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芥】偶然事件

*服装设计师敦x模特芥

*旧双黑cp前提注意

*日常翻车现场_(:з」∠)_……


偶然事件

文:水母汐

【01】

无依,无靠,没有钱。

这便是大学毕业不过半个月的中岛敦所面临的窘境。

学有所成的年轻人只身来到横滨,打算在时装界碰碰运气。无奈世道险恶,刚来这里不到半月,他的钱包便被人偷走。既没有钱也无法证明身份的中岛敦只好在横滨的街头漫无目的地游荡。

市中心的大屏幕上正播放着当季最新的时装发布会,那游离在前卫和传统之间的风格,中岛敦一眼便认出出自自己最崇拜的服装设计师太宰治先生之手。十字路口人头攒动,中岛敦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他慌慌张张抬起头,太宰治的身影出现在了大屏幕上。周围顿时爆发出一阵女性的欢呼与尖叫。中岛敦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他当然知道这位业界闻名的设计师有着超高的女人缘,尽管所有人都觉得他跟那位矮个子御用模特的可能性更大。银白色头发的年轻人摇了摇头,暗自感叹贵圈真乱啊贵圈真乱,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今后也会成为“贵圈”的一员。

然而现在想这么多有的没的也没什么用处,肚子空空的中岛敦在路边找了一张树荫下的长椅坐下,盯着路人手里的可丽饼直叹气。

“喂!那边的年轻人!请问能占用你一点时间吗?”

是在说我吗?中岛敦茫然地抬起头,终于看到了从不远处朝他挥手的戴眼镜的男人。

 “没错就是你。”手拿记事本的男人推了推眼镜,顺手指向了街边的一棵行道树,“能麻烦你帮我把那棵树上挂着的那个蠢货给解下来吗?这家伙死活都不允许我靠近他。”

顺着眼镜先生的手指抬起头,中岛敦揉了揉眼睛,又揉了揉眼睛……

“啊啊啊啊啊太宰先生啊啊啊啊啊啊——”

将解救下来的人安置在路边的长椅上,中岛敦呼呼地喘着气。他还没从自己的偶像正在实施自杀的打击中恢复过来,眼镜先生已经自顾自地对太宰治展开了训斥:

“我都说了多少遍!要是自杀可以寻找到你说的什么灵感的话,那全世界的设计师都去自杀好了!”

“诶……国木田真是个死脑筋,难道你没听说过上吊健康法吗?”

“那是什么东西?”

“啊啊,就是,那个那个……”

“对……对不起!”仿佛是下定了极大的决心,中岛敦捏紧了双手开口说道,“请问……请问您就是著名的设计师太宰治先生吗?”

“诶?”太宰治愣了愣,随后朝中岛敦露出了一个和善的微笑,“是的哦,刚才阻碍我上吊的就是少年你吗?”

阻碍上吊?中岛敦吓了一跳,可他的肚子却在这种时候不争气的叫了起来。他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然后他便看到了太宰治朝他伸出的,那只他在杂志上看过了很多次的缠满绷带的右手。

这便是一切的开始。

【02】

“敦啊,你跟着我也有一段日子了吧。”

这是中岛敦师从太宰治的第二个月,为了准备接下来的时装发布会,他连夜修改完成了自己的设计稿——太宰治答应给这个新人一个机会,但前提条件是他必须设计出符合太宰治本人审美的作品。

敦的视线在太宰治的表情和那张薄薄的设计稿之间移动了好几个来回,最后有些心虚地抬起头:

“是的,太宰先生。”

“我不记得我有教过你设计小洋裙。”

太宰治一松手,那张设计图纸便轻飘飘地滑落到桌面上。中岛敦不敢抬头,他心想这才不是小洋裙,但他无论如何也不敢把内心的真实想法说出来。气氛顿时变得凝重,直到一阵敲门声打破了沉静。

“哟,没想到太宰你这家伙也开始带新人了啊!”

中岛敦认得眼前这个矮个子男人,太宰治的御用模特中原中也。对方自顾自地走向工作室的小冰箱,顺手开了一瓶啤酒,“真巧啊,我最近也收了个新人。”

太宰治眯起了眼睛,他又看了看中岛敦的那张设计图,露出了一个妥协的表情:

“这样吧,敦,如果你可以为你的这套设计找到合适的模特,我就允许你上台。”

然后太宰治便丢给他一个“你可以回去了”的眼神。中岛敦当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于是他乖乖离开了工作室。临走之前,他不经意间瞄了一眼中原中也的手机,对方似乎正在跟太宰治吹嘘自己的新人模特,屏幕上是新人的大头照和简单的资料,不知为何,中岛敦很快便记住了那个人的名字——

芥川龙之介。

 

