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恩】爱人者不必爱己

*A闪x恩,含擦边车描写注意

*上树摸鱼,作者是文盲

*大概是蜂蜜抹茶味的


爱人者不必爱己

文:水母汐

“于是他们两个又面对面地坐着,相顾无言,只有他们的眼睛在彼此亲吻。”——茨威格《昨日之旅》

【01】

随着春日里的第一声惊雷,慈爱的天神再度向世间洒下了她温柔的泪水。

恩奇都站在宫殿门前的石阶上,被雨水弄潮的长发如新生的嫩草般鲜亮动人。雨珠弹跳着打湿了他赤裸的双足,即便触觉不似人类那般敏感,料峭春寒依旧沿着脚掌一路攀升。他无意识地打了个寒噤,顺手将怀里绣着金线的红色斗篷抱得更紧了些,连同那被纤长睫毛所覆盖的,笔直投向雨中的视线也变得愈发深沉起来。

“吉尔……”

苍色眼瞳中抖动着一抹金黄,他被雨水模糊了轮廓,却是暗淡天地间唯一的明亮。恩奇都回忆着去年今日,前年今日,甚至不由自主想象着更古老的时候,以及更加遥远的明天。记忆中的吉尔伽美什总喜欢像这样沐浴在新年的第一场雨中,他明白,这是为了接受神明的洗礼,尽管对他的王而言,或许愉悦的成分要更多一些。

想到这,他忍不住笑了起来。

“窥视本王的一举一动就这么好笑吗?”怀中的斗篷冷不防被人抽走,恩奇都低下头,看着水渍迅速在干燥的石阶上蔓延,下一秒,那只湿漉漉的手掌便附上他毛茸茸的发顶,闭上眼就能嗅到浓浓的雨水味。这来自大自然的气息令他变得快活起来,但也仅仅只是露出了微笑,步子未曾挪动分毫。

“怎么?平日的你一见到雨,不是会比任何人都激动地冲进去大笑大闹一番吗?”王展开斗篷,包裹自己透湿身体的同时不忘牵起一个小角盖上他小泥人朋友单薄的肩头。“变得只会看着本王的背影傻笑了吗?真不知是你愈发像人了还是本质上愈发愚钝了。”

吉尔伽美什身上的雨珠打湿了恩奇都肩头洁白的布料,尽管如此,后者还是牵着红色的斗篷,朝王的方向更加靠近了些,同时开口说出了雨后的第一句话:

“今日雨水丰沛,预兆着今年一定会得到人民期望的好年景。”

吉尔伽美什捋了捋金发上垂落的水珠,借着余光打量恩奇都被雨雾沾湿的目光。它就像一条奶白色的细线,茫茫然不知指向何处。吉尔伽美什不喜欢这样的恩奇都,他希望他的小泥人能永远像刚才那样,即便面对整个自然,那浅绿色的眼瞳中也始终只充盈他一个人的身影。

他是他唯一的王,是他一无所有的小泥人手中仅有的黄金。

“虽然很煞风景,本王就姑且原谅你罢。”

得到赦免的恩奇都很快便恢复了往日的活力,连同王那句“愚钝”所带来的不快也瞬间烟消云散。雨比刚才小了许多,他提着白亮的袍子,光洁的脚面踏过浅浅水洼,任由泥水将裤脚染得灰白,仿佛一只挣脱赤色牢笼的白蝴蝶。“吉尔,这雨下得可真好啊……”他蹲下身,抚摸新生的草坪,“过不了多久,这块空地上就会开满惹人喜爱的鲜花!”

