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Under the Snow(1w3完整版)

考完试以后终于来还债了,把这篇文的后续写出来了。鹿特丹三部曲的最后一部,一句话总结就是——

【他们终于在一起了!!!】

然后终于装模作样开了一辆车……

前两部的地址↓

01《杀人者自杀未遂》

02《From Morning to Night》


Under the Snow

文:水母汐

所以,我们还是分开住吧。

他的声音一如既往地轻浮,让人猜不透真假。尽管如此,他还是可以从中捕捉到那丝若有若无的轻浮色彩。这是一个寒冷的冬日,纷纷扬扬的雪花铺满了整个街道。风从洞开的窗户灌了进来,他觉得自己的回答似乎也结着厚重的坚冰。

分开住?可以啊,我早就想这么做了。

这么说着,他朝卧室走去,伸手抱起了双人床一侧的枕头。

不,我的意思是,我搬出去住。

他耐心地纠正,眼中依然噙着笑。只是那笑意在他看来格外的无情,明明是暖色系的眼瞳,却仿佛透着丝丝寒意。加了冰的威士忌,他再次想起了那个比喻,只不过此时,这杯威士忌丝毫不能使人入醉,留下的只是辛辣的灼烧感罢了。

你再说一遍?

我的意思是,我从这个屋子里搬出去,我们各住各的,就像原来一样。

这句话就像是法官最后的审判。他感觉自己失去了所有挣扎的余地。同居的半年里,他们争吵过无数次——不如说他们从相识开始就一直争吵,但没有一次的结局是以分别而告终。

倘若真的要分别,如同上次那样,长达四年的分别,那个人是绝对不会毫无意义地与自己争吵的。

正因为深知这一点,自己才会对这件事毫无戒心,以至于当对方吐露出那句台词的时候,自己不仅毫无还击之力,甚至感受到了一股难以言说的刺痛。

随你喜欢好了。

他愤愤地说着,转身关上了房间的门。

【01】

拉开厚重的灰色提花窗帘,迎接中原中也的是浅灰色的阴沉世界。天空犹如用旧了的帆布一般低垂着,似乎一伸手便可以触摸到粗粝的表面,甚至还会滴下水来。空气里泛着冬日融雪时特有的冰冷的潮气。有着暖橙色发丝的男人叹了口气,他没有戴手套,骨节分明的纤长指节在质地上乘的布料上微微使力,那块可怜的窗帘便显出了扭曲的褶皱。

这幅窗帘,是太宰治买的。

太宰治。

他在心底把这个名字又骂了上百遍,直到这些简单的音节涌上嘴边,他用牙齿咬碎又咽了回去。

于是他有些挫败地看了一眼日历。

今天是太宰治离去的第七天。

一周前,当中原中也用力关上那扇房门时,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一次的太宰治居然动起了真格。他在傍晚时分打开门,准备询问自己的同居者今晚吃什么,回应他的只有房间内略显寂寥的回音。

“太宰?”他下意识地开口,内心隐约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

于是他冲向了洗手间。原本挤满了两人份洗漱用品的洗面台恢复了曾经的整洁,一只牙刷,一只牙膏,一块毛巾,一把剃须刀,唯有那面比之前高出许多的镜子,告诉他,那些瞬间,并非梦境。

太宰治真的走了。

那个男人就像猫一样,无声无息且毫不留情。自作主张地搬进来,又自作主张地溜出自己的生活。思及此,一股无名的怒火——或许其间还带着一丝连中原中也本人都未察觉到的伤悲,就这样短暂却汹涌地漫延至周身,他将拳头狠狠地砸向那面镜子,他看到自己的脸碎裂成无数小块,鲜血透过黑色的手套滴滴答答地染红了整个台面,这让他想到了盛放的红色山茶花。

“该死……”

去药柜找药的时候,中原中也发现了半卷绷带。绷带是白色的,看上去和太宰治身上缠绕着的那些没什么两样,然而中原中也明白,这些绷带是新鲜的,它们没有太宰治周身所环绕着的那股他所熟悉的气息。他叹着气将它们尽数缠绕在了自己受伤的右手上,鲜血很快将白色的织物染红,那些鲜红的印记很快又被新的织物覆盖住。中原中也望着自己被绷带缠绕着的拳头,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可笑。

这下好了,我总算是有个地方变得跟你一样了。

冰箱里除了上午没吃完的饭团,就只剩下两罐还没开封的蟹肉罐头。太宰治曾多次试图说服中原中也跟他一起用这东西下酒,然而每次都在后者鄙视的目光下宣告失败。红酒怎么能用蟹肉罐头来配呢?它应该是一种更加优雅,更加华丽,充满了浓郁的绅士气息的事物——尽管中原中也从不以绅士自居,但不得不承认,在他把酒杯举起至唇边的那一瞬,没有谁能比他更完美地诠释高雅与自得。然而今天,大概是太宰治的离去彻底打乱了中原中也的生活,他竟鬼使神差地拿出了那两罐蟹肉罐头,并且打开了自己视若珍宝的酒柜。鸢色的眼瞳在一排排形状高雅的玻璃容器间逡巡,视线越过了Romanee-Conti,越过了Lafite,直到最后一支酒从他的眼皮底下溜走,中原中也才意识到自己究竟在寻找着什么。

