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优】雾都鸢尾(08)

目录:00-01   02   03   04   05   06   07

前情提要:他们开车了并且互相表白了\(^o^)/~

还有两章就完结了(为什么我会有一种气喘吁吁的感觉?)


【08】

优一郎在空无一人的走廊上奋力奔跑。

硬底皮鞋重重地踏在地面上,混合着他的喘息声一起在不大的走廊内回响。在他推开走廊尽头那扇门时,不出意料地落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

“小优……”

优一郎抬起头,视线上方,米迦尔眉头微皱。他越过对方的肩膀环顾室内,红莲正在沙发上抽烟,深夜端着一杯茶却并没有要喝下去的意思。筱娅、三叶、君月和与一静坐在一旁,大家面面相觑,神情都很凝重。

优一郎轻轻推开米迦尔,他缓缓走上前去,拿起了茶几上那叠薄薄的文件。

“小优!”

“没事的米迦。”优一郎回头,扯出了一个有些勉强的微笑,“反正,里面的内容,我大概也能猜到几分。”

前几日的晚宴仅仅只是解决了优一郎和米迦尔之间的个人问题,实际上,有关那份能源合作的计划书至今也没被大使馆收入囊中。谁都不知道深夜和红莲是如何平息安全局的怒意,两个人又承担了多重的责罚。身为普通谍报人员的筱娅队虽然没什么切实的感受,但连日来环绕在馆内的低气压还是令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来自大洋彼岸的压力。

今早,米迦尔匆匆拜访了日本大使馆,和他一同而来的,是这份有关优一郎的资料。资料是米迦尔早上在宅邸门前的台阶上发现的,薄薄的几页纸被牛皮纸信封精心封装好,信封上一片空白。

米迦尔第一反应就是折返屋内调出了监控记录,但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自昨晚八点至今,屏幕上一片漆黑。米迦尔仔细查看了室外的监控摄像头,ccd有被红外线灼烧过的痕迹。他咬了咬牙,知道自己又被人摆了一道。

“可恶……”

返回室内关上门,米迦尔感到前所未有的烦闷。天气阴沉沉的,雾都的雨季总是来了又去去了又来。他来到窗前,将窗帘拉开。落地玻璃窗上结着一层薄薄的雾气,水珠蜿蜒而过,留下一道道歪歪扭扭的印记。又下雨了,他叹了口气,视线再度落回茶几上那份文件。

仿佛是下定了决心,米迦尔打开了它。

而现在,这份文件就在优一郎的手中,室内的气压很低,没有人说话,但室外的雨声依旧喧嚣。米迦尔一度想走上前去抢过文件说小优你不要再看下去了。因为——

那是没有必要的。

他想。

 “无论发生了什么,我都会保护你。”

优一郎从手中的文件上抬起头,那双森绿色的眸子看上去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然而米迦尔的心却不由自主地沉了下去。他明白,这是风暴来临的前兆。平日里的优一郎看上去没心没肺天真自然的像个不满十岁的孩子,然而一旦遇到这种原则性问题,流淌在他血液里的倔强便会化作火焰吞噬一切。思及此,米迦尔收紧了手掌,他抬起头,蓝色的眼眸里似乎有什么情绪即将汹涌而出。

“小优……”

“没事的米迦,”优一郎将文件丢回茶几上,这是他今天第二次说这句话。他深吸了一口气,回以米迦尔一个有些抱歉的微笑,“对不起,让大家为我担心了。红莲,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做?”

“优!?”筱娅显得格外惊讶,毕竟对从来不知协调性为何物的优一郎而言,能够主动开口询问长官的意见实属破天荒地。唯有米迦尔依然沉默不语,他知道,优一郎一定正在谋划更加冲动的行为,但事已至此,他并没有可以完全阻止他的信心。

“就当前形势而言,战争在所难免。”把烟掐灭在烟灰缸里,红莲深深吐出一口烟圈,“就算我们不出手,桑古奈姆这边也会利用能源合作这件事向我们宣战。”

“怎么会……”

“所谓的能源合作不过是一个幌子,桑古奈姆政府所寻求的从来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合作,而是掠夺。”深夜接着说道,“在合作的过程中刻意制造矛盾,从而营造出日本单方面撕毁协议的假象,进而在全世界的支持下向我方宣战。这样一来,桑古奈姆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调用全世界的力量一举歼灭日本,而我们将会变成孤立无援的那一方。”

“但是,刻意制造矛盾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吧,假如我们多加留意……”

