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Gravity(10)完结

*人生第一篇ABO,老套的AxO。未婚先孕的狗血戏码

*祝 @淺月_自我探寻中 生日快乐!赶上了末班车!

*哦它终于完结了_(:з」∠)_

【01-02】【03】【04-05】【06】【07】【08】【09】

【10】

尾崎红叶门前有一株硕大的八重樱,盛开时浓烈而又绚烂,似是要染透整个繁花似锦的春天。中原中也坐在树下,正皱着眉读一本红色封面的文库本。这一幕恰巧被走出门的尾崎红叶看见,美丽的庭院主抬起振袖掩了掩唇角,语调间除了惊讶,还多了几分揶揄:

“哎呀,看来还是不能把中也交给那小子,孩子还没出生,竟琢磨起自杀的事来了。”

小个子Omega抬起头,七个月的身孕使得他行动起来有些迟缓,尾崎红叶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乱动,自己则拉过软垫在中原中也身旁坐了下来。

“事情不像大姐您想象的……那样,”孩子突然踢了他一脚,中原中也只好停了下来,待那阵酸痛感慢慢散去,这才继续开口,“正因为孩子快出生了,我才会没收那家伙的所有危险品,包括这本完全自杀手册。”顿了顿,他又继续说道:“当然,作为了解自己父亲的一环,读一读也没什么关系。”

“胎教是很重要的,”尾崎红叶笑着接过话茬,“中也,我真替现在的你感到高兴。”

中原中也低头不语,一阵风吹过,树叶飘落在他高高隆起的小腹上。在那里,正孕育着一个生命,一个由两个彼此厌恶的家伙共同创造的奇迹。他忽地想起自己的少年时代,在那段除了任务便是太宰治的记忆里,有一天,他爬上了身后这株八重樱的顶端,蜷缩在纤细的枝头等待太宰治出现。重力维持着他的平衡,单调的沙沙声令他昏昏欲睡。等他再度醒来时,自己已经身在公寓的双人床上了。太宰治正坐在他身旁看书,见他醒了,便合上书本笑意盈盈地问道:

“怎么样,还记得刚刚发生的事吗?”

他戒备地盯着太宰治,企图从那双鸢色的眸子里窥出什么端倪。而这一系列可爱的表情在对方眼中,就如一只受惊的野猫般惹人怜爱。于是太宰治安抚性地摸了摸中原中也柔软的橙色发丝,顺手替他遮好后颈的腺体,“你在树上睡着了,我想,一组搭档不需要两个残疾人,索性把你抱回了房间。”

原来你知道自己是残疾人啊……中原中也在心底翻了个白眼。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那么浓烈的红酒味,想不发现都难。中也好歹收敛一下自己的信息素味吧。”

“麻烦死了,反正不管来多少个Alpha,我都会将他们一个不剩地踢出去,再用重力狠狠压进墙里。”

真是个愚蠢的小矮子。太宰治摇了摇头,他扳过中原中也的肩膀,从眉骨开始,然后是鼻梁,颧骨,唇角,最后伸出舌尖细细舔舐那紧闭的柔软唇瓣,得到默许后才长驱直入,卷起那小小的舌叶交缠不休。

啧啧的水声回荡在狭小的卧室里,很快,小个子Omega便面色潮*红,瘫软在太宰治怀里。他抬起眸子朝对方投去一枚毫无杀伤力的眼刀,“做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干嘛?真是一点都不像你的风格。”

平日里的他们偶尔会在忙碌时迅速交换一个简单的吻,以此掩盖中原中也那过分嚣张的信息素味道。可今天的太宰治却一反常态,暧昧缱绻仿佛恋人间的亲昵,毫无疑问,已经越界了。面对质疑,棕发少年只是弯起唇角笑了笑了,随后便走出了中原中也的房间。

此后的他们便经常交换这种黏腻的亲吻,再后来,他们出差去了法国,庄园沙发是他们第一次做#***#爱的地方。还记得那时,太宰治舔舐着他的后颈,一遍一遍地对他说道:

“中也,我就是你的抑制剂啊……”

大概是受母体情绪的影响,孩子再度变得不安分起来,中原中也叹了口气。回首他和太宰治走过的道路,除了刀尖舔血,竟也有这种暧昧不清的时候。天色逐渐变暗,不远处,记忆里的那个男人从树叶的浓阴里走上前来。

“休息吧,中也。”

 

太宰治这句台词几乎可以说是他们之间频率最高的情话。起源便是每次任务结束太宰治用人间失格为中原中也停止污浊。尾崎红叶见状,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便掩袖离去,这下反而轮到中原中也不好意思了,他不自然地轻咳一声,得到的是对方略带紧张的询问:

“今天状态怎样,中也?”

“没了你这家伙的信息素,感觉好多了。”中原中也朝太宰治伸出手,对方立刻弯腰将他扶了起来,“倒是这小家伙,一刻不停地踢我,简直像极了你这混蛋!”

