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优】雾都鸢尾(07)

*没错是我我终于回来了!*

*这一更简直爆字数! @漆戈 77公主迟来的生日祝福!!!*

*前篇06*


【07】

铅灰色的云朵低低地压迫着地面上的一切,不断溢出的水珠把空气渲染得濡湿一片。连带着呼吸都潮湿的可以拧出水来。优一郎叹了一口气,仰躺在沙发上的头微微后仰,被雨珠迷蒙一片的玻璃窗上,微小的水珠折射着马路上渐次亮起的远光灯,由远及近,犹如烟花般闪闪烁烁,明灭不定。

这样的天气,使得优一郎原本就沉重不已的内心变得更加难以纾解。与其说沉重,倒不如说是一团乱麻。此时的他,犹如被水草缠住了脚踝的溺水者,愈是挣扎,便陷得越深。肺泡中的空气被一点一点地抽离而出。窒息感到达顶点的那一刻,优一郎感到有一双手拖着他的肩膀,一把将他提了起来。

“喂,我可没听说过在陆地上窒息而死的人类。真搞不清楚你小子每天都在想些什么……”

红莲挠了挠头发,毫不客气地在优一郎身边找了个地方坐下。他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尚未点燃,仿佛是想到什么有趣的事情一般,红莲眯起眼,将烟盒推向了优一郎,换来的却是对方有气无力的摇头。

“怎么了?天天吵着要长大的小鬼如今却连一根烟都不敢接?”

“……啰嗦……”

两根香烟被逐次点燃,却没有停留在任何一个人的指间,只是被并排放在了沙发前的茶几上。青色的烟雾升腾而起,不一会,香烟那独有的刺激性气味便充满了两人周围的空气。优一郎握了握拳,决定先解决困扰着自己的第一个问题。

“红莲……文件……”

“有话直说,不要吞吞吐吐的。”

深吸一口气,优一郎捏了捏拳头。

“听三叶说,我们得到的文件是假的?”

“没错。”

“那你怎么还能这么悠闲地坐在这里啊!”优一郎猛地起身,挥手打落了茶几上的香烟。红莲抬了抬眼,随即抬脚踩灭了几乎要把地毯烫出一个洞来的烟头。

“如果失去了能源这道防线,那么,距离桑古奈姆大举进攻我们的时候就不远了……”

“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优,不只是我,远在大洋彼岸的最高安全局的长官心里也并不轻松。雷斯特·卡公爵公爵是出了名的政治野心家,克鲁鲁找他商议的目的昭然若揭。但是,尽管如此,我们依旧无法轻举妄动。”

“为什么!”

“小鬼,比起战争,人们更加需要的是和平。”

优一郎将目光转向窗外。雨雾中的桑古奈姆犹如氤氲着阴谋的巨兽,时刻准备着吞噬原本属于他们的一切。难道真的没有办法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吗?此时的他突然想起了许多年前,米迦尔凝视着多日不见太阳的阴沉天空,轻柔的话语,既像是说给优一郎,更像是说给他自己听的:

“别担心,总有晴朗的那一天。”

优一郎回过头,森绿色的眼眸中再无阴霾。红莲愣愣地望着他,片刻后摸出一根烟点燃,只不过这一次,他将烟叼在了嘴里。

“这才像样……”

客厅内的气氛稍微得到了缓和,优一郎松了一口气坐回了沙发上。刚才的回忆勾起了困扰着他的第二个问题。然而就在这时,房门被敲响,小百合的声音自门外响起:

“红莲大人,米迦尔勋爵已经到了。”

米迦!?

“优,你去吧。”

“诶?我?可是……”

“谁都看得出来他想找的人是你而不是我。”

在优一郎的后脑勺上不轻不重地拍了一巴掌,望着有些不安地整理着外套的优一郎,红莲突然起身凑近了对方的脸,随后缓缓地将一口烟雾吐在了优一郎的脸上。

“咳……咳咳……混蛋红莲!你在干什么……咳咳……”

“这样就可以了……去吧,优,不让客人等待太久可是我们大使馆的基本礼仪。”

 

一杯茶就要见底,米迦尔正欲吩咐一旁的女侍前来添茶,会客室的大门突然被人打开。硬底皮鞋与高级地毯相互摩擦的声响由远及近,从门口一直向着他所在的方向延伸。米迦尔正了正领带,正欲起身,一抬头,却被出现在眼前的身影惊得身形一滞。

“小优?”

“啊,还真的是米迦。我出现在这里很奇怪吗?”

“不,我在想,红莲先生他……”

“什么?你真的是来找红莲的啊!那个混蛋,居然拿这种事来骗我!”

