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恋爱诊疗室 08(完)

@🍎浅月🍎 的眼科医生X骨科大夫设定!喜欢的话请去为她的图点赞!

*本子通贩链接→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7095261.0.0.67c286e8fKjUA&id=557857396205

↑25号就截止啦!!!

【01】【02】【03】【04】【05】【06】【07】

【08】

太宰治找到中原中也的时候,对方正在天台上抽烟。最大限度分享彼此的一切是情侣间不成文的规矩,除了床、饮食、气息和温度,自然也包括这小小的秘密基地。雨季早已过去,天空一片湛蓝,宛若身旁人美丽的眼睛。太宰治不由得感叹上帝在塑造自己伴侣时的妙想奇思,竟在那人的眼中装进了整个大海与蓝天。

“自称驾龄等同年龄的中也居然会闯红灯,真令人难以置信。不过我相信,这一定不是中也的错,要怪就怪那交通指示灯实在是太高,远远超出了中也的视线范围……”

“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做哑巴。”中原中也吐出一口烟圈,眼睛却并没看向太宰治,“要说起来,你这家伙违规行驶的记录简直比你得罪过的女人还要多!别以为我不知道!”

“那种事情还是算了吧。不过,难得的关心却被人误解,就算是我也会觉得委屈啊。”

“关心?我怎么看都是种令人厌倦的同情。所谓的关心还是留给你办公室那些小护士吧!”

“哎呀,这是吃醋了吗?”太宰治摸着下巴若有所思,“无论是白天还是夜晚,喜欢说实话这一点还真是一点都没变。”

“闭嘴!”

中原中也不擅长说谎,他的喜怒哀乐从来都是直接表现在脸上,尤其是那双眼睛,无论何时都犹如海平面般忠实地倒映着内心的一切。目光的躲闪往往是他不诚实的表现,正如现在,当太宰治强硬地用手扳过他的下巴时,小个子医生索性闭上了双眼,轻巧的羽睫因为紧张而微微颤抖。

“看着我,中也。”太宰治的声音沉了下来,他的手背靠上中原中也薄薄的眼皮,在感受到一阵不安分的转动及随之到来的沉寂后,他更加笃定了自己的猜想——

“环形暗点?”

中原中也摇了摇头。

“夜盲?”

中原中也没说话,他又摸出一根烟,点燃后狠狠吸了一口。尼古丁哄骗了大脑,在一瞬间产生积极情绪,甚至制造出欢愉的幻影和假象。中原中也在逃避,对此,太宰治再清楚不过。他一反常态地没有继续追究下去,而是起身默默地离开。临走时捡起地上堆积的烟蒂,将它们尽数扔进了路旁的垃圾桶里。

怎么办?

会失明吗?

一位上不了手术台的医生?

开什么玩笑!

他觉得自己身体发寒,连手都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这一定是个诅咒,而在这诅咒生效之前,还有无数病人等待着他去拯救,或许还有若干次自杀等待着他去阻止。于是他又想起了太宰治,那个令他又爱又恨的男人。如今,在他的心里,究竟是爱的比重更多还是恨的成分更高?他知道自己早就离不开太宰治了,爱与恨,最后都成了抵死缠绵纠缠不休的借口。这一刻,他发现自己比任何时候都想见到太宰治,于是他匆匆掐灭了香烟,起身朝三楼走去,值班的小护士指了指空荡荡的诊疗室,脸上的笑容礼貌而又无可奈何:

啊,又来秀恩爱——这的确是她的心里话。

“太宰大夫刚刚去院长办公室了……不,并不是,是太宰大夫主动去的……”

中原中也隐约猜到太宰治想做什么,但此刻的他除了等待别无他法。这种被动的状态令他倍感厌烦,而厌烦的结果便是垃圾桶里不断增加的pocky包装盒。

太宰治进门时,看到的便是中原中也叼着pocky看X光片的画面。他凑上前去,小口小口吃掉露在外面的部分,最后还不忘舔舔小个子医生沾着碎屑的唇角。

“抽烟的确是个坏习惯,但吃太多甜食会导致头脑变笨哦中也。”

“记忆只有三秒的青花鱼没资格评价他人的头脑。”中原中也头也没抬,自顾自审视着手里的X光片,“要知道你自杀的时候,脑子简直像进水了一样无可救药。”

