机依然点不着火。中原中也有些烦躁,他本就不是个富有耐心的人,如今又为下午的手术感到焦头烂额。Golden bat 的焦油味刺激着他的鼻腔攥紧了他的肺,而就在这时,一道带着温度的黑影从斜侧面凑了上来,烟尾相接,青烟弥漫,太宰治背着手向后退了一步,他看着小矮子橙红色的发尾朝着烟雾的方向飞起,不由得想起头天夜里床笫间的缱绻模样。

“你怎么在这里?”

中原中也黑了半张脸,显然,他对自己抽烟被打扰这件事感到十分不满——就算那个人是他的现役男友太宰治。对方总喜欢擅自入侵他的处所,首先是他的家,现在是仅有的秘密基地,尽管如此,他却并不觉得生气。太宰治是特别的,这是他早已不是秘密的秘密,就算他时至今日也不愿开口承认,但也足以令他在太宰治面前丢盔弃甲,将自己最真实柔软的一面展现出来。

“就算这里是中也的秘密基地,但你的和我的有必要分得那么清吗?”太宰治取下中原中也的烟吸了一口,“嗯?甜丝丝的?”

中原中也一把拽过太宰治的领带,眯起眼嗅了嗅对方领口上的香水味,旋即张开嘴,在那片薄凉的唇瓣上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

“彼此彼此。”

“嗯?是吗?”

“都是一样的漱口水,能有什么区别?”

太宰治低下头,捧着中原中也的脸颊,深深吻了下去。

“果然……还是中也的更甜。”

太宰治舔舔嘴唇,笑得像只偷了腥的猫。中原中也踢了他一脚,等年轻的骨科大夫意识到对方身后只有一条低矮腐朽的金属护栏时,自杀爱好者已经微笑着向后倒去。中原中也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向前奔跑,在千钧一发之际抓住了那只缠满绷带的手臂。他们保持着这样诡异的姿势,在刮着大风的天台边缘僵持不下。中原中也双唇微张,身体随着喘息微微起伏,湛蓝的瞳孔里蓄着尚未散尽的惶恐与不安。他死死盯着太宰治,仿佛不这样做对方便会在一瞬间消失不见。直到男人借着他的力来到安全区域,脾气暴躁的小矮子顿时跳了起来,他指着太宰治的鼻子,愤怒令他的眉毛都扭曲起来:

“你这绷带浪费装置!还嫌自己上次浪费的绷带不够多吗!”

“我告诉你!这里可不是三楼。综合大楼一共20层,掉下去你会没命的!”

“正合……”

“‘正合我意’?我就知道你这家伙想这么说。”中原中也摇了摇头,“太宰,如果你执意要死,我不会拦你,只是……”

太宰治用吻封住了中原中也接下来想说的一切。没有只是,也不会再有自杀了。他拥紧了怀里的爱人,突然觉得这一刻的亲吻非常美好——不仅仅来自于那款漱口水,更是因为他那可爱的恋人。

“只是到那时,你一定要陪我殉情。”

“别做梦了!”

“如果失败了成为残疾的话……”

“太宰,”中原中也突然打断了太宰治的话,“你以为我是为什么选择骨科?”

原本一脸游刃有余的人愣住了。太宰治注视着中原中也的背影,对方吐出一团烟圈,趴在栏杆上不疾不徐地开了口:

“小学时候的你几乎从未离开过拐杖,刚认识你的时候,我一度认为你是先天残疾。”

“然后?”

“没有然后。我的手术时间快到了,你也赶紧回办公室去!”

“中也,你还真是单纯的可爱,甚至到了犯规的地步啊……”

“闭嘴!”

太宰治看着中原中也的背影消失在防火门后,却并没有追上去,而是掏出从对方口袋里顺来的打火机,点燃了手中最后一根香烟。Golden bat的味道呛得他有些难受,森鸥外在他身后不远处站定,脸上是太宰治所厌恶的那种公事公办的微笑。

“看来太宰君不需要找我做心理疏导了呢。”

“在我的印象里,我好像从没说过自己需要心理疏导。”

“那可不一定。”森鸥外抽走太宰治的烟,把它扔在了地上,“你不觉得,你和中也君之间缺点什么吗?”

“您是说我们都是咖啡?”

“嗯……咖啡,真是个不错的比喻。”他打了个响指,目光投向浅灰色的天空,那眼神就像手术刀般锐利,这也正是太宰治所不希望面对的。

“他本不该那么苦涩的……”

“……”

“好了,快回去工作吧。别忘记熄灭你的烟。”

现在,这座天台又只剩太宰治一人。他抬起脚,硬底皮鞋狠狠碾过冒着火星的烟蒂。头顶有惊雷滚过,他看到救护车的影子自远方呼啸而来。于是他拢了拢白大褂的衣角,将风声和即将到来的暴雨抛在身后,朝办公室的方向走去。


血。

到处都是鲜血。

开放性骨折是中原中也最不愿处理的病例,而车祸造成的伤患情况大多比较复杂。他一面安排护士帮忙止血,又吩咐急救科的新人赶紧准备其他检查。果然,没过多久,小护士便急匆匆地向他报告:“右眼急性视网膜脱落,需要立刻准备手术!”

