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夜幕四合(05)

*双面间谍太宰X黑手党中也,双黑无异能设定。一边算计一边谈恋爱的故事,这次是女装中也和宰的日常撩中也

*久违的更新orz因为有出本的计划所以这也有可能是最后一次更新?

*讲道理我真的很喜欢这篇连载,快来评论区找我玩(泥垢)

*然后,中秋节快乐?(永远赶不上节日的超时体质真是没救了)

目录:01 02 03 04

【05】

如果有回到过去的机会,中原中也一定会把当时的自己狠狠地揍一顿,同时拒绝太宰治这个混蛋的一切请求。

也不知道当时的自己究竟是怎么想的,脑子一热居然就点了头,同意以女伴的身份陪太宰治参加福泽谕吉举办的酒会。这个男人在床上乘人之危的本事熟练得令人咂舌,而令人郁闷的是中原中也对此无计可施——谁让太宰治是个天生的预言家,他所做出的一切决策,从来就没有失败的时候。

思及此,中原中也气得绞紧了手中的那条礼服裙。裙子有着良好的面料和精良的剪裁,一看就是价格不菲的高档货。他忍不住怀疑太宰治是不是背着组织接了什么见不得人的私活,否则以他的了解,这个男人压根买不起这样昂贵的商品。

然而这次中原中也还真是想错了,这条裙子的确是太宰治攒钱买下来的。准确来说,它已经在太宰治的衣柜里呆了好长一段时间,而今天这个机会,太宰治已经等了很久,只不过中原中也还当是他的一时兴起,此时正捏着裙子在房间里纠结万分。

“还没好吗?中也。”

房间外面的人开始催了,中原中也有些慌乱,他匆忙朝门外敷衍了一句,语气很是不耐。事已至此,他也知道自己跑不了了,只好认命地开始研究起太宰治丢给他的这一堆衣服。

他脱下外套和衬衣,连同自己那条黑色的长裤,长裙的合身程度令他怀疑太宰治是不是成心买来捉弄他的——而事实正是如此,只不过这算不上是什么捉弄更不是什么无伤大雅的玩笑,更类似于太宰治的恶趣味罢了。裙子是鱼尾的,中原中也感觉自己的腿有些凉飕飕的,他下意识地夹紧了膝盖,下一秒便意识到这个动作实在是太过于大小姐而愤愤地撩起裙子坐回了床上。

太宰治给他的衣服里有一条半长不短的黑色丝带,起初中原中也以为这是一条腰带,但很快他便明白了这根东西的真正用途——前几日残留在脖颈上的痕迹实在是太过于显眼,中原中也不得不将丝带系在颈间作为遮挡。

终于穿戴到了最后一步,中原中也松了口气,刚才经历的一切对他而言宛如某种酷刑,只不过与黑手党的拷问制度不同,这种酷刑折磨的不是他的皮肉,而是他的身心。

当然,有一点是相同的——这些酷刑的发明者都是太宰治。

中原中也咬着牙在心底又把太宰治骂了上百遍,这才对着镜子用发卡小心翼翼地将黑色的小礼帽别在发间。礼帽上垂下的流苏在他的面颊上投下一片阴影,使得他的面部轮廓柔和了几分——他不得不承认,在挑选女人的东西上,太宰治的眼光还是很出色的。而就在这时,从门外传来了一道不属于太宰治的声音。

“太宰,你还在这里做什么?”

“当然是等着我那美丽的小姐来与我一起殉情啦!国木田君,你手账上的任务都好好完成了吗?”

对方顿时语塞。看来此番斗嘴又是太宰治的胜利。中原中也忍不住在心底为太宰治这个新搭档默哀,于此同时他也清楚地意识到自己不能继续这么拖延下去了。于是他咬了咬牙,登上高跟鞋便拧开了房门。

“哟!”

太宰治吹了声口哨,却收获了中原中也的一记眼刀。但很快,中原中也的注意力便被太宰治今天的装扮吸引了。自太宰治接下了间谍的任务,这个男人便脱下了十几年来一成不变的黑色西装,换上了一袭沙色的长风衣外套。那身色彩浅淡的装扮,看上去就仿佛在向世人证明他真的弃暗投明了一般。只可惜在中原中也眼里只有虚伪和嘲讽。因此,现在站在他面前的这个身着黑色西服套装的太宰治,可以算是这几年来中原中也眼中难得一见的风景。这不禁使他产生了一种时光倒流的错觉。

“今天的你真好看。”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太宰治,他大步走到中原中也身边,自然而然地揽上了他的腰,同时俯身凑近他的耳边低语。温热的吐息将中原中也耳畔熏染得一片绯红,他下意识地想要推开太宰治,却因为过于麻烦的高跟鞋而一个趔趄,太宰治眼疾手快地扶住了他,这下,中原中也整个人都窝进了太宰治的怀里。他尴尬极了,他想抬腿踹眼前的人一脚,却发现自己的双腿被那该死的裙子限制了行动,他捏紧了拳头准备朝太宰治脸上招呼过去,却被对方捉住了手腕,并将手背放在唇边亲吻。

“安静点,中也。”太宰治声音低沉,染上了不同于平日的严肃色彩,“你也不想被侦探社的人发现吧。”

中原中也立刻想到了江户川乱步的存在,神经顿时紧绷了起来。他松开了拳头,太宰治将他放了下来,他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裙子,随后朝太宰治伸出了手,脸上露出了一丝恶意的微笑。

“那么,就麻烦太宰先生带我去会场开开眼界了。”

他的声音很轻很柔,黑手党的训练科目里自然少不了变声这一课,尽管带有一丝男性的沙哑,但作为一名成熟的女性已然是绰绰有余。太宰治挑了挑眉,神情有些惊讶。但很快他便换上了平日里那副轻浮而又游刃有余的笑容,同时用那只缠满绷带的手握住了中原中也带着黑色丝质手套的手。

“Yes,my fair lady.”

