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恩】早安,怪盗先生

*继续上树摸鱼,还是忍不住写了现代pa(我怎么就是管不住自己的手)

*作者是文盲,这次遵纪守法连车钥匙都没带

*7k一发完结,糖分高请安心食用

*服装参考罗森色纸


早安,怪盗先生

文:水母汐

【01】

午夜两点。

吉尔伽美什发誓他出现在这里纯属一个意外。毕竟,在这昏黄到连车标都看不清的破旧路灯下,那辆豪车的轮廓实在是太过格格不入。相较之下,他金光闪闪的饰品反而成了黑暗中唯一的光源——不,说是“唯一”似乎并不恰当,因为误入平民区的大少爷很快便发现,在不远处的那个街角,似乎有淡淡的白色光线伴着便利店的音乐悠悠地传过来。

这座城市的寒冬向来霸道得毫不留情,当然,身处霸道顶点的吉尔伽美什更是不甘示弱,一件白色高领打底衫和看起来就很单薄的黑色外套便成了他御寒的全部。因此我们可以肯定,出门前的他显然没有料到当下这种尴尬局面:跑车熄火,手机没电,身上连一枚可以支付自动贩卖机的硬币都没有。纵使黑卡无数,也无法挽救他那颗在夜色中愈发冰冷的心。

理论上应该是愈发冰冷,可吉尔伽美什毕竟是吉尔伽美什,即便面临如此窘境,他依然能挂着那副不可一世的表情任由怒气自唇边源源不断地喷洒,最后化作阴魂不散的团团白雾,在半空中如幽灵般缓缓飘走。焦躁将他淹没,而前方那点微弱的亮光很快成为他解决困难的唯一钥匙。他几乎是下意识地迈开长腿朝便利店走去,那急切的脚步表明,此时的吉尔伽美什终于放下了他那难缠的大少爷架子,像一个正常人那样忠实地遵从自己的本心。

“欢迎光临,请……”温柔的女声响起,吉尔伽美什直接忽略了那流水线般的问候,单刀直入主题:“一杯蓝山……什么!?没有!?那就把你们最贵的咖啡给我端上来!现在!立刻!马上!”

昏昏欲睡的女店员从没在深夜遇到过这样蛮不讲理的顾客。她颤抖着接过那张黑卡,几乎是凭借习惯完成了操作。陈旧的咖啡机吱呀呀地响了起来,不一会,一股浓郁但却廉价的咖啡香便充斥了这家小店,吉尔伽美什盯着这杯该死的饮品,在身体感知到寒气的一刹那几乎是抢夺般地将它抓起,女店员脸上堆着僵硬到极点的笑,战战兢兢说了声:“欢迎光临。”

刚进门的是位同样衣着单薄的顾客。他穿着本应出现在春天的连帽衫,蒙着寒气的绿色长发在脑后随意扎起。他径直走向柜台,干脆利落地要了最便宜的热牛奶,从那条格纹裤子口袋里摸出几枚硬币安静地排成一排。点单后的他并不打算马上离开,而是在角落里的空桌旁坐定,同时单手撑起下巴看向漆黑一片的窗外,乖巧得宛如写生时常用的静物人偶。

血红色的瞳眯了起来,吉尔伽美什在不远处坐下,而那位绿头发的神奇旅客成了他孤苦长夜中唯一的愉悦。他毫不掩饰地用大胆且热烈的目光凝视着他,直到对方一小口一小口啜饮完热气腾腾的牛奶,他看到那个有趣的人终于抬起头与他视线相接——准确来说,是落在他面前那杯用来暖手的热咖啡上。

“你不喝吗?”

吉尔伽美什一时没反应过来,他看了看手中的廉价咖啡,立刻一脸嫌恶地将它推到一边:“我才没有兴趣尝试这令人作呕的平民味道。”

“不试怎么知道它究竟好不好喝呢?”对方站起身,轻轻弯下腰去,努力伸长手臂够到了那杯被残酷冷落的咖啡,灵活柔软的手指带着淡淡的蔷薇色,轻轻拨开饮用口。吉尔伽美什看着那白皙修长的脖颈微微朝后仰去,细小的喉结上下滚动,将半冷的咖啡源源不断送入腹中。待他反应过来时,桌上只剩一只空掉的纸杯,雪白的杯身用马克笔写下一串数字:

“我叫恩奇都,很抱歉,欠了您一杯咖啡钱。”

 

吉尔伽美什再次发誓他出现在这里纯属意外中的意外。

依旧是寒气逼人的午夜两点,只不过今天没有熄火的豪车,手机电量也是令人安心的满格。街角的便利店传出一成不变的温暖曲调,他摇晃着车钥匙走过去,步伐轻快连吹出的口哨都带着上扬的尾调。

“欢迎光临……还是一如既往的平民咖啡吗?”

