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优】New World

*小优生日快乐!终于赶上啦!

*很久没写米优了手有点生。既然是生日,果然还是“在一起吧!!!”

↓↓↓

New World

文:水母汐

【00】

为什么要哭呢?

漩涡般的风将我包围,我艰难地开口,连呼吸都带着疼痛。

不是已经好好地道过别了吗?

我开始憎恶这世界了。

“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我听到了自己的声音,脆弱的根本不像平时的自己。米迦依旧笑着,模样表情和初遇的时候一模一样。我从那双海蓝色的眼眸中看到了充满哀伤的自己,我的哀伤和米迦的混合在一起,分不清究竟是谁的。

啊,海蓝色……

能在最后以人类的身份与你告别,实在是太好了。

但是,也就只有,一小会而已。

米迦伸出手拥抱了我,他的半个身子已经虚浮在了半空中,我注视着他俯下身,轻轻吻上我的额角。就像魔法一般,我情不自禁地露出了笑容。

这样就可以了。

施加在肩膀上的力度逐渐逝去,我看到米迦朝我伸出了手,周围的风越来越大,我的耳朵生疼,却依然拼尽全力去听米迦最后的话语——

等我找到了新的世界,一定会回到这个地方……

回来做什么?

我隐约听到了米迦的回答,可愈发强劲的风将它们吹散了,那一刻,我没能握住米迦的手。

我讨厌这个山顶,我憎恶这个日子。

10.16,作为生日而言,毫无疑问,实在是太糟糕了。

【01】

百夜米迦尔很喜欢爬山。

对于挚友的这个爱好,百夜优一郎一直都难以理解。虽然他并不讨厌健身这种事情——恰恰相反,百夜优一郎对于锻炼肌肉的热衷程度远远高于百夜米迦尔,但他就是抵触爬山,或者说,抵触山这个事物本身。他总觉得爬上山顶的那一刻自己一定会失去什么,这种恐惧经年累月地在心底蔓延,直到有一天,他拦住了准备独自登山的米迦。

“米迦,”优一郎动了动嘴唇,艰涩地开口,“你今天,可不可以不要去……”

“诶,小优是在对我撒娇吗?真意外啊。”米迦尔回过头,湛蓝的眼睛弯起来,脸上挂着的全是笑意。“谁会对你撒娇啊!别总把我当小孩子看啊混蛋!”优一郎挥了挥拳头,顺便展示了一下自己这几个月来锻炼的成果。于是米迦尔趁机在他上臂那层单薄的肌肉上捏了一把,对方立刻笑着滚到一边。怕痒是优一郎的软肋,面对在自己面前毫不设防的优一郎,米迦尔这一招屡试不爽。他伸出手,在拉起优一郎的同时毫不意外地被对方狠狠抓了一把掌心。习惯了这些的米迦尔也不恼,只是自顾自地抬手看了一眼时间,脸色一沉,立刻抓了门口的登山包推门就走。

“喂!米迦,我不是都说了叫你不要去吗!”

“为什么?”米迦尔皱了皱眉。他不明白优一郎为什么要把固执用在这件事情上。平时的他们很少干涉彼此之间的兴趣爱好,可眼前优一郎认真的表情并不像是在继续刚才的玩笑。

他在害怕。

“喂,别这样啊小优,我出去爬山也不是头一次了,哪次不是第二天早上就赶回来给你做早餐。”

优一郎当然清楚米迦尔说的都是对的,他的阻拦也并不是出于对对方的不信任。可恐惧的心情就像水草一般紧紧攥住了他的心,他张了张口,挽留的话在喉咙里转了一圈又被咽下。米迦尔叹了口气,他放下手里的登山包,走上前来揉了揉优一郎黑色的头发,十指温柔地穿梭在发间,耐心地将翘起的发丝整理好。做完了这一切的米迦尔再度回到门边,他单手扶着玄关的门框,回过头,留给了优一郎一个安心的微笑:

“等我找到我想要的东西,一定会回来的。”

优一郎点了点头,他看着米迦尔在他眼前把门关上,金发的背影消失在了棕黑色的木门后面。于是他深吸一口气,把手插进口袋里,转身回了房间。

这没什么。

他这样告诉自己。

不过是一个人吃掉中午剩下的咖喱罢了。这样的事情,自己不是已经经历过很多次了吗?

