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芥】Grief Syndrome(下)

(上)

【03】

提着沉重的购物袋回到侦探社,中岛敦一眼便看到了太宰治那无所事事的背影。他张了张口想说些什么,但话到嘴边却发现没有一句说得出口。镜花走上前来接过了他手里的袋子,国木田先生似乎说了句辛苦了。他有些木然地被镜花扶着来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一回头,目光便游离到了窗外,在那里,他捕捉到了一个黑色的身影,对方似乎正在小口小口吃着什么东西。中岛敦突然觉得没来由地安心,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他把自己放倒在椅背上,闭上眼,感觉前所未有的疲惫。

他们本不应该是这样的关系的。

中岛敦心想,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与芥川龙之介第一次、第二次的会面。说实话,那并不是什么愉快的回忆。那些画面充满了鲜血、暴力、对抗和敌视,但是现在,他们却像是相识多年的同僚一般,合作解决着一桩又一桩棘手的事件,这一切怎么想都令人感到不可思议。最近的芥川与平日比确实有些许不同,而今天发生的一切,更如同做梦一般。是因为自己替他挡下了那一波子弹吗?可即便如此,对芥川而言,欠了自己讨厌的人人情,难道不应该是更加讨厌吗?至少应该是避之不及的态度,又怎么可能主动前来帮助他呢?

说起来,他似乎提到了太宰先生?

中岛敦微微直起身体,将眼角的余光投向了沙发上的太宰治。对方依然闭着眼听着音乐,似乎对这边发生的一切毫不知情。中岛敦叹了口气,他知道从太宰治身上是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的。关键的部分,还得靠他自己思考。

毫无疑问,中岛敦所处的立场是救人的一方,而芥川龙之介是杀人的一方。正因为如此,他们之间的合作一向都不是那么顺利。习惯了单打独斗的芥川丝毫不会把敦的援助放在眼里,一味地向前冲,一味地虐杀目之所及的敌人。这样就可以让太宰先生认同他了吗?中岛敦想不通,至少他觉得现在的太宰先生不会。但是他认识的太宰先生和芥川认识的真的是同一个人吗?黑手党时期的他和如今在武装侦探社的他……中岛敦摇了摇头,这个问题对他来说太过于困难,至少目前的他完全没有办法得出答案。他所能做的,仅仅只是在一次又一次的任务中,从罗生门的口下抢救回那些奄奄一息的俘虏。以及——

尽可能地,不让芥川受伤。

初次意识到自己怀有这样的想法的时候,中岛敦自己都吓了一跳。毕竟,后者可是真心实意想夺取他的性命的人啊。

但是,怎么说呢……

敦慢慢向后倒去,他的眼中倒映出了窗外飘着火烧云的天空。

“总觉得,自己跟他之间,有那么一点点相似呢……”

在挽救他人中实现自己的价值。

在杀戮中获得活下去的意义。

都是为了活着,都是为了,获得活在这个世界上的理由。

敦的视线落回到自己的手中,他轻轻地握紧自己的拳头又张开,在那一刻,他体会到了名为“活着”的实感。

不知道芥川的内心究竟是怎么想的呢?他还是一如既往地把太宰先生的认可当成是自己活下去的唯一动力吗?如果……如果可以更加地互相理解……

敦的目光再度移向了侦探社楼下的街角,然而那里早已空无一人。

突然,一杯茶被重重地放在了他的面前,敦吓了一跳,一个重心不稳,椅子向后倒去,来人伸出手及时把他扶了回来。敦一边喘着气,一边抬起眼向上看,与谢野晶子正用一种奇怪的眼光注视着他,见他注意力终于被拉回来了,这才开口道:

“他已经醒了哦,审问的话,要一起去吗?”

 

从审讯室出来已经是深夜,窗外繁星满天,办公室里除了留守的与谢野晶子,其他人早已回到了自己的宿舍。后者注意到敦的脸色,刚想开口询问,却被紧随其后的国木田独步伸手拦下。他摆了摆手,示意晶子跟他出去一趟。

随着大门关闭的声响,中岛敦被独自一人留在了办公室里。他缓缓地抬起头,伸手按灭了电灯的开关。独自沉静在粘稠的黑暗之中,中岛敦丢开拐杖,缓缓蹲下身去。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晶子不解地开口。

“根据你当时得出的结论,敌方所使用的,是能够将他人的异能弱化的异能,而这一切结束的时间,是在一周之后。”

“没错。”