中岛敦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转悠,他想着自己不可以继续这样麻烦太宰先生了——至少应该先从对方的别墅里搬出来。他随便走进了街边的一家房屋中介,在讲明自己的来由后,对方立刻堆满笑容地朝他推来一份资料:

“真巧啊,刚刚来了一个年轻人想找人跟他合租一套公寓,您要是觉得满意,就按照这上面的联系方式打给他吧。”

中岛敦心想我今天的幸运值实在是太高了。他迫不及待地给对方打了电话,拨号之前他注意到对方留的名字是芥川,这名字似乎在哪里见过,然而还没等他想清楚,电话就被接通了。

“喂,我是芥川。”

电话那头的声音清清冷冷,中岛敦咽了口口水,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可以,下午三点过来看房子吧。”

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的顺利,三点整,中岛敦来到了芥川先生的公寓门前,他小心翼翼地推开门,一下子便撞上了门内的一道身影。

芥川……芥川……

“呜哇!你是芥川龙之介!”

被叫到名字的人一脸疑惑地皱起了眉,他斜倚在大门口盯着中岛敦,半张脸黑了下来。敦连忙惊慌失措地摆起了手:

“啊啊啊那个……我是无意间从中原先生那里知道你的。”

“你认识中原中也先生?”

“那个……准确来说,是太宰先生认识……”

“这么说来,你就是太宰先生手下那个新人设计师?”

敦点了点头。

“今晚就搬过来住吧。”

“诶……啊!好!”

尚未弄明白其中的因果关系,中岛敦茫然地点了点头。直到对方把公寓的钥匙塞进他的手里,他才终于有了一丝成功了的实感。

【03】

听太宰先生说,中原先生说芥川龙之介喜欢吃年糕小豆汤。

将行李安置在自己的房间,中岛敦笑着拿出了年糕和红豆,同时询问同居者自己可不可以自由地使用厨房。

芥川的表情在一瞬间亮了一下,他有些不自然地偏过头,轻咳一声让中岛敦自便。

将小豆洗净放入锅中,打开水龙头,清水哗啦啦地流入锅里,逐渐没过了小豆。开中火,煮沸的小豆在锅子里上下翻滚。敦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直到芥川出现在他的身后,伸长手臂绕过他的腰,咔哒一声关闭了燃气灶。

“啊……那个,对不起……”

敦手忙脚乱地把小豆从水中沥出,又赶紧开火去处理一旁的年糕。芥川抱着手靠在厨房门口,突然觉得这样子的敦有些好笑。

“为什么突然要做这个?”

“啊,太宰先生告诉我说中原先生说你很喜欢吃这个。”

所以说,这个是做给自己吃的?

芥川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意外的慌乱,他抬手想要遮掩,却突然想起敦是背对着他的。厨房里乒乒乓乓的很嘈杂,他小声说了一句多加点糖,没想到中岛敦立刻探出头回应道:

“嗯好。”

芥川心想这家伙未免也太自来熟,他有点后悔自己如此草率地答应了这个人的合租请求,然而毕竟这家伙是太宰先生的学生,况且细细一想,中岛敦的热情并没有使他感到厌烦,恰恰相反,还有点喜欢。意识到这一点的芥川自己也吓了一跳,他借口自己还要工作,便匆匆退出了厨房。两个小时后,房间的门被敲响,芥川起身开门,映入眼帘的是敦带着微笑的脸庞和手中那碗冒着热气的年糕小豆汤。

“也不知道做的合不合你的口味,总之……”

“没关系,谢谢你。”芥川从敦的手上接过碗,然而后者却固执地站在原地不肯离去。他只好叹了口气,用勺子舀起一勺汤送进了嘴里。

“嘶……”

“啊!怎么了?是不好吃吗?”中岛敦一脸紧张,当即便伸手准备夺下芥川手里的碗。芥川向后退了一步,他用拇指轻轻擦了擦唇角,摇了摇头:

“没事,只是被烫到了。小豆汤很好吃,有劳了。”

敦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他张了张嘴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对方以“我还要工作”为由推出了房间。

“啧……”

轻轻抚上嘴角的红痕,芥川忍不住皱起了眉。自己到底是有多慌乱,才会连吃东西都忘记吹凉,以至于让这个新来的中岛敦看了自己的笑话。

他摇了摇头,继续吃起了那碗年糕小豆汤。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芥川已经出门了。给对方做早餐的念头落了空,望着空荡荡的房间,中岛敦有些挫败。他简单地为自己烤了一片面包,抓起电脑就出了门,心里盘算着今晚有没有可能早点回来给同居者准备晚饭。

工作室里不见太宰治,却看见中原中也正坐在太宰治的那把椅子上玩着手机,见他走进门,对方抬起下巴指了指工作室的里屋。而恰在这时,房门咔哒一声被打开了,先走出来的是芥川龙之介,他朝着屋内的太宰治微微鞠了一躬,后者摆了摆手叫他先出去,于是他很快便看到了站在屋子里不知所措的中岛敦。

“我是来找太宰先生的。”

“哦。”

太宰治看了看芥川又看了看敦。

“你们认识?”