步入会场后,太宰治和中原中也交换了一个眼神,后者径直找了个角落坐下来喝酒,而太宰治很快便被场内的各位小姐们包围。那副笑脸中原中也怎么看怎么觉得恶心,连带着自己杯子里的酒似乎都变酸了。怀着想让太宰治远离自己视线的想法,中原中也起身准备在场内转转,顺便寻找一下自己需要的东西。然而不巧的是,他的裙边被迎面而来的人踩住了,金发的少年向后退了一步,抬眼便对上了中原中也略带阴沉的脸,吓得他急忙一叠声地道歉。

“啊啊啊对不起对不起……小姐我不是故意的……”

“小姐”二字令中原中也差点气的跳起来,但也正是这两个字使他意识到了自己现在的身份。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他可以感受到那些不断落在自己身上的或探寻或灼热的视线。啧。事态变得有些麻烦了。他只好努力摆出一副温和的样子,抬手掩住唇角,轻轻摇了摇头。

哦,天晓得中原中也究竟是用了多大的克制力才让自己做出了刚才的那副表情。他觉得有一股气在自己的胸口乱撞,无名火腾地燃起,最后变成了一团无处安放的愤懑。

宫泽贤治还想说些什么,有一个人拨开人群走了过来。起初中原中也以为那个人是太宰治,抬起头却对上了武装侦探社社长的眼睛。

不妙啊……

留意到出现在福泽谕吉身后的江户川乱步,中原中也下意识地握紧了手掌。他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不能因为慌乱而失了分寸。

“请问,这位小姐是……”

“她是我的女伴。”

毫无疑问,此时此刻出现在此地的太宰治简直就是中原中也最大的救星,后者下意识地就想在心里好好感谢一下他,但下一秒他便意识到掩护他本来就是太宰治的本职工作。正当他在原地发愣的时候,太宰治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

“对不起,让你受惊了。”

太宰治微微歪着头,那双桃花眼中满是温情脉脉和深深的歉意。如果中原中也是在场的某位不知名的小姐,他肯定要完全沦陷于这个男人过分真诚的视线里了。

然而很可惜,中原中也就是中原中也,他是太宰治十几年的老搭档,也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可能吃太宰治这一套的人。中原中也在心底暗自腹诽太宰治你少拿你勾搭小姐们的伎俩来对付我,但表面上却还是一脸温和地笑着,轻声说:

“我没事。”

中原中也从来都不知道自己也能有这么恶心的时候。

“如大家所见,已经没事了。抱歉给大家带来了麻烦,作为补偿我请大家喝香槟吧——当然是那边的国木田先生付钱!”

中原中也觉得自己很有必要跟这位国木田先生喝上一杯顺便探讨一下太宰治种种令人发指的言行——假如有这个机会的话。

尽管这场小风波已经过去,但中原中也知道,自己已经不可避免的成为了会场里被人关注的对象。太宰治朝他伸出手,他咬了咬牙挽上了对方的小臂。高跟鞋使得二人的身高差非常和谐,

他朝太宰治使了个眼色,对方点了点头,然后中原中也状似漫不经心地撞上了一位先生的肩膀,对方手里的香槟应声倾泻,打湿了他身上那条价格不菲的裙子。

太宰治挑了挑眉。中原中也的做法虽然烂俗,倒也效果显著。

“啊,对不起……”中原中也低下头,露出了一副无措的表情。太宰治很配合地朝那位先生一叠声地道歉,迅速带着中原中也下去换衣服去了。他们绕过一段走廊,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段长长的通往地下的楼梯。

“是这?”中原中也皱了皱眉。湿淋淋的衣服粘在身上的感觉并不好,此时的他只想早点完成任务。

太宰治没有回答,只是径直走了下去。中原中也有些生气,他提起裙摆跟在他身后下楼,脚腕使力,故意把高跟鞋踩得很响。

“中也,”太宰治的声音里带上了明显的无奈,“你这样会把敌人引来的。”

“这不是有你吗?”中原中也笑得一脸挑衅,他双手抱臂站在太宰治身后,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侦探社的资料室。他正准备动手,却被太宰治拦了下来。

“太宰先生,是您在这里吗?”

是中岛敦的声音。中原中也望了望楼上,又把目光转向了太宰治。

太宰治回望着他,眼里一片晦暗不明。

于是,当中岛敦进入资料室的时候,看到的是这样一幅景象。

太宰治轻轻环着橙色发丝小姐的腰,他的手抚摸着对方的头发,唇瓣张合吐露出带着毒药的情话:

“You are beautiful,”

“but that is not why I love you。”

——tbc——  

评论
热度 ( 123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