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夜幕四合(02)

*尝试着日更,太宰终于开始算计中也了。双面间谍大法好!

【01】

夜幕四合

文:水母汐

【02】

中原中也坐在车里,车是他的爱车,指间的烟是他最喜欢的goldenbat,他悠悠地吐出一口烟圈,车内顿时烟雾缭绕,辛辣的焦油味使得他的头脑即便是在深夜也依然保持着清醒。他拉开车窗,准备弹弹那摇摇欲坠的烟灰,却发现自己等候已久的人正穿过黑暗朝他走来。

“呀,真是抱歉,让中也久等了呢。”

中原中也看都懒得看太宰治一眼,然而对方已经轻车熟路地拉开对侧的车门坐了进来。太宰治把窗户开到最大,海边湿冷的空气顿时涌了进来,惊得中原中也一身鸡皮疙瘩,偏偏太宰治还不遗余力地在狭小的空间里往他身上靠,中原中也几乎跳了起来,他抖着手把烟丢出窗外,一字一句仿佛是从齿缝间挤出来的:

“给我滚下去。”

“哎呀,中也还真是无情,”太宰治打了个呵欠,语气里毫无惹恼了搭档的自觉,“我倒是无所谓,不过任务怎么办?”

中原中也刚想说就算没有你我照样可以完成任务,但这句话在他的嘴边转了一圈又一圈,最后还是生生咽了回去。

不能跟太宰治一般见识。他告诉自己。

“你确定是这个方向?”中原中也把钥匙插进锁孔,汽车引擎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格外明显,他拐了个弯,车开始沿着海边行驶。横滨的夜景很美,那些或近或远的灯火将一切点染得如梦似幻,照耀着蛰伏于黑暗中的浮华与纸醉金迷。中原中也从后视镜里看到了太宰治轮廓分明的侧脸,他想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任务,此时的太宰治大概正在某个温柔乡里快活,他的手一定会握着一只酒杯,坐着的也不会是自己车内的皮座椅,而是某个女人白皙丰腴的大腿。

在这一点上,太宰治大约是讨厌他的,

“你应该知道我从不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太宰治闭上眼,把身体向后倒去。一时间,车内充满了令人难耐的寂静,寂静到中原中也几乎以为太宰治已经睡着了。他看了一眼GPS,还有不到100公里,看来按时到达是没问题了,在这一点上他得好好感谢感谢太宰治——感谢他没拖自己后腿。

“你不害怕吗?”

“……什么?”

中原中也被太宰治突然发出的声音吓了一跳,握着方向盘的手抖了抖,好不容易才稳了下来。害怕?害怕什么?自己怎么可能会害怕。在中原中也22年人生的字典里就从没出现过害怕这个词。他从后视镜里留意着太宰治的表情,对方依旧闭着眼,张合着唇瓣吐出了回应:

“中也就不怕我带了人埋伏在那里?”

“开什么玩笑,你可是首领的直属间谍,要是你敢这么做,我早就解决掉你了。”

太宰治发出了一声不置可否的鼻音,中原中也马上明白这又是太宰治的一个玩笑,可恶的是自己每次都会上他的当。他愤愤地一脚油门踩了下去,车子咆哮着向前冲去,拐了几个弯,最后停在了一间不起眼的仓库门口。

“还以为自己要死了呢。”

“那不正合了你的心愿吗?混蛋青花鱼。”

“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中也,”太宰治叹了口气,“我没有跟你这种小个子男人一起殉情的打算。”

中原中也正要发作,却看到太宰治俯身从地上捡起了一枚空弹壳。无机质的金属在清冷的月光下泛着寒光,两人对视了一眼,中原中也从衣内掏出了短刀。太宰治把枪上了膛,两个人小心翼翼地朝仓库靠近,随后一脚踢开了金属制的大门。

浓重的血腥味。

“看来我们来晚了一步。”中原中也抬脚踢了踢身边的尸体,“全死光了,但还是先进去找找有什么线索吧。”

太宰治没有答话,中原中也懒得理他,径直向仓库深处走去,鲜血弄脏了他的小牛皮鞋,他皱了皱眉,只希望这该死的任务可以速战速决。而就在此时,他察觉到有一个人影正朝着他高速冲来,中原中也敏捷地闪向一边,同时举起短刀挥手打落了袭击者的枪。

“太宰!”

