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夜幕四合(07)+拂晓(番外)

目录:01 02 03 04 05 06

*一年前的文现在解禁


【07】

隔天傍晚,中原中也接到了首领的电话。

“太宰治叛逃了,你去把他带回来吧。”

简单极了的命令,森鸥外的语气仿佛在问中原中也市区新开的那家甜品店味道如何。但接电话的人自然清楚,此时的森鸥外早已是愤怒到了极点,他不敢想象太宰治将会遭遇何种惩罚,但可以肯定的是,那绝对会令太宰治生不如死。思及此,中原中也从衣架上抓起外套。他明白,此时的自己唯一能做的,只有比任何人都快地找到太宰治,然后劝他赶快逃走。

逃?

他们又能逃到哪里去呢?身为孤儿,被森鸥外收养的他们早已无路可去。况且就算太宰治一个人逃了,他又该怎么办呢?

“啧,真是麻烦死了……”

中原中也戴上帽子,犹豫了片刻,还是将那只天鹅绒首饰盒揣进了怀里。

驱车前往侦探社的路上,中原中也的大脑飞速运转着。被森鸥外安插进侦探社的太宰治,在被福泽谕吉发现真实身份后,对方提出了用三亿日元换取港口黑手党情报的要求。出于某些原因,太宰治答应了,从此开始了游离于港口黑手党和武装侦探社之间的生活。

不,这其中一定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尽管这样的推理看上去很流畅,但中原中也依然觉得缺少了一些什么。以他的了解,太宰治不是这样的人。首先,他并不存在需要使用三亿日元才能办到的事情,他本人就算有钱,照样会一如既往地在酒吧里赊账,也依旧会厚着脸皮去刷中原中也的信用卡。钱这种东西对自杀爱好者太宰治而言和废纸没什么区别。于是中原中也又想到了躺在自己邮箱里的那封署名为武装侦探社的邮件。很显然,这是侦探社的某人发给他的,但为什么要用侦探社的公邮而不是个人邮箱呢?如果是公邮,那么收到邮件的应该是首领而不是他才对。这些乱七八糟的线索在他的脑子里兜兜转转却得不出个所以然。路口的红灯将他拦下,倒计时还有三十秒,中原中也熟练地掏出烟和打火机,他深吸一口,焦油和尼古丁使得他的思维逐渐变得明晰。他盯着自己戴着手套的手指,此时的它们正一下一下击打着方向盘,敲打着倒计时的节拍。

“太宰……”

绿灯亮了,中原中也一脚油门,猛地冲了出去。

在侦探社附近的路口,中原中也下了车,他背靠着墙角小心翼翼地把头探出去,不出意料地,他看到国木田带着一群人从侦探社里走了出来。

“太宰先生绝不是那样的人!”

“敦,虽然我也不相信太宰那个混蛋会做出这种事,但毕竟这是港口黑手党的官方邮箱发来的文件,你觉得还会有错吗?”

“我……”

中原中也很快便从这段对话里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很显然,现在的太宰治并不在侦探社,并且除了他自己,国木田独步也收到了一份和他一样的,来自港口黑手党公邮发来的邮件。

发邮件的肯定是同一个人,这个人同时掌握着两边的信息,那么……

太宰……

中原中也狠狠地咬了咬牙。早在一开始,所有人便都中了太宰治的圈套——说不定自己现在会推理出这个结果也早在太宰治的预言之内。这个男人实在是令人讨厌,这么想着,他迅速地把自己扔进车子里,转动钥匙,朝着某个他所笃定的地点疾驰而去。

“等我找到你,第一件事就是……”

“亲手把你干掉。”

 

夜幕降临。

当最后一丝余晖从河面上悄然退去,无边的寂静与黑暗笼罩了一切。

“在这种时候自杀,也不过是将一个黑暗融入另一个黑暗罢了,这样的结局,还真适合我呢……”

中也,你究竟能不能找到我呢?