他错愕地抬起头,那扇愚蠢的自动门在他身后分开又合上,而柜台前站立着的新人已经熟练地将一次性纸杯放到咖啡机下,毫不犹豫地在电脑上敲出最贵的订单。

“怎么是你!?”吉尔伽美什总算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他松开口袋里准备好的零钱,故意掏出一张黑卡甩在柜台上,“再给你自己点杯热牛奶,算是让我看到有趣事物的奖励。”

“不用了先生,我本来就欠您一杯咖啡……”

偏偏就在这时,他的肚子很不争气地响了起来。

吉尔伽美什斜着眼珠望向一旁冒着热气的关东煮,被退回来的卡又重新回到新人店员手上:

“那边的东西,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我请客。”

恩奇都在属于他的位置上安静地吃着肉串,直到店里最后一根北极翅也被他插入锅里,脱离饥饿的小店员终于将注意力重新放在他此时唯一的顾客身上。

“你要吃吗?”

他举起锅里仅有的关东煮,粉色的食物表面泛着热气,汤料顺着竹签滑动到他的指尖,牵牵连连地滴落在洁白的柜台上。而那些下意识的,想要拒绝的恶毒话语,也随着那热气一起慢慢蒸发,等吉尔伽美什找回自己的意识时,他已经接过那串平民到不能再平民的廉价肉串,张开嘴吞下了三分之一,鼻尖蹭上一点汤汁,滑稽的模样逗得恩奇都笑了起来。

“快把纸巾给我!”在吉尔伽美什的瞪视下,恩奇都扯过一张餐巾纸递了过去,顺手打开盖子喝了一大口热牛奶。很快他便收获了某人过分至极的大笑,并且在窗玻璃上找到了自己长着一圈白胡子的蠢脸。

“哼!有点意思。”吉尔伽美什捏着纸巾未被使用过的小角,粗鲁地替恩奇都擦去唇角那圈奶沫。“心怀感激吧!好好记住今晚的优待是谁给你的。只买得起热牛奶的可怜虫。”

恩奇都扁扁嘴巴从柜台下捞出一只手机,点开备忘录展示在吉尔伽美什面前:“卡号我已经记下来了,钱会还给您的,一杯咖啡,一杯热牛奶,外加今天的关东煮,一共是三千二百二十五日元……啊,等等,还没请教您的名字。”

吉尔伽美什盯着屏幕上那串数字,突然觉得自己简直遇到了人生中最有趣的事情。没有人敢在他面前提“还钱”这种字眼,而柜台后面这家伙的表情实在是过于纯粹,既看不到羞辱,也不存在盲目自信,只是一种淡淡的,自然生发出的理所当然和从容。他哈哈大笑着夹出一张金光闪闪的名片,倾着身子将它塞进恩奇都的围裙口袋里。

“吉尔伽美什……”

“满怀感激地记住我的名字吧!”

“那我可以叫你吉尔吗?”

有趣!实在是太有趣了!

吉尔伽美什忍不住再度发出标志性的大笑,顺手拎起柜台上的纸杯朝门外走去,“随你便吧,如果你真觉得我们还有机会再见的话。”

他保持着愉快的心情坐入车内,而此时,天已经蒙蒙亮了。在晨光熹微的别墅群外,西杜丽准时打来晨安电话,他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按下接听键,却在那个当口注意到了一个有些尴尬的事实:

他错把恩奇都的牛奶杯带回家了。

【02】

宽大的办公桌上摆放着两只洗干净的便利店纸杯,一只是写满号码的咖啡杯,另一只是带着奶香的牛奶杯。

吉尔伽美什已经盯了他的手机屏幕足足三个钟头,界面始终停留在拨号键盘,那串数字和咖啡杯上的完美重合,仔细看还会发现“恩奇都”的备注。而那只超速飙车都不会发抖的手居然颤颤巍巍按不准拨出键,的确令人大跌眼镜。

“啊啊!烦死了!西杜丽,我让你查的事情有结果了吗?”

“查到了,那个名叫恩奇都的年轻人似乎是新来不久的店员,只上夜班。”

“只上夜班啊……”吉尔伽美什若有所思,并且绝望地意识到,今夜再度出现在那个破败街角的他,并不是什么意外。

于是,午夜两点,寂静冷清的便利店再度迎来它今晚的唯一客人。

“老样子?”

