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深海都市

 @择也今天也睡眠不足 生日快乐!

【attention】私设十五岁相关,有参考二周目特典


深海都市

文:水母汐

再一次地,他梦见了太宰治的坠落。

从泛着气泡的海平面,一直到蓝得发黑的大洋深处,气泡如藤蔓般翻腾挽留,最后消失在连太阳都照射不到的尽头。伦勃朗光线像一匹纱缎溜进少年怀里,太宰治伸出手,最后一次拥抱着它。森鸥外赠予的长外套挂在单薄的身躯上,漆黑一团,很快便融入暗无天日的深邃海底,在那里,连一尾鱼的影子都不曾看到。

中原中也攥着胸口,如溺水之人一般不断呼吸新鲜空气。夜色让这座临时据点化身海底,泛着幽深的蓝将一切吞噬殆尽,恍惚间还能嗅到海水的味道。中原中也侧着耳朵仔细去听——他分不清现在究竟是梦境还是现实,直到客厅里某个刚死过一次的家伙轻轻翻了个身,他才终于确定,当下的他们,的确都好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这是第三个只有太宰治出场的梦境。跳楼、卧轨、入水……而他,只能做一个旁观者,一次又一次亲眼目睹搭档的死亡。他忽然想起几个小时前,任务途中的他们被敌人逼上房顶,太宰治二话不说拉着他的手就跳了下去,惊得中原中也差点忘记绳索和挂钩被他放在了哪里。

直到二人平安落地,太宰治才不紧不慢地开口道:

“哎呀,真遗憾,这次也没能死成。果然,如果对象是中也的话,就连殉情也办不到呢。”

回应他的,是小个子少年一记漂亮的飞踢。可这一次,太宰治并没有像曾经那样握住他的脚腕。硬底皮鞋结结实实落在他的脸上,与软组织摩擦发出破碎的呻吟。

“这次的确有些过火,”他捂着渗血的嘴角,笑容有些狼狈,“毕竟,在那种时候,就算真的死掉也挺不错的啊……”

中原中也无法理解太宰治。他知道“死”是一种什么概念,却始终无法参透“想死”究竟是种怎样的心情。想死的太宰治只会给他不断带来新的麻烦,可死掉的太宰治呢?紧闭的双唇不会说出令他愤怒的话语,僵直的四肢不会做出令他恼火的举动,连同那些不会出错的判断,精确无误的掩护,也将化为乌有。

这么一想,身为自己的搭档,太宰治还是不要死比较好。

怀着连他自己都未能察觉到的单纯心情,中原中也溜出被子,赤着脚三步并作两步跳到沙发跟前,在那里,沉睡着他相识不过数月的小小搭档。月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玻璃窗照射进来,投映出和梦中相似的光影,记忆中,那似乎被人们称作“天使的阶梯”。这样就能抵达天国吗?想到这,中原中也心头一紧,他急忙低下头,在搭档高挺的鼻梁下感受到了清浅而又规律的呼吸。

太好了,还活着。

虽然厌恶极了对方,却并不希望太宰治死去。至少,这样的种子,的确在年仅十五岁的中原中也心中扎实地播下。

【01】十五岁的下潜

夏天的横滨,充满了大海和波子汽水的味道。

中原中也靠在仓库背后的阴影里,不时抬眼偷瞄不远处正给部下交代工作的太宰治。然而只要留心观察便会发现,他真正在意的并不是少年黑手党本人,而是对方手里那瓶冒着气泡的柠檬味波子汽水。

“喂,给我喝一口吧。”这种话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的,且不提昨夜那场意外,以俘虏身份狼狈妥协的他更无法同其他黑手党自如交谈。无奈太阳听不见少年纠结的心声,擅自将更加热烈的光辉赐予大地,中原中也抱着头蹲坐在地上,感觉自己和街边锈死的水龙头没什么两样。

该死的太宰治,就不能早点结束工作回去吹空调喝冷饮吗?

无论是身体还是内心,对水的渴求分秒剧增。理性的过度蒸发会使人言行举止趋于野兽,中原中也舔舔唇瓣,敏锐地感知到身旁那甘甜的源泉。

“想喝吗?”

小野兽伸手去夺,透明的玻璃瓶却忽地升高,他懊恼地抬起头,恰如一只折翼的鸟跌落太宰治鸢色的牢笼。

可恶,这家伙一定是故意的!

