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失语国

啊啊啊啊啊谢谢亲爱的!我居然这么晚才看到真是该死呜呜呜。这篇太温柔太喜欢了!这样的设定简直苏死我!【疯狂打电话!】

轩辕氏汤圆:

失语国


* @—水母汐— 给水母老师补的生贺!迟到了好久好久!


*正常人太宰x哑中


*想苏一苏两个人


——


太宰治拥有绝佳上等的声音。独特的音色里有着生来就有的温柔和点不透的深情,即使是再轻浮的话语,经他的声线一番润色后也会变得情深不寿。他的声音就像抹茶红豆那般,绝妙的结合了清甜的微苦和细腻的甜蜜,柔柔几抹心神荡漾全为此而生。


即便如此,太宰治很少开口说话,抑或是干脆沉默不语。明明上一秒你看他眼眸弯弯柔情千般,那淡色薄唇下一句黏腻情话几欲脱口而出。而他偏偏微笑不语,对你比了个安静的手势。你顺着他眼底的柔情望去,只看见蓝眼睛橘头发的漂亮青年撑一把伞,早已在外等候多时。太宰治轻声说了一句抱歉,把自己手里的伞收好,极为无赖地钻进橘发青年的伞底。两人稍微有些许明显的身高差,太宰治顺理成章地把伞的主导权接受了过来,顺带在交接仪式的间隙里头握着橘发青年撑伞的手,弯腰倾身,对着橘发青年的唇角就是一个轻吻。橘发青年似是气急,张嘴咿呀两声无果,只得抓过太宰治的手指就狠狠一咬。太宰治痛得龇牙咧嘴,表情夸张却一丝一毫的声音也不泄露出来。


太宰治的手指上还残留着浅浅的齿痕。橘发青年的手指似是不经意一般,悄悄覆上带着齿痕的地方,安抚一般地轻抚两下。太宰治嘴角噙着不易察觉的笑意,顺势牵起了对方的手。一把相合伞就这般飘去雨里头了。


“中原中也生来就不能说话,甚至发不出声音。所以太宰君在他面前,一直假装自己是另一个哑巴。”店长走过来轻声地说,“中原中也就是太宰君旁边的那位。”


他们是恋人?你本想这么问,但转念一想,反而问道:“他们在一起多久了?”


店长掰着手指头开始算了起来。不消多时,店长竖起十根手指,很无奈地笑着。


“十根手指头不够数啊,姑娘。”


——


失语国


——


太宰治很早以前就知道中原中也不能说话了。


中原中也生得好看,眸光凌冽,一副如光恩宠一般的小少爷模样。他漂亮精致如同瓷娃娃,却也只能与瓷娃娃一般安静且无声。


太宰治将中原中也带离那充满歧视的小镇。两人如同浮萍一般在南方的风雨里漂泊。绵绵春雨细如丝,这不是能拆散人的雨,反而像红线一般,悄然将两人联系住了。在这个南方多雨湿润而温和的城市里,烟雨迷蒙一年又一年。微凉的意蕴能代替情话,只消一把伞也可为你逆了气象万千,安隅下也能容纳下两人的相互依偎。


中原中也哑,太宰治在他跟前也不再说话。上一秒才在同事跟前谈笑风生,下一秒便安静如斯,仿佛两颗不同的灵魂居于同一个身体里,偏生这两颗灵魂都爱极了中原中也,便姑且和睦相处了。知晓的同事笑他,他不但不以为恼,反而引以为傲。不过所有人在看到他与中原中也同撑一把伞十指相扣的时候,不约而同地心生羡慕。


太宰治出差的时候,从来不让中原中也送他。在太宰治的概念里,似乎不会说话就能丢了一般。中原中也跟他倔,最后两人相互妥协,说好只许送到地铁站位置。太宰治刚一上地铁,门刚一合好,他总能恰好看到中原中也眼底那一点没能忍住的情愫。中原中也不会说话,但是他的蓝眼睛不会说谎。太宰治每每都差点忍不住上前去吻他的眼睛。他对中原中也打手语说我早点回来。中原中也对他打手语说我等你。


这种无言的交流不需要任何情话,似乎全凭两颗心距离的远近。两人偶尔会因为要看不同的电影而抢遥控器,一方没抓稳,另一方就能被一方压在身下,很显然的,中原中也总是下面的那个。光线昏暗,只有电视屏幕的荧荧亮光给太宰治的侧脸抹了一笔亮光,在他的鸢色眼眸里荧亮亮留下了光片亮影。太宰治很小心很小心地、极为轻缓地附身下去,直到两人呼吸交融数次之后,才小心翼翼地吻上中原中也的唇。中原中也不需要说话,他回敬一个吻便是最好的应允。接下来要看什么电影似乎都是次要的了,要知道,看电影的时候,身边的人永远比电影更好看。