太宰治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旋即一个公主抱把中原中也拦腰抱了起来,他舔了舔对方敏感的耳垂,原本竭力挣扎的小矮子顿时安分下来。大着肚子还在闹别扭,真拿他没办法。这么想着,太宰治将怀中的两个宝贝安顿在汽车后座,随后朝医院驶去。

产检结果一切正常,这令两人都微微松了口气。已经七个月了,可不能前功尽弃。他们一同回到公寓,一路上保持着十指相扣的姿势。这种事放在过去,中原中也是绝不肯去做的,然而怀孕后的他心态似乎发生了一点改变——或许是太宰治的改变打动了他也说不定,总而言之,尽管保持着吵架斗嘴的关系,但精神上的认同感的确比之前高了许多,不再是某次醉酒后朦胧的精神联系,代之以一种更加具体的实感。

这大概就是家人间的羁绊吧。

他偷偷看了眼身边的太宰治,对方正低着头若有所思,薄薄的唇角紧抿,显然正思考着什么严肃的问题。这样的太宰治很少见,不如说中原中也并不知道现在的他为何会露出这种表情。于是他试探性地碰了碰对方的手臂,“喂!青花鱼!”话音刚落,那只缠满绷带的手便攥紧了他的手腕。

“中也,”太宰治的声音有些低哑,被叫到名字的人吓了一跳,他动了动手腕,没能挣开,只好静静等待对方的下文。

“你有没有想过,因为我,这个孩子将会拥有怎样的人生?”

“你在说什么呢,太宰!”中原中也甩开对方的禁锢,“你我都是黑手党,这种事情我当然知道。”

“他也许生来就必须背负鲜血与罪恶,你觉得这没有关系吗?也许他的父亲随时随地都会死去,你觉得这没有关系吗?正因为如此,也许他永远都无法享受普通孩子应有的幸福,这样也没有关系吗?”

“你说的都是些什么废话!当然没有关系!”中原中也微微直起身,疑惑和激动令他面色发红,“你今天究竟是怎么了?入水自杀把脑子泡坏了?”

“首领决定提拔我成为黑手党干部。”他回过头,用平静的眸子注视着中原中也,“你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我当然明白。但我刚刚所说的‘没关系’,并不是因为这个。”

“那是因为你,才没有关系。”

“是啊,这样一来,就可以解答中也曾经的疑惑了,”太宰治低下头,他揽住中原中也的腰,额头轻轻抵在对方隆起的小腹上。

“正因为是你,我才会做出各种各样的事情,让你愤怒,让你不安。尽管如此,我很抱歉。”

 

事实证明,太宰治这个人,就算真心实意地道了歉,其本性也丝毫不会改变。趁着中原中也不能喝酒的大好机会,他几乎喝光了对方酒柜里的所有红酒,更是在中原中也因为性#***#腺被压迫而颤抖战栗的时候恶劣地释放信息素,等可怜的Omega因难以忍受而失去理智小声哀求时,顺理成章地缱绻一番。

尽管一路上磕磕绊绊,那一天终究还是来到了。太宰治握着中原中也的手,目送着他被Beta护士推进产房。红色指示灯亮起,那一刻,某种莫名的紧张猛地攥住了他的心,尽管他极力保持平日里那副玩世不恭的闲散模样,可眼尖的尾崎红叶还是看了出来,这个初为人父的Alpha正因着这人生头一遭的体验而焦虑不安。太宰治见惯了死亡也体会过太多次死亡,而这一次,摆在他面前的是新生,这个联系着他和中原中也的小家伙,究竟还会给他的生命带来多少奇迹呢?

他又开始担心中原中也,这个爱逞强的小矮子。他在心底比划着对方窄紧的腰和细瘦的骨盆,不禁后悔自己为何不主动提出剖腹产。

可就在这时,仿佛为了印证他的猜想似的,手术室的门从里面被推开,一个bata护士跑了出来,“太宰先生!”她喘着气,脸红得有些不自然,“信息素太浓了,还麻烦您……进去……一下……”

太宰治换上手术服走进房间,过分浓郁的红酒味就连他都忍不住微微战栗了一下,平日里桀骜不驯的中原中也此时面色苍白,惹眼的橙红色发丝被汗水浸透,湿漉漉地挂在脖子和额角。于是他走上前去,紧紧握住对方颤抖的手。

“在我不在的地方随意散发这么多信息素,中也还真是胆大。”

“蛞蝓就这么点本事吗?别让我在这时候嘲笑你啊,中也。”

这就是他们的相处模式,即便在这种时候,也说不出一句像样的情话。清酒味中和了红酒的浓烈,中原中也抬起眼皮,喘着气对太宰治说道:

“是啊……我怎么可能……会给你嘲笑我的……机会……”

随后,一阵婴儿的啼哭划破黎明。

 

“你这家伙,是不是因为我的异能,才接受首领的安排留在我身边?”

“都说了,跟你的重力操作一点关系也没有,”太宰治用手机记录着中原中也给孩子换尿布的画面,孩子一点都不听话,束手无策的黑手党干部不得不给尿布施加一点重力,才使它服服帖帖穿到了孩子身上。

“所以呢?”

“那是万有引力,是我这辈子都无法拒绝的事情。”太宰治眯起眼,露出一抹狡黠的微笑。

——fin——

【工商】

双医生笔记本: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7095261.0.0.47ebf383wQVAvj&id=560740794892&qq-pf-to=pcqq.c2c

还在预售中!做了一百本太多了ball ball大家救救孩子。32p道林内页全白,愿意画啥就画啥!多买几本也是可以的(被揍)双医生cp21有少量现货场贩,笔记本也是,圣诞合志绝赞赶稿中……

终于完结啦!开心!四月份开坑的时候我还是个大学狗,转眼完结的时候我都社畜好几个月了orz人生第一篇abo还存在诸多不足,总之感谢大家不离不弃看到这里!

或许有个带球车的番外?

(跳跃逃走)

评论 ( 21 )
热度 ( 401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