“没人教过你求人之前得好好开口拜托吗?”

“你这混蛋,给我适可而止一点!”

可惜嘶哑的喉咙没有半点杀伤力可言。正当他弓着背准备接下来自太宰治的新一轮攻击时,那只渴望已久的瓶子忽然径直伸到他面前,湿润的瓶口触碰干燥的唇瓣,他几乎是下意识探出舌尖鼓动双颊,将那酸甜凉爽的液体尽数吞下。

这家伙,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

清凉的汽水令中原中也多少恢复了些理智,他转着眼珠缓缓思考,甚至没察觉到自己现在的动作有多么诡异。直到最后一滴汽水也被饮尽,太宰治收回举得发酸的手臂,微微活动将瓶子扔得老远。

“别误会,森先生刚刚布置了新的任务,中也就这样倒下的话,我会很困扰的。”

“任务什么的你自己就能搞定吧。”毕竟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独自行动,这种无意义的外出同行简直是场折磨。中原中也愤愤地转过身:“够了!我要回去了!”

“虽然我无比赞成中也的想法,但很遗憾,要求我们共同完成任务的不是我,而是森先生本人。”

中原中也顿住了脚步。

“X码头有批货物沉到了海里,需要我们过去查看一下情况。当然,如果惧怕阳光的小蛞蝓愿意认输,我帮你向森先生说情也不是不可以。”

中原中也承认自己的确有那么一秒钟的心动,但很快,他便意识到自己的选择从始至终都只有一个,因为——

“港口黑手党不需要废物,这一点我当然明白,你这该死的青花鱼!”

 

货物沉得很深,岸上那些下层成员除了道歉什么都不会。太宰治少见地有些焦躁,这一新发现令中原中也兴奋异常。于是他非常好心情地拍了拍负责人的肩,转头对太宰治说道:

“问不出来就自己下水去看。怎么?不要告诉我你不会游泳。”

话刚出口,他便意识到自己犯了个多么可笑的错误。假如太宰治当真不会游泳,这家伙早不知在海中死过几千几百次了。然而对方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大笑着说他是条蠢蛞蝓。烈日炙烤着大地,空气中只能听到喧嚣的蝉鸣,随后,太宰治的声音一字一顿地响起:

“那就下去看看吧,你们几个,准备潜水用具。”

“抱歉……我们……并没有这种东西……”

“黑手党拨下来的钱都被你们浪费在烟酒和女人上了吗?顺带一提,从事毒品交易却不报备是违反组织纪律的。”

“太宰大人!请务必再给我们一次机会!”

诚惶诚恐的大人和淡然冷漠的少年形成鲜明对比,中原中也心想自己还真是见到了难得一见的好风景。与此同时,为了看到更多,他下定决心要和太宰治作对到底。

“潜水而已,直接扎下去不就行了?未来的干部大人还真是娇气。”

不等对方回答,他便迫不及待地跳入水中,朝着那若有若无的黑影下沉靠近。

不好!自己有些得意忘形了!

中原中也手足并用想要浮上水面,尽管太宰治的笑声已经模模糊糊传进了他的耳朵里。他早该知道那家伙是不可能和他一起下水的。帮他做事还要被他看戏,这种赔本买卖简直糟糕透顶!

“哇……居然真的跳下去了……中也……”

海水将太宰治的声音扭曲成陌生的姿态,其间的嘲讽却不减分毫。中原中也气急败坏地开口,这一下意识的举动令他陷入更加巨大的危机。苦涩的液体争先恐后涌入口鼻,肺部像块吸了水的海绵,拖着他伴着剧痛向下沉没。他感觉自己正以一种无法控制的速度朝着那箱货物靠近。缺氧,失重,意识逐渐远去,他缓缓睁开双眼,金灿灿的阳光晃动着映入眼帘。

这就是濒死的感觉吗?

这就是那家伙自杀时,想要体验,想要亲眼目睹的画面吗?