然而乌鲁克的王才不会在意什么鲜花,他的眼中只有那宛如绿色精灵般的小泥人。吉尔伽美什丝毫没有察觉,这一次,换他在石阶上注视着雨中的恩奇都,而红色眼瞳中满溢的草绿和此前苍色瞳孔中溢出的黄金别无二致。身为王还是有那么一点好处,至少世间一切都能为他所有,包括眼前的恩奇都。

“在想什么呢。”

金属的利器划破潮湿的空气,吉尔伽美什几乎是下意识打开王财加以抵挡。他的小泥人依旧静立在雨中,被雨水沾湿的白衣轻轻扬起,与脚下破土而出的锁链形成鲜明对比。他们之间总是这样,无非在销兵洗甲和剑拔弩张之间来回转换。倒不是说有多么热爱战争,只是,在这连言语都嫌苍白和麻烦的人际关系中,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往往更能传达当下的心意。

“这就是你在这片空地上开出的鲜花吗?”吉尔伽美什抖落肩头的斗篷,随手抽出一柄武器冲入雨中,“还真是粗暴的盛开方式呢。该说,不愧是野兽吗?”

那个明显有些刺耳的词汇显然激怒了恩奇都,他垂了垂眸子,吐出一句姑且算作抱怨的低语。被临时赋予生命的锁链紧紧缠住王的手腕,下一秒更是毫不客气地禁锢住王财里的全部武器。然而吉尔伽美什打了个响指,长斧贴着草面划过,恩奇都向上跃起堪堪避开攻击,可脚下新生的嫩草仍免不了被削去几厘草尖。他收了兵器,瞪大双眼凝视着面前得意洋洋的王。

“吉尔!”

“怎么?你对本王的做法有何不满?”

恩奇都摇了摇头,他长长的发丝滴着水自身前滑落:“吉尔,虽说这世间的一切都为你所拥有,但倘若不加以爱护……”

他的王并没有给他把话说完的机会,在早春新雨后的第一缕阳光下,吉尔伽美什握紧恩奇都的手腕,将那具水汽弥漫的躯体带入怀中。白色的蝴蝶回到了金色的指尖,他翕动着翅膀,正等待王给予他最终的回应:

“即便如此,只要本王尚存,区区青草,总归是会再度复生的。”

【02】

又做梦了吗?

雪白的天花板正中,那只亮得刺眼的吸顶灯咄咄逼人地低垂着。吉尔伽美什下意识伸手遮挡,金灿灿的手甲同样晃得他心烦意乱。意识似乎还停留在渺远的过去,在那低垂如旧帆布的天空下,从撕裂的缺口透出的点点金光,它们装点着身旁鲜绿的发丝,宛如新茶表面滚动的蜜糖。

他知道楼下房间的恩奇都一定感知到了他苏醒的气息,并会在三分钟后准时出现在他的房间门口。拥有高等级气息感知能力的友人,自上周来到迦勒底,便对共同出战一事乐此不疲。记忆深处有关乌鲁克的那些时光日益鲜明,他们总是在彼此的注视下醒来,一同更衣,一同用膳,一同在朝阳的恩泽下接见大臣使者和平民。那是属于他们的清晨,是身为Archer得以再度现世的吉尔伽美什同Lancer恩奇都所共享的记忆中最闪耀的露珠。

“早上好吉尔,你已经起来了吗?”

简直是最糟糕的状况!昔日的英雄王翻身而起,同时对耽于回忆的自己深感懊恼。好在推门而出时,他的小泥人朋友依旧是那副温润平和的表情,似乎并未察觉今早的王有何异常。然而,就在两人用过早餐,根据御主指示前往副本入口的路上——众所周知,迦勒底的走廊洁白而又漫长,漫长到足以让恩奇都利用这段距离好好盘问他心事重重的王。

“吉尔,昨晚梦见什么了吗?”

