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夜幕四合(06)

*双面间谍太宰治x新上任的港黑干部中原中也

*双黑无异能设定

*最后一次更新,结局收录于个人本中

目录:01 02 03 04 05(上次刚写完中也女装)

【06】

中原中也踹开太宰治的家门时,后者正坐在地上悠闲地阅读完全自杀手册,模样一如往常。墙上的时针指向凌晨两点半,太宰治抬起头,看到意料之中的身影,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开口嘲讽道:

“哟~中也,已经很晚了哦,再不去睡觉的话——”

“就算长不高也不关你的事!”

身手敏捷的男人冲上前去揪起太宰治的衣领,蓝色的眸子暗流涌动。后者无辜地眨了眨眼,悠然的语气和局促的现状截然不同。

“怎么了中也?这里可是侦探社的地盘,你就不怕……”

“哼,我当然不怕,”中原中也冷笑出声,“这里只有你一个人,不是吗?”

“这不是更加证明了我那天给中也小姐的情报是真的嘛。”

太宰治刻意加重了“小姐”二字,此番话语令中原中也回忆起了那天在资料室里的亲吻,对方的唇瓣在他的唇角游走,吐露的气息流散到他的耳边,那句情话仿佛是说给每一个他会遇到的小姐听的场面话,虚情假意,不过是逢场作戏的产物。可偏偏那认真的态度令中原中也产生了一种自己被对方告白了的错觉。思及此,他的脸有些发烧,被发尾扫过的脖颈开始变得敏感。于是中原中也有些尴尬地放开了太宰治,并且刻意退后与对方拉开了距离。

“当然,你给的情报都是对的——”

“无论是提交给森先生的,还是提交给福泽谕吉的,都准确的无懈可击。”

空气仿佛在那一刻凝固了。太宰治低着头,棕黑色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过了许久,他才缓缓勾起唇角,发出了一种压抑而又狂妄的笑声。

“终于意识到了吗?我的中也……”

“少废话!”中原中也捏紧了拳头,理智告诉他必须冷静,可摆在面前的状况却由不得他这样。太宰治,他最讨厌却又唯一信赖的太宰治,毫无疑问地背叛了他,并且以一种无所谓的坦然态度在他面前承认了。此时的中原中也只觉得自己仿佛一个可悲的小丑,眼前的人将他的信任掷在地上践踏而过,可偏偏他还无法完全死心,内心深处始终有个声音在叫嚣着不可能。中原中也气得浑身发抖,他从口袋里掏出goldenbat点燃,想依靠浓烈的尼古丁的气息使自己沉静下来。可太宰治仿佛就是成心不想让他好过。缠满绷带的男人像平常那样悠悠地靠了过来,抬起左手握住了中原中也的右手手腕,只消轻轻一带,那支刚点燃的烟便到了太宰治的嘴边。中原中也被迫与对方保持着这种暧昧的姿势。他冷着眼看着太宰治眯起眼睛吐出一口眼圈,突然很想把手里的烟头狠狠按在他那张皮相姣好的脸上。

“是啊,我终于意识到了。怎么样?很可笑吧太宰治。我承认,这次是你赢了。”

我输得太惨,因为早在一开始,我便赌上了我全部的信任。

太宰治叹了口气,他找了块地方坐下,低着头,语气里难得地带上了一丝虚弱:

“有些事并不完全是你想象的那样,中也。”

“还能怎样?”中原中也发出一声冷笑,他丢掉手里的烟头,转而靠在了门框上,“为了三亿日元而不惜出卖组织做了双面间谍,太宰治,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吗?”

中原中也的声音骤然拔高,太宰治知道,对方的气愤并不完全来源于被欺骗和被背叛,更多地是来自于对自己的担心。他有些心疼,可现如今,除了让这份心疼继续下去,他别无他法。

“中也是怎么看出来的?”

“根据你提供的情报去搜寻毒品的时候。你说得对,那的确藏着我们需要的东西,但很不巧的是,我在某个角落发现了你那不谨慎的后辈的银白色的头发。”

“啊,那还真是不巧……”

“太宰治!”中原中也再次揪起了对方的衣领,“你就这么想被首领灌上水泥扔进东京湾里吗?”

他的手指即便隔着手套都能感受到明显的寒意,指尖微颤,冰蓝色的眼瞳中正酝酿着某种太宰治从未见过的悲伤的情绪。而正是这双眼睛令太宰治的心狠狠地抽动了一下。不,不应该是这样的……此时的他非常想伸出手将眼前的人紧紧地拥进怀里,亲吻他,与他十指交缠,用一切的缱绻压制住对方内心的愤怒与不安。太宰治何尝不想向中原中也和盘托出自己的计划,然而理智告诉他现在还不是这么做的时候,如今的太宰治什么都没有,他根本无法许诺中原中也一个看得见未来的明天。

“中也……”他依旧低着头,避免目光与中原中也相接,“你愿意陪我殉情吗?”