嘲笑声戛然而止,头顶那方水面波动得厉害,十五岁少年的胳膊紧紧揽住他的腰。他感觉向上伸出的左手被人牢牢握住,湿透了的绷带异常粗糙,硌得他掌心生疼。曾经远离他的光再度朝他们靠近,波光粼粼的海水澄澈透明,甚至游过几尾羞涩的小鱼。水草眷恋着缠过脚踝,他挣扎片刻,太宰治依旧紧紧攥着他的手,将他禁锢在怀里,湿透的胸腔相互紧贴,一下,两下,那里跳动着生命。

他不确定这番美好的画面是否也曾被太宰治收入眼底,他更不明白自杀时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究竟谁更占上风。但此时的触感不会骗人,那个体温偏低的家伙,此时正带着他逃离深渊,向着他们应当存在的那个世界飞速靠近。

他们像鱼一样突破水的结界,中原中也攥着胸口,一如昨夜那个如梦初醒的自己。岸上那些嘈杂在他耳中依旧失真。而就在这时,太宰治给予了懵懂中的他唯一的真实,那双被绷带覆盖的手捧起湿漉漉的脸颊,柔软的唇瓣覆了上来,新鲜的,带着一股子柠檬味的空气滑过口腔涌入肺叶,他恍惚,他惊觉,他呆若木鸡。面对太宰治突如其来的温柔,名为中原中也的十五岁少年,陷入了长达数分钟的手足无措。

“快去做打捞的准备。记住,这次机会是那边的蠢蛞蝓带给你们的。若非如此,今天的你们都要被灌进水泥柱填海。”

中原中也逃也似地游回岸边,他注视着太宰治站在水中布置任务的身影,突然意识到,眼前这个讨厌的家伙的确不能死去,而相对应的,身为搭档的自己,同样不存在先走一步的资格。

【02】十八岁的沉溺

夏天是个麻烦的季节。

中原中也早已记不清自己这是第几次将港口黑手党那颗好吃懒做的毒瘤从水里捞了出来。名为太宰治的少年干部头上顶着水草,坐在岸边满脸写着怅然若失:

“唉,今天也没能死成呢。”

“会游泳的人就别选入水这种愚蠢的自杀方式。”

“但我知道,中也是不可能见死不救的吧。”

是啊,阻碍我自杀的从来不是什么本能,而是中也你啊。

“我可是黑手党,没你想象中那么善良。”

“这与善良无关,毕竟中也是我的狗啊……”

这句话曾经由十五岁的太宰治亲口说出,如今再度听到,多少带了几分调侃和挑衅。中原中也掏出小刀抵上少年的咽喉,他舔了舔唇瓣,眯起眼问道:

“你说谁是谁的狗?”

“只有狗才会喝主人给的东西吧——并且还是主人喝剩的东西。”

他立刻明白太宰治指的是当年夏天那瓶波子汽水。而联想性质的回忆很快令他想起当天那场荒唐的潜水事件。天空如玻璃般破碎,海水顺着裂痕自内侧汹涌而出。阳光折射出五光十色的图案,各种颜色和声音逐渐远去,融化成一团摇曳不定的光影。那时的太宰治的确救了他,而这一切更像是某种因果循环的开始,接踵而至的,是长达七年的,阻止对方自杀的漫长道路。

“我很好奇,当时的中也为什么没有使用异能,”太宰治不紧不慢地开口,“利用重力分开水流,这对于‘羊之王’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中原中也愣住了,到不是他从未思考过这个问题,只是始终无法得出合理的解答。突如其来的缺氧导致的手足无措的确是个很好的理由,但无法否认的是,那一刻的他确实对太宰治怀有一丝期待,它可以看做是前夜梦境的后遗症。想和对方一起体验一次入水,想要亲眼目睹对方所看到的奇妙光景,想要更多地了解这个令人讨厌的家伙的一切,成了埋藏在中原中也心中,一个隐秘的愿望。

或许起初这愿望的动机只是单纯的好奇,或是想要找出对方的弱点加以攻击,久而久之,随着对“搭档”这一概念的不断理解,中原中也开始发自内心想要接近太宰治,毕竟,那家伙总是一副能够看透一切的样子,倘若这种“看透”仅仅只是单向,未免也太不公平。

“那么,如果当时的我异能暴走,你还会跳下来救我吗?”

问题被抛还给太宰治,对方低着头认真思考了片刻,回答道:

“倘若我在那种时候下水阻止中也,你会带着我一起沉入水中也说不定哦。”

“那不是正合你意吗?”