“啊,他是我的合租人。”

太宰治的脸上立刻流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他拍了拍敦的肩膀,赞许地点了点头,“不错,”他把目光投向一旁的中原中也,“比我当年速度快多了。”

敦下意识地觉得太宰治一定是弄错了什么,然而暴怒的小矮人已经抄起一本杂志跳起来打了太宰治的头。两个人一如往常地扭打在了一起,敦只好不好意思地把芥川送出了门外。

“你别介意,太宰先生他……就是这样……”

“嗯。”

“那个……今晚有什么特别想吃的吗?”

“不必劳烦,我点外卖就好。”

“那怎么行!”敦一把握紧了芥川的手臂, “你那么瘦,总得多吃点才行。”

芥川心里觉得好笑,他垂了垂眼,却并没有打开敦的手。这个刚认识还没几天的家伙仿佛格外操心自己的饮食起居,这使得他原本阴郁的心情变得明快了许多。

“什么都行。”

这么说着,他离开了太宰治的工作室。

【04】

芥川龙之介回家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便是茶几上的可丽饼。晚饭的香气从厨房里传出,系着围裙的敦从厨房里探出头,手里拿着一把沾着菜汁的锅铲。

“啊,你回来了。饿了的话可以先吃桌上的可丽饼。”

“嗯,今天的晚饭也辛苦你了。”

餐桌上的气氛格外的沉默,中岛敦想完了完了,肯定是今天的饭菜不合芥川的胃口。但事实好像并非如此,因为芥川慢条斯理地扫光了桌面上的所有菜品,甚至把空碗伸向他示意再来一碗。

“芥川……”洗碗的时候,他们一个把盘子放进水龙头下冲洗,一个接过盘子擦干。你来我去倒是十分默契。但无论如何芥川就是不开口说话。敦有些急了,在芥川把最后一只盘子递给他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问道:

“芥川,发生什么了?”

芥川的手停在了半空中,他犹豫了片刻,然后从旁边的架子上扯下一条毛巾擦了擦手。中岛敦不知所措地跟在他的身后,擦手,从冰箱里取出可乐,在沙发上坐定,然后和芥川一起把手伸向了同一只抱枕。

“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只是想知道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敦目光坚定令芥川难以拒绝。他把手指伸向拉环,呲地一声,可乐泛着气泡涌了出来。他喝了一口,轻轻叹了口气。

“太宰先生拒绝了我。”

“哦,”敦露出了一丝遗憾的表情,不知为何,一丝酸意从他的心底泛起,同时生发出来的,还有一丝庆幸,“毕竟他认识中原先生在先嘛。”

“你想多了,”芥川平静地喝下第二口可乐,“我说的是,他拒绝了我成为他下一场时装发布会模特的请求。”

中岛敦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这会他终于有心情去开自己的那罐可乐了。他丝毫没有意识到当下的自己究竟有多么欢快,甚至在不经意间哼起了不成调的小曲。

“你在高兴些什么?”

“诶……”

是啊,自己为什么会这么高兴呢?

“如果你反复追问我原因只是想看我的笑话的话……”

芥川站起身,空掉的可乐罐被丢进了不远处的垃圾桶里,发出清脆的撞击声。他留给敦的只有一个难以接近的背影,关门的时候声音很响。

客厅里顿时陷入了沉默,电视里恰好在重播上一季度的时装发布会,中岛敦拿起遥控器一下子关掉了它。半小时后,他一把拧开了芥川的房门。后者从椅子上回过身,表情里充满了不耐:

“没人告诉过你进别人的房间之前要先敲门吗?”

“芥川。”

深吸一口气,中岛敦终于将放在身后的手伸了出来。

“你愿意,做我的模特吗?”

【05】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是想问你愿不愿意试试我设计的小洋裙啊不新秋装。”

“我是男的。”从设计图纸上抬起头,芥川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打量着中岛敦,那神情一看就是在说“你真的是太宰先生的学生吗为什么你的画风跟他完全不一样?”这么一来敦也有些心虚了,他小声地反驳说这又不是女装,随后抬起头,眼中一片诚恳:

“芥川,给我个机会,你就试一试吧。”

芥川心想反正到时候走的都是太宰先生的台,再加上敦的眼神透着十二分的诚意,他也不好意思拒绝,于是就半推半就地跟着敦去了对方的房间。层叠叠的荷叶边和肃杀的黑色外套搭配起来似乎也没想象中那么违和,他试穿了一下,对着镜子摆了个pose,然后转身询问敦的意见。

敦呆立在原地,浅金色的眼瞳睁得老大。过了好一会他才恍然大悟一般地从抽屉里拿出尺子,飞也似地冲到芥川身边上下比划起来。

“你在干什么!?”