Petrus。

自己的酒柜里已经没有柏图斯了。

也不会再有人为他添上一支柏图斯了。

他想起了他们在鹿特丹的那个夜晚。宾馆房间里暧昧的暖色灯光,高级红酒散发出的醉人的甜香,眼前那人的眸子在灯光下闪耀着琥珀一般的光泽,让他想起酒吧里那些加了冰的威士忌。那双眸子微微眯起,伴随着那人唇瓣的轻轻张合——

他说,喂,中也,你可别让我失望,毕竟我们俩之间可是连一张能放在墓碑前的照片都没有。

是啊,既然你知道……

“那为什么又要像个胆小鬼一样终止这一切呢?”

“太宰治,我果然应该将你杀死在鹿特丹的海风里!”

蟹肉罐头混合着高档红酒,奇妙的滋味顺着咽喉直达肠胃,带起一串火辣辣的灼烧感。这就是太宰治所醉心于的那种滋味吗?不,比起红酒,太宰治更倾向于日本酒,说到底,无论自己如何努力,不一样的东西还是不一样啊……

抬手将空掉的蟹肉罐头丢向垃圾桶,因为手部受伤的关系,罐子撞击到塑料的边沿弹跳着滚落在地。他下意识地喊了一声“太宰”,话尾却在虚空中无力地下坠,伴着金属落地的刺耳的回响。中原中也有些挫败地斜倚着自己的酒柜,放在酒架上的指尖却无意间触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那是一支干枯了的燕子花。

就凋零在那瓶89年的柏图斯所留下的空位旁。

【02】

视线从日历上收回,中原中也回忆起了太宰治离去之后自己迎来的第一个清晨。

像过去的每个早上一样,中原中也的手机闹铃准时响了,他伸出手将滑块向右移动,同时打了个呵欠。被子有点空,他在半梦半醒间翻滚了几下终于意识到了这一点。关于这件事的认知使得他睡意全无,于是只好翻身坐起,从自己这一侧拿起了昨晚准备好的白色衬衣。

不大不小,正好合适,足以见得这的确是自己的衬衣。

中原中也当然明白自己在怀念些什么,当然他自己无论如何都不会承认便是了。恰恰相反,他始终在逃避着这一点。

早就说过了,习惯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洗手间的镜子还保持着头一天支离破碎的模样。中原中也被如此惨状吓了一跳,愣了几秒才意识到这一切都是自己的杰作。他怀着有些抑郁的心情洗漱完毕,出门时,他在玄关附近踌躇了几秒,四周的空气很安静,可他却总觉得这份安静里似乎盘踞着什么微弱的情绪,直到他看到鞋柜上的那顶帽子,才意识到自己究竟在期待些什么。

“果然,戴上帽子才是中也啊。”

每每这时,太宰治那双琥珀色的眼中才会流露出一丝真实的笑容。记忆中,自那天起,每天早上为即将出门的自己戴上帽子便成了太宰治的专属服务。只是普普通通的一个动作,没有例行的争吵,更没有情人间的缱绻,两个人却坚持了半年之久,想来也真是不可思议。

然而今天……

“该死……”

低低地吐出一句咒骂,中原中也低头将帽子扣在头上,将门摔得很响。

如今,七天了,他本该早已熟悉只有一个人的生活,毕竟,他独居的岁月有数十年这么长,可同居的经历只有半年。没有道理恢复不到原来。

但很显然,干部大人忘记了很重要的一件事——

养成一个习惯,只需要27天。

窗外还是阴沉沉的,中原中也并不想在这样的天气动身前往酒吧。然而这该死的空气里似乎依然环绕着属于太宰治的气息——那种轻浮的,愉悦的,玩世不恭的气息。七分假装三分真实。它们就像一张由太宰治亲手编织的无形的网,将中原中也层层包裹起来,后者毫无抵抗之力,他的耳边似乎出现了美妙的幻觉,他听到那个人用熟悉的声音对他说:

“中也,我们来做爱吧。”

——————————————

后续

——————————————

【06】

这简直是自己做过的最糟糕的梦了。

像过去的每个早上一样,中原中也的手机闹铃准时响了,他伸出手将滑块向右移动,同时打了个呵欠。被子有点空,他在半梦半醒间翻滚了几下终于意识到了这一点。关于这件事的认知使得他睡意全无,于是只好翻身坐起,从自己这一侧拿起了昨晚准备好的白色衬衣。

衬衣大了,可见这并不是他自己的衬衣。

身体的不适感唤起了他的记忆,中原中也暗骂一声混蛋青花鱼,撑着身体起身到衣柜里去找衣服。却在推门而出的那一刻愣在了原地。

偌大的客厅里,并没有太宰治的身影。

愤怒混合着冰冷的寒意自心底涌起,中原中也转身回到房间拎起那件衬衣就往外冲,他再也不想看到关于那个家伙的任何东西了。这么想着,他打开了房门,却一不小心与正准备进来的太宰治撞了个满怀。对方似乎正在思考着什么问题,正盯着脚下的地面,中原中也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抱着他的衬衣,表情有些尴尬。倒是太宰治先反应过来:

