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芥】我亦始终期待着你

*人生第一篇敦芥,毫无疑问也是第一次写文野*

*迟来的一句“敦敦生日快乐!“*

*我感觉我就是个行走的ooc*

我亦始终期待着你

文:水母汐

【01】

中岛敦三个字与酒会的契合度实在算不上高。

在这个少年仅仅18年的人生里,能够出席这种场合的机会的准确数据——毫不客气地,等于0。

所以会出现这种端着柠檬水坐在大厅一角的局面也就不足为奇了。敦如此这般地安慰着自己。将玻璃杯举至嘴边,冰块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少年微微眯起浅金色的眼瞳,歪着头打量着眼前这个对他来说显然有些光怪陆离的世界。

那些泛着红色亦或是浅金色的液体,在水晶吊灯的照射下反射出迷人的光彩,这光彩使他想到了孤儿院的彩色玻璃窗。但这实在算不上什么值得在这样的好日子里回忆起的往事。于是他摇了摇头,很快将这些乱七八糟的思绪逐出了大脑。余光瞥见早已成为酒会中心的太宰先生正在对着一位女侍说着他都快背的下来的有关殉情的台词,中原中也先生意外地没有来找他的麻烦。而大厅的另一头,福泽社长正与黑手党首领森鸥外先生相谈甚欢。实在是和平的有些过分,敦心想。仰头将剩余的柠檬水一饮而尽,银发的少年眯起眼打了个呵欠,右侧那缕过长的发丝轻轻扫过脸颊。

他有些累了。

持续了整整一个月的清剿活动使得武装侦探社和港口黑手党的全员都陷入了极度的疲惫之中。妄图夺取横滨港的敌人犹如老鼠一般,数量庞大且无孔不入。面对这样的对手,无论是武装侦探社还是港口黑手党,都不得不意识到解决问题的唯一方法只有联手。

“只有双方在情报上达成共享,才能最大程度地掌握敌人的踪迹。这一点,我想您应该比我更加明白才是。”

提出这一意见的是太宰先生,而森鸥外先生的点头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于是接下来的联手也显得顺理成章。

即便是联手,数量庞大的敌人依旧花去了大家整整一个月的时间。大家的疲惫,从太宰先生那明显有些心不在焉的搭讪和中也先生过分的安静这一点上便可看出——曾被称作双黑的二人都已辛劳至此,遑论其他人。

说起来,到底是谁提议要举办这个庆功酒会的啊……

好像是因为爱丽丝小姐想吃酒会特供的甜点?

这些都不重要了。轻轻晃了晃头,敦觉得自己有些脱力。但是他心里很清楚,自己的这份脱力并不完全来自于持续一个月的高强度劳动,更多的,是来自于这一个月以来与自己并肩奋战在前线的那位搭档。

这么想着,敦抬起头,目光投向了会场一角安静靠着桌子的黑衣人。

——芥川龙之介。

说起来,明明是想要杀死自己的敌人,最后会演变成并肩作战的同伴,这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中岛敦自己也说不清楚。

仰起头渐渐回忆着一个月以来与芥川合作时发生的点点滴滴,犹记得对方的手段非常残忍,自己总是被迫从打人的一方变成救人的一方。

“这里不需要你,人虎。”

印象里芥川总是这么对他说,但每当敦在恰当的时机以兽化的方式去弥补他罗生门攻击上的漏洞时,他的脸上还是会露出一丝略带别扭的赞许的表情。

芥川龙之介其实并不像之前所认定的那么凶恶,恰恰相反,与他合作起来非常的安心。尽管嘴上说着一定要亲手解决掉敦,但每次用罗生门把敦从危难中解救出来的,除了他还能是谁呢?

人生啊,究竟会发生什么,实在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正如16岁的敦曾仰躺在孤儿院的小小房间里,仰望着狭窄窗外的流云,想象着“将来要做什么”的问题。

官僚?有钱人?公务员?

敦叹了一口气。

总而言之,无论当时的想象有多么的天马行空,会变成如今这个局面绝对是他完全没料到的。

这么想着,敦伸出了手,又为自己要了一杯加冰的柠檬水。

【02】

芥川龙之介早就注意到从不远处投来的视线了。但是他一直不理会——不如说他懒得去理会。

反正那个人虎也说不出什么会让自己感到格外开心的话就是了。

这么想着,芥川端起了酒杯,小小的一杯香槟,他硬是从酒会开场一直喝到了现在。没错,芥川龙之介并不善于喝酒,相对应的,他对酒会这种事情也并不怎么感冒。

于是他试着让自己把目光重新投向了位于大厅中央的太宰先生身上,对方的那句“cheers”显得有气无力,这么想着,芥川自己也感到了一丝乏力。而正在这时,那道自己一直想要忽视的目光再度胶着在了自己的身上。他被迫把视线转向了不远处的人虎。在看到对方那茫然而不知所措的表情和手中的柠檬水后,芥川觉得自己再也坐不住了。于是他打了个响指,向不远处的侍者要来了一杯Baileys。

然后他站起身,朝着对面毫不知情的中岛敦走去。

“不想在这丢人的话就赶快从这里消失。”

视线被一片阴影所覆盖,敦抬起头,正对上芥川那阴沉着的双眼。

哇,感觉有些恐怖……

敦抬起头,试着摆出了一个自认为非常友善的微笑。

“所以说你手里那杯柠檬水是怎么回事?”这么说着,芥川一把夺下敦手里的杯子,不由分说地将那杯Baileys塞进了对方的手中。

“诶……那个,我并不会喝酒……”敦的表情有些尴尬。

“甜酒。”

