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夜幕四合(01)

*挖个坑,双黑无异能设定,太宰双面间谍

夜幕四合

文:水母汐

“当我说‘寂静’这个词,”

“我打破了它。”*

片刻的犹豫之后,他终是曲起了食指,用隆起的第二个指节轻轻叩击着紧闭的门扉,心想刚才那两句诗还真是不假。雕花的木门在他的眼前缓缓打开,空阔的大厅里,枝形吊灯上的蜡烛明灭不定。为他开门的那个人似乎轻笑了一声,他捏紧了拳,却并未发作——端坐在高台上的那位小姐根本没给他任何多余的时间,她的笑容很甜,金色的卷发在昏暗的灯光下流泻出灿灿的光华。

“中也先生,请到前边来。”

他步履稳健,肩头的黑色风衣随步伐轻轻晃动,颇有中世纪骑士的风度。不过这一切倒是与当下的情势完美契合。娇小的幼女举起与身材完全不成正比的佩剑,黑暗中,有个男人轻声叮嘱道:

“小爱丽丝,拿不稳的话交给我来办也不要紧哦。”

“林太郎藏在后面就好,不要说话!”

男人顿时噤了声。他皱了皱眉,抬起戴着黑色手套的左手,脱下头顶的帽子扣在胸前,同时曲起左膝跪了下来。身着红色洋服的幼女用剑背轻触他的后颈和两肩,他感受着佩剑落在自己身上的重量,大脑里飞速思考着自己究竟该以谁的名义来起誓。

“这样就可以啦!”

“诶,不行的啦,中也先生可是还没有起誓哦。”

“反正就算不起誓,他也一样会忠于林太郎不是吗?除非……”

“除非他不想要自己的这条命了。”

一直静立在黑暗中默默注视着这一切的男人朝他伸出了手,他一把挥开,站起身的同时不忘将帽子重新戴好。从开门那一刻起——不,说不定在他还没到这里之前,一直到现在,这个男人肯定在暗处把自己从头到脚嘲笑了无数遍。他有些愤愤地想着,冰蓝色的眼瞳里饱含着不甘。可对方却丝毫不在意,男人歪了歪头,深棕色的发丝柔软而又服帖,脸上挂起了无害的微笑:

“放心吧,中也还是很爱惜自己这颗项上人头的,毕竟,没了它,就无法享受戴帽子的乐趣了不是吗?”

男人微微眯起眼,棕色的眸子被愉悦所浸染。他的目光凛冽地扫过,两人之间的气氛瞬间紧张到剑拔弩张。最后还是被称作林太郎的男人出来打了圆场:

“好了中也,之后的事情我会派人将文件送到你那里去的。”

他点了点头,转身向门外走去。棕色眸子的男人就跟在他的身后,他打开大门的同时还不忘帮他撑了一会,直到感受到对方接过那扇沉重的门扉方才松手。

这该死的习惯与默契。

虽然刚才的一切比起某种“仪式”更像是一场闹剧,但是他知道——

在他开口的那一刻,寂静就被打破了。

【01】

“真没想到中也居然真的会配合爱丽丝小姐玩这种女王与骑士的游戏。”

办公大楼的回廊内铺着厚实的地毯,光线透过右侧的落地玻璃窗照射进来,被他们的影子踩碎复又重合。中原中也有些焦躁地停下了脚步,他回过头,冰蓝色的眼瞳里是毫不掩饰的厌恶:

“只不过是完成首领下达的任务罢了,说起来当年的你又是如何?”

“向公主宣誓忠诚的王子殿下。”

“呵,你也真好意思说出口。”

“我可不像中也那么别扭,”太宰治人高腿长,他几步越过中原中也,影子拖在地上,向后一直蔓延到对方的胸口,“祝贺我们的小矮人终于成为了组织里数一数二的干部,作为庆祝,今晚你是不是该请我喝上几杯?”

“少打我那些藏品的主意!”中原中也追了上去,和太宰治并肩而行,“倒是你,再不回去的话,就不怕那些家伙怀疑你?”

“呀,中也这是在关心我吗?”

