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夜幕四合(03)

*沉迷奥运,更新缓慢orz

*双重间谍太宰治x刚晋升黑手党干部的中原中也

【01】 【02】

【03】

中原中也很焦虑。

拜那根该死的帽链所赐,如今的他只能在办公室处理一些琐碎的事务。由于黑手党在和平协议尚且生效的时期派人出手的事实被武装侦探社察觉,森鸥外迫不得已只好暂停了中原中也手上关于毒品事件的全部工作,并且严禁他私自展开调查。相当于被软禁在办公室和家里的中原中也感到前所未有的挫败。新上任还不到一周,第一项任务尚未正式开始就面临夭折,这对他而言的确是个不小的打击。况且这项任务还有太宰治的参与,他一定不会放过这个嘲讽昔日老搭档的大好机会。一想到这些,中原中也的太阳穴便突突地跳个不停,他摸出一根烟,点燃后狠狠地吸了一口,浓烈的焦油味刺激着他的五脏六腑,暂时分散了他的一部分注意力。

桌面上摆放着太宰治前几天递交上来的任务报告书,森鸥外叫他整理成最终的报告提交上来。中原中也盯着那三个字看了很久,恨不能在那张A4纸上灼出一个洞来。不得不承认,他的内心其实是有些埋怨太宰治的。这个男人素来比他心细,即便是自己一时疏忽将帽链忘在了现场,太宰治没理由发现不了这个致命的细节。中原中也越想越觉得窝火,但冷静下来后又意识到这种想法让自己在根本上输给了太宰治。这一认知使得他的内心充满了无可奈何,他想这大概就是命,而太宰治则是自己命中永远逃不开的一个劫。现在的他所能做的只有打开电脑老老实实敲打键盘,太宰治的书面语一改平日里轻浮的语气,显得稳重而又富于心计,中原中也不得不承认太宰治在这方面明显比自己的老练的多,他闭上眼,却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太宰治说出这些话的样子。

在这一点上,他们终究是不一样的。

在中原中也的心里,太宰治一直都是一个看得见却摸不着的存在。有时候他会觉得自己离这个人很近很近,近到熟悉他呼吸的频率和出招的速度。但大部分时候,中原中也想,自己大概是不了解太宰治的。少年时代的他,曾在夜幕降临后,躺在床上耗费自己大半的心思,努力把太宰治那些或明白晓畅或晦涩难懂的话语漂洗成薄薄的一层剪纸,小心翼翼地张贴在雪白的天花板上。那些句子就像是走马灯一般移动了起来,然而中原中也依旧无法参透其中的真实含义。

这是不公平的。

他愤愤地敲打出最后一个句号。随后孩子气地把排列在自己名字旁边的“太宰治”三个字给删除。他呆呆地注视着自己形单影只的名字,神情突然凝固了。

就在那一刻,中原中也意识到了一个致命的问题。

身为黑手党安插在武装侦探社的间谍的太宰治,为什么不在侦探社的人发现问题之前销毁那张照片呢?

中原中也手脚发凉,他抖着手点击了撤回按钮,不会的,他告诉自己,这一定只是个意外。尽管太宰治素来以捉弄他为乐事,但在这种问题上,对方从没开过玩笑。然而无法忽略的违和感包围了他,中原中也匆匆合上电脑,从桌子上抓起帽子扣在头上。他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也坐不住了,他必须出发去找太宰治把这件事问清楚。

但愿是我想得太多。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中原中也驱车离开了港口黑手党的办公大楼。

 

隔着夜色,太宰治一眼便认出了停在宿舍楼下的那辆跑车。这种豪华且价格不菲的物件一看就是自己那个矮个子搭档的所有物。他轻笑一声,将手插进口袋里上了楼,果不其然,在距离自家门口不到五步的位置,一个人影如蛇一般滑了出来,对方迅速地从后方逼近,紧接着是金属碰撞的声音,冰冷的枪管随之抵上了太宰治的后脑勺。

“安静点。”中原中也尽力使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冷酷无情一点,“往前走,把门打开。”

太宰治十分配合地举起了双手。中原中也把手伸进他的长外套里摸索了一阵,带出一大串账单的同时总算摸出了一把钥匙。他皱着眉打开了太宰治宿舍的大门,迎面而来的是飞扬的尘埃。就在这时,太宰治反手扭住了中原中也的手腕,一个发力将人推进玄关的同时伸手关紧了大门。

“混蛋青鲭!”中原中也半跪在地上,他回过头,太宰治居高临下地望着他,借着窗外透进来的光线,他可以清楚地看到太宰治嘴角噙着的笑意。然而还没等他参透这笑意里究竟蕴含着什么样的情绪,太宰治已经俯身朝他伸出了手。

“我本以为中也很喜欢这种游戏的。”

中原中也刚想反驳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喜欢这种事情,但转念一想,最先掏出手枪的人正是他自己。他有些尴尬地打开了太宰治伸来的手,然而刚一起身便被对方揽住了腰。

太宰治将中原中也按在玄关旁边的墙壁上,同时不紧不慢地把脸凑了上来,直到这时,中原中也才闻到太宰治身上那股酒气和若有若无的脂粉味,一阵强烈的嫌恶感从内心翻腾而起,他一个发力将对方推离了自己的身体,手肘向后一撞,恰好打开了电灯的开关。

“啊……这还真是扫兴。都怪中也,好好的气氛都被破坏了。”

中原中也靠在墙上冷冷地看着他。

“你有多少天没回过这里了?”

