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芥】Lost and Found 01

*跟着感觉瞎写,虽然脑子里想着我要撒糖但是写出来又变成寡淡寡淡45度仰望天空但是一点都不忧伤的非小清新伪文艺腔,连文体都不明的玩意。

*哦天,别问我为啥还没睡,我还在发文说明我还没猝死

*Lost and Found是一个系列,今天是第一篇。原作向,下一篇是学园paro主题都一样


Lost and Found

文:水母汐

“满溢而出的话语 刺穿了你的胸口,自裂开的伤口 黑红色开始蔓延。”

 

【01】再来一份年糕小豆汤吧

夏末秋初。

这本不是什么恼人的季节,既没有过分灼热的太阳,也没有连绵不绝寒意渐起的雨水。就是这样一个平凡的午后,他推开了小店的门,风铃的声音清脆动听,站在柜台后的他抬起头。故事就这样开始,仿佛是偶然又带着一丝命中注定。

“一份年糕小豆汤。”

“啊……好的……”

银白色头发的少年似乎还不太适应店里的工作,他在笔记本上极其认真地写下“年糕小豆汤一份”这样几个字,鞠了一躬后便转身朝后厨走去,刚走出没几步,又仿佛想起什么似的倒了一杯水放在了客人的桌子上。

“不好意思,请您稍等片刻。”

少年笑得一脸真诚,右侧几缕略长的发丝垂在脸侧晃啊晃,黑衣的客人被晃得没了脾气,他摆了摆手,端起杯子喝了一口。

“新来的?”

“嗯?”少年转过身,紫金色的眼睛眨了眨,又点了点头。见黑衣客人没说话,他小心翼翼地开口:“请问,我刚才做错了什么吗?”

“没有。”客人这次将目光投向了窗外,算不上炽热的阳光明晃晃地,绿色的阔叶树在街角投下一片斑驳的影子。“年糕小豆汤,多加点糖。”

再次重复了一遍自己的点单内容,坐在窗边的黑衣客人回过头,鬓角两旁白色的发梢被阳光照得通透。

 

“打扰了,您的小豆汤。”

冒着热气的年糕小豆汤被端上了桌子,少年侧立在一旁,笑容里带着显而易见的得意。神情就像是等待夸奖的大型猫科动物一般。所以说这是拿手的甜点吗?客人尝了一口,却被尚未冷却的液体灼伤了舌尖。

“啊……抱歉,我应该提醒您的,我去帮您拿些冰水。”

“不用了。”客人摆了摆手,令人怀念的味道萦绕在他的口腔之中,他觉得自己的眼眶潮潮的,但这大概是因为阳光太过刺眼吧。

于是他眯起了眼睛,点了点头。

“还行。”

明明是一句算不上夸奖的话语,可桌边的少年却仿佛得到了最高的夸赞一般,紫金色的眸子微微睁大,唇角上扬,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承蒙您夸奖了!”

又是一个深鞠躬,少年直起身。自内心深处涌现的愉快使得他还想再说些什么,可风铃的响动打断了他。他只好朝客人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从柜台上拿了菜单向另外一张桌子跑去。

 

这是芥川龙之介第一次来到这家甜食店——准确来说,他确实是这家店的常客,只不过这家店被白发少年接手后是第一次来。起初还怀疑着少年手艺的他在品尝完第一碗年糕小豆汤后不得不承认自己之前的担忧都是多余的——少年的年糕小豆汤做的着实好吃,甚至比之前那个老板做的还要好吃。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呢?芥川思考了片刻,那些词语在他的脑海里转来转去,最后凝结成一句毫不相干的话语:

令人怀念的味道。

于是自然而然地,芥川龙之介成了这家甜食店的常客。

 

“总是吃小豆年糕汤,不会觉得腻吗?”

这是芥川龙之介光顾这家甜食店的第十五天,少年店主很快便记住了这位总是穿着奇怪的黑色风衣的常客。没来由的熟悉感使得他总是忍不住想跟这位客人多聊上几句,一来二去,他知道了这位客人名叫芥川龙之介,而少年也毫无保留地将自己的名字告诉了芥川。

“我叫中岛敦,”将小豆汤放在芥川的面前,银白色头发的少年歪着头眯起了眼睛,“跟你一样,也是上个月刚来这里谋生的。”

芥川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他刚端起碗,却发现敦的目光依然胶着在他的身上。他狐疑地抬起头,脸上的表情有些不悦。

“还有什么事吗?”

“啊……不……那个……”

“有话就说。”

“芥川啊,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的衬衣,好像……”

好像什么?

问题的答案仿佛早已知晓,深入追究却渺无音讯,芥川的脸上浮现出疑惑的神情,于是他静静地等待着敦的下文。

“好像小洋裙啊……”

砰!

哇!糟糕!生气了!

敦吓得吐了吐舌头,对方拉开椅子起身就要走,不知所措的他连忙上前一把拉住了芥川的袖口:

“今天的小豆汤半价!”