“其实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这个异能并非是暂时性弱化他人的异能,而是让他人的异能慢慢消逝。”国木田独步顿了顿,不出意料地,他看到了对方惊讶的眼神。

“那这么说来……”

“是的,无论是敦,还是黑手党的那位,都将会永远失去他们的异能。”

中岛敦很想像之前那样肆无忌惮地大哭一场,但此时并没有责罚他的人,更不会有凌厉的巴掌落在他的脸颊上。他并没有哭泣的理由,更何况,此时的他与之前的那个跪在孤儿院地面上的孩子早已不是同一人了。

不可以哭。

他告诉自己。

但泪水还是止不住地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他开始漫无目的地想象自己的将来,失去了异能的他,将如何在侦探社立足。不仅救不了任何人,甚至连自己的安全都无法保证,说不定还会连累大家。

不要,我不要这样……

但假如失去了异能,自己那七十亿的身价也会变得不复存在,追杀自己的人迟早会发觉自己失去了被追杀的价值,这样一来,自己大概就可以恢复平凡人的生活了吧。

找一个普通的工作,每天都能吃上茶泡饭便已足够,如果还能够见到自己想见的人的话……

芥川!

如果说自己会遭受来自异能者的影响的话,那么芥川岂不是也……

敦的瞳孔骤然收缩,他自然知道异能对于芥川龙之介而言意味着什么。那不仅仅是帮助他获得活下去的意义的工具,更是他安全感的真正来源——不然为什么连洗澡这种小事都会被芥川竭尽全力地排斥着呢?

“必须赶快告诉他……”这么想着,敦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掏出了手机,芥川的名字出现在屏幕上,但他却无论如何都无法按下拨出键。

不行,这实在是太残忍了……

如果我可以更加可靠一些的话……

如果我可以早一点把事件解决的话……

如果我当时没有放任芥川独自一人在前方追赶敌人的话……

无尽的悔恨在一瞬间如潮水般涌来,敦再次无力地抱着头跪倒在地,这一次,他终于肆无忌惮地恸哭出声,但并不是完全为了他自己。

【04】

“人虎,你到底在做些什么!?”

审讯结果出来以后,侦探社和黑手党立刻召开了会议,商讨接下去需要采取的措施。双方都认为继续让敦和芥川去剿灭余党是最为正确的选择,然而考虑到异能正在消减的事实,谁都不敢出言提议。会议陷入了僵局,最后还是芥川自己站出来揽下了任务。国木田想出言阻止,却被太宰治拦了下来。他把目光投向了中岛敦,后者纠结了一阵,唰地一下站了起来,说道:

“我跟他一起去。”

敌人的据点在郊外的一个防空洞里。狭长而又黑暗的隧道内,两个人不敢轻举妄动,毕竟谁都不敢保证隧道的外壁上不会设有全自动武装。敦猫着腰,轻手轻脚跟在芥川的身后,然而心绪不宁的他一下子便撞上了对方的后背。不大的声响震颤着空气,两人同时做出了防御的准备。芥川有些不满,自见面那一刻开始,他便留意到了敦的不正常。对方的面庞上似乎写满了忧郁,他完全不明白这份忧郁是从何而来。但更令他感到恼火的并非这一点,而是敦的心不在焉。这会影响到任务的进度,他这么告诉自己。于是他回过头,给予了对方一个不轻不重的斥责。

“不……没什么……”

“腿还在疼?”

“啊……那个,已经完全没事了。”

“芥川……”

“有话直说。”

“假如……我是说假如……你失去了罗生门,那你会怎么办?”

“……”

中岛敦心底发虚,他不能让芥川看出自己真实的想法。芥川沉吟了片刻,并没有回应。他们维持着这样的状态继续向前行进,不一会,一阵枪械声响起,二十多个全副武装的敌人出现在他们面前。

杀戮和嗜血是流淌在芥川血液中的本性,此刻的他,仿佛感受到了那翻涌在心中的,名为“渴望”的东西。于是他张开了罗生门,黑兽张开血盆大口向前扑去,他回过头,朝着敦说道:

“开始了。”

这是芥川头一次在战斗时对敦下达明确的作战指令。这是不是意味着他认可了自己呢?中岛敦来不及欣喜,敌人的子弹已经袭来,迅速地完成虎化,他左冲右突,为芥川进行掩护。这一次,不可以再让他受到任何伤害了,他想——

哪怕是付出生命的代价。

 

见到异能者的时候,敦和芥川的身上都沾满了鲜血——别人的鲜血。今天的中岛敦似乎格外嗜血,芥川亲眼看到他用利爪撕开了不下三个男人的喉咙。这令他感到有些意外。但过于紧急的状态由不得他多想,此时此刻,必须尽快解决掉眼前的这个麻烦。

“人虎?”