狠狠地松开领口的第一颗扣子,顺手扯松了脖颈上那条歪歪扭扭的领带,优一郎转身想要离开,却被米迦尔一把拉住了手腕。

温暖而又熟悉的触感勾起了优一郎有关那个夜晚的回忆,他感到有一股电流顺着他的手腕传遍全身。他几乎是无法控制地轻轻颤抖了一下,然后缓缓地转过身,正对上米迦尔仰视着他的那双深邃的海蓝色的眼眸。

仅此一秒的愣神,便足以让米迦尔成功地把优一郎拉到了自己身边的座位上。示意女侍先行退下,米迦尔弯腰从身旁的手提袋里拿出了一瓶柏图斯。

“有点年头,能喝吗?”

优一郎没说话,微微鼓起了嘴巴。但似乎是意识到自己的做法有些幼稚,他立刻换上了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非常随意地将酒杯推向了米迦尔。

颜色明丽的红色液体缓缓注入透明晶亮的高脚酒杯,轻微晃动,上好的酒水挂杯程度恰到好处。优一郎端起杯子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皱了皱眉,转而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小优!”

话音未落,一杯红酒已经见底。米迦尔的眉间涌现出一丝焦急,但很快,他便意识到这份担心简直是多余。

毕竟,这是在优一郎的地盘上。就算喝到不省人事,大概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然而就在这时,一股混合着酒水气味的烟草的气息扑面而来。米迦尔凑近优一郎的衣领处闻了闻,顿时皱起了眉头。他直视着优一郎的双眼,语气里带上了难得一见的愤然。

“小优,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了?”

“我……我才没有……都是……红莲……那个……混蛋!”

此时的优一郎已经处于半醉半醒之间了,他半趴在桌子上,手指虚握着酒杯的杯底。米迦尔有些头疼——看来今天是很难把话跟优一郎说清楚了。就在他准备放弃此行的目的,把优一郎好好送回房间时,手腕一紧,米迦尔垂了垂眼,便看到了紧紧攥住自己袖口的优一郎的指尖。

“米迦……你说,那天晚上,你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要对我做那种事?”

意外坦诚的提问是米迦尔完全没有料到的展开。他感到优一郎的手腕似乎不仅仅攥着他的袖口,更像是攥着他的咽喉。质地良好的衬衣逐渐被冷汗所浸透,米迦尔从未体会过如此这般的紧张,仿佛哪怕说错了一个字,等待着他的,便是无限的深渊与黑暗。

“我……”

“我知道!你肯定是在开玩笑!就像小时候那样,总是喜欢用各种各样的法子戏弄我!”

醉酒的优一郎就像个小孩子,双颊酡红,放在桌子上的那只手微微握拳,轻轻捶打着桌面。森绿色的眼眸不知在何时泛起了水光。那副委屈的模样,与平日里那个倔强而又洒脱的少年判若两人。

不知所措。

这是米迦尔头脑中仅剩的四个字。不断催促着自己的大脑像往常那样飞速运转起来,但无奈对方是百夜优一郎,米迦尔的头脑犹如死机一般完全无法运行。一想到那个晚上,他的头便隐隐作痛。那件事发生之后,无论是清理身体还是各自继续后续的工作,他和优一郎之间谁都没有再提起这件事。到底是默契还是尴尬?其中隐含的汹涌情愫他们谁都不愿表现出来。但是,面对眼前这个醉酒的优一郎,自己是否可以说出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并得到对方的原谅?

一切都未可知。

但一切都充满了可能。

深吸一口气,米迦尔将手覆上了优一郎泛白的指尖,轻轻地把它与自己的袖口分离。

“那只是一个梦……”

温热的吐息喷洒在优一郎的耳畔,醉意上涌,脑内不断叫嚣着的那个声音却异常明晰。

“你胡说!做出那种事情,一定是因为……”

话到此处,优一郎却难以继续下去,他歪着头,似乎正在努力搜索着合适的词语来描述这个原因。气氛一瞬间变得无比的奇怪,一丝燥热从米迦尔的内心不断涌现。喝酒的明明是优一郎,可米迦尔的醉意似乎也不比优一郎少一分——那种因为过于刺激的展开,而变得无法正常运转的大脑,此时晕晕沉沉,模糊一片的脑海里,所能搜索到的,只剩下唯一的那个词语:

“我喜欢你。”

“那是因为,我喜欢你,小优。”

眼前的人在接收到这一信息的一瞬间安静了下来。一同平复下来的,还有米迦尔的大脑。此时的两人只知道呆呆地凝视着彼此,直到优一郎先败下阵来。

“啊,如果是这样的话……”

米迦尔低下头,那双森绿色的眸子已经合上,优一郎的呼吸逐渐变得清浅而又平缓。这令米迦尔松了一口气。的确,现在的他并不知道该拿出怎样的表情来面对优一郎。尽管逃避一直是他所不齿的行为,但此时此刻,他别无二选。

“是啊……我喜欢小优……”

早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便能够体会到,那双森绿色的眼眸,一定能够填补自己心底的那片空缺。因为森林的尽头一定是海洋,陆地与天空必然会相互守望。

想要成为唯一一个可以给予他幸福的人。偷偷藏起苹果,再出其不意地还给他,那一瞬间小优的面颊,总是会闪耀出只属于自己的幸福光彩。

午后的甜甜圈是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秘密。这个秘密一直延续到几个月前的那个午后,那一次,他终于吻上了渴望已久的双唇。

没有拒绝,是否可以理解为允许继续?

