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太】墓畔哀歌

*非常短小的一篇,描写了小说第二卷终章部分太宰治为织田作扫墓的情形。采用了三种不同的视角来写。希望某些心情可以借此传达出去。

*cb向非cp向注意。


墓畔哀歌

文:水母汐

【01】

一座墓园紧靠在海边。

鲜有人会将亲人的长眠之地选在这里,毕竟,这片位于海滨山丘上的墓园随时随地都有被政府征用的可能。无法被祭奠,无法被触摸,久而久之也就无法被人再度忆起。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所爱能够长久地存在于自己的心底,仿若永生花一般悄然绽放,最后凝固成泪眼中一株永恒的常春藤。

在这里开花店的原因早已被我忘记。清冷寂静的墓园,即便是扫墓的日子也不会有更多的人光临此地。我守着这么一家小店,与这些馥郁芬芳的花朵一起,仿佛在等待着什么,又仿佛什么都没有期待。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直到——

直到那个人的到来。

“小姐,可以给我一束迷迭香吗?”

当时的我正坐在店里那张小板凳上修剪那些新鲜的可以滴出水来的白玫瑰。我的视线顺着面前的声音向上移动,首先看到的是一双黑色的皮鞋,尘埃覆盖了它原本富有光泽的表面,看上去应该是位远道而来的客人。最近这片地区并没有下雨,可造访者的裤脚却湿漉漉地往下滴着水,难不成是去了海边?我摇了摇头,却嗅到了一股咸湿的气息,这佐证了我的猜想,于是我接着向上打量,看到了被黑色西装包裹着的颀长身躯,和同样滴着水的黑色外套的衣角。他的手仿佛被遗忘似地垂在身侧,白色的衬衫袖口露出一截被绷带覆盖着的手腕,于是我惊讶地抬起头,撞上了一张右眼被绷带所缠绕的少年的脸。

“呀,前几天因为赶路,不小心摔了一跤,让小姐见笑了。”

他冲我弯起眼睛,可那双鸢色的眼瞳里了无生机,更别提笑意这种奢侈的东西。都是一样的,我告诉自己。这样的眼神我见得太多,它几乎会出现在每一个造访这里的过客眼中。痛失所爱总是令人悲哀,而我,作为一名悲哀的旁观者,竟也从中感受到了些许叶落归根的苍凉气息。

“请稍等,今天恰好有清晨刚摘的迷迭香,我这就去为您包一束。”

我微微起身,见他神情疲惫,我将自己刚刚坐着的椅子推到了他的面前。他低下头微微勾了勾唇角,那一刻,我的神情有些恍惚。他是个生的很好看的少年,只不过在他的脸上满溢着难以言说的黑暗、压抑和哀伤。我猜想他可能刚刚失去了恋人——可怜人。我叹了口气,从柜子顶抽了张粉红色的纸,又选择了一条蓝色的丝带,几分钟后,我带着包好的花束回到了他的面前。

他接过迷迭香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但不一会,他的脸上便恢复了那种游刃有余的表情。我想我大概弄错了什么,只听他轻声解释道:

“并不是恋人。”

“但是,的确是十分重要的人。”

这情况简直尴尬极了,我支着手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手指不安地绞着自己的围裙,同时小声表示我马上去帮您换一张纸。但对方却摆了摆手表示并不需要。紧接着他便离开了我的花店,留下几枚硬币,一地慢慢干涸的水迹,和空气中逐渐淡去的,迷迭香的芬芳。

我望着他黑色的衣角逐渐消失在墓园的深处,仿佛一只在白日里横冲直撞的蝙蝠。

“再见。”

我在心里说道。因为我知道,他再也不会来了。

【02】

抵达织田作的墓园之前,我去了一趟海边。

我很少像现在这样用心地体会大海带给我的感觉,即便港口黑手党的一部分仓库就在海边,但从前的我从未有过这样的念头。海浪翻滚着涌上沙滩,发出的声响穿透了我的耳膜,那些飞溅的浪花打湿了我的裤脚和衣摆,可我却丝毫不在意。苍茫的景色缓缓从我眼前消退,把整个世界留给了我和酸涩的黄昏。在我的身后,那座山丘上,直走两百步,向右五十步,再向前一百步,那里有一方小小的白色墓碑,墓志铭并不存在,就连姓名也被一并抹去。但是我知道他在哪里,就像曾经的他总是会知道我在Lupin的哪张座位一样。