这个城市温润多雨,屋外的雨声偶能盖过屋内细小的喘息和呻吟。太宰治习惯做的时候亲吻中原中也的喉结,那里缺少一枚小巧的声带,所以他感受不到里头的颤动。但是作为回报,太宰治总能在中原中也的胸膛里头听到更为激烈的回应,心跳声如同咚咚鼓点,几乎要与雨声重合。


雨很细腻,知晓两人的心思,便柔缓了起来,恰让两人相拥安睡。


——


中原中也知道太宰治会说话。


他知道的、太宰治不知道的是,起初让中原中也甘愿同他背井离乡的缘由,大半都是因为初见太宰治那句甜甜的“中也”。


太宰治总叨扰他,会不厌其烦地叮嘱他来接送,只为在他那一票同事跟前炫耀些什么。他也耍孩子心性,似乎一天不与他黏腻亲热一番就会电量不足而休眠一样。既然双方一方无需多言,太宰治在公共场合里打手语也肆无忌惮了起来。他不知向谁学的,几个手势里头就能把烂俗的情话娓娓道来。旁人不懂太宰治所言者何,中原中也却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他气得咬他的手指,太宰治虽然倒吸凉气一副受痛的样子,但眼角眉梢全是奸计得逞的得意。中原中也知道太宰治有意,但总忍不住怪罪自己嘴重,以至于不小心被太宰治偷摸吃了豆腐,也红着脸一言不发。太宰治比着带着咬痕的手指可怜兮兮委屈巴巴,中原中也恨恨盯他一眼,对着手指头就狠狠地亲了上去。但某些时候太宰治又极迁就他。没有人能抗拒情人床上的情话,偏生中原中也无话可说,心有余而力不足。某些时候中原中也蓝眼睛还带着氤氲雾气,张开嘴想发出一两个音节,却是无力的气音。太宰治这个时候会很快地凑上来给他一个绵长的深吻,让他说不出一个字,发不出一点声音来。有泪掉下来,不只是生理眼泪。


中原中也明白太宰治心里七扭八拐,看上去比谁还没皮没脸,心里却比谁都弯弯道道。他总掐准了时间,在太宰治出差到达目的地的那一瞬间给他打进电话。中原中也发不出声来,但是情人之前通用的语言不只有话语一种。中原中也把手机抵着自己的胸口,那里有心跳,呯呯呯呯,比无数句情话更能说明一切。


失语国民的生活如同一场哑剧,只能用心动的悸动和和心跳的频率来弥补无言的空白。


某一天夜里,太宰治关了灯。一片寂静里,中原中也感知到了对方的心跳与体温,在黑暗里面闭眼吻他。


——


太宰治撑着伞,中原中也牵着他的手和他并排走着。某一时刻中原中也忽地停了脚步,细雨差点就要钻进他的领子里惹太宰治争风吃醋。太宰治回头,发现中原中也对着橱窗里头的电影预告片看得认真。


预告片没有多少有营养的内容,无非是悲情的爱情故事。男女主角分隔异地,女主角向男主角哭诉多年的相思之苦,末了在极为悲伤的背景音乐的渲染里,男女主角真情告白作为了结局。


太宰治只看了几眼就没看下去,相反中原中也倒有些有些动容。太宰治看着中原中也认真专注的模样,那海一般的、渲上银河的眸子,也不由得有些痴了。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中原中也已正眼看向了他,眼底里含着了那这个下定决心的决绝。


中原中也艰难地张开了嘴,慢慢地吐出第一个音:


“あ…”


太宰治歪了歪脑袋。中原中也的手紧张地捏着衣服下摆,发音不准地用气音逼出来第二个音:


“い…”


中原中也想要说出下一个音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早已忘了那音调。他慌忙回头去看一旁的屏幕时,先前的爱情片早已放完,变成了另一部不痛不痒的电影。中原中也只觉得心直直掉入了冰窟里。此刻他只能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太宰治对着中原中也笑笑,带着试探的意思比划着:“あいうえお?”


中原中也急忙摇头,刚要打手语解释一下,却被太宰治握住了手腕,一下被拉进了太宰治的怀抱里。


“僕も愛してる。”


中原中也听见太宰治如此温柔的声音。


——END——

评论 ( 1 )
热度 ( 1132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