“你明知道我不会喝那该死的咖啡……好吧你别往后躲了,我也不是来讨债的。”

“并没有躲,只是在想还不起钱被你杀掉和直接把你干掉这两个选择哪一个更好。”

“开玩笑的。”他耸耸肩,从柜台底下摸出一小瓶洋酒,“给你的回礼,钱我会照还。”

吉尔伽美什觉得自己仿佛经历了人生中的大起大落,他下意识摸了摸后脖颈,确定那寒意是自己的心理作用后,眯着眼打量起那瓶洋酒来。

“我可不收偷来的东西。”

“我也没说过自己是个穷光蛋啊……”恩奇都搅了搅冒着热气的煮锅,“虽然现在看来事实的确如此。”

“哦?我也觉得好奇,你为什么非要在这么冷清的便利店打工。如果是因为缺钱,市中心那边显然工资更高。”

“当然是为了免费住宿啊!”恩奇都的声音骤然拔高,他隔着关东煮的玻璃盯着第三次见面的友人,浅绿色的眸子在白炽灯下闪闪发亮,“嗯……这么说吧,就是我们第一次见面那天,跟你告别后我回到家,发现那间公寓已经被盗贼席卷一空了。”

他有些颓丧地坐在椅子上,鲜绿的发丝静静垂在手边。

“房东把我赶了出来,无家可归还欠了对方一屁股债,于是我就想起这家没什么人的便利店,想起那天夜里店员小姐向我抱怨说这里太冷清不想干下去了。”

“然后你就来这了?”

“如你所见。”

“既然如此,”吉尔伽美什敲了敲柜台,“这瓶酒是怎么回事?”

“在乱作一团的公寓里找到的唯一幸存者。你要吗?不要的话我应该还能卖个好价钱。”

“要,当然要。但这么一来,我的钱你就没法还清了吧。”

“你放心,等我这个月发了工资……”

“撒谎罪加一等!你那点可怜的薪水怕是还没到手就要全部送给你那怒气冲天的房东。”

恩奇都没有反驳,他只是抬起头望了吉尔伽美什几秒,又低下头盯紧面前咕嘟嘟的煮锅。

“那么,既然如此,我这倒是有免费的房间可以提供给你——”

“白天帮我搞定西杜丽丢过来的一切任务,晚上你依然可以来这里上班,赐予你使用我车库藏品的权利。”

恩奇都呆然地望着他,连锅子都忘记搅动。

“你这家伙,别告诉我你没有驾照。”

“不……我只是,有些惊讶……吉尔,你的确是个好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恩奇都,你果然是我见过的最有意思的人。原来被称作‘好人’是这种感觉吗?哈哈哈哈哈哈!这实在是太有趣了!”

“那……有免费的关东煮吃吗?”

“当然,只要你好好工作,这种廉价的东西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那一刻,新的晨曦颤巍巍亲吻着光滑的柜台,像一匹缎子那样溜进恩奇都怀里。情绪低沉的小店员很快恢复了生机,快活的眼神衬得他和那头长发一样充满朝气与活力。

“快到下班时间了吧。拿好你的东西,别耽误我宝贵的时间。”

“没什么好收拾的,”恩奇都散开长发,手指绕到后方解下那条黑色围裙,“毕竟,我现在最贵重的行李就是你了。”

 

“吉尔。”

“我不记得自己允许过你这么亲切地叫我的名字。”

“‘随你便吧,如果你真觉得我们还有机会再见的话’,”恩奇都擦着半干不干的头发,犹豫片刻坐在了吉尔伽美什对面,“这句话不是吉尔自己说的吗?”

吉尔伽美什哑口无言,他突然开始思考自己随随便便把恩奇都招进家里是不是个错误。

恩奇都倒是毫不见外,他戳了戳沙发上垫着的长毛毯子,又抱了抱角落里手感良好的小怪物玩偶。等吉尔伽美什反应过来时,他的小房客已经把自己卷成蚕宝宝的样子蜷缩在沙发上缓缓蠕动了。他摸了摸露在外面的绿色发丝,在察觉对方裹得更紧后,毫不留情地揪着毯子大声吼道:

“给我滚回房间去睡!”

最后还是亲自抱回去了。

那一刻,吉尔伽美什终于深切体察到,恩奇都那埋藏在心底的固执和倔强。

西杜丽似乎很擅长给吉尔伽美什找麻烦,尽管在旁人眼里她的确是个无可挑剔的好管家。总之,第二天清晨,当恩奇都翘着头发迷迷糊糊走进书房时,吉尔伽美什已经对着日程表眉头紧锁好一会了。

“蠢货!你这幅样子是怎么一回事?健忘就滚回你的便利店,我的宅邸不需要废物!”