晚风悠悠地吹起来了,冰冷的空气透过衣服的下摆钻进了他温热的身体,他突然有些怀念中原中也的温度。暴躁的小矮子,体温总是要比他高一些,他抱着他,空气都都变得缱绻甜腻。他喜欢他那双蓝色的眼睛,杀人的时候冷的仿佛阿拉斯加雪山顶上永不融化的坚冰,在他的怀里却会融化成夏季的河水,即便失了焦也能倒映出他一个人的身影。

沉没吧……

沉没吧……

沉没在那双深不可测的蔚蓝湖水里……

这么想着,太宰向前迈出了脚步。

“太宰!”

熟悉的声音自身后响起,太宰治微微勾起唇角,身体前倾。他感觉冰冷的夜风在自己的耳边加速流动着,青草裹挟着河水的气息迎面扑来。最先接触到水面的是他的面部,透着寒气的水流顺着鼻腔溢流进肺叶,如果可以就此死去的话……

沉闷的入水声在他的耳边炸开,夜晚的河水漆黑一片,有人拨开了水流,握住了他的手。那双手有着略高于他自己的温度,太宰治下意识地想与对方十指相扣,却感觉空气正极速从自己的肺泡中抽离。

然后下一秒,他便再度接触到了隶属于生命的,新鲜的空气。

“我在等你。”

早已习惯了投水自杀的太宰治平静地坐在河边的草地上,水珠顺着他微卷的发丝滴落到草丛里消失不见。中原中也咳出一口水,努力平复着呼吸。当他终于找回自己的语言时,他猛地从地上跳了起来,握紧了太宰治的手腕。

快走吧!你这家伙,究竟还要在这里连累我多少次!

太宰治眨了眨眼,有一丝水流顺着额角流进了他的眼中,他忍不住眯起了双眼,视线越过中原中也的肩膀投向了远方。在那里,有刺眼的光线划破黑暗灼伤了他的双眼。鸢色的眸子微微眯起,太宰治从中原中也口袋里掏出小刀,将它交到对方的手上。

“太宰……你……”

“杀了我,然后……”

话音未落,中原中也抬手将小刀打落进水里,同时狠狠地将太宰治按倒在地上。太宰治平静地抬起眼注视着伏在他身上的小个子男人,他叹了口气,抬手为他整理好耳边滑落的一缕发丝。

“中也……”

那双他所喜欢的,海蓝色的眼眸此时泛起了小小的涟漪,太宰治的心又开始痛了。汽车发动机的声音越来越近,此时的他们都明白自己逃不掉了。太宰治伸手捂住中原中也的眼睛,轻轻地吻上他的唇。

“中也……”

“那三亿日元并不存在,两封邮件都是你发的,你最后的目的,就是把我引来这里。”

中原中也拨开太宰治的手,橙色的发丝垂下,遮住了他的眼睛。太宰治弯起唇角,他知道,他一直都知道,他的中原中也永远都不会让他失望,无论是作为搭档,还是作为自己所选中的,永远的恋人。灯光逐渐逼近,将面前人的脸庞照得惨白。橡胶车轮与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声响,太宰治突然用力扳过中原中也的头,微凉的双唇覆上柔软的唇瓣,抵死缠绵,互相掠夺,仿佛要将对方融进自己血液里的每一丝氧气里,仿佛现在不这么做,今后的他们,将再也无法再见。

有人从车上走了下来,黑色的皮鞋踏在草地上一路行走至他们的眼前。太宰治松开了中原中也,他换了个姿势,随意地坐在地上,抬起头,注视着身着漆黑长外套的森鸥外,平静的眼底暗流涌动。

“翅膀变硬的鸟儿,终究是要离开巢穴飞走的。太宰,在此之前,能不能告诉我,你的目的是什么?”

“毒品事件本来就需要和侦探社合作才能解决,即便您没有对我下达过这样的指示,作为我,也应该知道这些。”不知是因为夜风还是刚从水里上来的缘故,太宰治的声音薄凉极了,中原中也攥紧了胸口湿漉漉的衬衫——他在等待来自黑手党首领的审判。

“说的很好,那么侦探社那边……”

“侦探社解决问题也同样需要黑手党的力量,在这件事上,两边都是一样的。”

“那么,现在的你,又是想做些什么?”