直到这时,太宰治才将自己的脸展露在昏黄的灯光底下。而就在这一刻,中原中也产生了一种错觉——眼前的这个男人远比自己了解的要复杂得多,而自己所不了解的那一部分,似乎非常重要,而且还可能与自己有关。

“不要再开玩笑了太宰,”中原中也缓缓地松开了手,“只要我们还在组织内部,钱这种东西很快就能积攒起来,我少买几瓶酒,你少丢我几顶帽子——”他顿了顿,声音开始变得有些艰涩,“一切都有希望,可现在,太宰治,你明明比我聪明得多,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亲手毁掉你自己?”

中也,你知道吗?听到你这么说,我的心里面有多么开心。

然而——

“中也也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承认自己的智商比不上我呢,”太宰治发出了一声轻笑,“难道你不觉得这种手段也算是一种另类的自杀方式吗?”

太宰治的回答令中原中也感到了一丝绝望。这个男人大概是不会在自己面前说实话了,他想。他抬起手,抚上自己的帽子,漆黑的指尖勾上了那条闪着银光的帽链,微微使力,那条细细的精巧玩意便分崩离析,带着那一抹钻石的闪光,滑落到沙发底下消失不见。

“中也……”太宰治有些慌了,几乎从未产生过的感觉令他感到陌生而又害怕,他隐约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就要发生了——这是中原中也第一次使用他送给他的东西,而且还是他精挑细选非常有纪念意义的一样物件。自己为什么没有在中原中也进门时注意到呢?太宰治懊悔不已,却听见了中原中也略显疲惫的声音:

“本来,我来这里,是有些话想对你说的——真奇怪啊,我们的矛盾为什么总是发生在夜里。”

“但现在,不必了。”

说完,中原中也一脚踹开宿舍的大门,太宰治呆站在原地盯着他风衣的一角,直到它消失在浓绀的夜色之中。

 

中原中也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正午时分了。强烈的日光透过深色窗帘之间的缝隙照射进来,催促着他挣扎着起床。他眯着眼环视了一圈自己的房间,很快便察觉到了立在门框边逆光处那道黑色的颀长身影。

“滚。”他冷冷地吐出一个字。

可被下了逐客令的人非但没有离开,反而迈开脚步朝他走了过来。直到这时,中原中也才发现,太宰治穿着的,是他晋升干部那天所穿的黑色西装。

“你这家伙想干……”

“干你。”

吐出这简短的两个字。太宰治单膝跪上中原中也柔软的床,用手臂拦截了对方逃跑的全部路径。只穿了一件衬衫的中原中也自然知道接下来可能会发生什么。但此时的他并没有心情来配合太宰治。恰恰相反,那冰蓝色的眼瞳里充满了戒备。直到太宰治凑上来企图吻他的唇,中原中也终于发怒了,他捏紧拳头朝太宰治挥去,这一拳结结实实打在了太宰治的右侧颧骨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

“为……为什么不躲开……”

“……中也……”

太宰治抬起头,他甚至没有擦去嘴角不断留下的鲜血便狠狠地吻住了中原中也。铁锈的气味在二人的舌尖不断蔓延,太宰治扳过中原中也的脸,同时伸出另一只手与他在床上十指相扣。绷带粗糙的触感刺激着常年被手套包裹的掌心,中原中也微微战栗了起来,他甚至悲哀地察觉到自己的下体已经有了抬头的趋势。

“中也……”

太宰治捏紧中原中也的手腕,一个使力便将对方压倒在柔软的大床上。暖色的发丝散落在白色的枕头上,太宰治着迷地执起一缕发丝放在唇边亲吻,转而一路向下,用灵活的唇舌解开了中原中也的衬衫纽扣。

“太宰治!你到底想干什么?”

中原中也奋力推拒着埋头在自己胸前作乱的人,原本抵在对方额间的手因为太宰治恶意的逗弄而就势插进了那蓬松微卷的棕黑色发丝间。可就在这时,太宰治突然停了下来。

“中也,你愿意相信我吗。”

他的声音很低沉,甚至带上了一丝不可思议的哀伤。中原中也以为自己听错了,他梗着脖子咬牙回答道:

“你还有什么值得我信任的地方吗?”见太宰治低头不语,他狠了狠心又补充了一句,“如果只是单纯的发疯就赶快醒醒,然后从我家滚出去。”

“是啊……”太宰治抬起头,鸢色的眼眸黯淡无光,“既然如此,我早已失去了抱中也的权利。”

黑衣的男人起身,缓缓离开了中原中也,他立在床边,弯下腰替对方扣好每一粒衬衫纽扣,完成了这一切的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只精巧的天鹅绒盒子,轻轻放在中原中也的床头。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中也可以等我。”

待到太宰治关门离去,中原中也打开了那只盒子,断掉的帽链已经被修复好,而直到这时,中原中也才想起,今天太宰治那条黑色的领带上,似乎别着一只小巧的钻石领带夹。

“我等你。”

一直等到下一次,夜幕降临。

——tbc——

最后一次更新,大结局收录在个人本《Aspirin》中,he,r18的私奔同居番外也会收录在里面。预售14号就结束了,希望大家多多支持~传送门【预售链接】。微博有转抽11.11开,牛乳饼干真的很好吃【转抽链接】

实习使我快乐亦使我疲惫,如果有精力的话过一阵子会挖一个太中年下坑

明早还要上班,提前祝大家晚安w

评论
热度 ( 117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