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因】融雪(05)完

*我居然……填坑了……前文01-04(已进行修改)

*假装算是篇生贺


【05】

伊奈帆发自内心地觉得,有一个在警局工作的姐姐实在是太好了——除了那些大叔同事总是把他当小孩子看这一点非常令人不悦。他咬了一口软乎乎的面包,匆匆浏览完面前的卷宗后又拿起了下一份。

这一份也跟斯雷因没有关系。

等等,自己不是来查明真相的吗?怎么在不知不觉间开始偏转注意力了?

简直像个躲在被子里偷看恋爱小说的少年……伊奈帆觉得这样的自己有些糟糕,但是一想到身为心理咨询师的自己直到现在也没能真正走近斯雷因的内心,他又觉得有些挫败,进而更加渴望得到有关这家伙的外部信息。

自己究竟是怎么了……

伊奈帆费了好大的功夫才将自己从失控的下意识行为里解救出来,同时努力集中注意力分析眼前那些零散而又破碎的线索。公事公办的记录方式和陈旧的信息令他倍感厌烦,当指尖再度扫过肇事司机的车牌号时,他终于察觉到此次案件的违和之处究竟在哪。

这辆车的归属人,真的就是那位司机吗?

他迅速给自己的好友打了个电话。加姆早就对这样的要求习以为常,只是这一次,屏幕显示的查询结果连他自己都忍不住吹了声口哨:

“哇,伊奈帆,你这次可是惹上大人物了!”

“所以这辆车到底属于谁?”

“你该不会是在查十年前那场交通事故吧?我劝你还是趁早收手为好,这是薇瑟公司的家务事,外人插手只会自讨苦吃。”

“家事?”

“没错。”加姆重重地敲击了一下键盘,“这辆货车的车主的确是托尔兰,但他同时也是薇瑟企业37位股东之一。”

“这么说来……”

“没错!这不过是围绕在庞大家族企业内部的夺权冲突罢了。况且雷利加利亚总裁看上去早就知道这一切了……”

伊奈帆毫不犹豫地挂断了电话——道歉的事今后再说,现在的他只想马上见到斯雷因,把心中所想统统告诉他。

一旦遇上这个家伙的事,自己就会变得格外失控,甚至不像自己啊……

他又一次肆无忌惮地在这座城市的街道上奔跑。现在正是下班的时候,晚风扬起他的衣摆,看上去就像一条逆流而上的鱼。暖洋洋的空气里充斥着花香,曾经雪白透亮的屋顶早已露出原来的模样。雪化了。他心想,同时期待着春天的魔法能早日渗透进斯雷因冰封数年的心房。

他在熟悉的教学楼下站定,气喘吁吁,抖动的视线被夕阳模糊成一片斑驳的光影。可尽管如此,伊奈帆依旧从那片光影中找到了某个金灿灿的脑袋,他们和那些向日葵一起,在天台的围栏一角小心翼翼地探出头来。

斯雷因——

他很想大声叫他的名字,看着那颗毛茸茸的金色脑袋从天台边上探出来,隔着十层楼的距离对他说一些不耐烦的话。而他会用最快的速度冲上楼去,抓住对方言语里的漏洞予以平静的回击。只要对方是斯雷因,即便是这样毫无意义的事情也会变得有趣,尽管从前的伊奈帆绝对不会把时间浪费在这种事情上,但这一刻,他真的很想这么做。

是的,他错了,他从一开始就想错了。这件事情并不存在任何误会和不理解,从始至终只是瑟拉姆出于善意的隐瞒和斯雷因一意孤行的报恩罢了。

他眨了眨眼,觉得有什么凉丝丝的东西自头顶落了下来。

“喂——界冢伊奈帆!与其在楼下傻站着,不如上来帮我浇花。”

他抬起头,伸出手掌挡住明晃晃的阳光,斯雷因的身影摇曳在一片光影之中,被风吹起的发丝就像麦穗一样泛着金黄。

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的关系变得如此融洽了呢?

然而下一秒,伊奈帆便否认了刚刚的想法。

初春时节仍显寒冷的水不由分说地落了下来,哗啦啦淋了他满头满身。伊奈帆顶着湿漉漉的头发呆滞了几秒,甚至在本能驱使下像小狗那样甩了甩水珠,斯雷因的笑声传进他的耳朵,那种毫不客气的,发自内心的用力的大笑打动了伊奈帆。于是他再度抬起头,伸出手进行了他计划外的一次邀请:

“要一起……”

 

斯雷因几乎整个人挂在购物车的扶手上,仅凭惯性向前移动。他茫然地看着伊奈帆往车里放了一盒特价鸡蛋,犹豫片刻后又拿起了今天的第三盒。

“你拿这么多,别人还怎么买啊。”

