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側にいて」01

*继续挖新坑,嘻嘻

*单亲父亲宰x班主任中也,敦芥兄弟设定


「側にいて」

文:水母汐

【01】

那是平安夜后的清晨,在遍布喧哗与骚动的周一校园内,中原中也第一次见到了太宰治。那时的他摔着一叠花花绿绿的贺卡,在讲台上声嘶力竭。偏偏新来的两位转校生个性张扬,剑拔弩张的模样像极了争夺领地的狮子,倒显得老师是个可有可无的存在。

小个子班主任有些挫败,他张了张嘴,突然意识到,在这群爱看热闹的叛逆少年面前,所有的歇斯底里都是徒劳。屋外正在下雪,中原中也叹了口气,决定去走廊上平复一下心情。位于尽头的这间教室是监控死角,他偷偷摸出一根烟,正要叼在嘴里,却发现窗户旁多了个沙色风衣的瘦高男人。

该死,这家伙来了多久了?

“您好,请问您是……?”

“我是龙之介和敦的监护人,”对方走上前,朝中原中也伸出手,“哎呀,我还以为孩子们的新班主任会是个美丽且愿意同我殉情的女老师呢,真遗憾,看来我的预测也有不准的时候……”

“……哦?那还真是抱歉。”中原中也暗自发力,忽然瞥见对方腕上有层厚实的绷带。男人也不恼,依旧用那双笑盈盈的桃花眼看着他。那是种仿佛可以洞察一切的锐利目光,中原中也只觉得从头到脚火辣辣地疼,不自觉把头偏了过去,轻咳一声,打算换个话题。

 “如果我没记错,您一定就是太宰先生吧?既然如此,请容许我做个正式的自我介绍:”

“我叫中原中也,是您家孩子们的新班主任,同时,也是他们在学校的临时监护人。”

“有劳中原老师费心了。”太宰治伸出手,隔着窗帘指了指墙上的挂钟。“该死!”,他匆匆鞠了一躬,走进教室,感觉自己狼狈极了。

简直是最不好对付的那类家长。

中原中也叹了口气,在心底默默将太宰治划入了黑名单。

 

有了上次的经历,中原中也一直尽力避免和太宰治直接接触。好在对方并没有接送孩子的习惯,甚至连班级通知都不愿回复。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幽灵家长吧?听着电话那头的忙音,中原中也愤然捏断了指尖的水笔。电话家访是期末重点工作之一,虽然他从不认为自己是个好老师,但认真的性格使得他无法说服自己在责任上偷工减料。终于,当对方的通话状态由“拒接”变为“关机”时,小个子班主任再也坐不住了,他抓起柜子里的公文包,循着通联簿上的地址,驱车朝太宰治家驶去。

“所以这就是中原老师亲自造访我家的理由?”太宰治将玻璃杯放在茶几上,环视四周没找到多余的软垫,只好在中原中也面前席地而坐,“你想知道什么?为什么年纪轻轻却当了两个孩子的父亲?还是绷带下的恶趣味秘密?很遗憾,这两个问题的答案都是无可奉告。”

“不接电话的人是你,我也不想这么麻烦。还有,我的任务是家访,对你的私事不感兴趣。”

中原中也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他知道敦和芥川一定在偷听,而自对面投来的仿佛能洞穿一切的视线令他全身上下再度变得不自然起来。太宰治一如既往地微笑着,配上那张好看得有些过分的脸,难怪会在短短一周内成为全校女性教师的话题中心。问完就赶快回去吧。这么想着,中原中也从手提袋里拿出家访记录册,提笔写下今天的日期。

“过敏?”“无。”

“遗传病史?”“应该……没有……”

“兴趣爱好?特长?”“读书和……写作?大概……”

“太宰先生,”中原中也合上记录本,脸上的表情骤然变得严肃,“这些问题关乎您家孩子们的在校安全,还请您认真回答。”

太宰治的嘴角微不可见地抽搐了一下,就连那游刃有余的微笑也变得僵硬起来,“中原老师,”他摊着手,试图给自己找个合适的理由,“他们都已经十六岁了,这样做是不是有些过度保护?”

