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Gravity(09)

*人生第一篇ABO,老套的AxO。未婚先孕的狗血戏码

上一次更新是……7.2……

【01-02】【03】【04-05】【06】【07】【08】

宰终于把话说明白了,再来一章生完娃这文就结束了(突然落泪.jpg)

【工商】

双医生笔记本: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7095261.0.0.47ebf383wQVAvj&id=560740794892&qq-pf-to=pcqq.c2c

双医生余本: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7095261.0.0.67c286e8fKjUA&id=557857396205

【09】

入秋的横滨,连太阳都变得温柔。那些灼热的瞬间终将成为回忆的碎片,伤口伴随着疼痛缓缓愈合,最后被时光涂抹平整,仿佛昔日的血肉模糊只是一场幻梦。

太宰治吻了吻中原中也小臂上结痂的伤疤,一阵难以言说的微痒顺着皮肤蔓延开去,引得对方直往后缩。洁白的绷带打着圈滑落在地,两个人都微微松了口气,仿佛完成了一项异常艰巨的任务。中原中也的身体到底还是给他拖了点后腿,胎儿分散了他的注意力,精神敏锐度更是大不如前。撤退之际,一枚弹片划破了他毫无防备的小臂。偏偏孕妇在用药上有着严格的限制,阻碍了伤口的愈合。从意大利回来至今,已过去一个多月,中原中也望着小臂上那道深色的血痂,忍不住皱起了眉。

“中也可不要背着我偷偷用药哦,”太宰治捡起地上的绷带,一圈圈地往手腕上缠,“最难熬的一个月都过去了,可不能在这种时候功亏一篑啊。”

“说到底你关心的只有孩子,”中原中也愤愤地盯着太宰治手腕上那截皱巴巴的旧绷带,却也懒得阻止对方这种肉麻的行为,“压根没考虑过这一个月来我的感受。”

“哎呀,中也这是在吃醋吗?明明孩子还没出生……”

“闭嘴!”小个子Omega举起药盒朝太宰治扔去,尽管他从未指望这种行为能真的打击,亦或是震慑到那个男人,但起码能让自己的心情变得愉快。可惜太宰治并没给他这个机会——对方把药盒在高处放好,甚至不忘踮起脚尖朝里推了推。这一举措成功激怒了原本就烦闷不堪的中原中也,他站起身活动着手腕,想要久违地给太宰治来上一拳。对方自然不会由他在孕期胡来。被绷带覆盖的温热手掌包裹住小而紧实的拳,趁他还没反应过来,太宰治抢先一步,手腕发力将人带入怀中。温热的吐息带着浓郁的清酒味弥散开来,原本剑拔弩张的气氛顿时得以软化,甚至变得暧昧不清。中原中也瞬间红了耳根,他狼狈地推开太宰治,头也不回地逃进房间。当始作俑者的Alpha端着一杯热牛奶走进来时,看到的是一只用白色毛毯把自己裹成圆球的小小雪兔。

这种可爱,也只有在中原中也身上才能看到了。

佯装平静的太宰治悄悄收起自己的信息素,掏出手机,连拍,保存,设置文件夹,加密。整个动作行云流水。若不是某一天中原中也无意间破解了太宰治的手机密码(其实就是两个人生日数字的总和),他大概一辈子都不会知道这个早已算不上秘密的秘密。

上述平静的日常是昔日的二人难以想象的存在。或许年少时的某一天——可能是关禁闭时,亦或是执行任务时,他们曾如此这般地憧憬过,然而憧憬终归是憧憬,对踩在刀尖上行走的人而言,平静意味着死亡。

事情的转机发生在从意大利回来后的第一个清晨,太宰治站在森鸥外办公室里的枝形吊灯下,璀璨的光影将他的面庞映照得熠熠生辉。顺利看破森鸥外的诡计并出色完成隐藏计划是太宰治的一贯作风,剿灭叛逃成员的他和中原中也再度为组织立下一记大功。森鸥外听完太宰治的汇报,又翻了翻眼前长达数十页的任务报告书,突然支起下巴,饶有兴趣地问道:

“这次的报告也是中也君写的?”