“怎么可能,我倒是巴不得你因为身份败露而死在对方的手里。”

谈话间,中原中也的办公室到了,二人都停下了脚步,太宰治抬起一只手抚上自己的下巴,似乎在思考应该如何回应对方的话语。中原中也把手搭在门把手上,同时转过身抬起右臂,比出一个射击的手势。

“放心吧,我会在那些家伙找到你之前,”

“先一步把你干掉。”

 

关上办公室的大门,中原中也轻轻吐出一口气。刚才的一切仿佛是一场幻觉,他下意识地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后颈和肩头,然而那里什么都没有。他坐在崭新的办公桌前,熟练地从口袋里掏出香烟,点燃后狠狠地吸了一口,随后往那只价值不菲的水晶烟灰缸里弹下了第一缕烟灰。直到这时,他才终于有了一丝晋升的实感。

毫无疑问,现在的状况令他十分满意。他终于可以和太宰治那家伙比肩而立了。这场自少年时代起便开始的踉踉跄跄的追逐总算到了尽头,而此刻的他总算可以在太宰治的面前扬眉吐气一次。新办公室的墙内嵌有一只高级酒柜,那里陈列着中原中也的部分藏品。他兴致盎然地从酒柜顶端取下一只玻璃杯,目光在那些价值不菲的名目间来回流连。这时的他突然想起太宰治刚才在走廊里对他说的话——很显然,以他对太宰治的了解,这家伙在喝酒这件事上从来不会开玩笑。中原中也自知逃不过今晚,他合上了酒柜的玻璃门,却并没有落锁,他迟疑了片刻,最后还是准备了两只高脚杯,将它们并排放在了办公桌上。

就在他把这一切都准备完毕时,森鸥外派来的信使敲响了他的房门。

 

太宰治是从后门溜回侦探社的。这条小路他已经走了无数回,然而这一次却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在门口遇上黑着一张脸的国木田独步,回到自己座位的过程更是无比的顺利。太宰治察觉到了其中的异常,却也只是静静地等待着事件的到来。

“太宰,”似乎是刚从社长办公室里出来,国木田的手上还拿着一沓厚厚的文件,“社长在等你。”

门没有锁,太宰治径直推门而入。等候在那里的除了福泽谕吉,还有社里业绩一流的江户川乱步。这多少令太宰治有些惊讶。他略微思索了片刻,随后简短地说道:

“中原中也正式就任港口黑手党干部一职。”

福泽谕吉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离开了。太宰治补充说今天我想提前下班,对方刚想问他为什么,却被乱步抬手拦下。

有什么要紧的?就算你不同意,太宰他难道不是天天如此吗?

于是太宰治就这么光明正大地早退了。傍晚的横滨街头充满了暧昧的暖色阳光,店家们擦拭着自己的招牌,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喧嚣的夜生活。太宰治突然想起自己似乎还没给中也准备晋升的礼物。想当年自己升职的时候,对方送了他一只漂亮的领带夹,那考究的做工和货真价实的钻石,一看就是价格不菲的上等品。可惜没过多久,太宰治就接到了间谍的任务,着装风格的改变使得他再也不需要领带夹这种东西,某人的心意也就一直被放置在抽屉的深处积灰。

可如今晋升的人是中原中也,本着礼尚往来的原则,太宰治没理由不送他点什么。其实他很想送他满满一车的定时炸弹——当然这只是太宰治一如既往的玩笑罢了。他把手伸进风衣口袋,摸索了半天,翻出来的只是各种各样的账单和一枚小小的蟹肉罐头的拉环,这多少令太宰治有些挫败。但很快他便重新打起了精神,他把手重新插进口袋,步履轻快甚至哼起了小曲。

因为他想到了一个最棒的礼物。

 

送走信使已经是晚上十点,森鸥外布置给他的任务冗长而又繁琐,毕竟毒品是黑手党盈利的重点,首领在这种时候任命他为干部也正是看中了他这方面的才能。中原中也揉了揉酸胀的太阳穴,他关了灯,将自己沉浸在无边的黑暗里,同时点燃了一支烟,红色的火光跳跃着,一如此刻他等待着某人的心情。

硬底皮鞋与实木地板摩擦发出沉闷的声响,中原中也没有回头,他听到对方轻笑了一声,随后一只手伸了过来,从他的裤子口袋里摸出了烟盒,紧接着,那张叼着香烟的面颊便凑了上来,太宰治的气息扑打在中原中也的耳畔,萦绕在他的鼻尖,他垂下眼,清晰地看到两根烟尾轻轻相接,于是太宰治向后退了回去,在黑暗中淡然地吐出一口烟圈。

“你果然来了。”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会来,”太宰治单手一撑坐上了办公桌“你可不要告诉我你等到现在只是一个巧合。”

中原中也没有作答,他拉开酒柜的门,从里面取出一支71年的罗曼尼康帝。瓶中的液体在月光下泛着一丝诡异的红,摇曳着坠入高脚杯中。太宰治也不客气,他拿起其中一只酒杯,微微晃动了几下,便把杯子凑到了唇边。

“你就不怕我在酒里下毒?”

“杀死港口黑手党首领的直属间谍,这会是什么样的下场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哼……”中原中也自知说不过太宰治,便端起杯子一饮而尽。他歪着头,在月光的作用下,望向太宰治的眸子里带上了一丝迷蒙:

“喂,你这家伙,该不会是想吃白食吧……”

太宰治从桌子上跳了下来,他来到中原中也的面前,俯下身,给予了他一个带着酒香的亲吻。这个吻简短得犹如一个形式,太宰治用左手抬起中原中也的下巴,拇指指腹在那泛着水光的唇瓣上轻轻摩擦。

“我还不够吗?”