“日程表,给我看一下。”

吉尔伽美什双手交抱,完全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等恩奇都抬起头时,他已经打着呵欠开始玩手机游戏了。这副态度很快引起了小房客的不满,他啪地一声合上文件夹,丝毫不在意丢在桌上时发出的巨大声响:

“总而言之,接下来一周的任务就是保护博物馆那件价值连城的文物。怎么说……真没想到你们居然是干这一行的,之前是我太小看你了。”

“哼!你以为我是干什么的?”

“抱歉,虽然很失礼,但我的确以为你是投机倒把的商人来着。”

吉尔伽美什从鼻腔里发出一声不置可否的轻哼,反倒是西杜丽忍不住笑出声来:“恩奇都先生果然是个有趣的人呢。”她掏出笔,在日程表上飞快地写下记录,“总而言之,前期准备工作就拜托您了,从今晚开始,吉尔伽美什先生必须去博物馆执行监督,便利店的打工……”

“请放心,这件事我可以自己解决。”

“那就好。早餐已经准备好了,餐厅在这边,我带您过去。”

工工整整摆放在餐桌上的,是冒着热气的烤土司,以及香甜浓郁的热牛奶。恩奇都盯着那只熟悉的一次性纸杯,沉默片刻后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吉尔,”他回过头,用愉快的声音喊着他新房东的名字,“我还以为你早就把它扔掉了。”

“少废话,这不过是物归原主而已。”

恩奇都并没有当场拆穿吉尔伽美什的窘态,同样保持沉默的还有随行的西杜丽。他满足地掂起一块蜂蜜土司,吃掉的同时不忘一小口一小口舔净手指尖的残渣。放了有一会的牛奶表层结起一片奶皮,不凑巧的是,这块奶皮恰好粘在了他微微翘起的嘴唇上。

“唔……”恩奇都探出舌尖,幼猫似的努力舔舐自己的唇瓣,吉尔伽美什摸了摸口袋,既没有纸巾也找不到干净手帕,而恩奇都那仿佛涂满蜂蜜般的唇正在清晨的太阳光下闪烁着迷人的光彩。被冲动支配是人的天性,偏偏吉尔伽美什更是为所欲为的典范,在他的头脑里压根不会出现克制和压抑。于是他毫不犹豫地捉住恩奇都细白的手腕,压着他的唇,柔软灵活的舌尖像信子那样游走在黏糊糊的唇瓣上,一点一点剥下难缠的奶皮,啄食似的卷进嘴里。

恩奇都眨动着那双清澈迷人的眼睛,他疑惑地看向退去的吉尔伽美什,伸出手指点了点湿润的嘴角。

“这算什么?”

“接一次吻500日元。”

“我拒绝这种形式的还债!”

“很遗憾,决定权在我手里,而且我已经做了。”

【03】

恩奇都刚走出便利店,浮夸到扰民的发动机声很快引起了他的注意。吉尔伽美什摇下车窗,打了个响指示意他赶紧上车。

“原来你知道我昨晚没开车上班。”

“西杜丽在这种方面一向消息灵通,”吉尔伽美什随手调高车内音响,“早餐想吃什么?”

然而下一秒,恩奇都的回答便淹没在乍起的摇滚乐中,等回到家中时,可怜的,刚刚从工作中解放出来的人类又陷入了另一个地狱,他几乎是茫然地咽下西杜丽精心准备的早餐,在进入浴室前清晰而又坚定地发表了自己真实的感想:

“我想吃关东煮。”

虽然恩奇都一天中有半数以上时间都在睡觉,但不得不说他的工作效率的确很高,前期准备所需的文件都由他一人打理,西杜丽更是表示担任管家十几年来从未这么轻松过。日子一天天地过去,正当一切进展顺利时,意外突然发生,博物馆馆长接到预告信,表示三天后的夜里将会有怪盗亲自造访此处,目标便是那价值连城的文物。

“啧,被麻烦的杂种抢先了啊……”吉尔伽美什一脸不耐,“我亲自去见见馆长,看看那头只知道求助的猪脑子里究竟装着些什么。”

回到家已是深夜,无能的馆长缠着他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没有用的废话,吉尔伽美什心情很糟,他匆匆推开房门,疲惫像幽灵一样将他拉入昏睡的地狱,在上路前为他点燃苹果花味的烛光。可此时的他根本无暇欣赏这些,只是歪倒在枕头上沉沉睡去,什么也不愿思考了。

第二天清晨。

近乎麻木的指尖传来湿漉漉的触感,吉尔伽美什勉强撑起眼皮,映入眼帘的是满床鲜绿色的发丝。

啊……是那个家伙啊……

视线随之向下,恩奇都的睡颜干净而又纯粹,紧闭着的颤动的羽睫,翕动着的小小鼻尖,以及——

含着吉尔伽美什手指的柔软的嘴唇。

这是什么情况!?