“不,这次是我亲自写的。”太宰治摊了摊手,“与其让特殊时期的蛞蝓拖我后腿,倒不如我亲力亲为来得合算。”

“现在可不是口是心非的时候,倘若中也君听到你刚刚那番话,你们的孩子怕是要有危险了。”

太宰治眨了眨眼,露出一抹不置可否的微笑。

“好吧,既然如此,为了表彰太宰君的这份认真,我就奖励你和你的准伴侣一个月的带薪假吧。”

太宰治的脸上明显透出一缕微光——尽管表面上依旧是那副无关紧要的淡漠神情,森鸥外叹了口气,他一面签着假条,一面说道:

“太宰君,就算是既定的事实,也有把缘由解释清楚的必要。”

“互相吸引和彼此强迫,即便结果一致,从根本上来看已经是偏离轨道的两件事了。”

太宰治当然明白森鸥外指的是什么,他静静等待对方的下文,可对方接下来的做法显然出乎他的意料:

首领抚摸着小爱丽丝美丽的金色长发,目光却越过太宰治,穿透门扉凝视着远方:

“真期待啊……究竟是你和中也君的孩子,还是我的小爱丽丝更可爱呢?”

“林太郎真无聊!”

“证明小爱丽丝是世界第一的可爱可是很重要的事情,毕竟,作为港口黑手党的领袖——”

“我怎么能容许其他人拥有比我更好的事物呢?”

 

森鸥外的话显然给予了太宰治非同一般的警告。中原中也不可能是任何人的专属,陪伴在他身边的也并非太宰治一人。即便是标记了对方的当下,倘若那份赖以为继的精神联系在某一天突然消失……年轻的港口黑手党干部头一次自内心深处感受到恐惧。如果说上吊扼住的是他的咽喉,那么这一可能扼住的,则是他的灵魂。他了解这位小个子Omega的一切,牢记发情期,使他能够在对方最需要他的时候准时出现。那诱人的吐息,混杂着陈年的红酒味令人沉迷。而在不知不觉间,中原中也已经成为了他的呼吸,他让他学会了作为一个人应当怎样活着,哪怕是捉弄人这种摇摇欲坠的理由,总归能使他看到明天的太阳。更何况现在……他回忆起二人在教堂内紧扣的十指,那句危急时刻下脱口而出的话语,到了如今已然成为某种誓言,其效力不亚于婚礼时神父面前的一句“我愿意。”当然,他也不会忘记,在任务结束以后,中原中也一面替他包扎伤口一面点了点头,小个子Omega皱着眉,语气有些无奈又有些欢喜。

就这么凑合着过吧。他说,反正我也习惯了。

偷我的酒,丢我的帽子,炸我的车,用语言嘲讽我,用身体帮我度过发情期……一件事持续27天以上就会成为习惯,更何况这一切已反反复复近十年。

“是的,习惯了。”他抬起头,冰蓝的眼眸异常平静,甚至分不清悲喜,有的只是从善如流的波澜不惊。

如今的太宰治,回忆起过去种种,突然明白了森鸥外言语之下的真实含义。老狐狸偶尔也会做几件好事,尽管这一切毫无疑问都出自利益。他太莽撞了,总以为攻略了中原中也的身体,对方自然会读懂他的心。而那点根本就不稳定的精神联结更是助长了他的自信。想来也是,有哪个人会相信抑制剂之间存在真正的感情呢?