诶?敦愣了愣,他试探性地将酒杯凑到唇边,小心翼翼地抿了一口。

好像并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察觉到这一点的敦脸上的表情变得愉快起来。眼看芥川也没有离开的意思,于是他试着向芥川搭讪。

“那个……这次的行动,真的是辛苦了。”

“都是因为跟你这种人搭档,我的工作不得不比原定的多了一倍。”芥川摇了摇手中的香槟,他突然觉得,这香槟的颜色和人虎的眼睛有几分相似。将所剩无几的液体一饮而尽,芥川的内心突然没来由地烦躁起来。

伴随着焦躁一并涌上的,是令人晕眩的醉意。

这该死的体质。

抬起手掩着嘴角轻咳几声,芥川想以这种形式纾解此时的烦闷。然而手腕被人抓住,敦不知何时站了起来,浅金色的双眸凝视着他的脸颊。

“芥川,你没事吧……看上去像是有些醉了……”“不用你操心。”人虎的洞察力总是在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上变得格外敏锐。抬手将敦挥开,芥川理了理衣角打算离开。无奈步子已经变得虚浮,正想发动罗生门来保持身形,后背却不期然地落入了一个温和的怀抱中。

“果然是醉了啊……”

隐约中似乎听到中岛敦叹了口气,芥川摇了摇头,索性放弃了反抗——毕竟,在这种时候继续逞强也没什么意义。反正,要是今后人虎敢拿这件事来开他的玩笑的话——

“罗生门……”

突然闪现在眼前的黑兽把敦吓了一跳,猫科动物敏捷的身手使得他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芥川缓缓地坐在了敦刚才坐着的那把椅子上,眼中竟难得一见地带上了一丝恶作剧的神采。

所以说,这绝对是喝醉了吧……

这么想着,敦叹了口气,转而向侍者说道:

“请问,你们这里提供醒酒茶吗?”

【03】

大概是在这个世界的角落蜷缩了太久,对那些司空见惯的脸,芥川龙之介早已感到习惯。痛苦也好迷茫也罢,反正自己早已被这个世界当做异端审判并且抛弃,唯有杀戮才能彰显自己的能力,而能力则是自己“拥有活下去的价值和资格”的体现。

这样的事情,自己早就知道了。

直到中岛敦的出现。

想用救助他人来成为自己人生的意义?如此可笑的事情怎么可能成立。可是偏偏太宰先生选择了他。为什么不是自己呢?芥川曾不止一次地思考过这个问题,他想不出,然而心绪却在反反复复的思考中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那个人虎,并不是那些“司空见惯”存在。

这种有一点在意的心情,到底该归类为什么?

芥川想不出,在他二十年的人生里,他从未遇到过这样的问题。

意识逐渐下沉,芥川知道这是酒精的作用,朦胧中他感觉有一双手将自己的头轻轻地抬起,起初他以为是太宰先生,然而睁开眼时,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对香槟色的眸子。

芥川觉得自己的醉意在一瞬间加重了。

醒酒茶顺着咽喉缓缓滑入腹中。眩晕感暂时得到了缓解。芥川半靠在座椅上,有些不解地望向了面前的人虎。

“为什么要这么做?”

“诶?”

的确,敦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实际上,就连敦自己都不知道,对于芥川,他的确是抱有一种非常奇怪的执念。

——想要得到他的认可。

尽管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对方否定着,但还是想从对方的口中——哪怕仅有一次地,听到肯定的话语。

这是每一次的并肩作战中都会浮现在敦的脑海中的想法。久而久之,这种想法已经成为了中岛敦心底一个隐藏着的愿望。仿佛在街头踽踽独行的自己心中所渴望着的那一碗茶泡饭……

不,不如说,这种渴望比茶泡饭来的更加执着也说不定。

“我不知道。”

银发的少年低着头,老老实实地承认道。

芥川按了按额角,一脸“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表情。片刻后,他将目光投向了大厅里的挂钟。分针即将指向12,新的一天马上就要来了,而自此以后,侦探社与黑手党的临时合作关系也将会解除。

这意味着他与人虎的合作也将到此为止了。

“起来,到那边去。”

芥川摇摇晃晃地站起身,中岛敦一脸不解,却忙不迭地上前扶住了他。

“诶?为什么啊?你酒还没完全醒就不要……”

“你以为这是因为谁啊,人虎。”

敦的神情变得更加不解了。

“算了,看在是太宰先生提议的份上,我就提前告诉你吧。”

“这场酒会,原本就是为了庆祝你的生日而举办的。”

这么说着,芥川将目光投向了大厅的中央。原本还分散在各处的大家,不知何时聚集在了一起。侦探社也好黑手党也好,人们的脸上,都带着别无二致的温和的笑容。

生日……

敦轻声复述着简短的单词,一种酸涩的情感自心底缓缓涌上。

“我事先警告你,人虎,不要在这种时候哭,否则太宰先生会很困扰。”

“对……对不起……”

抬起袖口擦了擦眼角,敦努力露出了一个自认为还说得过去的微笑。

“当——”

24点的钟声敲响,隐约间,芥川那独有的平缓而又冷淡的声线在虚空中塑造出了一个完美的句子:

“生日快乐,人虎,一个月以来辛苦你了。”

仿佛是祈祷了许久的愿望终于被上帝所聆听,仿佛是期许了很久的奖赏终于得以实现。心里像是打开了一扇窗户,有白色的鸟儿扑啦啦地飞入,那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中岛敦觉得自己大概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谢谢你,芥川。”

这么说着,敦向前迈开了步子。

迎接着他的,是与过去的18年完全不一样的生日,鲜花,欢笑,拥抱,以及那声震耳欲聋的:

“祝你生日快乐!”

——fin——

评论 ( 13 )
热度 ( 104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