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From Morning to Night

*本来是想赶520结果连521都没赶上,总之请大家装作还是520或者521的样子阅读吧(你)*

*我怎么老是赶不上纪念日= =*

*《杀人者自杀未遂》的后续,一万+已完结*

*同居撒糖,已经在ooc的道路上渐行渐远的我(世界再见)*

(有擦边球但我觉得这个程度应该……还好吧)

前篇→《杀人者自杀未遂》

(刚刚被屏蔽了再来一次)

From Morning to Night

文:水母汐

如果说每个人的人生里总会有那么一些意外的话,那么,对于中原中也来说,目前的局面显然是他人生中最大的意外。

假使中原中也有那么一本跟国木田一样的理想手账,我相信,即便你翻遍全本也找不到任何一句能够描述现在这种状况的记录。这现实来的太快,甚至有点戏剧性,中原中也将其归为荷兰之旅的后遗症,但显然事件的另外一个主角丝毫不这么觉得——从他每天那副理所当然的表情便能看得出来。

是的,中原中也,和他的宿敌,太宰治——

同居了。

【8:00am】

武装侦探社,港口黑手党,互为对立的两大异能组织在某一点上却是意外的完全相同——规定的上班时间都是早上九点。典型的朝九,却并非晚五这么友善。毕竟具体的下班时间还是要根据当天的任务来决定。尤其是遇上像太宰治这种成天翘班浑水摸鱼的家伙,当日的工作非但无法按时完成,甚至还会莫名其妙地成倍增加,深谙此理的中原中也对当前侦探社国木田独步先生的境遇表示理解,对新人中岛敦的遭际表示同情。毕竟他在过去的十多年里吃的苦绝对不比武装侦探社的那帮家伙少。每每想到这一点,他的心情就会变得有些愉悦,但下一秒他便发现这丝愉悦里似乎还透着一分不平,要说为什么,大概是因为不满这样的太宰治并非为自己专属吧。

有时候,自己的占有欲还真是可怕的连自己都觉得恶心。

像过去的每个早上一样,中原中也的手机闹铃准时响了,他还没来得及把手从被子里拿出来,另一只手就已经越过他将手机按了。中原中也打了个呵欠,伸懒腰的同时顺手把横在他身上的那只手给撞了下去。这一下连太宰治也清醒了不少。他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可对方却只留给他一个正在穿衣服的背影。太宰治愣愣地看了几秒,突然放声大笑起来:

“哈哈哈……我说中也……你这是……还没睡醒吗?”

“哈!?”中原中也回过头,顺着太宰治的目光低下头,正对上自己那长出一大截的袖口。

“……以后自己的衣服放自己那边去!”

铁青着脸,中原中也从牙缝里挤出了这么一句话。于是两人交换了各自床头的衣服。一时间,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尽管背对着背,但中原中也依然能够在心底勾画出太宰治的每一个动作。从衬衣最下方的纽扣开始,逐一向上,那双缠绕着绷带的手指远比想象的还要灵活,纤长而又骨节分明的手指即便是在扣扣子的时候也优雅的仿佛镇定自若的指挥家……中原中也摇了摇头,不能这么一直想下去了,他在心底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那家伙不过是个混蛋而已,这一点,自己不是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吗?

当中原中也从床上站起来的时候,太宰治还坐在床边翻看着自己的手机。前者走上前去,从上方轻而易举地把手机夹到了自己手里。中原中也挑衅地朝太宰治晃了晃指尖,却在看到消息的内容后黑了半张脸,他没好气地把手机重新丢进太宰治的怀里,才意识到这一切不过又是太宰治所开的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于是他转身朝洗手间走去,拖鞋在地面上踩得很响。

太宰治摊了摊手,幸亏对方没有一个激动捏碎他的手机,也没有一时冲动删掉他正在编辑的信息,他望着同居者离去的背影,为短信设置好定时发送,唇边露出了一丝并未被对方察觉的笑意。

摇摇晃晃推开洗手间半掩着的门,太宰治看到中原中也正在洗脸。原本仅供一个人使用的洗面台硬生生挤进了第二个人,多放了一整套洗漱用品的台面也变得更加拥挤混乱。太宰治的手指在空中犹豫了片刻,他转过脸,笑眯眯地对身边的人说道:

“中也,我可以试试你的牙膏是什么味道吗?”