“一天。”太宰治微微眯起了眼。

“真的吗?”中原中也伸出食指在家具上擦了一把,灰色的尘埃弄脏了了漆黑的手套,他轻轻吹了一把,将手指举到了太宰治的眼前。

“我家一直都是这样,”太宰治耸了耸肩,“我不喜欢整理和清扫,这一点你应该比其他人更清楚。”

“骗我并没有什么意义,”中原中也从怀里掏出了短刀,“我八点左右就到了,那时你并不在,但不巧的是,你的邻居回来了。”

“你见到了敦……”太宰治的声音沉了下来,“你跟他说了什么?”

“别那么紧张,太宰,他并不知道我是谁,”中原中也用短刀轻轻划着自己的掌心,他弯起唇角,露出了一个有些恶劣的笑容,“我只是听说这几天你们侦探社集体出动追查有关毒品的案子,我没记错的话,应该已经有……”

他比出了三根手指。

太宰治脸上的表情沉了沉,嘴角的笑容有些尴尬,他走进屋内,找了块空地随意坐下,顺手开了一罐蟹肉罐头。

“什么事都瞒不过中也啊……”

“少废话!”中原中也猛地冲上前去揪住了老搭档的衣领,“说!你为什么不在当时提醒我。以我对你的了解,你不可能没有注意到那么致命的细节!”

话刚说完,中原中也便意识到自己有些无理取闹,但话已出口,他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僵持下去,太宰治的脸上依旧挂着那副游刃有余的表情,这令他想起了小时候,他们每一次的争吵,都是以中原中也的动手作为激化的开端,而每每此时,太宰治就会带着这样的表情看着他,令中原中也产生一种在一开始自己便已经输了的感觉。

“该死……”他恨恨地松了手,在太宰治的对面坐了下来。无论是十二岁的自己还是二十二岁的自己,在对面这个人的问题上,他从来都占下风。尽管如此,该弄清楚的事情还是得弄清楚。他把手伸进口袋,摸了半天却没掏出熟悉的烟盒,反而是太宰治得意地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你什么时候拿走的?”

“进门的时候。”

中原中也气结,却也没了抢回来的意思。太宰治耐心地抽出一根烟点燃,他悠悠地吸了一口,立刻皱起了眉。

“中也,这么烈的烟对身体不好。”

“如果你真的关心我,就该先把帽链的事跟我讲清楚。”

太宰治叹了口气,自己的这个搭档还是一如既往的固执。他凑近中原中也,把指间的烟伸向了他的唇边。对方犹豫了片刻,沉默着张嘴叼住了。青烟在两个人之间弥漫,逐渐浸染了沉闷的空气。

“抱歉,我是真的没注意到。”太宰治摊了摊手,表情无辜而又认真,“但这不是挺好的嘛……”

他附在中原中也的耳畔,话语里带着明显的笑意:

“把这个烫手山芋丢给侦探社处理,等这边查的差不多了,我会把收集好的资料送给你,那么,你的第一个任务,将会完成的不费吹灰之力。”

中原中也瞪大了双眼,他猛然意识到森鸥外始终没说过取消任务这种话。那一刻,他一直紧绷着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是因为确认了自己的任务不会受到影响吗?不,不是这样的,他真正在意的,从来都不是任务本身,而是太宰治究竟有没有背叛组织。

更确切地说,是有没有背叛他。

“既然你这么说,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中原中也站起身,时间不早,是时候离开了。刚迈出一步,他的衣服下摆却被人拉住,中原中也一个趔趄倒在了地上,太宰治双手撑在他的身侧,在他的脸上投下一片浓厚的阴影。

“我什么时候允许你离开了?”

“嗯?中也。”

令人窒息的吻落了下来,中原中也颤抖着闭上了眼,太宰治成为了那片海蓝里映入的最后的身影。脂粉的气息钻进他的鼻腔,那一刻,中原中也总算明白,自己参不透的除了太宰治的话语,还有他的轻浮和风流。

他们之间究竟有几分真心几分假意?

中原中也想不通,因为太宰治已经扣紧了他的十指,对方的指尖强势地探入了他的手套,在他的掌心暧昧地画着圈。事已至此,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已经再明显不过。太宰治伸出舌尖轻轻舔舐着他的耳廓,连带着他的声音都变得潮湿而又温润,就像一支淬着毒药的白羽箭,准确无误地射入了中原中也的心脏。

“你能够相信的,只有我。”

——tbc——

马上要开车了我好紧张而且好兴奋

评论 ( 6 )
热度 ( 117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