芥川看了他一眼,目光垂落在被抓住的袖口上,小臂使力想要甩开敦的手。

“免费!”

芥川犹豫了一下,迈出去的步子却没有收回来。

“免单!一周份的年糕小豆汤!”

“此话当真?”芥川收回了步子,他低下头,墨色的眼瞳直直地盯着敦的眼睛。

“嗯……”敦点了点头,他的表情几乎就要哭出来了。直到这时,芥川终于转过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安心享用起属于自己的年糕小豆汤。

“比起我,你喝的年糕小豆汤应该更多才对吧。”不然怎么会做出这么好吃的小豆汤呢?芥川如此这般地想着,却因为对方的回答惊讶地抬起了头。

“并没有……”

“没有?”

“嗯……比起年糕小豆汤,我更喜欢吃茶泡饭。”

甜的和咸的,完全不一样的两种食物,在口感上也相去甚远。究竟是如何做到这种好吃的程度的呢?芥川盯着面前空了一半的白色瓷碗。自己大概是知道答案的,他想。它们就像沉入水底的宝石项链,在黑暗中不时散发出阵阵微光,可自己却无从打捞。

“芥川?”

芥川抬起头,出现在面前的是敦放大了的面庞,他可以清楚地从对方紫金色的眼眸中看到自己的影子。少年把手覆上他的额头,片刻后又摸了摸自己的,那紧张而又小心翼翼的样子可爱得令人想笑,可此时的芥川却怎么都笑不出来。

“还好,体温正常。”敦轻轻松了口气,脸上的表情也缓和了下来。他望了一眼窗外,夏天的尾巴,阳光依旧耀眼。于是他伸手拉上了窗帘,深色的阴影投下一片阴凉。

“为什么要对我温柔?”

“可是芥川先生对我也很温柔。”

其实啊……

我啊……

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温柔啊……

黑暗的,残酷的,冰冷的,杀戮的,无情的……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是温柔的存在。

我的温柔仅限于这家小小的甜食店。

这是隐藏于二人内心深处共同的秘密,只不过他们都没有让对方知道罢了。

 

第二天,芥川没有来。

又过了一天,他还是没有来。

到了第三天的时候,敦坐在芥川常坐的那张桌子旁,七天免单只剩下四天了,自己究竟还有没有可能为对方端上一碗免费的年糕小豆汤呢?

他掏出了手机,却发现自己没有芥川的电话号码,他想关店出去找他,却发现除了对方的名字,他对芥川一无所知。

银发的少年有些挫败,他跌坐回桌前,单手托腮望向窗外。街角那棵阔叶树的叶子开始发黄脱落,午后的风带上了一丝寒意。秋天来了。他想。尽管那个男人用一袭黑色风衣将自己的365天都过得犹如深秋一般,但这并不能构成自己此时此刻脑子里只在思考他一个人的理由。

真奇怪呀。

他摇了摇头,换做其他的店主,对方主动不来享受一周免费的承诺不是应该高兴才是吗?他觉得自己的头有点疼,有一些被掩埋在脑海深处的东西开始苏醒发酵,噼噼啪啪,抽芽生长……

一只手抚上了他的头顶,略微粗糙的触感熟悉而又亲切,敦抬起头,那个人鸢色的眸子微微眯起,他直起身子,从对方身后看到了自己一直在等待的身影。

“即便是遇上了这样的事情,你们还是会遇到彼此,这一点,就算是我,也稍稍吃了一惊呢。”

 

“原来你是异能者!”

“原来你是异能者。”

同样的陷入了沉默,又在同一时间开口。他们心照不宣地避开了那些敏感的话题,挑选了一个不痛不痒却又显而易见的话题作为开始。

“这不是重点,”敦叹了口气,“芥川,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办?”

太宰先生说,在人迹罕至的小巷里,发现了能够吞噬他人记忆的异能者。

“当然是除掉他了,”芥川抬了抬眼,“免费的年糕小豆汤,你不会是忘了吧。”

我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温柔。

这件事,我比谁都清楚。

敦点了点头,拉开椅子,走向了后厨。

 

“我们从前就认识吗?”

“大概是吧。”

 

这天晚上没有月亮,无人的小巷一片漆黑。身着长袍的男人全身都隐没在黑暗里,他冷笑一声,沙哑的声音仿佛来自渺远的宇宙。

“你们是来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的吗?”

沉没在水底的宝石开始冒着气泡咕嘟咕嘟上浮,掩埋在尘埃之下的种子也开始不安分地抽枝发芽。

对视一眼,芥川率先发动了异能。

“罗生门。”

吞噬万物的黑兽咆哮着向屋顶上的男人奔去,那一刻,月光冲破了乌云,洒落在敦银白色的头发上。少年化身为虎,与黑兽一起朝着同一个目标奔去。

“不要碍事,弱者站在我身后就好。”

“你说谁是弱者!”