“当然是可以让混蛋青花鱼致死的味道!”

“中也?”

“干嘛?”

“其实,你是个天才吧?”

“你大清早的又在发什么神经?”

“这可是一种完全自杀手册上也没能提及的新型自杀方式!”

“……我当时就该让你淹死在新马斯河里。”

中原中也擦干净脸上的水珠,他凝视镜子里的自己以及身边多出来的那个身影,突然觉得一切都很恍惚。曾经的他始终觉得自己随时随地都可能失去太宰治这样一个存在,就像那个梦境里反复演绎的那样,他溺毙在太宰治的一切里,而太宰治却顺水而去,像某个童话里的主角那样化作泡沫消失不见。当这座房子的使用权还掌握在他一个人手里的时候,他的每一个早上都是在梦境的后遗症中度过。他惶恐,他不安,他脸色苍白,冰蓝色的眼瞳里充满了血丝……

可是现在——

他抬起头,重新确认了一下镜子中的自己。

至少比以前要安心许多。

是因为那个人就在自己身边吗?中原中也不得不承认,自从太宰治自作主张搬到这里和他一起住以后,那个梦就再没有出现过。究竟是他挽留住了太宰治,还是太宰治治愈了他呢?无解,正如那个“下辈子他还会继续跟太宰治纠缠在一起吗”的问题一样,有关他和太宰治的大部分事情都是无解的存在。然而无论是中原中也还是太宰治,他们的心里都很清楚,确切的答案对他们而言并非必需品,毕竟,对于朝不保夕的人而言,活着,就是最好的答案。

“我说,中也……”

“……?”

中原中也抬起头,对方的眼瞳一如既往地令他沉醉,那感觉就仿佛空腹灌下一杯加冰的威士忌那样刺激,他呆呆地注视着那双琥珀色的眼瞳,静静地等候着太宰治的下文,然而对方却偏过脸,伸手去拿架子上的毛巾:

“我只是觉得,要是中也再长高一点就好了,你看,我们的脸都没办法出现在同一面镜子里。”

中原中也几乎气结,他抬起拳头挥了过去,太宰治直起身子躲过了攻击,直到这时,他的余光才终于发现,这面一直以来只有他一个人使用的镜子,的确无法同时容纳两个人的身影。

中原中也承认自己有那么一点伤心。他的拳头停滞在半空,最后还是收了回来。眼前的这个男人总是处在比自己高的位置,以前是,现在也是。最先当上干部的是他,最先逃离黑暗的也是他。一年又一年,一次又一次,中原中也在太宰治的身后亦步亦趋踉踉跄跄,换来的却只是一脚的水泡和那个人逐渐远去的身影。终于,就在前不久,他在遥远的鹿特丹,在新马斯河的河畔捉住了那个人的衣角。中原中也觉得自己成功了,但是还不够……内心的空洞在被填满的同时又开始向着新的方向不断扩展开去,到底该怎么做才能缓解这份不安?

握紧自己的领口又松开,他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

太宰治叼着牙刷,声音有些含糊不清。他问中原中也现在几点了,对方望了一眼墙上的挂钟,脸上的神情立刻由淡定转变为惊讶。拖鞋再一次在实木地板上踏出刺耳的响声,中原中也一面飞快地穿着外套,一面朝着太宰治大吼:

“混蛋青花鱼,都是因为你!已经八点四十了,首领昨晚就通知了,今早有重要的会议!”

“诶~可中也不是有车吗?”

“到底是谁给你的自信认为这个时间点横滨不会堵车?”

太宰治没了声音,不一会,当中原中也抓起车钥匙开始往门外冲的时候,太宰治把头从卧室里伸了出来,他的手还搭在没有系好的领绳上,眸子里透着一丝慵懒:

“喂,我说中也,能搭我一程吗?”

“不行!”

“可是……”

“说什么都不行!”中原中也提上了鞋子,这时,他感受到太宰治突然来到了他的身边,同时将一个东西轻轻戴在了他的头上。

“果然,戴上帽子才是中也啊。”太宰治歪歪头,琥珀色的眼中蕴满了真实的笑容。

【10:00am】

如果不是因为小爱丽丝,这该死的会议还不知道要持续多久。走出会议室的大门,中原中也有些疲惫。他伸出手轻轻按着自己的额角,突然想起了在会议室里不断震动骚扰着自己的手机。他有些烦闷地掏出来看了一眼,闪动着的“青鲭”让他产生了一种将手机丢出去的冲动。拜太宰治所赐,自己一路连闯三个红灯,总算是按时抵达了会议室。回想起自己在路上那惊险的十五分钟,中原中也依然心有余悸。他思索了片刻,最后还是决定看看那个家伙究竟说了些什么。

“要一起吃午饭吗?”