我缓缓地闭上眼,远方的风带来了属于海洋的气息,还有些许熟悉的破碎的只言片语。它们在我脑海里犹如走马灯一般兜兜转转。那些疼痛感沉积在我的心底,我想哭,睁大了眼,却什么也流不出来。

我想我该去看看他,陪他说会话。

不,准确来说,是让他陪我说会话。

于是我转身朝前直走,当我走到第一百步的时候,我看到了一家不起眼的花店。

真是难得,在这种人迹罕至的墓园,居然会有花店这种东西存在。我看了看自己空荡荡的双手,调转脚步走了进去。

“小姐,可以给我一束迷迭香吗?”

我觉得我大概是把店主小姐给吓了一跳。说的也是,毕竟是如此萧条的地方。我可以感受到她从下而上打量着我的视线,我猜她一定已经知道了我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这里,并且刚刚去过海边。当我意识到她似乎非常在意我身上的绷带时,我只好一如既往地解释道:

“呀,前几天因为赶路,不小心摔了一跤,让小姐见笑了。”

她转身去后面替我包一束迷迭香,我猜她一定把我跟那些痛失所爱的年轻男子混为一谈了,不然为什么递给我的花束上会覆盖着粉色的包装纸呢?

“并不是恋人。”

是下属?同事?亲人?友人?

“但是,的确是十分重要的人。”

我拒绝了她为我替换纸张的请求。粉色,感谢,美好的回忆。看似并不应景其实却也刚刚好。于是我留下几枚硬币,回到了我应该行走的道路上。向前一百,向右五十,再向前一百,我看到了那方墓碑,安静地,就像是每次见到他的时候那样。织田作就站在那里,仿佛他一直都在此处,从未离我而去。他淡淡地笑着,即便我知道他其实很开心——羞于开怀大笑是织田作的美德。拥有他的人生就是如此平静,可如今的我却空虚不已。到底是哪里出错了呢?我勾起唇角,我猜我现在笑的一定十分狼狈,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在我面前的不是别人,而是织田作,即便我并未主动向他敞开心扉,也能自觉窥视到我内心深处黑暗的人。

“织田作……”

海风从我身后吹来,我低下头,手中的花束随风摇摆发出沙沙的声响。而就在这一刻,我突然意识到——

眼前的这个人啊……

他已经扬长而去,再也不会回头了。

习以为常的欢乐;

默默无闻的命运;

简短但却充满意义的生平;

终结这一切的,只不过是不可避免的时刻罢了。

我从口袋里掏出那张照片,那张唯一可以证明上述一切确实存在过的物件,我弯下腰,将它放在墓碑前,于是三个人的笑容便在灰色的地面上绽放开来。我担心风会将它吹走,但又觉得,说不定风正是要替我将它带向织田作所在的地方。在突然燃起的期待与念想里,我站起身,闭上眼,直到这时,我才终于意识到,我难以忘怀也无法忘怀,熟悉的街道里,到处都是他的身影。

“我的特制豆腐,本来还想给你尝尝的啊……”

【03】

在海边一座不起眼的小山丘上,一座同样不起眼的白色墓碑旁,一个瘦削的黑色身影静立在那里,仿佛凝固成海边一座静态的灯塔。

没有人知道他是何时抵达那里的——据山脚花店的小姐所言,那个男人出现在这里的时间是黄昏时分,但也有目击者表示,他从清晨就已经矗立在那里了。仿佛不知疲倦的巨石雕像一般。日升月落,在某个他觉得合适的时刻,他又消失了,消失的具体时间同样无人所知无人所晓,仿佛他从未出现在此地,亦或是,他只是一缕昙花一现的幽灵。

但总会有人知道的,即便那个人此时已经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风扬起了迷迭香的花瓣,它们飘零在海边潮湿的空气里,似乎在诉说着那些汹涌而出却又来不及讲明的话语。浅唱低吟,犹如最后一首挽歌。