暗自感叹友人不输于气息感知的内心洞察能力,吉尔伽美什皱着眉,思考该用什么理由蒙混过关。但很快他便意识到,这么多年来,他几乎没有任何事可以瞒过恩奇都的眼睛,并且很快,对方就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这条真理。

“是春雨那天发生的事情吗?真巧,这几天的我也一直在做这个梦呢……”

恩奇都用纤长的睫毛遮挡住他美丽的淡绿色眼瞳,“‘只要本王尚存,区区青草,总归是会再度复生的’,我记得吉尔当时是这样说的吧。我看见了哦,你的努力,迦勒底的御主全部都告诉我了。只要吉尔伽美什王还在,乌鲁克一定会再度复生,我明白的……我明白啊……”

“你明白什么蠢货!”自心底蔓延而上的焦躁支配了吉尔伽美什的内心,他索性在一处墙壁前停了下来,“复生这种事……”

那一刻,自这不甘的言语中,懵懂的泥人骤然明白了他的王真实的想法。他有些惊诧地注视着自己的双手,随后,不知是无奈还是无力,又顺着空荡荡的袖管兀自垂下。

“这不是吉尔的错……”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对错吗?

“但是,就算面前的你没有与之相关的记忆,我还是想说,能够履行那时的诺言,实在是,太好了。”

这种事真的有意义吗?

“神造兵器并不存在严格意义上的生命,没履行承诺的是我,没有一直陪伴……啊!”

够了!不要再说下去了!

无关对错,不存在意义,你就是你,是我一直想以这种方式禁锢在身边的你。

王握紧他友人的手腕,如梦中那般将这具微微颤动的身躯揽入怀中。在迦勒底炫目的白色灯光下,他们在无人的走廊内拥吻。交叠的指尖传递着不可思议的生命形式所带来的新的热度,吉尔伽美什抚摸恩奇都柔顺的长发,从那同样柔软到不可思议的唇瓣上尝到了蜂蜜抹茶的味道。

“我说错了一件事,”恩奇都抬起眼,张合的唇瓣吐露因缺氧而变得灼热的气息,他抬起手,从宽大的白色袖口探出的细瘦手掌捧起英雄王那张不可一世的脸,“你爱着世间为你所有的一切事物,尤其是人类。”

这场闹剧很快便因骤然响起的脚步声被迫终止,年轻的御主面对英雄王升腾的低气压,摸不着头脑却也习惯性选择忍耐。倒是恩奇都在经过少女身边时悄悄竖起一根食指,用唇语轻轻说道:

“Master,这次可能真的是你做错了哦。”

主力输出依旧是吉尔伽美什,恩奇都毫无愧色地补刀并整齐收走每一个人头。他就像酷爱财宝的巨龙那样小心翼翼收藏着每一只宝箱,并在战斗结束时向他的御主献上最丰厚的回馈。

一如当年将新成熟的浆果献给他的王那般天真而又明亮。

那一刻,吉尔伽美什不由得打从心底赞美他友人超越一切的美丽,同时催促御主以最快的速度修复恩奇都那伤得根本不值一提的灵基。

“动作快点,杂种,若是想在午饭前多攒几枚素材的话。”

“可是王啊,明明您才是更需要急救的那个吧,HP被奇美拉咬得只剩血皮了哦。”

“闭嘴杂种!”

完成修复的恩奇都只是蹲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散发着浅金色光辉的眸子仿佛乌鲁克最好的大麦酒那般瞬间浇灭英雄王眼中灼灼燃烧的怒意。

【03】

恩奇都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时,一眼便看到正在沙发上喝酒的吉尔伽美什。其实在浴室时他便感知到了熟悉的魔力波动,尽管如此,他还是配合地小小惊讶了一番:

“嗯?吉尔居然会下楼来我这里,真是少见,一般都是叫我上去来着。”

他在吉尔伽美什身边找了块舒适的位置坐下,尚未干透的发丝乱蓬蓬地翘着,带着洗发香波味蹭了对方满头满脸。吉尔伽美什突然又想起了那个梦,想起那个带着满头满身水汽却依旧执拗地往他怀里钻的绿色精灵。原本就因美酒而放松的大脑变得更加愉悦,连带着嘴角都扬起了不可思议的弧度。

“在不安吗……”恩奇都索性将整个毛茸茸的脑袋靠上吉尔伽美什的肩头,“托……不知是谁的福,吉尔,我就在这里。”

“相信我,至少这一次,我会好好履行承诺。”

