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只有两个小时的假期

*短篇复健,5k字一发完结。

*没什么营养的十四岁港口黑手党、优等生、干部太宰治x十五岁(据其本人所言)机车少年、拉风黑手党中原中也。婴儿车随便看看不要在意。

*这个点发文能看到的都是缘分顺带一提机车少年实在是太赞太可爱了!沉迷……

BGM:宇多田ヒカル/椎名林檎《二時間だけのバカンス (只有两小时的假期)》(付费歌曲大家自行购买试听orz)

只有两个小时的假期

文:水母汐

“掩饰最深的热情,就在它的阴暗处;也可泄露它的秘密,如最黑暗的天空预告最猛烈的暴风雨。”——《唐璜》

众所周知,在这个世界上,并非任何职业都拥有固定的假期。对这些从业者而言,或许人生最大的幸福便是拥有一本真正意义上的,标明双休日和公休的年历——尽管在辞职之前,这一切都是睡梦中的奢望。辞职?是的,我刚刚提到了辞职,可与入职时的艰辛相互照应,在这个契约社会里,辞职也并非易事,尤其是某些特殊职业,辞职意味着的,并非失去工作,而是失去生命。

这种危险工作的代表,毫无疑问,便是港口黑手党。

因此,当中原中也收到首领派发的休假通知时,他甚至怀疑自己会不会在走出总部大门的瞬间便一命呜呼。当然,他的确值得这个假期——年仅十四岁的少年,仅凭一人之力便轻松击溃敌对组织,解除危机的同时更是为港口黑手党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效益。凯旋而归的少年计算着黑卡里究竟还有多少余额,顺带回忆起自己已有整整半个月没回过公寓。他停下脚步,再度确认越前和纸上的字迹,不得不承认这的确是个上等的奖励。

他站在许久未归的公寓前,这才记起他那名叫太宰治的搭档正在出任务,几只空掉的蟹肉罐头,半截染血的绷带成了迎接他的全部。中原中也哼着小调将它们一一捡起,装进垃圾袋中仔细分类。酒柜半开着,那种高不成低不就的藏品少了小半瓶。他当然知道是谁干的,只是今天,他不愿让任何事破坏自己的好心情,即便是同居者那日复一日的恶作剧,也破例得到了原谅。

“这都是因为我的大度,”少年眯起眼喝下一口红酒。虽然没到法定饮酒年龄,但他就是喜欢这种挑战权威的快意,“尽管偷酒的本质还是一如既往令人讨厌。”

现在是下午四点一刻,如果骑机车前往海边,或许还能赶上难得一见的日落。中原中也打开衣柜,取出那套买了很久却一直没机会穿的机车服,宽松的领口解放了被衬衣紧缚的脖颈,腰间的红色下摆打破沉闷的漆黑,和那台机车一样亮得抢眼。是他最喜欢的风格,可偏偏总有人和他意见相左:

 “怎么说呢,虽然很意外,但的确是中也的品味,和你的帽子一样令人匪夷所思。”

于是第二天,中原中也便收到来自首领的短信,告诫他出于安全考虑,禁止骑机车上班。

那条该死的青花鱼!中原中也手上回复着敬语,内心却早已把自家搭档骂了成千上百遍。黑手党本就鲜有休假,如此一来,这套衣服便连同机车一起在衣柜和停车场角落积灰,成为中原中也使用率最低的藏品。

“其实一直都很喜欢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中原中也仿佛找回了遗失已久的感觉,疾驰的发动机,尖锐的风声,喧闹的人潮,还有道路尽头那闪烁着灿金霞光的海面……他觉得血液正在鼓噪,这感觉很熟悉,仿佛要去战斗,但又并非如此。他确定自己在什么时候经历过同等的一切,但直到坐上他心爱的机车,终是没能想起。

出发吧!

这么想着,他转动了右侧手把。

 

有人休假,就有人上班,这是世界的永恒真理。只不过在太宰治的价值观里,休假的永远是他自己,工作的必然是某个小个子搭档。所以,此时的他正心安理得地躲在一块岩石背后,聚精会神操作手里的游戏机。机枪扫射声和游戏音效混合在一起,他打了个呵欠,盘算着这场战斗何时才能结束,肚子也十分配合地响了起来。

“如果说除睡觉以外的时间都算工作的话,今天也认真工作了数十个小时呢。天快黑了,真想就这么回家啊……喂!我说,你们到底想打到什么时候?距离原定撤退时间只剩不到十分钟了,再磨蹭下去,我就把你们全部投进海里喂鱼哦。”

用如此慵懒的语调述说着可怕的话语,真不愧是港口黑手党最年少干部。 “数量稍微有些状况外,但还好,这种程度并不会耽误任务进程……”将游戏机抛给附近的部下,太宰治拔出手枪,以岩石为掩体暗中查看敌情,漆黑的枪口对准目标,随着一声枪响,敌方首领应声倒地,就在这时,部下们一拥而上,只需短短五分钟便剿灭了全部敌人。

“今天也很无趣,为什么总是瞄准那些无辜的汽油桶,而不是我醒目的眉心呢?”