熟悉的对白,仿佛经由这张嘴说出过千百万次一般熟练。每一块肌肉,每一寸骨骼,他们究竟都记忆着什么?为什么这些动作会深刻进自己的骨子里而又不为自己所察觉?

答案,就在眼前。

“喂,这一次,可不能再输掉了。”

“当然!”

因为要把失去的东西,统统拿回来啊!

 

战斗结束的时候,世界一片平静,一如每一个无人的深夜。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敦摇晃着身子跌坐在地上,芥川就站在不远处,他的右臂似乎受了伤,鲜血滴滴答答地顺着左手指缝流淌,他那漆黑的身影已经完全融进了夜色里,唯有白色的发梢在夜风中微微颤抖,骚动着敦的内心。

“芥川。”

“……”

对方无言地回过头,那一刻,中岛敦从那双漆黑如墨的眼睛里看到了熟悉的东西,而关于那些东西的印象来源于自己丢失已久的记忆。

“你都……想起来了?”

芥川点了点头。

“我饿了。”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敦愣在了原地,伤口开始愈合,他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朝芥川伸出了手。

“去我店里坐坐吧。”

他听到自己这样对芥川说道,而后者迟疑了片刻,轻轻推开了他的手,却没有拒绝这个请求。

 

热气腾腾的年糕小豆汤驱散了夜晚的寒意,芥川把勺子送进唇边,却一不小心烫到了自己的唇角。他下意识地吐了吐舌尖。但下一秒,他的脸就被敦捧住了,后者微微靠近,温热的吐息打在芥川的脸上,他浑身僵硬不敢闭眼,于是他看到了中岛敦紧闭的双眼和微微颤动的羽睫,紧接着,有什么潮湿柔软的东西附上了他的唇角,敦细细舔舐着那一小块伤痕,他的神情虔诚而又紧张。芥川觉得自己唇边的皮肤更热了,似乎要燃烧起来。于是他闭上眼,张开嘴颤抖着回应,敦的舌头滑了进来,野兽的本能促使他轻轻撕咬着对方的唇瓣,红豆的甜味在二人的口腔内蔓延,在气息交叠之中,他们终于找回了失去的自我和曾经属于自己的对方。

如果说打败了异能者的那一刻,涌入脑海里的,只是毫无感情可言的,犹如电影片段一般的记忆,那么,这一刻,他们找回的,是与对方相关的,属于两个人的生活。

年糕小豆汤的香气,茶泡饭的温度,毫无意义的争吵,每一个夜晚的相拥而眠。

芥川龙之介想起了两个人同居的每一个夜晚。结束了黑手党的工作回到家的他,总是能在厨房找到那个系着围裙煮小豆汤的身影。

“欢迎回来。”

那个时候的中岛敦总是会对自己说上这么一句话。然后将刚刚熬好的小豆汤盛出,放在他的面前,连同一只满满的糖罐。

可天生怕烫的芥川无论对着勺子吹多少次,似乎都会被滚烫的小豆汤烫到,这个时候的中岛敦就会趁机吻上他,这是除了入睡以外的,两个人在一天中最亲密的时刻。

还记得有一天,中岛敦跟随侦探社去外地调查,深夜回到家的芥川龙之介望着漆黑一片的公寓,一瞬间体会到了许久不曾有过的孤独。

是中岛敦使自己变得软弱起来了吗?芥川觉得是,但又不完全是。

黑暗里,有什么东西在不远处散发出幽幽的绿色荧光,芥川疑惑地起身上前,打开壁灯,随后笑了起来。

那是一张便签纸。

中岛敦知道芥川龙之介一个人在家的时候不喜欢开灯,所以特意用夜光笔写下了留言。“小豆汤在微波炉里,记得自己热了当夜宵吃。糖罐在餐桌上。微波炉加热只需要一分钟,如果被烫到了的话,冰箱里有冰块。”

絮絮叨叨的语气令芥川微微皱起了眉,却并不讨厌。自从跟敦在一起之后,芥川时常会觉得,有许许多多想要传达给对方的话语,虽然努力寻找了,却无论如何也寻找不到。尽管如此,敦却总是说:

“我明白芥川想要说什么的。”

为什么会明白呢?难道是自己表现得太明显了吗?那种站在指针上,用每一分每一秒去期待某一个人的心情。

烫伤了舌尖,用冰块粗暴地疗伤,远不如那个人温柔的亲吻来得令人留恋。

“欢迎回来。”注视着敦的双眼,压抑了太久的话语满溢而出,既像是说给对方,更是说给自己。

“这样啊……”敦轻轻地低下头,再度抬起时,紫金色的眸子里闪烁着点点星光:

“那么,就再来一碗年糕小豆汤吧。”

(异能者只能夺去理性层面上的“记忆”,但是对于深刻在骨髓里的习惯和感知是无法夺去的,所以敦会下意识开年糕小豆汤店,实际上就是在等待芥川有一天会走进店里,与他重逢。)

评论 ( 6 )
热度 ( 70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