“你这家伙……究竟把自己当什么了!”吉尔伽美什饮下杯中最后一滴酒液,恩奇都却抢在他放下杯子之前握紧他的手腕,就着这有些别扭的姿势探出舌尖,飞快掠过湿润的杯沿,在尝到意料中的甜味后满足地砸了咂嘴。

“我本应是引导你的旗帜,其作用不亚于楼下房间的那位圣女,”恩奇都翘起眼尾,他的唇瓣还沾着蜜糖般的甜酒,闪烁的光彩令伟大的王喉头干涩难耐,“可我甘愿成为你的武器,吉尔,我早就说过,我将是你永远的神造兵装。”

仅此而已吗?

“哼,虽说你放弃了身为旗帜的职责,但你规劝本王的次数倒是分毫不少。”

黄昏的乌鲁克,恩奇都站在空旷的大殿正中,堆积如山的泥板摇摇欲坠,似乎一个不小心便会在热浪的侵袭下轰然倒塌,伴着钝响砸中他光裸洁白的脚背。

“吉尔,你必须成为一名优秀的王。为了乌鲁克的子民,你必须这么做。”

“恩奇都,难道没有人告诉过你,王的字典里不存在必须,只存在愉悦。”

“乌鲁克并不能使你感受到愉悦吗?”

“这还用问吗蠢货!这难道不是一眼就能辨明的事实?”

“那么……”恩奇都叹了口气,他理了理垂到胸前的草绿色长发,再度抬起头时,眼中已然闪烁着初见时那般坚定且不容反驳的目光。

“吉尔,为了我,你必须成为一名优秀的王。”

吉尔伽美什愣住了,他咬着牙,用一种不甘的声音回应着他的友人:“可恶……这都是谁教给你的……”

“没有人教我,我只是觉得——”恩奇都倾身上前,他抿了抿唇角,张开五指握住了王从交抱的臂弯内探出的手腕。

“我只是觉得,如果是吉尔的话,一定能够成为一名优秀的王。”

赤色的眼瞳讶异地望向眼前人的羽睫深处,在那里,灿金携着星星点点的碎玉,在遥远但却触手可及的彼方熠熠生辉。

这是他们唯一一次针锋相对却不以战斗收场。不可一世的王愕然地从他的宝座上站起来,凭借着自主意识说出那番犯规话语的恩奇都是那么的美丽。在长久的静默中,他终于明白,自己的小泥人终于拥有了珍贵的灵魂和心脏。

既然如此,王必须予以回应。

那就为了你,成为优秀的王吧。

 “你难道就不好奇,那时的我为何会如此笃定你能成为一名优秀的王?”

恩奇都仰起头,他的刘海自然而然向后翻卷,露出光洁的,仿佛索吻般的额头。于是连血液都在躁动不安的王急不可耐地俯下身去,在充满酒气的唇瓣触上那细腻肌肤的一瞬,他听到了来自恩奇都的解答:

“那是因为,你是个比谁都要爱着人类的存在啊……”

只是因为爱着人类吗?吉尔伽美什嗅着友人发间清晨嫩草般的香气,隐约觉得这单纯的小泥人还是没能触及真实的答案。

那就用实际行动让他明白这一切吧,虽然对已然成为英灵的二人来说,这一切似乎来得太迟,但只要彼此的存在尚且得到承认,一切都算不上晚。

他揽着恩奇都柔软的腰,卸去手甲的指尖灵活地探入宽大睡袍的缝隙。无法满足的亲吻顺着额角一路向下,无论是凸起的眉骨还是颤动的眼睫,亦或是那小小的发凉的鼻尖,逐一被染上了吉尔伽美什的气息。

仿佛是期待已久的,隐秘的仪式一般——尽管今天白天已经举行过一次了,当羽毛般的亲吻落上恩奇都因为偷喝而变得同样甜腻腻的唇瓣后,他立刻像新生婴儿那样闭紧双眼,可柔软的唇舌却比任何人都急切地寻求着来自吉尔伽美什的拥抱和爱抚。