“离开这里。”太宰治换了个姿势坐正,落下的声音斩钉截铁,“您说过,只要我完成这个任务,就可以实现我的一个愿望,”太宰治顿了顿,“而您并没有特别指定我应该使用何种手段来完成这个任务。现在,任务完成,是时候履行您的承诺了。”

中原中也因为这突如其来的转变而目瞪口呆。他呆坐在原地,夜风将他衣服上多余的水分带走,可他却并不觉得寒冷。他听到自己的心脏在胸腔里狂跳。是喜悦吗?自己最讨厌的人不会因此而死,他究竟是该感到幸福还是该感到愤恨。中原中也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因为他看到森鸥外点了点头,随后,太宰治从地上爬了起来,他转向他,穿着他所熟悉的那身黑色的西装,身影颀长几乎融化进夜色里,唯有那双鸢色的眸子,伴着胸口上那只镶嵌着钻石的领带夹,在夜色中闪闪发亮。

中也,如今夜色正深,你愿意和我一起离开这里吗?

中原中也头一次觉得自己做了一件非常值得的事情。他相信了太宰治,是的,就在那天晚上,他说过,他会等他,一直等到下一次夜幕降临。而此时,在这浓绀的夜色里,他终于等来了属于他们的结局。

好啊。

中原中也抬起头,他狠狠地抓紧了太宰治的手,用力将自己的十指插进对方的指间。

当下,夜幕四合。

—fin—


【拂晓】

湿润的空气带着雨后独有的气味,中原中也踩下刹车,熟练地把爱车倒进停车位里。既没有压线也没有偏移,他透过后视镜打量了片刻,对自己的技术感到非常满意。在中原中也做这件事的时候,他的同行者——斜倚在副驾驶席上的深棕色发丝的男人一动也不动,他紧闭着双眼,呼吸清浅,应该是由于太过于疲惫而沉沉睡去了。

“喂,太宰,醒醒,我们到了。”

中原中也抬起手臂撞了撞身旁的太宰治,后者缩在柔软的座椅里蹭了蹭,微微翻了个身又睡了过去。联想到近日发生的一切,他终是按捺住了把太宰治直接从安全带底下拖出来的冲动。手机显示现在还不到下午四点,时间还有很多。于是他摇下车窗,从驾驶席旁边捞出一盒goldenbat,绿色的烟盒在他手上转了个圈,一根无滤嘴的香烟从内里弹出。他摸索着找到了打火机,却在看了一眼太宰治后将这方银白色的物件揣回了裤兜里,转而单纯地叼着香烟,垂着眼望向了窗外。

约摸过了半小时,太宰治终于醒了。他手长脚长,一个懒腰便蹭了中原中也一脸——当然,说他是故意的也不一定。后者将根本没点燃的烟丢向窗外,倾过身子就想去揍他,却被太宰治抓住了马脚,一把握紧了他的手腕,另一只手则灵巧地解开了中原中也的安全带。只消轻轻一带,暴躁的矮个子男人便整个窝进了太宰治的怀里,对方顺势覆上他的唇,与他交换了一个泛着微苦的淡淡烟草味的吻。

“够了,太宰。”中原中也皱眉,现在已经是下午五点,持续开车十几个小时的他有些饿了。后座上那些食物早就被吃得差不多了,况且他们已经抵达了目的地,也没理由继续吃这些并不合口味的快餐。

太宰治老老实实地放开了他,他回到自己的座位,鸢色的眸子眨得快要滴出水来。他就这么注视着中原中也,模样乖顺,直到对方带着一身鸡皮疙瘩打开了车门。

“快点下来,我要吃饭。”

“中也这么着急干嘛,反正到最后做饭的也还是你。”

“你这家伙,你敢说你不饿吗?”