“就算是无可救药的人,也有正确的时候,更何况我的判断从来不会出错。”

“哼……”

“我帮你向森先生请了假,休息吧,中也。”

“不需要,在确诊之前,一切诊断都是误诊,这一点你应该比我更加明白。”

又是那该死的固执。

“那就和我去做进一步的检查,等结果出来再……”

“没那个必要,”中原中也抬起头,顺手扶了扶鼻梁上滑落的眼镜,“还有事吗?没什么事的话,我还要继续工作。”

太宰治蓦地产生了一种冲动,他想撕碎对方手里那张X光片,然后抓着那人的手腕离开诊疗室,离开医院,离开消毒水和无影灯,离开中原中也口中所谓的义务和责任。他站在骨科诊疗室的阴影里,看着阳光下那张办公桌旁伏案工作的小小身影,心脏仿佛被钝器击中般隐隐作痛。一想到今后的某一天,自己将永远沉睡于中原中也漆黑无底的世界,而他,只能在黑暗的包围中注视着那个明明沐浴着阳光却感受不到温暖的家伙,看着他在痛苦与挣扎中勉力维持着仅有的高傲过完余生。

显然,这并非他们所期望的结局。

回家时已是凌晨一点,偌大的公寓寂然无声,从卧室传来浅淡的呼吸,中原中也知道,太宰治就在那里,然而黑夜夺取了他的视力,他站在自己家里,仿佛身处密闭的黑暗空间。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一切都是未知的存在。直到不远处的一束光照亮了他的世界,如豆的灯光是最后的救命稻草,中原中也下意识朝着那点光亮走去,在客厅的沙发上发现了一盏小夜灯和躺在一旁的蛞蝓抱枕。

他把那只蠢蠢的抱枕抱在怀里,从上面嗅到了熟悉的漱口水和消毒液的味道。

他几乎可以想象那个男人以一副慵懒的姿态斜坐在沙发上,抱着这家伙等他回来的模样。茶几上有一只酒杯,残存的红色液体散发着迷人的味道。太宰治本不喜烟,也不爱酒,毕竟,在自杀面前,这些身外之物是如此的无足轻重。尽管如此,对方却对他的收藏品情有独钟。现在看来,想必只是种爱屋及乌的表现罢了。

他端起酒杯,将剩余的白马庄园一饮而尽。

既然迟早会看不见,倒不如从现在开始不见。

“到最后,像个胆小鬼一样逃走的还是我啊……”

中原中也彻底从太宰治的生活中消失了。

他走得并不彻底,通联却断得一干二净。每当太宰治回到公寓,看着那些琳琅满目的红酒,看着窗前月光下那架泛着幽光的钢琴,看着盥洗室镜子前并排而立的两套牙具,看着梳子一角缠绕着的橙红色发丝……他会产生一种错觉,觉得中原中也就在这里,或许明天,那个品味独特的小矮子便会戴着那顶难看的黑色软帽,顶着沉重的黑眼圈一脸戾气地出现在他面前,一边怒气冲冲地骂他懒,一边熟练地扎起头发系上围裙,在厨房为他准备一顿简便却美味的早餐。

早在中原中也失联的第一个清晨,太宰治便去了森鸥外的办公室。老狐狸坦言自己知道其中的一切,只是受中也君所托,无法透露任何信息。这样的结局早在太宰治意料之中,他捏着拳,站在原地一言不发,那样子看不清悲喜,更无法令人猜透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太宰君如此困扰的模样,我还是第一次见。”森鸥外支起手臂撑住下巴,露出一个有些苦恼的表情,“失去一位骨科专家已经够令我头疼了,要是眼科这边也出了问题,身为院长的我恐怕得引咎辞职了。”

“更何况,我还指望你能把中也君带回来呢。”

究竟谁才是胆小鬼呢?

“胆小鬼连幸福都会害怕,碰到棉花都会受伤,有时还被幸福所伤。”

第一次感受到所谓“幸福”,大概是在某个入水后又被人救起的黄昏。

“你这家伙……都说了多少遍!不要总给人添麻烦!”