“去把太宰大夫叫来,”中原中也理了理衣领,“其他人跟我走。”

红灯亮起,太宰治遣走了所有助手,无影灯下只余他和中原中也两个人的身影。此时的他们仿佛回到了许多年前那个互称搭档的日子。骨科大夫率先拿起手术刀,他迟疑片刻,还是开了口:

“你没问题吧?事先声明,我对眼科一窍不通,别指望我会帮你。”

“哇,居然被搭档抛弃了,真残酷啊……”

“你这种人还是趁早离开手术台为好。”

“别这么说嘛中也,”太宰治殷勤地递上一把手术钳,“我知道,你需要我。”

“哼……遣走我助手的人是谁?收起你那副油嘴滑舌的腔调,给我认真干活!”

手术进行得很顺利,他们宛如朝夕共处的左右手,不分彼此,总能预知对方下一步的行动并予以支援。中原中也先回了休息室。这是他今天的第三台手术,连续的紧张和压力使得他疲惫到了极点。小护士适时地为他送上一杯温开水,然而只喝了一口,某个黏糊糊的棕色大型犬便凑了上来,就着杯沿喝了一大口,抬起头的同时还不忘舔舔嘴唇。中原中也知道,太宰治那麻烦的占有欲又开始了。于是他索性拉着对方离开了房间,在走廊里的长椅上坐了下来。

“我想,手术后的蛞蝓应该需要这个。”太宰治将那只软乎乎的抱枕递了过来,中原中也抱着它,心里想的却是刚刚手术的事情。那样悲惨的光景,他总觉得在什么地方见过。朦胧的画面中,少年一袭白衣,身下的鲜血犹如彼岸花渐次绽放。而他却握着逐渐冷去的拐杖站在屋顶,胸口仿佛被人攥住般窒息,他想呐喊,想要哭泣,他觉得很无助,无论是自己还是倒在血泊中的那个人。可是没人会来救他,在那个故事里,两位少年,谁都没能得到救赎。

“名声和身高完全不成正比的中原大夫居然也有开小差的时候,这可真是难得一见的珍贵画面。”太宰治故作惊讶地掏出手机,见对方没有反应,神色突然变得严肃起来,“中也,你有事瞒着我。”

缓慢而坚定的陈述句意味着不容拒绝,不容否定。中原中也回过头,他的眼中倒映出蛞蝓抱枕那小小的蓝色眼瞳:

“我曾经做过一个梦,梦见你躺在地上,就和刚才那名患者一样。”

“我没能救下你,当然,周围也不存在能够拯救我们的人们。”

“我拿着那只愚蠢的拐杖,心想这家伙为什么会喜欢这种东西。我讨厌它,所以我希望这东西从你的手中从我的身边消失,永远。”

“这就是中也成为骨科大夫的原因?”太宰治眯起眼,他晃了晃手指,露出一个狡黠的微笑:

“那我也来说说我自己吧。”

“是占有哦,想要占有这双美丽的蓝色眼瞳,我确信它们是我的东西,所以我决不允许它们被伤病所夺去。”

“你认为我会因为你这愚蠢的占有欲而感动亦或是害怕吗?”

“不,当然不会。”太宰治伸出两指轻轻抵上中原中也薄凉的眼皮,“想将它们据为己有,想让你依赖着我,想让自己成为中也的眼睛……”

即便如此,你也不会害怕吗?

“得了吧,你那双目睹过黄泉之门的眼睛我才不要!”

“那么,只剩下一个办法了——”

太宰治叹了口气,他拉过中原中也的衣领,对方下意识以为他要吻他,眼睛慌乱地四下张望。然而太宰治只是恶劣地用唇瓣擦过他的耳畔,湿热的吐息打在耳廓里,激起一阵酥麻的快感:

“连同你的身心一起,属于我吧,中也。”

一声惊雷响起,中原中也下意识缩了缩身体。太宰治顺势将人揽进怀中,不得不承认,小个子的骨科大夫抱起来比蛞蝓抱枕还要舒服。闪电照亮了幽深狭长的走廊,消毒水的味道伴随着漱口水的甜香萦绕在鼻尖。暴雨洗刷着苦涩,中原中也恶意地踢了踢太宰治的胫骨,露出了小恶魔般的微笑:

“我早就说过的吧,你身上的每一根骨头,都属于我了。”

况且,吸了那么久的golden bat,用了那么多年的漱口水,也早该染上你的味道了。

——tbc——

之前只是单纯地告白,这次则是把话挑明了

都是为了对方着想才选择了现在的职业啊……


评论 ( 2 )
热度 ( 297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