他惊讶到近乎要跳起来,但恩奇都小小的犬齿摩擦着他的指腹,他僵在原地宛如一尊刚出土的木乃伊,连呼吸都变得混乱起来。

“唔嗯……”

他能感觉到柔软的舌面细细舔舐着圆润的指甲缝,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顺着四肢百骸唰地一声窜上脊柱。男性晨间特有的生理反应使得他意识到现在的局面究竟是有多么糟糕,于是他只好狼狈地抽出手指,刻意忽视那令人浮想联翩的“啵”的水声。

“嗯……吉尔……”经过这么一番折腾,恩奇都也醒了,他揉了揉惺忪的睡颜,迷迷糊糊地嘟哝道,“是……北极翅的味道……”

原来只是梦见了关东煮而已吗?等等……话说回来,恩奇都为什么会在自己的房间?

他抬起脑袋环视四周,总算意识到自己在昨晚犯下了多么可笑的错误。

大……大不了抵一千日元……他慌乱地告诉自己,并佯装镇定地从被子里翻身而起,以一种无比别扭的姿势走出房间,把自己关进充满冷水的浴室,半天没有出来。

这场闹剧以恩奇都的闭口不提和吉尔伽美什的选择性遗忘宣告结束。西杜丽对此浑然不知,但也感受到了二人之间萦绕着的微妙气氛。时间就这样磨磨蹭蹭过了两天,转眼便到了预告函通知的日子,吉尔伽美什早早换上一身黑色正装,赶在天黑前和西杜丽一起出了家门。

“那么——我也要努力工作才行啊……”

恩奇都掏出钥匙,头一次打开了房东家的车库大门。

 

博物馆的顶楼展厅寒气逼人。那个抠门的死老头!年轻的怪盗戴好手套,熟练地输入密码,层层防护的玻璃罩缓缓开启,而那份他所需要的宝物就静静地躺在那里。

要得手了吗?

红色的瞳孔危险地眯起,随着金属撞击的声响,有什么东西抵上了他耳畔垂悬的黄金。

“别乱动,把东西放下。”

“是你啊。”

了然的语气,仿佛出现在此地就是为了等待对方的到来,年轻而又英俊的怪盗毫不惧惮地转过身,迎着那尖锐的刀尖甩过一枚犀利的眼刀。

“什么时候猜到的?”

对方拢了拢鲜绿的长发,玻璃屋顶被卸掉了一大块玻璃,此时有凛冽的风透过缺口吹了进来,使得他们连对话都开始模糊不清。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有一种微妙的感觉,正式确认的话,谁叫你这蠢货把失窃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了我呢?”

“哈哈哈哈,那件事就是我干的啊!而那瓶酒,如果我没猜错,是你上次行动时从我怀中顺走的吧。”

“既然如此,吉尔——你以为我会说‘它归你了’吗?欠钱是一回事,但这个东西,必须归我。”

“啧,你这蠢货还真是麻烦。”

吉尔伽美什反手打落恩奇都的小刀,他们像每一次行动时那样在无人的博物馆里扭打起来。不分胜负已经是常态,不过这一次,他们并未像往常一样达成某种协议,吉尔伽美什突然揽住恩奇都的腰,伸出食指点了点对方冰冷的唇瓣,示意他安静一点。

“这东西归你,我自动放弃。”

“诶……?”

“蠢货,还没看出来吗?我想要的东西已经在我手里了啊!”

恩奇都睁着那双明亮的眸子,月色为它镀上一层碎银,而那柔软的指尖已经悄悄攀上面前人笔挺的领带,只轻轻一拽,他们的唇瓣便再度紧密贴合在一起。

启明星无声地昭示着它的存在,离开之际,恩奇都突然想起他和吉尔伽美什从相遇到如今的每一个夜晚和黎明,它们是那么的美好,美好到让他想立刻对他说上一句:

“早安,我亲爱的怪盗先生!”

——fin——

天太冷我真怀念前几个月每天下班一杯关东煮的美好人生

全家改变生活(因为几个月前小区楼下终于开了全家)

请多跟我说说话!拜托了!!!

PS:恩奇都持续沉船中……

评论 ( 14 )
热度 ( 119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