“无论哪边都一样的话,就去当一个好人吧。去拯救弱者、守护孤儿吧。就算对你来说,无论是正是邪都没什么大区别……还是那边要好得多啊。”

即便如此,对于太宰治而言,这个世界上仅仅存在一个织田作,而这个人已经再也不会回来了。接下来的道路,终究要靠他一个人走下去。

但好在他是相信着他的,或许是被当时织田作的语气,又或许是被他那濒死的眼中所绽放出的最后的光芒所打动,年仅18岁的少年,似乎在一夜之间彻底长大,而过去的那个自己,早已随着那迷迭香的花瓣一起,消失在那张薄薄的照片里,再也难以寻见。

别再喊我的名字了/

请一直握住我的手/

让我在脑海里构筑的美好情景/

从来都是与你相逢/

——fin——

想为织太写点什么很久了,或者说想为黑时宰写点什么很久了。这样的太宰治曾经存在过,但是他或许永远不会回来了。就和长眠于地下的那个人一样。他们的故事播撒在风中,成为某个传奇,但写成文字的时候,又是如此的亲切动人。

依旧是可读性不强的散文化语言,如果有人看并且愿意同我交流,那就太开心了。

*标题来自Thomas Gray《墓畔哀歌》,文中部分语句灵感也来源于此

*全文第一句改自茨威格《被遗忘的梦》

*最后是泽野弘之《scars of love》的歌词,这首歌是全文的灵感来源

Close my eyes for real

闭目窥探真实

Smile for all the people's shade

试图笑对他人心中愁云

All brown leaves fly away into the wind

所有的纷扰将随微风而去

Die of mystery,secret tragedy

死亡的谜底,隐秘的悲剧

But I'm watching from the hill

我却能从高处眺望这一切

This suddenly thing

生命的不经意之处

I bring some rosemary

我带上几束迷迭香

Peaceful time was symphony

就像徜徉在如同交响乐静好的时光中

Even you were always shy to laugh

恰逢那时羞于开怀大笑的你

It's seemed like a quite life

人生平静如此

I feel like a empty glass

我却空虚不已

All I know is for sure

所有的一切使我确信

You won't be coming back

你将扬长而去不再回头

My scars of love

赋予我爱的伤疤

What you'd done for me

你曾经对我做了什么

All these memories of you

关于你我铭记所有

It's hard for me,somewhere you had gone

我艰难的无法忘怀,到处都是你的身影

I belong to you

我将自己归属于你

Remember all your lies

犹记你数不尽的谎言

Remember all your sympathy

忆起你泛滥的同情心

Many clouds in front of me

我仿佛被阴云所笼罩

Tough to face my life

触摸到人生的现实

I have to walk this street again

我勉强自己在熟悉的街道信步而走

This is almost mentally crime on me

这使我充满自罪感

My scars of love

揭开我爱的伤疤

What you'd done for me

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All these memories of you

关于你我铭记所有

It's hard for me,somewhere you had gone

我艰难的无法忘怀,到处都是你的身影

I belong to you

我将自己依附于你

So many days,alwys to hide away

多少日子里,我在躲避着

That is dead end in the vast

死亡之路漫长的无边无际

I'm stuck on deep labyrinth with you

我总是痴缠关于你的迷踪

Don't call my name any more

别再喊我的名字了

hold my hand so long

请一直握住我的手

Creature in my mind and

让我在脑海里构筑的美好情景

It never lets me go from you

从来都是与你相逢

【迷迭香的花语:回忆:迷迭香被定义为爱情、忠贞和友谊的象征,而它的花语则是回忆,拭去回忆的忧伤「你给我的承诺我不会忘记,请你永远留住对我的爱,思念我、回想我」。 

纪念:意大利人会在丧礼仪式上将小枝的迷迭香抛进死者的墓穴,代表对死者的敬仰和怀念。而在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迷迭香的花语就有纪念的意思,象征着长久的爱情、忠贞不渝的友谊和永远的怀念。】

迷迭香一般是蓝紫色,原作太宰手里的花束是白色,这里很喜欢迷迭香的意象,所以就这么用了。

评论 ( 3 )
热度 ( 73 )
  1. 公主—水母汐— 转载了此文字
    织太启蒙,特别喜欢这篇!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