话音刚落,太宰治的肚子就咕咕地叫了起来。本是有些局促的状况,可太宰治却笑得一脸云淡风轻,他凑近中原中也耳边,压低了声音缓缓说道:

“我当然饿……”

“可比起吃饭,我更想吃中也。”

一丝绯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爬上了中原中也的耳朵,他深吸一口气,佯装镇定地说:

“今晚我们吃外卖。”

 

最后他们真的叫了外卖。新公寓里什么都没有,空荡荡地等着新来的两位主人用生活的点滴将它填满。他们盘腿坐在没有铺地毯的地板上吃着拉面,太宰治动动筷子,将碗里的蟹柳分了一半给中原中也。

“真稀奇啊,你不是最喜欢吃蟹的吗?”

“是啊,因为我很喜欢,才想让中也和我一起分享嘛。”

中原中也垂下眼睛,他用筷子一点一点拨拉着那几丝蟹柳,纠结了片刻后将面碗放在了地上,用开瓶器开了一瓶算不上陈年的葡萄酒,灌了太宰治满杯。

深红的液体逐渐注满了形状优美的玻璃容器,太宰治挑了挑眉,他用缠着绷带的手端起酒杯,轻轻碰上中原中也的杯沿。

“Cheers。”

玻璃与玻璃相撞,它们并没有破碎,清脆的声响在空荡荡的房间内回荡。

 

置办新家的工作琐碎而又忙碌。两个风里来雨里去杀人不眨眼的男人闲散惯了,一下子面对这么多家务,即便是比太宰治好上许多的中原中也也有些不知所措。矮个子的橙发男青年告诉自己要冷静下来。他拿出手机,三下两下新建了一个备忘录。花了十几分钟,从厨房卫浴用品到沙发电视空调,事无巨细,一一罗列。当他按下保存的时候,中原中也回过头,弧线优美的下巴微微扬起,脸上是太宰治所熟悉的爽利而又傲慢的表情:

“走了,出去买东西。”

太宰治抓起外套跟在自家恋人身后,老老实实站在小区门口等着中原中也去停车场提车。他斜倚着门边的一根立柱,抬起头,目之所及是浮动着的流云。雨后的空气湿润而又清新,闻得人每一个毛孔都舒展开去。他想,自己和中也的生活也就像这天气一样,在经历了名为“叛离”的暴雨冲刷以后,森鸥外期许了他一个晴天。

“不过,组织内部有困难的时候,还希望你们能回来帮上一把,毕竟这么多年,情分多多少少还是有的吧。”

太宰治心想眼前这人真是满口冠冕堂皇的胡话,黑手党内部哪里来的什么情分。况且这种事不用森鸥外说,他和中原中也也知道该怎么做——毕竟他们都是极黑极恶之人,就算去清水里滚一遭也没办法完完全全将自己清洗干净。他和中原中也想要的,从来都不是彻彻底底的逃离,充其量只是想要一点属于自己的空间罢了。

思及此,太宰治觉得现在的生活实在是美好极了——美好到他现在就想抱着中原中也去殉情,以免下一秒这种幸福的生活便烟消云散,如果可以,他真想将自己的一辈子就此停留在这一刻。

仿佛听到了他的心里话似的,一阵刺耳的喇叭声响起,紧接着是轮胎与地面摩擦的声音。太宰治迅速将身体闪向一边,他转过身去,中原中也摇下车窗,笑得一脸挑衅。

“中也,自杀和他杀不是一回事,尽管最后的结局都是一样的。”

“我才懒得管你,”中原中也拍了拍副驾驶座,“快上车,再不去就赶不上晚饭了。”