“小三,你想的太简单了,优的那份文件,很显然就是制造矛盾的最佳武器。”

优一郎低着头,他的视线始终胶着在眼前那几张薄薄的A4纸上。他张了张口,却发现自己的嗓子干涩得厉害。但他还是努力让自己发出了声音:

“在进行能源合作时派人暗杀桑古奈姆方面派遣的工程师,同时利用当年日本无端处死能源开发工程师的这起事件,说我方故意利用工程师获取相关技术,并杀人灭口。这样一来,我们就彻底处于劣势地位了。”

“所以,”优一郎抬起头,转向了沙发上的红莲,他觉得自己的大脑晕沉沉的,喉咙艰涩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的父母,真的是被政府故意杀死的吗?”

“优,你冷静一点……”

“我怎么可能冷静!”优一郎冲上前去,米迦尔从身后抱住了他。

“小优!快停下!”

“米迦你放开我!你难道没有意识到吗?那份文件缺失的那一部分……”

“米迦,”优一郎回过身,他的双手扶上了米迦尔的肩膀,“这意味着,孤儿院的大家,可能都是因为同样的原因而成为孤儿的,无论是我,还是你,大家都是一样的……”

“小优……”

“我们被骗了啊……”

米迦尔收紧了手臂,努力压制着处于冲动边缘的优一郎,他抬起头,眼中倒映出红莲和深夜的身影。后者凝视着窗台上不断下落的雨珠,他们的视线并没有产生交集,但米迦尔知道,他们一定很清楚自己想要说什么。

“我们可以相信你们吗?”

“随你们的便,”红莲摊了摊手,“事已至此,该知道的你们都知道了,剩下的就不是我可以阻止的了。”

“馆长!”筱娅站起身,“我希望您可以为我们解释一下这份文件上所提到的一切。”

深夜看了一眼红莲,对方一副“你想说就说吧”的态度,他叹了口气,露出了有些苦恼的表情。

“这份文件上提到的内容,有的对,但也不完全是对的……”

“文件的记录是真实的,8年前的那场事故,的确夺走了许多人的性命。优也好,米迦也好,百夜孤儿院的所有人,你们的父母,的的确确都在那场事故中牺牲了。”

“是的,你们没有听错,那是一场事故,并非人为的杀戮。”

 

离开会客厅的时候,优一郎在前面走着,米迦尔跟在后面,一前一后,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他们路过一个转角,再往前走就是优一郎的房间了,米迦尔紧走几步赶上前去,他握住了优一郎的手腕。

要去我家吗?

优一郎点了点头。

室外的空气潮湿的一塌糊涂,优一郎固执地不肯打伞,米迦尔无奈地打开了手中那把厚重的黑伞。伞柄雕刻着金色的骷髅,一看就是桑古奈姆皇室的产物。

“我不喜欢这把伞。”

“这样啊……”米迦尔若有所思。

“那我们就不要它了。”

米迦尔在对待优一郎的事务上一向是宠溺到毫无原则,尤其是在面对同样毫无原则的优一郎的时候——米迦尔心里清楚,这样的优一郎并非真正意义上的毫无原则,他仅仅只是遵循着自己的原则行事罢了,只不过他的原则不太容易被大部分人接受就是了。

但是米迦尔愿意接受他,他愿意接受优一郎的全部,正如优一郎无所顾忌地接受着米迦尔的全部一样。

雨伞被米迦尔随意地丢弃在不远处的垃圾桶里,他转过身,金色的发梢上挂着点点水珠,他伸手理了理自己的刘海,视线重新变得清晰,海蓝色的眸子凝视着身后的优一郎。

来。他伸出了手。

优一郎握住了他。他们像两个小孩子一样在雨中奔跑。周围的景物飞速倒退,那些被水雾迷蒙的东西在奔跑中逐渐失真。那一刻,两个人仿佛回到了八年前初遇时的那一刻,自那一天起,两个人的命运就此连接在了一起。日本的气候没有桑古奈姆这么潮湿,春天会开出美丽的樱花,冬季会堆满厚厚的积雪。他们也曾像现在这样牵着手,跑过每一个被樱花点染的街道,踏过每一方为被人涉足的积雪。那个时候,不知是谁先开口,总会有一个人,在对方的耳边轻声说道:

“我们以后,一定要永远永远在一起啊……”

永远的期限到底是多久,这对于十几岁的两个孩子而言还太过深奥。他们只知道,今天在一起,明天也在一起,每一个东方泛白的时刻都是与对方一起迎接的,直到生命的尽头才算是完结,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永远”。