一阵天旋地转,反应过来的时候,中原中也已经被太宰治压在了那张崭新的办公桌上。实木的桌面宽大而又光滑,中原中也的腰抵在桌子的边缘,他瞪大了双眼凝视着视线上方的太宰治,对方的眼眸深邃如同高浓度的威士忌,深棕色的发丝低垂,有几缕微微拂在他的脸上。他们交换着彼此的吐息,谁都没有进行下一步。

胶着在黑暗中的暧昧情愫让周围的气氛热烈得几乎要燃烧起来。太宰治低下头,用指尖挑起中原中也的一缕发丝,放在唇边亲吻,食指隔着颈环在他的喉结处反复摩擦。中原中也皱了皱眉,语气间流露出一丝不满的意味:

“要做就快点。”

他们的第一次发生在太宰治晋升的那一夜,地点是太宰治的办公桌上。如今时过境迁,再做这种事居然带上了一丝怀念的味道。太宰治弯起了唇角,他的目光还是和多年前一样循循善诱:

“下面是我付给中也的酒资,中也可不能半途反悔哦。”

 

太宰治的到来总是如同冷锋过境,留给中原中也一地的鸡毛和长达一天的兵荒马乱,而这次也不例外。他在清晨五点的冷空气中骤然苏醒,目之所及是自家雪白的天花板,大概是为了驱散屋子里的那股酒气,太宰治将房间的窗户打开了。他裹紧被子打了个喷嚏,同时试着活动了一下自己的四肢。太宰治还算有良心,至少就目前来看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不适感,否则升职第一天就翘班迟到,且不说如何向首领交代,就连手下那帮人恐怕都无法说服。中原中也靠着床头坐起,伸手拨了一把额间的乱发,太宰治早已不见了踪影,他甚至无从判断对方是否在他家过了夜。他捞起手机,简单地确认了一下今天的任务,随后弯下腰在那堆乱七八糟的衣服里挑挑拣拣。太宰治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那些上等的衣料在他的暴力对待下尽数破碎,中原中也有些烦躁地叹了口气,最后还是认命般地打开了衣柜。也就是在这时,他眼角的余光注意到了床头柜上一只不起眼的小盒子。

打开,里面是一条帽链。

帽链在款式上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乍一看与中原中也现在用的那条并没有什么区别。但仔细观察便能发现,在帽链的尾端,坠着一颗小小的钻石。中原中也下意识地觉得太宰治这礼物大概是选错了时间,他是升职,又不是过生日。但很快他便意识到问题究竟出在了哪里。

在太宰治升职的那天晚上,他曾送了对方一只领带夹,上面有着一颗几乎是一模一样的钻石。

中原中也突然有点被太宰治的行为恶心到了,他从来没想过自己的前任搭档居然会肉麻到如此地步。尽管如此,他还是老老实实地将这根帽链收了起来。毕竟能让太宰治这只铁公鸡掏这么大一笔钱出来,他还是很有成就感的。这丝成就感一直持续到他驱车来到港口黑手党总部大楼的楼下,在那里,他见到了后辈芥川龙之介。

“首领叫我通知您,一到总部就立刻去办公室见他。”

中原中也立刻就知道芥川负责的游击队那边肯定调查出了什么问题,他点了点头,快步走进了电梯。红色的数字在他的眼前一格一格地爬升,他想自己马上就要接到自己上任后的第一个任务了,当年太宰治接到的第一个任务是什么来着?只记得最后是自己跟他一起解决的。假如这一次自己可以不依靠太宰治独立完成任务,是不是就意味着自己能胜过太宰治一筹了呢?

思索间,电梯叮地一声到了顶层。中原中也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敲开了森鸥外的办公室大门。

“上任第一天就接到这么棘手的任务会不会感到困扰?不过如果是中也的话,应该没问题吧。”

“您的意思是,让我去追查这批毒品的来源?” 中原中也扬了扬手中那份关于港口黑手党毒品进出口详情的文件,在得到对方肯定的答复后弯起了唇角。

“当然,为了协助你更好更快地完成任务,我给你安排了一个助手。”

“谁?”

“当然是太宰治。”森鸥外笑的一脸理所当然,“你们之前不就是很好的搭档吗,更何况他现在的身份——”

“是港口黑手党潜伏在武装侦探社的间谍。”

——tbc——

第一章就差点开车,还好及时收手……要清真……要循序渐进……

*出自辛波斯卡《三个最奇怪的词》

评论 ( 5 )
热度 ( 161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