太宰治很快便适应了随行拎包的角色状态。他跟在中原中也身后,看着熟悉的小个子身影低着头皱着眉,照着手机备忘录一家店一家店地谨慎挑选。今天的中原中也换下了平日里那身古板的黑色套装,取而代之的是休闲的T恤和牛仔裤,头上依旧戴着顶黑色的帽子,镶嵌着钻石的帽链闪闪发光。此时的他正站在家居用品专柜前,认真地在一堆磨毛床单间挑挑选选。太宰治从未见过这样的中原中也——诚然,他目睹过中原中也的很多面,残酷的,冷漠的,杀戮的,隐忍的,却唯独没见过他这幅认真对待日常生活的模样。这一刻的他们,已然以一种普通人的姿态,完全融入了他们所处的这个光明的世界,这样的中原中也太过于耀眼,以至于太宰治一时难以挪开视线。

那就一直注视着他好了,反正,像今天这样的平凡的日子,他们还有很长很长。

“喂!太宰!”被注视着的人突然回过头,太宰治看到了中原中也身边一脸纠结无奈的导购员小姐,心下顿时明白了几分。他走上前去,看了一眼令对方难以抉择的两款床单,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深色的。

“不显脏,而且衬你肤色。”

迎接他的,是毫不犹豫的一记直拳。

太宰治捂着腮帮子跟在中原中也的身后,手里提着那床深色的磨毛床单。粗暴的小矮子在漂亮的导购员小姐面前给了太宰治一记难堪,这令后者很是委屈,一路上嘀嘀咕咕非要中原中也补偿他点什么。中原中也被太宰治念叨烦了,他找了个没人的角落,转过身拉着太宰治的领带踮起脚尖就吻了上去。后者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惊讶,但很快太宰治便重新掌握了属于自己的主导权,他将购物袋随意地丢弃在地上,腾出手捧住中原中也的脸从而加深了这个吻。不时传来的脚步声令中原中也提心吊胆,当他紧张起来的时候,睫毛会微微地颤动,舌头也会僵硬地待在原地,毫不设防的口腔任由太宰治攻城略地。他微微使力想要推开自己身上的人,可事已至此,后悔自己当初冲动的决定早已失去了一切意义。太宰治收紧了手臂,将中原中也禁锢在自己的臂弯里,一直吻到对方双腿发软,这才放过了自己那可怜兮兮的恋人。

“真热情啊中也,”太宰治眯起眼睛,伸手拂去中原中也唇角的一丝晶莹,“明明离晚上还有好久呢。”

“哼,你也兴奋了吧。”中原中也弯下腰,将地上的袋子重新丢回太宰治手里,“老实干活,我可不想在连张舒服的床都没有的卧室里做。”

【后续】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中原中也试着移动了一下自己酸痛的腰,一转身便发现太宰治正紧紧环抱着自己。于是他索性一动不动地躺在原地,抬眼打量起自己和太宰治今后要共同生活的新家。

明明陌生但却非常安心的装潢,沾染着二人气息的柔软床铺……

从此以后,他将不再是独自一人。

黑暗的时代将会成为过去,夜幕四合,夜幕褪去,中原中也抬头望向窗外,天降拂晓,有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照射进来,温柔地打在他的眼睛上。

他抬起左手,无名指上,一枚小小的钻戒闪闪发光。

太宰治轻轻握住了他的右手,在他的左手相同的地方——据说是离心脏最近的地方,一枚同样的戒指禁锢住了这个男人后半生的一切。

—end—


去年完成的第一篇太中连载,虽然不长,但说实话,回读时却觉得比我近期的许多文写得更好。

双重间谍真难写啊(望天)其实还是有很多没交代清楚的东西的,我果然不适合写连载orz剧情薄弱到难以直视TAT

回看一年前的东西的确是一件奇妙的体验,自己对太中的“最初的解读”和如今文章里的相处模式还是发生了很大变化的,不知道未来的他们在我笔下会变成什么样子,但一定会是愈发相爱的模样吧。

感谢一年来的鼓励,支持和陪伴,我爱大家❤

(PS:双医生本延长到明天下午五点下架,有需要的小天使记得按时拍付w微博转抽仍在继续~)


评论 ( 5 )
热度 ( 226 )
  1. 看见我请催我跟银酱领证—水母汐— 转载了此文字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