意外正常的内容。中原中也觉得自己有点搞不懂太宰治究竟在想些什么。

反正他从来就没搞懂过。

本想回复一句“好。”但是想起办公室里那堆积如山的文件和报告,中原中也的指尖缩了缩,还是回复了一句:

“我可没你那么悠闲。况且你的兴趣不是愿意与你一同殉情的美丽的小姐吗?”

按下发送键的那一刻,中原中也其实有些后悔。但是一想到收到这封短信的太宰治的脸,内心的愉悦顿时击碎了所有的不安。于是他点燃了一支烟,转身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中也还是那么忙啊……”

站在人声鼎沸的商业中心,太宰治环顾了一下四周,最后径直走入了街边一家漂亮的商店。全然不顾催他回去工作的电话正在自己的口袋里狂响不停。

【12:00am】

中原中也觉得自己的右手就要断掉了。

长期伏案处理文件所带来的酸痛感远比战斗时直接的打击还让人难以忍受。中原中也有些烦躁地摸了摸帽子,他抬起头,桌角的文件依旧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这使得他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太宰治,那个同样喜欢居高临下俯视着他的家伙。他想起那个家伙还在黑手党的时候,面对着同样堆积成山的文件,对方总是能够高效而又迅速地处理完毕。有时候是提前完成然后在所有人的视野里消失不见,但更多的时候则是持续失踪直到死线来临。尽管如此,中原中也也没少替太宰治处理文件,他会一边抱怨着该死的青花鱼就让他随便在哪个河里淹死好了,一边极具耐心地替他签下一份又一份的报告书。

有一次他突发奇想,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份太宰治签好的文件。

太——宰——治

一笔一划,他模仿的极其认真,等到他意识到自己究竟做了些什么的时候,无力感自心底汹涌而起,他把钢笔狠狠地掷在桌面上,墨水溅了出来,弄花了他刚刚签下的名字。

就算是模仿得再怎么相似,那个人不在自己的眼前,又有什么意义呢?

太宰治只有一次替中原中也处理完了所有的文件——那也是他最后一次处理与港口黑手党相关的事务。中原中也还没来得及感动,太宰治就独自一人消失的无影无踪,留给他的只有恶作剧一般的炸弹和满腔无处发泄的怒火。

所以说,太宰治这个人,果然是自己的宿敌。

中原中也凝视着紧闭的办公室大门,深棕色的实木大门,居然跟那个人的发色有几分相似。他捏紧了拳头捶在办公桌上,同样是实木材质的桌面深深凹陷下去。又得换桌子了,明明距离上一次更换办公桌还不到半个月。中原中也叹了口气,把自己上述的种种胡思乱想归结为饥饿所带来的幻觉。

说起来,他好像说想和自己一起吃午饭?

怎么可能,那只不过是太宰治例行公事一般无伤大雅的玩笑罢了。

打开手机,中原中也点上一支烟,为自己叫了一份外卖。

 

当太宰治抵达港口黑手党办公大楼下的时候,正遇上送外卖的小哥一脸紧张地与门卫交涉着什么。

“啊,抱歉,请问这是谁定的外卖?”

“……那个,姓名是……中原中也先生。”

“这样啊……”

垂下视线看了一眼自己手上提着的饭盒,太宰治觉得自己还是找个地方和美丽的小姐一起把它们解决了比较好。

【2:00pm】

合上笔盖的那一刻,中原中也颇有将利剑收进剑鞘一般的气势。顺手把吃空的饭盒扔进墙角的垃圾桶里,他伸了个懒腰,隐约能够感受到酸痛感逐渐减轻,一丝畅快随着每一个关节不断蔓延。于是他心情很好地点燃了一支烟,顺便开始思考今晚要临幸酒柜里的哪一瓶酒。正在这时,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中原中也以为是太宰治,结果却是首领的电话。

“中也,昨晚下班前叫你带回去处理的那份文件,现在可以给我了吗?”