“既然那么想死,有本事别躲在岩石背后啊!”

太宰治的肩膀似乎轻轻抖动了一下,刚转过身,便立刻夸张地捂住了眼睛:

“呜哇!我还以为中也早就把这身衣服和这辆愚蠢的机车忘在脑后了呢!我明明跟首领说过,不许骑机车上班!”

“很遗憾,现在并不是上班时间。”中原中也故意转动着油门,努力让机车的咆哮声更大些,“只有你这种不思进取的家伙会把工作拖延到现在,活该得不到休假。不过,本大爷今天心情好,就不跟你计较了。”他从口袋里摸出香烟,打算点着火后立刻重新上路,然而就在这不到一分钟的间隙,太宰治伸手捏住了前刹,还没等中原中也动手阻止,黑衣少年衣袖一甩,转眼间便坐上了机车后座。

“任务结束,距离首领原定的下班时间还有两小时。提前结束工作的人理应得到休假,这可是你说的。”

中原中也一时语塞,他知道,论歪理,自己永远说不过太宰治。他开始后悔刚刚为何不无视对方直接冲过这段防区——现在是下班时间,就算不回应部下们的行礼也没有关系。然而太宰治已经在众目睽睽之下揽上了他的腰,尽管姿态亲昵,可被冰冷枪管抵着肋骨的感觉的确不好受。

“去哪里可由我说了算!”中原中也咬紧香烟,尼古丁在胸腔里横冲直撞,他拧动油门,狠狠向前冲去。

 

“这种失去重力,心跳加速的感觉!真想就这样死去!是的!简直是太美妙了!”

“闭嘴!别指望在我新车后面自杀!况且你不是向来更喜欢温和一点的死法吗?”

“话虽这么说,现在,是的,就是现在,我能听到,刺激和冒险正在呼唤着我。啊啊,中也,事到如今,我不得不夸赞你的眼光偶尔也有对的时候。”

“如果是这方面的眼光我宁可不要。”中原中也向后扔了只头盔,随着一声钝响堪堪落在太宰治怀里。“哎呀好险,要是破相了,会有多少横滨的女孩子为此伤心流泪啊!”

“我倒是宁可这样,”中原中也扯开嗓子,努力让自己的声音穿透尖锐的风声,“省得你总在任务中给我拖后腿。”

“既然如此,就只能勉强和漆黑的小矮人一起殉情了。”

中原中也懒得理会太宰治。因为他看到在道路的尽头,那片他所向往着的,闪着金光的海面正逐渐拉长变宽,鲜活生动地铺展在眼前。M1911坚硬的触感不知何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隔着薄薄衣料磨蹭腰间肌肤的,缠满绷带的掌心。他没有多余的时间要求对方停下,更不敢打落那只作祟的手,生怕背后的麻烦制造者一不小心摔下车去,好实现他那见鬼的自杀理想。他渴望看到海,看到洒落阳光的海,因为他最喜欢的诗人曾经说过:所谓永恒,便是太阳与海,交相辉映。

他们在洁白的沙滩上停下。发动机停止,周围瞬间变得安静。柔波与海鸟的叫声抚平耳内残余的喧嚣。中原中也挣脱太宰治,跳下车,随便找了块空地坐下。年轻的黑手党干部一袭黑衣,与眼前景色格格不入,那双鸢色眼眸里倒映着小个子少年被风吹动的背影,赤红衣摆比晚霞燃烧得更加热烈。中原中也摸出一根goldenbat,却怎么也找不到打火机,太宰治从背后伸出手,取下他的烟用力扔向远方。

“打火机呢?”

“被我丢了。”

“你疯了!?”

“我知道中也焦躁的原因,”太宰治把手轻轻放在小个子少年肩头,“你其实很骄傲吧,第一次拥有我所没有的东西——对黑手党而言最为珍贵的假期。”

他察觉到手掌下方的圆润肩头逐渐变得僵硬,于是他悄悄把手移动到对方的脖颈,勾起指尖挑动那根脆弱的颈环。

“你知道我的任务轨迹,这是自然的,不然也就无法称为‘搭档’了,所以,从衣柜里找出这套被我嘲讽过的衣服,穿上它们,骑着我不许你骑的机车,炫耀般地从我眼前驶过,最后还在我身边停了下来。”

“中也,告诉我,以你身为黑手党的经验去思考,在上述这段话里,你究竟犯了几个错误?”