凝视着深埋在绒毯里的小小身影,在那里,沉睡着与他紧密联系的两条生命。太宰治决定做点什么。他明白,自己的这一决定将会把他和中原中也的关系推向不可逆转的某个方向,而且他必须在孩子诞生之前,让那个在感情上没有自信的小矮子获得长足的安心。

 

太宰治带中原中也去了港口黑手党的中庭。那是他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也是某种情愫生根发芽的土壤。那时候,森鸥外和尾崎红叶弯下腰,轻声在他们耳边说道:

“看,这就是你今后的搭档。”

彼时的他们刚刚分化,更不知道所谓“搭档”还包含那一层面的关系。而现在,已经成年的他们故地重游,那些曾经高不可及的立柱也失去了往日的威严。太宰治抬起头,夕阳的余晖将那双冰冷的鸢色瞳孔映出些许温暖的色彩。

“中也知道我为什么讨厌你买酒的品味吗?”

“因为那都是劣等品啊,与中也的信息素比起来,那些气味实在是太刺鼻了。”

小个子男人抬起头,湛蓝的眼里写满了难以置信。

“是的,就像现在这样,”太宰治弯下腰,取下那顶黑色的帽子,将下巴轻轻放在中原中也头顶,骨节分明的手指挑起颈侧一缕橙红色发丝,脆弱的腺体隔着皮质颈圈轻轻跳动,空气中弥漫着醉人的红酒芬芳。

“自杀爱好者永远遵从欲望行事,中也,成为你的抑制剂从来就不是出于搭档的需要,而是身为一名Alpha,对与自己契合度高的Omega最原始的渴望。”

他张开双臂,将中原中也揽进怀中,伸出舌尖恶劣地舔舐着敏感的耳廓,可怜的Omega因为这过于浓郁的,属于他的Alpha的气味浑身颤抖,只能死死攥紧太宰治的衣领,好使自己看上去不那么狼狈。铺着彩砖的地板上倒映出他们交错在一起的影子,这使中原中也想起那个被太宰治支配的夜晚,自大脑深处牵连起一阵令人恐惧的战栗。那一刻,太宰治是否也有同样的感觉呢?他低下头,目光落在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上,突然觉得曾经的患得患失简直就是上天同他开的一个恶劣玩笑。

“为了得到中也的心,还真是费了我一番功夫。我也没想到蛞蝓竟会迟钝到这般地步。”

“闭嘴!只是因为你这混蛋的清酒味比较好闻而已。”

“哦?我怎么记得清酒是中也最讨厌喝的东西。”

“区区一管抑制剂哪来那么多废话!”中原中也转过身,猛地拉下太宰治的领带,“只是习惯成自然罢了。”

小个子Omega踮起脚,太宰治欣然弯下腰,张开嘴,熟练地与眼前的伴侣交换了一个绵长而又黏腻的亲吻。十指穿插进彼此的发间,扣紧后脑,不断拉近彼此的距离,仿佛要同空气中愈发浓郁的信息素那般完全融合在一起。后颈的腺体突突跳动着,中原中也环紧太宰治的脖子,摆动腰肢发出无意识的邀请。

主动,热情,大胆,坚定。

虽然人间失格对污浊无效,但中原中也操纵的另一种重力,早已把太宰治和他紧紧联系在了一起。

“还想对我说结束吗,中也?”

他把手放在Omega微微隆起的小腹上,感受着某种生命的律动。中原中也轻轻吐出一口气,他的脸上还带着尚未散去的潮红,连带眼神也变得不那么凌厉:

“你这家伙,在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就没有选择的余地了吧。”

“虽然我尊重中也的选择,但事实好像的确如此。”

他老老实实地扳过中原中也的手指,脱下那双黑色的软皮手套,又给他认认真真戴了一次戒指,像个刚刚告白成功的男子高中生。于是他们又接了一次吻,在落日的余晖里,没有人打扰他们,但从搭档成为伴侣的事实早已为窗外的落叶所知晓。

——tbc——

因为某个自作自受的挑战我似乎需要再开一辆车(黄豆微笑)

评论 ( 21 )
热度 ( 316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