文件?什么文件?记忆犹如生锈的齿轮般开始慢慢回车,直到那份被他遗忘在书房桌上的文件无比清晰地浮现在他的眼前。他一把掐灭了烟头,顺便在心里把太宰治又骂了上百遍。关上办公室大门的时候,整栋大楼似乎都在颤抖,但这依然无法缓解中原中也的怒气。他认命一般地掏出车钥匙打开车门,一路上又闯了三个红灯。直到他搭上自家大门的门把手,却发现门是开的。是小偷吗?中原中也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当他沉着气把大门打开的时候,对上的却是太宰治那张笑意盈盈的脸:

“哟,原来是中也啊,这么早就下班了?”

“你不去侦探社,在这里做什么?”中原中也铁青着一张脸,放在身侧的拳头捏的咯咯作响。他低着头,帽子遮住了他脸上的表情,中原中也知道自己的皮鞋大概会把昨天刚擦干净的地板弄得一团糟,但这些都无所谓了,郁积的烦闷终于达到了极点,现在的他只想结结实实地把太宰治揍上一顿。

“喂,中也,别发那么大的脾气,污浊都要跑出来了哦。”太宰治伸手握上了中原中也的手腕,却被对方一掌挥开。

“罗曼尼好喝吗?”

“嗯,虽然开的时候没注意年份,但确实是上等品呢。虽然我一向对中也的审美不敢恭维,但是在酒这一方面……”

“擅自住进别人的家里,还随随便便开别人酒柜里的酒喝。太宰,我那天就应该让你自生自灭在鹿特丹的海风里!”

“很遗憾,我并不讨厌鹿特丹的海风。”

“那我就把你的头按进新马斯河里!”

中原中也一脚踢上了沙发,太宰治向旁边一闪避开了攻击。过于熟悉对方套路的结果就是损失了一大堆家具,想要攻击的对象却毫发未损——当然,说是中原中也没有上心也不一定。总而言之,矛盾的最后,中原中也喘着气在混乱不堪的客厅里蹲了下来,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支烟却并不打算点燃。太宰治靠在墙边看着他,突然把一个文件夹丢了过来。

“你是回来拿这个的吧。”

中原中也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愤愤地把烟按在烟灰缸里,夹起文件夹便往门外走。出门之前,他习惯性地摸了摸帽子,却发现在刚才争斗的过程中,帽链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扯断了。

“该死……”

手机响了起来,中原中也打开一看,是首领发来的短信。他一拳砸在门框上,门也不关便消失在了太宰治的视线之中。

“啊啊,这还真是糟糕呢……”

太宰治叹了口气,弯腰捡起了掉落在地的一截帽链。

【4:00pm】

相安无事。

【6:00pm】

当中原中也走出大楼的时候,太宰治正在不远处等他。一见到熟悉的身影,便挥着手向他走了过来。

中原中也的怒火,来得快去的也挺快,比如现在,他并没有立刻对太宰治挥拳相向,而是站在不远处抱着肩,用挑衅的眼光望着他。

“要一起吃晚饭吗?”

“你请客?”

“嗯。”

“这算是道歉吗?”

“如果中也这么认为的话。”

“哼,我才不会相信。”

尽管嘴上这么说着,中原中也还是跟上了太宰治的步伐。

“找个近点的地方,我还要加班。”

“真巧,我也是。”

“你加班那是自作自受吧!”中原中也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对方的脾气自己再熟悉不过,但尽管如此,太宰治绝对不会耽误任何一件事情,他的悠闲来自于对全局的绝对掌控,而这,正是这个男人的可怕之处。

这也正是自己永远无法追上他的原因所在吗?因为自己“追逐着他”这件事也在对方的计划之中,所以这场游戏从一开始就是自己输了吧。

普通的居酒屋里,两人面对面吃着最简单的茶泡饭,中原中也要了一壶清酒,太宰治也没拦他。气氛安静的有些微妙。中原中也有些不自在,他清了清嗓子,随便起了个话题:

“真没想到你还会来这种地方。”

“以前总是去酒吧,事到如今换个地方,感觉也不错……”

原来他还记得过去的事情啊……

“而且,这家居酒屋新来的女招待是一位非常美丽的小姐哦!”

大概是太过痛恨彼此,他们之间给对方带来的感动永远不会超过三秒。在鹿特丹的某个清晨便领悟到了的事情,如今再次上演,中原中也甚至连感慨的心情都没有了。

“那你就赶快找她去殉情吧。”

“原来中也就这么想让我去死吗?”