“吉尔……”

仿佛为了回应这份期待与不安,吉尔伽美什更紧地拥抱着小泥人充满矛盾的身体,甚至充满耐心地用手指理顺他纠缠在一起的乱发。得到了安抚的恩奇都终于仰起面庞,一面发出幼兽般的呜咽,一面用温软的手去触碰吉尔伽美什近在咫尺的脸。

他们在不断的理解中更进一步地探寻着彼此的身体,当古老的王和他最最亲爱的挚友以人类原初的方式结合在一起时,前者仿佛触摸一匹缎子那样抚平身下人因为痛苦而紧缩的脊背,并沿着圆润肩头落下一连串潮湿的亲吻,甚至露出犬齿恶意印上不轻不重的咬痕。恩奇都在他的动作下颤抖,仿佛刚刚被赋予灵魂的人偶,一举一动都充满了生命的气息。

他爱极了这样的恩奇都,不如说,他打从灵魂深处爱着恩奇都的全部。

“恩奇都啊……就让本王来告诉你,我走上你所认可的道路的原因吧……”

那是因为……

“我爱着人类,但更爱着你啊……”

刹那间,倾泻的情感宛如灭世的洪水般汹涌而来,奔腾,跳跃,涌动,拍击着脆弱的胸膛,那颗滚烫的心似乎要燃烧着逃离它的主人,却又在极尽缠绵的深吻中生生咽回它应有的位置。

耀眼的白,涂抹了整个世界。

恩奇都仰起头,他凝视着遥远天际的最后一颗星辰,张开唇瓣吟诵出天地间最动人的歌谣。

【04】

次日清晨,迦勒底的英雄王在不属于他的房间内醒来。倘若吉尔伽美什的傲慢源自他本身,那么恩奇都的傲慢则来自于他敢于挑战王的傲慢——正如此时,他歪着头闭眼假寐,等着他无论什么时候都全心全意深爱着的王将他吻醒。

王照做了,浅绿色的眸子缓缓睁开,浮现的一点碎金是迦勒底从未拥有过的朝阳。这一次,他们像遥远时光里的两个影子那样凝视着彼此,并同时露出满足的笑容。

“早上好,吉尔。老实说,这是我头一次不需要在你的房门前等上那难耐的三十分钟……诶!”

爱人突如其来的翻身而起令恩奇都惊讶地瞪大了双眼,但显然,连手都不知该往哪放的英雄王远比他更加惊讶。“该死……”他絮絮地低语着不成句的台词,“你这蠢货!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

“理由吗?因为很怀念所以这么做了?我也不是很明白啦。”

直到这时,吉尔伽美什才恍然忆起,乌鲁克的每一个清晨其实都是以恩奇都的苏醒为开始,只不过狡猾的小泥人会在拥抱完他最爱的晨露和朝霞后偷偷钻回被子,散落枕间的发上沾满了苹果花的甜香。

你虽是用浊泥制造的躯体,但这灵魂却是经由山涧溪水濯灌得闪闪发亮的水晶。

“我的恩奇都啊……”

吉尔伽美什抱紧了他王财里任何宝物都比不上的珍贵水晶,而经由昨夜终于彻底明了一切的小泥人无声地回抱住他。

是啊,王必爱着世人,而爱人者不必爱己。

“因为你只需长久地爱着我足矣。”

——end——


题目大概是滚键盘的产物,执着地期待我的迦勒底能在这最后四天里诞生奇迹。

写这篇的时候一直在听《願い~あの頃のキミへ~》

买了罗森色纸以后就一直在想,啊,现代pa也好好啊,不过,回到文前那句话:作者是文盲(突然落泪.jpg)

如果有人看到了这里并愿意陪我说话的话就太好了,虽说直到现在才正经码字,但闪恩从“喜欢上”到现在差不多也五年了(?)小心翼翼地等待会不会有愿意一起交流的小天使。

评论 ( 13 )
热度 ( 193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