“进去吧,外面怪冷的。”

两个人各自占据了沙发的一端,谁都没有说话。最后中原中也坐不住了,他起身打开了酒柜,随手拿了一瓶酒朝太宰治晃了晃,后者摆了摆手。中原中也有些惊讶,于是他只好悻悻地将酒放回了酒柜,自己一个人倚靠在柜门上,他打量着太宰治,发现自己还真是一如既往地不懂他。深棕色发丝的男人换了一套衣服,他的眼底带着明显的青黑色,想必昨晚没睡多久就离开了这里。中原中也鬼使神差地走上前,他握紧了拳想要直直地揍上去,却被面前的人一把握紧了手腕。

太宰治抬起头,他的眼睛犹如一汪深不见底的深潭。

“跟我来。”

被人强硬地拉着往前走的感觉并不好,中原中也疯狂地挣扎着,但实在是太熟悉彼此,他的动作被太宰治尽数化解。太宰治将公寓的大门打开,寒风裹挟着雪花呼啸着迎面而来。他叹了口气,轻声说道:

“对不起。”

中原中也在心底轻笑一声。真没想到这家伙也会说对不起啊。对不起有什么用?四年前,自己一直认为对方会待在自己的身边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结果呢?太宰治走了,留给他的只有未处理完的报告和一车的炸弹。这个男人如今所做的不过是四年前的单曲循环罢了,自己又有什么资格朝他寻求一句对不起呢?

“你以为一句对不起我就会允许你搬回来吗?”中原中也觉得此时此刻的自己一定白痴透了,活像爱情片里那些婆婆妈妈的女主角。于是他挥了挥手,“昨天的事就忘记吧,我跟你已经……”

“我只说‘分开住’,没有说分开住的期限是‘一直’。你也应该发现了吧,我还有那么多蟹肉罐头留在家里了,你的酒我也还没喝完。”

太宰治眨了眨眼,表情是一脸的理所当然。

该死,他又说了“家”这个字。

反正强词夺理无理取闹是这个男人最擅长的事情,但这次中原中也并没有退缩的打算,他继续抱着双臂横在门边,一副“绝对不会让你进去的”样子。

“我只是觉得我们两个人之间有一些东西被隐藏起来了。于是我就向你索取了一点自我思考的空间。”

“哦?是吗?那么你的思考结果呢?”

中原中也不得不承认,有一丝期待从他的血液里缓缓升起。

太宰治挠了挠头,他那张好看的脸上少见地显露出一丝苦恼的表情。他蹲下身,在雪地里扒拉起来,中原中也觉得奇怪而又好笑,他觉得自己大概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的拳头在怀里收紧,指甲陷进肉里掐得生疼。

“如果我说,答案是这个呢?”

雪地下面,是一枚闪闪发亮的戒指。

——end——

【小剧场】

“啊啊,说起来,中也说好了要帮我缝好扣子的衬衣去哪里了?我记得明明就是放在这里的啊……”

“……”

“啊!蟹肉罐头居然少了两罐!天啊中也难道你终于……”

“闭嘴!只是因为那天雪下得太大家里只有这玩意可以吃!”

“中也,其实你是个好人吧!”

“哈!?”

“所以,你看,我就说中也完全离不开我嘛。”

中原中也表示太宰治这混蛋肯定什么都知道了。

“中也,有一句话忘记对你说了。”

“Good morning ,my darling.”

——————————————

【接下来是虽然没什么人看但还是要写的后记】

鹿特丹这个梗本来没想写这么多的,原本的杀人者自杀未遂就是全部了,结果一不小心写了整整三万多字。啊……感觉太中真的是一对有魔力的cp,尽管依然弱的不行,但不得不承认在这对上的文力已经非常超越自我了。三篇文有很多梗和伏笔都是连在一起的,一起食用效果更佳哦!

杀人者自杀未遂的含义一如标题显示的那样,想表达的就是“中原中也是阻碍太宰治自杀的唯一障碍”,太宰治不想让中也死,但只要中也还活着他就永远不可能自杀成功。大概就是这样一种互相牵制的关系?

From Morning to Night则是单纯的520小甜饼,但是配合Under the Snow的前半段看的话果然有一丝淡淡的虐感啊……不过一切虐都是为之后的撒糖做准备,总之一开始就想好了他们肯定是要在一起的嘛~

这三篇文也实现了很多自我满足,并肩作战啊同居啊还有本篇那些不可描述的内容……嗯,总而言之我很喜欢太宰撩中也!超喜欢!不知道有没有写好但是我本人真的超喜欢!请给我投喂更多这样的太中吧!!!

事到如今也依旧惶恐感觉自己时时刻刻行走在ooc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总而言之如果能被大家喜欢实在是太好了(比心)

(然后希望大家可以在评论区陪我聊聊天啊_(:з」∠)_)

然后,让我们在下一篇《anniversary》里见~


评论 ( 37 )
热度 ( 292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