中岛敦的双手依旧维持着虎化的状态,他收紧了利爪,低着头向前走去。

“你就是……想要夺走我们异能的那个人吗?”

“什么!?”

“是……但那又怎样?我想要的不仅仅是诸位的异能,更多的是——”

“武装侦探社和港口黑手党的诸位的性命!”

敦咆哮着向前冲去,与敌方的首领扭打在一起。芥川从未见过这样的敦,他有些慌乱地喊道:

“人虎!冷静点!”

然而对方似乎并没有冷静下来的打算。芥川甚至看到敦那双金色的眸子开始在黑暗里闪烁着狂乱的红色光芒。他这是暴走了吗?联想到之前的种种,芥川意识到中岛敦一定是在之前的审讯中得知了他们的异能正在消失的事实。他的内心升起一阵焦躁,而正在这时,男人一记飞踢直直地砸在敦的伤腿上,半空中的人虎少年倒吸一口凉气,疼的顿时卸去了浑身的力气。芥川连忙发动罗生门接住了他,同时朝着男人展开了攻击。

被罗生门包裹着的敦依旧不肯老实,他左冲右突,居然徒手撕开了罗生门的禁锢,再度弹跳到半空中,攻击也变得毫无章法。芥川想用罗生门阻止他,却被对方尽数拦下。

“敦!”

中岛敦回过头,他看到了芥川焦急的眼神。赤色的眸子逐渐恢复原状,而就在这时,面前的男人抬起了手枪,可此时的芥川全部的力量都用在压制敦上面了,他又一次绝望地看着子弹向他迫近。

然后再一次地,看着中岛敦横在了他的身前。

 

防空洞外是一大片草地,中岛敦侧卧在上面,鲜血沾湿了附近的草叶。芥川撕下衬衣上的布料替他包扎伤口,同时用对讲机联络总部的各位。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芥川强行将罗生门的力量再度集中,一举杀死了作乱的异能者。然而那颗子弹却切切实实的打进了敦的右肩里。他带着敦逃了出来,却没有多余的力气将他带回据点。

他能够感知到自己的异能正在逐渐消逝。

“芥川……”草地上的人突然喘着粗气开口,被叫到名字的人低下头,眼底犹如一片深潭。

“你刚才……叫了我的名字吧……”

“谢谢你,我很开心……”

芥川心想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说些有的没的,但内心却涌起一丝莫名的忧郁。又来了,仿佛综合征一般的悲伤。他在心底默默祈祷那个人快点来救他们,但又暗自希望两个人独处的时间能够再长一点。

“对不起……我没能保护好你……和你的异能……”

“我……”

“啊,道歉的话等回去再说,干得不错啊你们两位~”

肩膀突然被拍了一下,芥川回过头,对上了那张无时无刻都笑意盈盈的脸。

“太宰先生……”

“怎么样?现在感觉如何?”

一股奇异的力量开始向着伤口汇聚,中岛敦惊奇地凝视着逐渐愈合的伤口,这才明白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

“不管是什么样的异能,在我的‘人间失格’面前,都是无效的哦。”

芥川站起身,拍了拍衣服上沾染的草叶,他的衬衫被撕的破破烂烂的,风一吹有点冷,于是他裹紧了自己的长外套。

“芥川,谢谢你。”

芥川龙之介记不清楚这是中岛敦第几次对他说这句话,但每一次都以他的无视而告终。唯独这一次,他几乎是几不可闻地从嘴边挤出了一句“嗯。”

嗯,其实真正该说这句话的人,是我。

他向着无边的黑暗走去,内心却逐渐变得明亮。他知道自己终于丢掉了那张泛黄的病历,跟那该死的综合征说再见了。

而侧卧在地上,目送着他远去的中岛敦,亦是如此。

——end——

*半夜网没了,我以为是路由器坏了,折腾半天居然是欠费= =*

这篇文想表达的大概就是同样患有忧郁综合征的敦芥被彼此治愈的故事,但是写到后来又觉得自己写出了别的感觉。总而言之他们终于获得了彼此的认同真是可喜可贺。

新双黑也是我的心头爱,今后会多写一些~不知道大家想看什么样的敦敦和芥芥呢?

折腾的太晚了我连错别字都没空查orz总而言之希望大家喜欢~

评论 ( 7 )
热度 ( 76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