死?

“我不会让你死。”

太宰治不会让中原中也死。

那么中原中也呢?他会想让太宰治死吗?

清酒的酒劲上来了,大脑思考问题的速度开始变慢。下意识地伸手去拿酒壶,却被另一只缠满了绷带的手拦了下来,太宰治的声音轻飘飘的,中原中也仿佛看到那个人用仅剩的一只眼睛注视着他,神情里透着一丝担忧,他说,中也,你不能再喝了。中原中也眨了眨眼,眼前那个缠着绷带的脸不见了,有一双闪耀着威士忌般美丽光彩的眸子靠近了他,这一次的声音变得真切了起来。

“中也,你怎么又喝醉了。”

直到这时,属于自己的清明的意识才终于飘了回来,那双冰蓝色的眼瞳开始变得澄澈而又焕发神采。他说,太宰,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喝醉了?

太宰治笑了笑,少见地没有反讽回来。片刻后,太宰治起身结了账,两个人在居酒屋的门前各自回到了自己该去的地方。

【8:00pm】

提前结束了工作的太宰治靠在港口黑手党办公大楼不远处的便利店门前,某个熟悉的窗口依然亮着灯。

“中也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拼命啊……”

“既然还有时间,那我就再多等他一会吧。”

【10:00pm】

终于结束了一整天的工作,中原中也打了个呵欠,他想太宰治应该已经到家了,自己大概又有一瓶酒要消失在对方的杯中。这可真是糟透了。于是他忍不住加快了步伐,结果却与一个人撞了满怀。

“漆黑的小矮人在夜里也是一样冒冒失失的呢。”

“你这混蛋怎么会在这里?”

“我来接中也下班啊。”太宰治笑的一脸理所当然。

“我早就说过了,少用你对付小姑娘的那一套来对待我。”

“可是中也生气起来比那些小姑娘还要有意思,所以忍不住就……”

“你这混蛋到底有完没完!”

“要去喝酒吗?老地方。”

被突如其来的提议弄晕了头脑,中原中也看了看太宰治,又看了看自己被路灯拉的狭长的影子。最后烦闷地扯下帽子,有些自暴自弃地说道:

“走。”

看到进来的二人,酒吧的招待有些惊讶,但凭借着过人的记忆力,他依然熟练地为两人端上了各自惯例的酒水。然而太宰治却把调制好的酒推向了一边,转而向侍者打了个响指:

“今天我想来一杯蓝色玛格丽特。”

“怎么?离开了黑手党,连喝酒的习惯都改变了吗?你走的还真是彻底。”

太宰治没有说话,只是静静注视着中原中也的眼睛。

中原中也的帽子被他取了下来,就放在吧台上,断掉的半截帽链还垂在上面,太宰治拿起帽子仔细端详了片刻,赶在对方开口要回之前说道:

“中也,你过来一下。”

依然是以帽子作为屏障,蓝色玛格丽特顺着对方的唇瓣渡了过来。熟悉的温度与气息,唇齿在酒水的润泽下抵死缠绵。太宰治轻轻舔舐着中原中也的唇角,后者下意识地张开了嘴,酒液顺着线条优美的脖颈滑落,最后消失在项圈的缝隙之间。不知是谁的呼吸开始变得粗重,酒精和缺氧使得大脑逐渐发沉,中原中也下意识地抓紧了太宰治的衣袖,仿佛紧握着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

于是太宰治放开了他。那一刻,中原中也似乎嗅到了来自新马斯河那股潮湿的味道。

“呼……怎么?因为没有可爱的小姐来陪你殉情,开始对着自己的前搭档发起情来了吗?”