枪声响起,来者跌落在地发出沉闷的声响,太宰治走上前去,他蹲下身,伸手抓起男人的额发,迫使对方直视他的双眼。

“告诉我,是谁。”

太宰治的眸子似乎天生具有逼供的神秘力量,那一抹深棕色此时浓的犹如一潭深不见底的死水,一旦沉入其中便再无生还的可能。中原中也知道接下来的任务交给太宰治就够了,毕竟太宰治的逼供术还没失败过,除非——

俘虏拉响了手榴弹。

“除非那个人已经死了。”

 

夏季的横滨天亮的很早,苍蓝色的天空中还残留着一弯白月,然而东方的天际已经染上了一丝浅淡的橙红,连带着那一片的水面都泛起了灿灿的金色。

记忆中,似乎有什么人说过自己的头发很像日出时的朝霞,中原中也用指尖挑起颈边的一缕发丝,把玩片刻后便兴趣缺缺地松开。太宰治的花言巧语不分年龄也不分对象,合着他那副好皮相一起迷惑了不知道有多少人。但很可惜他并不在那些人的行列之中,他是太宰治的什么?搭档?发小?友人?炮友?上述身份会做的事情他们都做过,但很可惜他们之间的关系不属于其中的任何一种。中原中也当然不认为自己会喜欢太宰治,但如果要他一本正经地说出讨厌二字也很困难。毕竟,他不得不承认,在很多时候他其实是憧憬着这个人的。

他急于证明自己,但证明了自己之后呢?

于是他把视线投向了副驾驶座上的那人。

爆炸发生的时候,尽管中原中也的反应速度算不上慢,但他还是被热浪和冲击波震动得难以稳住身形,最后是太宰治在混乱中伸手揽住了他的腰,迈开长腿几步扑出了那个危险的仓库。逃出来后太宰治便一直昏迷不醒,中原中也以为他受了什么伤,检查一圈后发现并无大碍,这才松了一口气。他把人搬进车里,心想果不其然遇上太宰治他就得倒霉。且不说从头到脚这身衣服都得重新置办,仅有的一个俘虏还死在了仓库里,使得这趟彻夜执行的任务收获为零。中原中也不知道自己的问题究竟出在哪里,他到底是该感谢太宰治还是该给他一枪。总而言之现在的他非常混乱,只好坐在车里睁着眼睛等天亮。

于是,太宰治醒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中原中也偏着头凝视着窗外的侧脸。

对方的衣服跟他一样破破烂烂的,脸上也全是爆炸后残留的灰黑色痕迹。唯有那顶被他视为珍宝的帽子,依然好端端地扣在他的头上。海风吹起橙红色的发丝,太宰治眨了眨眼,轻声说道:

你的头发,很像那边的朝霞。

中原中也回过头看着太宰治,那一刻他觉得自己完全不明白眼前这个男人究竟在想些什么。于是他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摸出最后一支烟。

“走吧。”

这么说着,他发动了汽车的引擎。

 

提交报告的时候中原中也还是有一丝不安的,毕竟在这薄薄几页纸上,有用的信息几乎一个字也没有。他站在森鸥外面前,努力想把自己变成办公室里的一棵绿植,同时暗自不爽凭什么后果都要由他一个人来承担。那天早上,太宰治让他直接送他回侦探社的宿舍,那是中原中也第一次见到如此寒酸的公寓,他在楼下目瞪口呆了好久,最后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

“太宰,我突然有点同情你这家伙了怎么办?”

太宰治露出了一个无辜的表情。他问对方要不要上去坐坐,中原中也摆着手一溜烟钻回了车里,调转车头绝尘而去。

事后中原中也非常的后悔,他觉得自己当时就该上楼去,至少可以逼着太宰治和他一起把报告写完。但发生过的事情没有办法后悔,如今的他所能做的只有重整旗鼓,等待太宰治提供的下一波线索。必须赶在侦探社查明毒品来源之前下手——这是首领下达的命令。这一次的战斗,是这么多年来侦探社和港口黑手党之间最重要的一次博弈,而成败的中心,毫无疑问,就在太宰治身上。

太宰治回到侦探社的那一刻就察觉到了气氛的凝重。中岛敦看到他,有气无力地打了个招呼:

“太宰先生,早上好……”

尽管知道是为什么,但太宰治还是做出一副疑惑的样子询问道:“大家这是怎么了?”

“刚刚查明的黑手党毒品仓库被人袭击了,所有的人都死了。”

“最头疼的是还发生了一场爆炸,”国木田独步合上笔记本电脑,他转向太宰治,从文件夹里抽出一份文件递了过去,“这是贤治从现场发来的报告,你好歹也帮着干点活。”

太宰治接过文件晃晃悠悠地在沙发上躺平,他把那几张薄薄的纸举得老高,一张照片从中间滑落,他捡起来看了又看,终于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中原中也的帽链。

——tbc——

文野新旧双黑文的整理链接在【这里】,会根据更文的进度不断更新,电脑党可以直接戳我主页右边【文野】的归档。

感谢大家的支持,来找我唠嗑啊~(挥小手)

评论 ( 4 )
热度 ( 124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