“那是因为中也总喜欢做些多余的事情。都说了你救的是我并不需要的事物,我也没有感谢你的理由。”

“我才不需要你这混蛋的感谢!”中原中也拧着湿漉漉的衣服,滴着水的发梢在夕阳下看起来有些狼狈,“就算要死,你也只能死在我的手术台上!在此之前,你必须给我好好地活下去!”

这样的话,还是头一次从他人口中听说,有什么温暖的事物逐渐涌入心房,像是夕阳的余温,亦或是窒息时泛起的充血与焦躁。陌生的感觉令太宰治下意识地退缩。直到那一日,他看见中原中也最后一个踏上去往法国的班机,脾气暴躁的小矮子动了动嘴唇,看口型就知道肯定又在骂他。

骂就骂吧,他想,反正自己一定会活着等他回来。

法国的泥土带着浓郁的红酒味,就连空气里弥漫的香水味也是中原中也喜欢的调调。街角那家帽子店出了新款,他犹豫不决,直到一只缠满绷带的手伸了过来,取下最高处的帽子扣在他的头上——毫无疑问,是他喜欢的风格。

中原中也一言不发,他取下帽子还给店主,把手插在口袋里出了门,甚至不忘在异国的秋风中点燃一支香烟。迎面走来一位提着重物的老奶奶,对方礼貌地向他寻求帮助,他熄灭香烟,从对方手中接过包裹,瞬间,浓墨将周遭的一切染成漆黑。他听见太宰治焦急的呼喊,那家伙的表情一定很有趣,只是现在,他连开口嘲讽的力气都没有了。

今天是拆纱布的日子。

没人知道太宰治究竟用了怎样的方法,竟能说服法国医生允许他亲自为中原中也做眼科手术。用力过猛导致的急性视网膜脱落十分危险,好在手术非常成功。而现在,则是他重获光明的时刻。

“据我所知,蛞蝓似乎是种畏光的生物。”

“我发誓我睁开眼的第一件事就是打断你的双腿!”

“如果能因此被中也照顾余生,听起来也不错。”

“你……少废话!快拆纱布!”

洁白的纱布一圈圈绕下,最后一刻,太宰治伸手蒙住了中原中也的眼睛,圆鼓鼓的眼球在掌心脆弱地转动,宛如新生的雏鸟般惹人怜爱。他忽然很想吻中原中也的眼睛。于是他这么做了,温热的唇瓣触上微凉的眼皮,激起的电流令他们彼此微微颤抖。

“真爱之吻能够解开一切魔法,来,睁开眼,中也。”

一道亮白的光线刺了进来,中原中也下意识眯起双眼,太宰治用拇指揩去他眼角的生理性泪水,轻声说道:

“只是视网膜裂孔恶化引起的网脱,至于夜盲,大概是你维生素A摄入量过低,我在你近期的饮食和药品中加入了不少,现在应该已经没事了。”

“那遗传病……”

“感谢上帝,他似乎格外眷顾个子矮小的家伙……”

中原中也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他看到一袭白衣的眼科大夫正立在深秋落叶纷飞的窗前,衬衫平整,领带笔挺,唇边却挂着一如既往的轻浮浅笑。直觉告诉他,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即将发生。太宰治蹲下身,单膝跪在中原中也的面前,他执起他的双手,用那副熟悉的腔调殷殷地请求着:

“这位拥有美丽的蓝色眼睛的先生,请问您愿意同我一起殉情吗?”

“这我可办不到。”中原中也拧上太宰治的领带,“我说过,你只能死在我的手术台上。”

他们狠狠亲吻着彼此,内心却比任何时候都要温柔。那一刻的他们,切实地感受到——

恋爱是一剂良药。

——end——

怎么说呢,终于完结了。开头本来想写搞笑向,结果写着写着又成了自己熟悉的抒情风格(打死自己)感谢支持通贩的各位,没有嫌弃这个薄薄的小本。我能坚持到现在一定是因为月佬的图太好看了,为她打call!

番外是car,收录在本子里暂时不放出来啦!更多想说的话留在ft里说吧(生怕自己没台词冷场orz)

最后弱弱地问一句有没有人想看《夜幕四合》的大结局和番外,本子完售好久了一直忘记解禁(被揍)

评论 ( 9 )
热度 ( 381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