说罢,太宰治便低下头,目光始终盯着地板上一处小小的凹痕。中原中也明白,这是不愿多谈的表现。正当他不知该如何收场时,卧室门开了,芥川和敦从里面走了出来。

“中原老师,我们送送您吧。”

 

“虽说是养父,这么做未免也太不负责任了。”

中原中也斜倚在教学楼顶的天台上,手里握着梶井买给他的咖啡。雪停了,风依然冰冷刺骨。他按了按被风吹得岌岌可危的帽子,脑海中不禁回想起家访那日少年们的话语:

“抱歉,中原老师,太宰先生他……其实是我们的养父……”

“所以他是真的不知道,这些问题您直接问我们就好。”

他发觉周围的空气宛如冻结般死寂,直到他找回自己的声音,所能说出的也不过是个苍白的“好”字。也正是那时,他终于理解了太宰治僵硬表情下的惶然与无奈。

“先不提这个,你看,又吵起来了。”

中原中也早就说过,自己算不上什么好老师,处理问题的方式更是简单粗暴。面对眼前这种情况,他抱起双臂,唇角的笑容比不良少年还要飞扬跋扈:

“吵不出胜负,那打一架好了,用拳头证明谁才是真正的赢家。”见少年们满脸的难以置信,他又接着说道,“当然,打完直接去医务室面壁,缠绷带这种事,就算那家伙从没教过你们,看也看会了吧。”

最后还是去了医务室。先包扎好的芥川刚探出头,便看到中原中也正在手机上检索太宰治的电话号码。他一个箭步冲上前去,伸手制止了自家班主任的操作。

“拜托了,中原老师。”

“不行,打架本就不对,更何况还受了伤,已经算是恶性事件了,必须通知家长。”

“中原老师,这是我跟芥川之间的问题,和太宰先生无关。”中岛敦半张脸包着纱布,脸上的神情却异常坚定,“所以,还请您不要告诉他。”

中原中也心想就算我不说,你们这样回家,照样暴露得一干二净。他收起手机,拉了把椅子在少年面前坐下,“那么,告诉我,你们之间究竟存在什么问题?”

“我们想得到太宰先生的认可,”芥川暗暗收紧了拳,“太宰先生说过,只有强者才配在这个世界上生存。”

“他这话说的倒是没错,真难得,我居然会跟你们的父亲在意见上达成一致。”,中原中也托着下巴,抬眼打量他的两位学生,“可你们是学生,实现自我价值的方式应当是学习,而不是打架。”

见两位少年不语,小个子班主任知道自己已经胜利了一半,“这样吧,下一次月考,我会联系你们的父亲,对成绩好的那位给予一定的鼓励。”他点了点头,又把少年们朝门外推,“总而言之快回去上课,否则别怪我请你们去教导处喝茶。”

起初他还为自己过分成功的举措沾沾自喜,但没多久,中原中也便意识到,自己不得不再次面对他最不想见到的太宰治。

 

“那么,这次的胜利者是……”

中原中也叹了口气,他将分数输入Excel表格,提前录入的公式替他得出了想要的结果。

一模一样!?

他瞪大双眼仔细查看了一遍试卷,尽管两个人错的题目完全不同,可他们却成功让自己的分项和总分保持着完美的一致。

站在一旁的两位学生很快便察觉到自家班主任面临的窘境,而被这不断散布的低气压率先压倒的是中岛敦,他试探性地想要为中原中也解围:“中原老师……那个,既然如此,就下次考试以后再说吧……”

“答应过的事情决不能食言,我平时不是这样教导你们的吗?”中原中也啪地一声合上笔记本电脑,大手一挥把两个学生往门外赶,“行了行了,今天放学以后告诉你们的父亲,让他周五之前抽空来办公室找我谈谈。”

当然,事实证明只要有太宰治在,任何事情都不会那么一帆风顺。刚下课的中原中也回到办公室,迎接他的是十几个来自青花鱼的未接来电。

好吧,虽然这个外号是在听说对方极其喜欢入水自杀后随手起的,但不得不说这股令人厌恶的气息还真是适合他。

这么想着,中原中也按下了回拨键。

“哎呀,是中也吗?我就不自我介绍啦!真抱歉,我周五之前看起来都没什么时间……你问我有什么事?这世界上还有什么能比邀请美丽的小姐殉情更重要吗?等等别挂电话!好吧我承认我只是开个玩笑,总而言之——”

“中原老师,周六下午有空吗,要不要一起喝杯下午茶?”

——tbc——

当老师真累.jpg

评论 ( 15 )
热度 ( 329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