“到了。”

米迦尔府邸大门前有着高高的台阶,两个人就在这里停下了脚步。高级西装的肩头已然变成了深色,两个人的发梢上都不断滴落着水珠,视线也被雨水朦胧。微风吹过,泛起阵阵凉意。然而手心相接的部分却燃起一阵炽热的温度。两个人回过头,彼此相视一笑。

这是优一郎第二次来到米迦尔的府邸。盖在头顶的毛巾里有着米迦尔的气息,优一郎捧着一杯热奶茶,氤氲的热气蒸腾而起,喝下一口,他觉得周身都暖洋洋的,于是他把杯子放在茶几上,身体自然而然地向后倒去,整个人就窝在了沙发里。团成一团,活像一只仓鼠。

“小优要吃甜甜圈吗?”

优一郎摇了摇头,现在的他虽然心情稍微好了一点,但还是吃不下任何东西。

然而米迦尔的脸突然凑了上来,熟悉的面庞在眼前骤然放大,优一郎吓了一跳,他想躲,却发现自己缩在了沙发的角落早已无路可逃。于是他只得绝望地看着米迦尔叼着甜甜圈的脸离自己越来越近,熟悉的甜香萦绕在鼻尖,他下意识地张嘴去接。

两人微微使力,于是他们分享了同一只甜甜圈。

捧着半个甜甜圈小口小口地吃着,优一郎的脸红的几欲爆炸。米迦尔倒是毫不在意,他三口两口吃完自己的那一份,还不忘舔了舔沾着碎屑的指尖,同时状似不经意的开口:

“小优想怎么办呢?”

“能怎么办,”优一郎换了个姿势,他把自己的后背靠上了米迦尔的,“我说我想杀了桑古奈姆的贵族,你相信吗?”

“我相信。”

“诶,米迦居然不反对我。”

“因为我也想这么做。”

“可你本身也是贵族。”

“正因为如此,我才格外地想这么做,”米迦尔回过身,他扳过优一郎的肩,迫使对方直视着自己,“小优,你知道授勋的那天我是怎么想的吗?我在想啊……”

他想从椅子上站起来,一脚踢翻眼前的司仪,然后脱下这身繁琐的衣装,奔下高台,推开那扇沉重的大门,重新回到光明之中,他要去找优一郎,他要告诉他,自己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不是他真正想要得到的,他最想要的,只有小优一人而已。

“我想要的只有小优一人而已。”米迦尔再度重复了一遍,他抬起头,眼中是深深的执念与热切的爱意,“只要是小优想做的,我都会支持,但是……”

米迦尔从茶几下取出一份文件。

“这是……桑古奈姆与日本进行能源合作的计划书!”

“克鲁鲁前天将这份文件发送到了我的邮箱里。很显然,这份文件只是一个幌子,整个安全局都被骗了。而我在他们的眼里也从来不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伙伴,说到底只是他们一手培养的信使罢了,”说到这,米迦尔的唇边勾起一丝自嘲的笑容,“小优,如果你愿意的话,带你一个人离开的能力我还是有的。”

“不行,”优一郎蓦地起身,从沙发靠背上拿起自己的外套,“我要回去,把这件事告诉红莲他们。”

“你选择相信他们的话?”

优一郎回过头,他定定地注视了米迦尔很久,最后坚定地开口:

“因为,他们也是我的家人。”

“可我的家人只有小优一个!”

“米迦!”优一郎穿上外套,他把手放在米迦尔的肩头,示意他冷静下来,“如果说曾经,我们的家人只有彼此,那么现在……”

“大使馆的大家,既是我的家人,同时也是米迦的家人。”

“可米迦是独一无二的,这一点我必须承认。”

这么说着,优一郎微微眯起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狡黠。米迦尔愣了愣,片刻后释然地笑了,他把优一郎放在自己肩头的手拨了下来,轻声说道:

“去吧,拟定作战计划的时候,别忘了把我也算进去。”

——tbc——

首先是迷之工商时间→制表师的现货已经上架了,链接走【这里】

实时余量是10本,有需要的妹子可以带走哦~实物真的是非常好看,各种意义上的(陷入王婆卖瓜模式)(你走)

雾都这文居然变成季更了我感到十分的害怕……但好在我还没忘记它。毕竟打好的大纲不写完也太可惜。后面两章会在近期一鼓作气地写完!是HE~


评论 ( 5 )
热度 ( 58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