话刚出口,他便意识到现在应该吐槽的不是这个内容。邀请他出门的人的确是眼前这位心理咨询师,然而骤起的风淹没了话语最后那个关键的地点,等他站在超市入口,看着伊奈帆熟练地推过购物车,可怜的斯雷因·特洛耶特终于明白,他所期待的一切已经完全化作了泡影。

“抱歉,是我忽略了这一点。”伊奈帆将刚刚入手的鸡蛋放回货架,“我们再去别处看看吧。”

斯雷因自然没有错过伊奈帆脸上那一闪而过的失落,只不过此刻他尚未理解对方对于特价鸡蛋的执着。他扁扁嘴巴跟了上去,看到伊奈帆在前方不远处卖火腿的货架前停了下来。斯雷因愈发确定自己此行的角色定位不过是名搬运工罢了,但透过这段时间和伊奈帆的相处,他又觉得事情应该不止于此。

而事实就是现在的伊奈帆自己也没理清思路。头脑一向明晰的他头一次遇到了棘手的难题。一时冲动把人约出来,结果居然是陪逛超市买特价鸡蛋?就算再怎么不解风情,也能体会到此举有多么荒唐。偏偏斯雷因至今为止都没提出异议,过分的安静反而令伊奈帆更加不安起来。

拜托了,像往常那样说些什么吧!

但很快他便意识到,自己此行的真正目的是想把事情的真相告知斯雷因,从而解开对方的心结,履行他身为心理咨询师的职责。这么想着,他比较了一下手中的两份火腿,将相对而言更好的那一份扔进了购物车。

果然,还是在餐桌上解决比较好吧。

他思考了一下厨房的库存,决定再去买一袋白糖。

“斯雷因,你在这里等我一下,那边人多,我自己过去就好。”

“啊……好。”

“只是一袋白糖而已,不会花太多时间的。”

“嗯。”

“不要乱走,学校不许你们佩戴手机,到最后我会找不到你的。”

“界冢伊奈帆,你是不是真的以为我精神有问题?”

“抱歉,那我先去了。”

望着伊奈帆在人群中熟练穿梭的背影,斯雷因叹了口气,突然觉得自己格外疲惫。

要是能坐进去就好了。

正当他打量着怀里的购物车,试图从各种角度思考这一问题的可行性时,一个无时无刻不在他脑海中翻腾的,温柔的,温暖的声音自身后响起。

今天是特价日的最后一天,超市里格外喧闹,但这依旧阻止不了那熟悉而又陌生的呼唤如白羽箭般自不远处射入斯雷因的心房。犹豫使少女的声音充满了不确定,斯雷因听到了高跟鞋叩击地面的清响,紧接着是少女几乎近在耳边的呼唤:

“是你吗……斯雷因……”

他回过头,错愕的视线相交。明明是期待已久的重逢,可各怀心事的两人只是呆立在原地,谁都不肯再向前踏出一步。

“瑟拉姆!”

界冢伊奈帆从不相信巧合,他认为一切的偶然均是有迹可循的必然。可眼前的情况迫使他不得不重新思考上述理论的正确性——当然,这并非当务之急。伊奈帆把白糖放进购物车里,从已经完全呆滞的斯雷因手中接过购物车,想了想又把艾瑟依拉姆手中那瓶红茶也丢了进去。

“我们先出去吧。”

 

兜兜转转一大圈,他们还是回到了斯雷因的天台。

湿润的泥土被顶起一个又一个小包,艾瑟依拉姆伸出手,嫩粉色的指尖轻轻拨动着,露出了土壤下方躁动不安着的嫩绿幼苗。

“是向日葵的幼苗啊……”少女的声音里充满了怀念的味道,“过多的保护会使它无法独立成长,只要给予它充足的空气、水和阳光,它就可以茁壮成长。”

“这是斯雷因告诉我的道理,但是,很抱歉,我却没能贯彻这一正确的行动。”

“瑟拉姆,你……啊,我早该猜到这一点,薇瑟不会任由一个普通人随意窥探他们内部的矛盾。”

“是的,我都知道了,你所做的一切,你为我,为斯雷因所做的一切。”

“那么现在——”

少女站起身,她拍了拍掌心残存的泥土,倚靠着栏杆凝视逐渐变暗的天空。

“就让我来讲一个,听起来有些过时的故事吧。”

 

艾瑟依拉姆永远记得那一天,暴雨残酷地冲刷着大地,她和斯雷因不顾一切地冲出去想要保护那株摇摇欲坠的向日葵。炫目的车灯,刺耳的轰鸣,失去意识前的最后,她只来得及看到被车轮碾压成两段的向日葵,以及如花瓣般飘零的,属于自己的金色发丝。

“斯雷因……他还好吗……?”