因此,米迦尔丝毫不后悔那天晚上的所作所为。他很清楚自己与优都不是酒后失态。某种情感已经在心底持续发酵,只是成熟的那一天尚未到来。

“这可真算不上是什么好的情况啊……”

扶起优一郎的后背,同时将手穿过对方的膝盖下方。米迦尔抱着优一郎走出会客室,不出意外地对上了红莲的目光。

“我希望你不要教小优一些奇怪的东西,比如抽烟。”

“啧,毕竟是小鬼,都是一样的烦人。”将烟头按灭在手边的垃圾桶顶端,红莲将目光投向了走廊的深处。

“看样子,问题解决的不太顺利啊……”

“你都知道了些什么?”

“虽然我并不清楚实情,但作为过来人,我还是大概猜得到一些的。”将手伸进西服内侧,红莲递出了一只信封,“毕竟是优的监护人,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吧。”

“劳驾米迦尔勋爵大人帮我将这封信交给克鲁鲁女王陛下,就说,作为回礼,我们邀请女王及其亲信,下周六的晚上,在城郊的别墅里参加大使馆的晚宴。”

 

“优,你这显然是已经习惯了女装的状态啊。高跟鞋踩得比我还稳。”

“都说了只是工作!工作!”

大概是在某一次下午茶会上听到了桑代尔男爵的赞美,克鲁鲁居然点名要求“优子小姐”出席今晚的宴会。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做这种男扮女装的事情,尽管内心充满了抵触,优一郎不得不在大局面前牺牲小我乖乖就范。

正在这时,米迦尔端着香槟走到了她们的身边。与筱娅和三叶寒暄了几句,米迦尔凑近优一郎的耳边小声说道:

“放心,今晚我会一直待在小优身边的。”

暧昧的话语使得优一郎的脸颊染上一片绯红。他举起扇子轻咳一声,这个下意识的小动作令米迦尔轻轻笑了起来。

冗长的晚宴总算迎来了结束。神经一旦得到放松,铺天盖地的疲惫便席卷而来。米迦尔一手拎着优一郎随意甩在地上的高跟鞋,一手扶着他的肩。两个人摇摇晃晃回到了房间,优一郎立刻仰面躺在了床上,米迦尔摇了摇头,转身走进浴室去放洗澡水。

“今天也还算是平稳。”

“嗯……”

“小优也辛苦了。”

“嗯……”

“先来洗个澡吧,然后早点睡觉。”

“不要……好累……”

“不要任性。”米迦尔从浴室走出来,伸手去拉倒在床上的优一郎,“先去洗澡。”

“我要先卸妆。”优一郎眨了眨眼,碧色的眼眸里流露出一丝难得一见的狡黠。

 

仰面躺在米迦尔的膝盖上,对方面对床头柜上那一堆瓶瓶罐罐而疑惑不已的表情令优一郎感到格外的新鲜。不过说实话,要不是因为上次的经验和筱娅的科普,就算是他面对这一大堆东西也只能是束手无策。

“首先……”

“先帮我把眼妆卸了吧,我真的是非常非常讨厌这对假睫毛。”

“嘶——米迦你轻点!”

“啊,抱歉……”

“嗯,我先睡一会……”

“喂……”

优一郎闭上了眼,昏黄的灯光为他的睡颜染上了一层暧昧的色彩。米迦尔伸出拿着化妆棉的手,顺着他的眉骨,再到鼻梁,最后在那双染着玫瑰色的鲜艳唇角流连。

“米迦……你……”优一郎突然睁开了双眼,他仿佛是碰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弹了起来,米迦尔顺着他的视线微微垂眼,便立刻惊慌失措地站了起来,手边的棉签打翻了一地。

“抱歉……小优……我……”

这简直是最差劲的情况了。

短暂的惊愕过后,优一郎眨了眨眼——这是他今晚第二次做这个动作。他微微侧过脸去,吐露出来的话语甚至带着一丝颤抖。

“需要我……帮你吗?”

我只是个卖口红的后续点我就对

——tbc——

我怎么觉得我这次写的这么ooc啊(哭泣)

而且我卡在这里说我完结了都有人信我吧……

最后一句话不是标准的完结句式嘛……

呜呜呜(哭着跑走)我们一个月后再见吧……

评论 ( 4 )
热度 ( 78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