中原中也低头不语,只是盯着自己被手套包裹的漆黑手掌。它们在数小时前还沾满鲜血,如今满是疾驰后的风尘。在这场与工作博弈的逃离中,他究竟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他看到了晚霞与大海,但仅仅这样就能够满足吗?

“错了,从一开始就完全错了。”

他抬起头,迎上太宰治等待在原地的目光。

不分昼夜地加油努力,为的就是今日此刻的光景。他们都清楚,一个成功的恶作剧究竟该以何种形式收场。

于是他直起上身,狠狠拽下太宰治那条松垮垮的漆黑领带,对着那张从不肯说好听话的嘴吻了下去。

呼吸和气味被迫得到交换,海浪声由远及近,在耳边湿漉漉地胶着成恶魔般的低语。学着像品尝糖果的孩童那样探出舌尖,笨拙地扫过齿列,他觉得血液正在鼓噪,这感觉很熟悉,仿佛要去战斗,但又并非如此。他确定自己在什么时候经历过同等的一切……是了,就在刚才,大约两小时前,临近出门的时候,他看着镜子里的人影,想到和太宰治第一次独立完成任务的午后。他就站在那个男孩身边,心跳得和现在一样快。他想,完成任务后一定要和新来的搭档一起去一次海边,他想告诉他,太阳与海即是永恒,既然同意首领的决定,就必须做一辈子的搭档才行。

幼稚!简直幼稚得无可救药!他收起牙齿,狠狠咬破太宰治的舌尖。对方吃痛地退出这场接吻,他们的眼睛在半空中对峙,剑拔弩张,仿佛刚刚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困兽争夺领地前装模作样的亲昵。

“提前得到假期又如何,你追上我只花了不到两小时而已。”

可我追不上提前得到晋升的你,纵使搭档的身份依旧不变,我该如何在你身旁找到应有的位置?

他闭上眼,为自己的多愁善感而羞愧。然而太宰治再一次从身后揽住他的腰,瘦削的下巴搁在同样瘦削的肩上。“从上往下往往能看到意想不到的好风景,各种意义上来说都是如此。”少年黑手党干部恶劣地勾了勾同伴松垮垮的领口,附在对方耳边刻意喷洒着氤氲热气,“一起去兜风吧,现在我们都在休假,休假中的人类不存在任何头衔。”

【baby car】

“这算什么啊……明明我才是年长的一方……”

“区区两个月中也也要计较,毕竟身高可是比我矮了近十公分啊。”

“现在是五月!我已经十五岁了!反而是你,还是个十四岁的小毛头!”

“是……是……但我听说对那种事耿耿于怀可不是大人的所作所为……”

他们迎着夕阳踏上归途,从冷清的沿海公路驶入人声鼎沸的步行街。太宰治隔着橱窗打量那本红色封面的印刷读物,“看啊,完全自杀手册,这世界上还有谁能比我更适合做它的主人……中也……”

“不行。”少年一脚油门朝前驶去,“除非你离开港口黑手党,否则休想得到它。”

最后的目的地是他们共同居住的公寓。盥洗室很小,两个人并肩洗手有些拥挤。太宰治伸手去拿放在中原中也一侧的毛巾,尚未擦干的水沿着手肘打湿了袖口。他指着白衬衣上湿漉漉的印记,摇着头对身边的小个子少年说道:

“你看,中也,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重力。”

“那你就尽管讨厌好了,”中原中也擦干手上的水珠,又重新戴起那副黑色手套,“反正我从不认为这是什么好异能。”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太宰治揽住中原中也的肩,“我的意思是,虽然我不太喜欢重力,但这跟你没什么关系。”

一瞬间,内心的迷惘,骑车看海的冲动,那场不明不白的情事,连同过去岁月的点点滴滴一起扑面而来。它们共同指向一个答案,这答案虽然带着少年时代的懵懂,却足以让他们在今后的岁月里成为全世界最好的搭档。

之所以将你从工作身边偷走,之所以提前完成任务占用你宝贵的两小时假期,之所以拥抱你,亲吻你,用恶劣的言语反唇相讥……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告诉你——

我喜欢你,那是我掩饰在黑暗背后最鲜活的热情。

——end——

太久没更新了,被机车chu炸到兴奋的难以自持。先更一发这个吧,假结婚女装杀手单亲父亲班主任都在工事中……

写完就觉得惭愧极了,感觉自己手生的不行,仿佛不会写文(cry……)

中也喜欢的那句话改编自兰波 《地狱一季·永恒》

评论 ( 31 )
热度 ( 431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