这是醒来的少女开口而出的第一句话,只是她不知道,在自己陷入昏迷的半个月里,她最要好的伙伴已经被父亲带离了这座城市,甚至连一个像样的离别都没有。

“放心,他会安全的。”将外套轻轻披在孙女肩头,雷利加利亚坐在病床前,视线与艾瑟依拉姆平齐:

“这件事的确和斯雷因无关,而现在,薇瑟企业未来的主人,是时候让你知晓有关这庞大世界阴暗角落里的故事了——虽然它们听上去并不像睡前故事那么美妙,但我依旧希望你能认真听完这一切。”

她不敢去找他。

从仆人口中知道了斯雷因搬家的消息,可是艾瑟依拉姆不能去找他,一旦被那些人知道了斯雷因依旧和自己保持着密切的关系,利刃便会落在他的头上,毕竟,为了得到那笔数量可观的股份,那群混蛋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小小的庭院,再也没能培育出新的向日葵,而缺少了友人的心,也再度变得孤寂起来。

“想见一个人,却又害怕见到他。这是一种怎样的心情呢?”

 

“抱歉。”

斯雷因低着毛茸茸的脑袋,他颓丧地蹲坐在墙角,脸上写满了痛苦。但伊奈帆看得出来,此时的斯雷因与之前相比有了很大的不同,艾瑟依拉姆就像一把钥匙,将他尘封已久的心缓缓打开,尽管过程是痛苦的,但只要熬过这一刻,一切就有希望了。

他从没像现在这样专注过。在面对斯雷因的时候,伊奈帆总会下意识地走神,但这一刻,他的精神前所未有地紧绷,大脑宛如精密仪器般监控着对方的动作、神态和心理状况。

“我时常会想,为什么受伤的人偏偏是你,为什么被推开的人是我,明明应该由我来保护你才对。”

“我知道薇瑟一定遇到了麻烦,我也明白身为朋友更应该在这种时候陪伴在你身边,可是……”

“可是,这是没办法的不是吗?”一直一言不发的伊奈帆突然开口,“当年的你没有办法阻止父亲的决定,而瑟拉姆也没有在薇瑟独当一面的能力。”

“谁都不需要叹息,因为这件事的罪魁祸首并不是你们当中的任何一个,如果真的想让谁来为这一切负责,惩治薇瑟企业内部作祟的股东不就好了。”

“谢谢你,伊奈帆,正是因为意识到了这一点,现在的我终于有了站在斯雷因面前的勇气。”

可斯雷因却像一头困兽般跳了起来:“可一言不发离去的那个人是我!没能将你推开的那个人也是我!我怎么可能原谅自己,我……”

“够了!”

空气突然变得安静,斯雷因捂着自己泛红的侧脸,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目光注视着伊奈帆。

“抱歉,虽然刚刚的行为并不在心理治疗的范畴内,但我实在是……前所未有的焦躁。”

“不要再因为别人的过错惩罚自己了。斯雷因,我之所以选择留在你身边,并不是因为扎兹巴鲁姆先生的要求,你不是一个任务,你是一个人,一个我希望看到露出笑容的人。”

“或许我偶尔也需要将命令变得更加明确些——斯雷因,振作起来!”

天已经完全黑了,而伊奈帆的眸子就像火苗般闪闪发亮,将斯雷因的胸口灼烫得跳动不停。就在那一刻,他感觉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宛如向日葵幼苗般破土而出,将那些坚硬的东西粉碎得一干二净。

夜晚天台上的风不再带有寒意,空气中充斥着花的香气。

春天来了啊。

他发自内心地感叹,并由衷地赞美这一切的美好。

——fin——

小剧场:

事后,伊奈帆邀请斯雷因和艾瑟依拉姆去家里吃饭。

伊奈帆:“难得买好了食材,我和雪姐根本吃不完这么多。”

斯雷因:“我都说了叫你不要买那么多鸡蛋……”

伊奈帆:“那么,猜猜看今天吃什么?”

斯雷因:“反正如果我说上汤煎蛋卷那就一定是黄油煎蛋生菜烤面包,反之亦然。”

伊奈帆:“那今天就吃火腿蛋好了。”

斯雷因:“……你这家伙!”

艾瑟依拉姆:“诶,你们的关系原来已经变得这么好了呀。”

伊奈帆&斯雷因:“才没有!”

——————

虽然努力修改了前文但已经完全……没办法保持一致了!原本的设定复杂而且莫名其妙,重新捋了一遍发现这样就行了嘛(。)很多细节跟原作不一样,比如托尔兰不是扎兹巴鲁姆的食客(因为就是想写扎爸爸单纯关爱斯雷因)。总而言之各种意义上都很扯淡最后又莫名其妙he了的故事。

第一次给奈君过生日是2015年,一晃三年过去了,虽说今年没能赶上正点,总而言之,能继续喜欢你实在是太好了。迟来的生日快乐!❤

写的时候一直在听《HERE I AM》,谜一般的安心感。

下一步就是《Eclipse》了(望天)

评论 ( 4 )
热度 ( 54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