“不是前搭档,”太宰治纠正道,“是现在的同居者。”

“同居?那栋房子你没出过一分钱的房租吧。”中原中也把玩着吧台上的杯子,“所以说我当时到底为什么要答应你。”

“我说过,我同意‘家’这种说法,但我不认同‘别人’这两个字,所以我就身体力行将这两个字从你的字典里去掉了。”

这家伙,到底在说些什么啊。

“啊,这个是送给中也的。”

仿佛变魔术一般,一只精巧的盒子出现在了太宰治的手上。

里面是一根精巧的帽链。

“是我弄断的,算是赔偿,毕竟,戴上帽子才是中也啊。”中原中也还在原地发愣,而太宰治已经先他一步将帽链挂在了帽子上,然后把帽子轻轻戴在了他的头上。

“以及,节日快乐。”

【这里是12点的后续】

【翌日,8:00am】

像过去的每个早上一样,中原中也的手机闹铃准时响了,他还没来得及把手从被子里拿出来,另一只手就已经越过他将手机按了。中原中也打了个呵欠,伸懒腰的同时顺手把横在他身上的那只手给撞了下去。这一下连太宰治也清醒了不少。他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可对方却只留给他一个正在穿衣服的背影。太宰治愣愣地看了几秒,突然放声大笑起来:

“哈哈哈……我说中也……你这是……还没睡醒吗?”

“哈!?”中原中也回过头,顺着太宰治的目光低下头,他刻意越过了那些令他感到面红耳赤的痕迹,正对上自己那长出一大截的袖口。

“……下次我会选择把你的袖口剪掉!”

铁青着脸,中原中也从牙缝里挤出了这么一句话。于是两人交换了各自床头的衣服。一时间,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尽管背对着背,但中原中也依然能够在心底勾画出太宰治的每一个动作。从衬衣最下方的纽扣开始,逐一向上,那双缠绕着绷带的手指远比想象的还要灵活,纤长而又骨节分明的手指即便是在扣扣子的时候也优雅的仿佛镇定自若的指挥家,昨天晚上的时候……中原中也摇了摇头,不能这么一直想下去了,他在心底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都说了只有那一次而已!赶快忘掉!

今天早上穿的快的那个人是太宰治,当他伸着懒腰走进洗手间的时候,中原中也正坐在床边翻看自己的手机。来自青鲭的未读消息闪动着,他看了太宰治的背影一眼,对方似乎什么都不知道,不一会便从洗手间传来了放水的声音。他有些疑惑地摇了摇头,指尖点上了屏幕。

“节日快乐!我~爱~你~哦~”

后面还附上了一张蛞蝓的高清图片。

这不是昨天早上这家伙正在编辑的短信吗?所以说这个混蛋一定是搞错了发送对象吧!但是后面那张蛞蝓的照片是怎么回事?果然太宰治是因为在河里泡久了脑子进水了所以做的事情也越来越不正常了吧!

中原中也在原地抓狂了好一阵,直到他意识到今早也有临时会议的时候才一把丢开手机,跳起来挤进了不大的洗手间。多放了一整套洗漱用品的台面还是那么的拥挤混乱,可中原中也总觉得房间里有什么跟以前不一样了,他抬起头仔细观察,这才发现洗手间的镜子被人换了一面更大的。

“因为昨天早上提到了,感觉有点在意于是就换了。”太宰治的语气云淡风气仿佛在谈论早上的天气,中原中也望着同时出现在一面镜子里的自己和太宰治的脸,一瞬间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昨天下午两点的时候,这家伙其实是回来换镜子的吗?

“啊,牙膏用完了。”

“……给你。”

“很普通的薄荷味嘛,所以才说中也的品味不行啊……”

“要用就少给我废话!”

出门前的那一刻,中原中也回头看了一眼窝在沙发上优哉游哉的太宰治,没办法,今天是公休日,要加班人的只有他一个。思前想后,他还是问出了那个让他疑惑了很久的问题:

“喂,快点告诉我,昨天到底是什么日子?”

“啊啊,中也还不知道吗?”太宰治转过头,琥珀色的双眼认真地注视着站在门边的中原中也:

“是一个我希望跟你从早过到晚的节日。还有……”

“Goodmorning ,mydarling.”

中原中也愣在了门边,有一丝明显的绯红顺着他的耳朵尖不断蔓延。太宰治那魅人的声线与上次如出一辙,只不过这一次,中原中也没有立刻跳起来用右手的食指一直指到太宰治的鼻子尖。他的心里似乎有一只秒表正在计时,1,2,3,然后中原中也深吸了一口气,转过身在关门前的那一刻说道:

“少用你对付小姑娘的那一套来对待我。”

“嗯,所以昨晚的那句话我是开玩笑的,短信也是。我果然最讨厌中也了。”

“真巧,我也是。”

这才是真正属于他们的,新的一天的开始。

——fin——

评论 ( 9 )
热度 ( 338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