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仆の彼女(下)

*前戏迷之长的一辆车(请放心这次是良心驾驶)

*情人节贺文提前发

*前篇走这里→http://anothercemetery.lofter.com/post/1ce6bf32_11c9e918


【03.“我们分手吧。”】

只有以爱情为基础的婚姻才是合乎道德的?很遗憾,黑手党并不存在道德。在太宰治和中原中也眼中,只有合乎任务要求的“正确”和违背任务要求的“错误”。正因为如此,建立在搭档基础上的虚假婚姻也就变得合情合理起来。

“我承认它合理,但并不合情。”中原中也摸出一根烟叼在嘴里,他用烟尾点着太宰治的鼻尖,居高临下地瞪视着懒洋洋的男人,“我当然明白你不出手的理由,但长时间的等待会使我厌烦。”

“既然如此,中也应该知道自己需要做些什么。”

“你想说等待是我唯一的选择?不,太宰治,你错了,这件事从一开始,我就还有一条退路。”

太宰治挑了挑眉,直觉告诉他这时候的中原中也绝不会说出什么好话。

房间里变得异常安静,只听见皮手套脱落在地上发出的闷响。

那枚银色的戒指——它单纯,朴素,却一直在小个子男人的左手无名指上熠熠生辉。如今,这枚被赋予意义不超过十天的小玩意,正被他的主人以一种决绝果断的姿态取下来。太宰治跳起来想要阻止,却晚了一步,那枚金属制的小东西已经弹跳着落在了他衬衫胸前第二颗白纽扣旁。

他觉得有千斤巨石压在胸口,一动也不敢动。

“离婚。至于目标,我会在今夜解决掉。”

片刻后,仿佛想起什么似的,中原中也退回来补充道:“抱歉,我的意思是,把手续办了,毕竟我们俩之间并不存在所谓的事实婚姻。”

“中也,你在开玩笑吗?”太宰治声音低沉,完全不似平日里的游刃有余,只可惜中原中也背对着他,丝毫没有发现自家搭档那一反常态的阴沉表情。

“我才没心情和你开玩笑!快回去吧,这种游戏你还没玩够吗?”

“当然没有,难得找到一件比自杀还要有趣的事,怎么能在尽兴之前草草结束呢?”

太宰治很擅长将自己的低气压控制在捕捉中原中也的最小范围内。当小个子男人总算凭借黑手党的直觉察觉到身后气氛的反常时,太宰治已经起身握住了猎物的手腕,轻车熟路地把人摔倒在沙发上。

柔软的触感和乱七八糟的靠垫令中原中也难以调整战斗姿态,他手忙脚乱地挣扎着,在混乱中抬脚狠狠踹向太宰治毫无防备的胸口,却反被对方握着脚踝向上弯折起来。

“混蛋!你又发什么疯!”

“发疯?不,这是惩罚。”

“对无过之人施以责罚似乎并不是你的作风。”

“可是中也,”太宰治欺身上前,勾起手指挑开中原中也胸前的黑色领带,“以毫无防备的姿态面对我,就是身为黑手党的你所犯下的最大过错。”


【点我观看惩罚视频】


【04.“我的意思是,我喜欢你。”】

托太宰治的福,刺杀任务被迫继续延后一周。中原中也红着眼睛坐在床上擦匕首,他现在闻到蟹味就想吐,天知道太宰治是怎么在异国他乡的荷兰顺利买到蟹肉粥并持续喂了他整整一周的。

“中也,就算你每天擦十遍匕首,我也不会同意让你出去执行任务的——准确来说,是你的身体不同意。”

中原中也强忍住当场杀了太宰治的冲动,他百无聊赖地将自己放倒在被褥里,随口换了个话题:“所以说,你怎么反而那么爽快就同意和我一起办离婚手续了?”

“既然有了事实婚姻,事实离婚也就变得理所当然了吧。”

“……”难以理解太宰治的脑回路,中原中也打开手机,再度确认首领发来的短信,“太宰,距离任务结束只剩三天了,如果因为这场意外导致工资被扣,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放心吧,我的预测从来不会出错,比如说——”太宰治顿了顿,他突然回过头,用鸢色的眸子去捕捉中原中也的眼睛。

“其实你早就可以下地了吧,中也。”

于是他们当天晚上就去执行了任务,这场本应在七天前就该结束的暗杀,总算在倒计时的最后三天内落下帷幕。临行前,他们去办理了离婚手续,中原中也看上去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开心,直到飞机起飞,他才小声说了句:

“一切都结束了。”

这句话大概是说给他自己听的,太宰治眨了眨眼,裹紧毛毯选择装睡。

 

这场看似平淡无奇实则荒诞而又疯狂的出差并没有就此画上句号。准确来说,是太宰治和中原中也关系的变化并没有止步于此。对此,森鸥外表示并没有察觉到任何异常,毕竟中原中也还是会给小爱丽丝带回好吃的甜点,太宰治依旧会用花言巧语哄骗小爱丽丝穿上各种各样的洋装,更重要的是,他们依旧一起出任务,一起完成报告,亲密无间俨然全世界最完美的搭档。

然而尾崎红叶却对此忧心忡忡。她凭借女性独有的直觉,以及多年来对中原中也的了解,断定在这两个不省心的孩子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然而转念一想,除了假结婚,还能是什么事呢?中原中也虽然嘴上不说,但一向重感情,倘若不是太宰治的要求,像这种利用感情完成任务的事,他是断然不会去做的。

她隐约记得六年前,那场接吻风波过去后不久,在自家那种着硕大樱花树的庭院中,太宰治似乎趁着夜色对同样年幼的中原中也说过一句“今天月色真美。”然而小孩子之间的告白怎么能算告白呢?或许那天的太宰治的确觉得月色很美。想到这,尾崎红叶再也坐不住了,她决定亲自去问问太宰治的想法。

“你们离婚了?”

没等太宰治回应,她便咬紧红唇继续诘问道:

“所以说,你当时到底为什么非要执行这个计划?以你的聪明才智,肯定还有更好的选择。”

“因为我爱他呀,”男人摊着手为自己辩解,“正如我六年前所说的那样。”

“这种话我更希望你对当事人说,而不是对我。”

“那好吧,”太宰治转过身。就在这时,仿佛约好了似的,中原中也推门而入,手上还拿着森鸥外交给他的文件。

“中也——我的意思是,我喜欢你,没错,这话我六年前对你说过,但今天我想再对你说一遍。”

只听“哗啦”一声,那堆文件像折翼的鸽子一般扑棱扑棱掉落在地上。被告白的人呆愣在原地,他努力勾起唇角,想做出一个,面对玩笑话时讽刺而又无奈的微笑,可这小小的尝试终究还是失败了,他有些尴尬地捂住自己的脸,直到太宰治走上前捏了捏他的右手无名指指根。

“这不是好好戴着在嘛,”男人回过头,望着不远处的尾崎红叶,“所以说,闹离婚这种谣言,到底是谁传出来的?”

尾崎红叶吃惊极了,她看向一旁的中原中也,后者正蹲在地上一张一张捡起文件,无论如何也不愿与她视线交错,于是她只好将目光重新投回太宰治身上,后者正了正领带,继续慢条斯理地解释道:

“毕竟,事实婚姻都成立了,谁还会在意一张纸嘛。”

——fin——

评论 ( 33 )
热度 ( 345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