“对现在的我而言的确如此,” 太宰治笑着拨开中原中也抵在自己喉间的危险匕首,“毕竟当时的我,还没把殉情作为人生理想之一。”

面对太宰治拐着弯的不正经告白,习以为常的中原中也自动选择了无视。可太宰治好像并不想就此结束这个话题:“但是那个时候的我在跳下去之前可是有十足把握的。”

“看来你对自己的游泳技术很有自信,青花鱼这个外号也不是浪得虚名。”

“泳技再怎么出色,毕竟当时的我只有十五岁,也不敢确定自己一定可以救起你。更何况中也虽然个子矮小,却沉得要命,我可是赌上自己的性命跳下水去的啊。”

“那又怎样?”中原中也有些不耐烦了,他不明白今天的太宰治为何如此执着于三年前的一件小事,“就算当时的我欠你一条命,现在也早已还清了吧。”

“那天的我恰好偷开了森先生的药库,说不定胡乱吃下去的药里就有类似龙女珍珠的稀有品呢。我在浮上水面后将那种药渡给了中也,所以现在的你才能在救我的同时全身而退。”

“你在说什么荒唐的……”

“可惜啊,这种药是有时效的,我算了算,今天恰好是失效的时间。”

太宰治眨着眼靠了过来,中原中也警觉地朝后退去,却被对方攥住手腕压制在原地不得动弹。挂着水滴的下巴被同样湿漉漉的指尖抬起,暧昧的空气胶着着烧毁了中原中也残存的理性,他几乎是发自本能地抬脚将对方踢下了水,不料太宰治还握着他的手腕,两个人再度以一种十分不雅的姿态双双滚入河中。

那一刻,他们仿佛回到了三年前那个夏天,太宰治攥着他的手腕奋力向上游去,好似那早已放弃的生命此刻只为了他一人跳动。夕阳将河水映照得赤红一片,冲破水面的一刹那,少年黑手党干部扣紧他搭档的后脑勺,舌尖舔舐着紧闭的唇瓣,随后长驱直入,发着狠地纠缠,像濒死的溺水者那般交换着胸腔内仅存的氧气。

真心沉没在谎言之中,那是一旦道破就会失效的魔法。

“好了,续费成功!接下来的日子,我也会更加努力地自杀的。”

【尾声】二十二岁的波子汽水

夏天的横滨,是个充斥着波子汽水味的麻烦季节。

中原中也坐在咖啡厅一角,从他那个位置可以看到灿金色的大海。在他的身边,半路偶遇的某位名侦探正津津有味地享受着他最喜爱的波子汽水。

“柠檬味的?”

“嗯?据我所知,你不是只对红酒感兴趣嘛。”

“不,偶尔也会像这样找点话题,不然闲坐在这里也太尴尬了?”

江户川乱步眯起眼,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临走时,他将一瓶未开封的柠檬味波子汽水放在中原中也面前。

“这就是你的异能?”

“嘛,谁知道呢?毕竟,有些事情,明显到即便不使用异能都能一眼看穿啊……”

这瓶汽水在中原中也面前放了足足八个小时,夜晚的咖啡厅人烟稀少,他拿起帽子,打算向常去的那家酒吧转移。不料一只缠满绷带的手从后方伸了过来。太宰治拿起桌上的汽水,柠檬味带着一点海的湿润铺天盖地弥散开来,中原中也绷直了脊背,直觉告诉他接下来将会发生的一切,他感觉自己由内而外全身心都做好了准备。

于是下一秒,太宰治吻上了那双翘起的唇,他抵着中原中也的鼻尖,用眼神将这位他认识了七年又中意了七年的小矮子禁锢在自己的领地。

那是一座深海都市,一座为了中原中也而建造起来的,独一无二的领地。如今,唯一的通行证再度续费成功,太宰治抚摸着对方的脸颊,决定带着他沉向深海,沉入无法呼吸的深度,而那些不确定的未来,终将逐渐融化于用谎言堆积而成的泡沫之中。

——fin——

十五岁,太宰治以为自己会救中也不过是为了【不失去可以嘲讽的搭档】

十八岁,太宰治觉得,自己大概有些中意中原中也,只好说着不着边际的谎话,拐弯抹角地告白

二十二岁,重新遇见中原中也的太宰治决定再也不要放弃这个小矮子了

七年里,太宰治一点一点筑造自己的城,而中原中也,早在一开始便已经无路可逃。

复健短打,写了模糊酸涩的小故事,大概是太宰治造城市娶媳妇的故事吧(望天)

久违的更新。太中tag永不会凉还能再吹一百年,凉的是我自己_(:з」∠)_

评论 ( 7 )
热度 ( 284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