“太合适了!”敦抬起头。为了测量芥川的裤长,他甚至单膝跪在了地上,“成为我的模特吧!芥川!接下来的那场发布会,我需要你!”

“虽然现在的我既没名气,设计的作品也还没得到任何人的肯定,但是……”

“我答应你。”

“诶?”

“我答应你,还有,”芥川顿了一下,“说起肯定,难道我不是人吗?”

 

有了芥川做自己的模特,敦的设计稿总算是通过了太宰治的审核,终于可以登台走秀了。接下来的日子,他跟芥川的沟通愈发频繁了起来,白天在工作室里,敦根据芥川的身材不断进行着设计稿的微调,晚上在公寓里,两人则是一起商讨着走秀的各种细节。终于,发布会的日子如约而至,敦的作品作为彩蛋压轴上场。当他跟着太宰治走上T台的时候,他一眼便看到了站立在模特之中的,镁光灯下的芥川。对方身形颀长,白色的鬓角发梢隐藏在风衣的立领后面,骨节分明的手从重重叠叠的白色荷叶边里伸了出来,那一刻,他觉得这个人才是今晚的焦点——并非是因为自己设计的衣服,而是芥川身上那种与生俱来的清冷的气质,虽然在场的所有人,包括他的老师太宰治都不得不承认,芥川本人跟中岛敦的设计相性很高。仿佛这套衣服生来就是为他而设计的一样。

下了台,中岛敦觉得自己必须向芥川表示感谢,于是他径直来到了更衣室,门没关,芥川正在镜子前卸妆。获得了许可的敦走了进去,顺手把门给锁上了。

“稍等,我这边还要一会才能回家,如果你已经忙完了的话就先回去吧。”

“啊……那个,太宰先生叫我过来问你等会去不去参加庆功宴。”

去,当然要去,为什么不去。芥川回过头,一脸的理所当然。敦一时间找不到话来回应,只好有些尴尬地找了把椅子坐了下来。

芥川身上的这件衬衣在身后做了交叉绑带的设计,中岛敦表示这样可以最大程度地展现芥川完美的腰身,但缺点在于很难脱下来。所以当芥川皱着眉反着手与腰上那几条带子搏斗的时候,中岛敦不得不上前去搭把手。

带子松开的那一刻,芥川刚好解开了胸前的领巾并且松开了一大半的扣子,中岛敦浑然不觉前面发生了什么,他捏着布料的手微微使力,丝质的白色衬衫就从芥川的肩头滑了下来。他有些木然地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白皙圆润的肩头,他下意识地吞了口口水,一时间连道歉这件事都忘在了脑后。

气氛顿时变得微妙而又尴尬,中岛敦鬼使神差地绕到芥川的身前,他单膝跪地,微微歪着头,仰望着椅子上的芥川,神情单纯而又诚恳,令人难以拒绝:

“芥川,可以吗?”

【翻车点我】

【07】

“所以说,现在的年轻人啊——”

太宰治仰躺在椅子上,脸上盖着一本最新的时尚杂志。中原中也一脸嫌恶,他问太宰治你又知道些什么了?太宰治摇了摇头说以中也的身高,很多东西都看不见的啦。

“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中原中也走向窗边,“你的学生把我的学生拐跑了,这个责任你负得起吗?”

“什么负责不负责的,当年的我们还不是一样。”

只有这一次,中原中也没有像往常那样跳起来打太宰治的头。

 

如果说相遇只是一次偶然,那么如今的这种状况,可不可以看作是命运中的一种注定呢?

芥川时常会想,自己当初答应和中岛敦合租,真的仅仅是因为他是太宰先生的学生吗?

或许是第一天晚上的那锅年糕小豆汤,或许是那一次他握着自己的手腕叫自己多吃一点,或许是每天晚上从不重样的晚饭,又或许是,敦的那一句“我需要你。”

被人需要的感觉,被人关心的感觉,这些东西在心底混合发酵,在最后的那个晚上完全释放。

我需要你,而你肯定了我。

世界上还有什么能比这个来的更让人激动了呢?

“芥川,我想我……我想我大概是……”

“你喜欢我。”

芥川的表情非常严肃,敦也下意识地愣住了,片刻后,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嗯。”

我喜欢你,绝非偶然。

——fin——

评论 ( 12 )
热度 ( 186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