 

其实优一郎爬过山,或者说,最开始拉着米迦尔上山的,就是优一郎本人。十二岁那年的夏天,蝉声聒噪,刚拿到国中通知书的二人闲坐在家中无所事事。优一郎咬着米迦尔买回来的冰棒,抬起眼睛看着窗户外面雪白的云彩。

“喂,米迦,要不要去探险?”

“小优又在想些有的没的了。”米迦尔合上手里的书转过身来,就着优一郎的手咬了一口还剩下一小半的冰棒。后者倒是很大方地任由他吃,只是目光依旧没从窗外收回来。

“那边那座山,从很久以前就想上去看看了。”

鲜有人问津的山顶,会不会绽放出从未见过的花朵?站在那片空地上,是不是伸手就能触碰到头顶的星辰?如果恰逢流星划过,自己的愿望,是不是也会变得更容易实现呢?

十几岁的少年,想法总是如此天真而又简单。米迦尔深知优一郎的固执。他歪着头思考了片刻,反复权衡后终于给了优一郎一个答案:

“那座山对现在的我们而言实在是太高了,如果小优真的想爬上去看看的话,不如我们先以这座山为目标,进行训练吧。”

顺着米迦尔的手指,优一郎看到的,是自家院子后面那座低平的小山包。优一郎睁大了碧绿的眼睛,鼓着嘴转过身去不想跟米迦尔说话。不愿被人看轻的倔强促使他隔天清晨便独自一人上了山。

最后的结果当然以米迦尔找来大人,将迷路的优一郎从半山腰上背下来而告终。黑发的少年趴在挚友的背上,迷迷糊糊说着梦话。米迦尔侧耳细细去听,却发现对方喊着的正是他的名字。

“米迦……”

“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别的办法?

米迦尔回过头,背上的少年紧闭着双眼沉沉睡去,眼角被月光照耀出一点晶莹。他摇了摇头,明白优一郎一定不是因为疼痛和黑暗而哭泣,他在害怕,害怕会失去什么,这个人大概是自己,但米迦尔毫无头绪。自己就在优一郎的身边,曾经是,现在是,并且他相信之后一定也是。这么想着,他悄悄握紧了优一郎犹如遗忘般低垂在身边的手掌,细细地,用指尖抚平上面的每一丝伤痕。

【02】

优一郎并没有很明确的时间观念,但这并不妨碍他按时早起。当他像往常一样伸着懒腰走进厨房的时候,完全清醒过来的他终于察觉到了房间里的异常。

米迦尔不在。

优一郎有些疑惑,毕竟大多数时候,就算是外出登山并且在山上过夜,米迦尔也会按时赶回来为他准备早餐——优一郎不太喜欢按时吃饭,多次劝说无效后,米迦尔只好身体力行亲自监督优一郎好好吃下每一顿早餐。久而久之,后者养成了一个新的毛病——非米迦尔做的早饭不吃。于是今天的优一郎愉快地从冰箱里捞出一听可乐,咕咚咕咚灌下去的那一刻,清透爽利的快感自身体内部向外爆发出来。他愉快地叹了一口气,转身走进洗手间洗漱,甚至还哼起了不知名的小曲。

啊,生活,只需要一听可乐就能愉快起来的生活。

但很快,优一郎便被他眼中所谓的“愉快的生活”所抛弃了。空腹灌冰镇可乐的后果就是绵长而又折磨人的腹痛。好在家中只有他一个人,厕所可以他的意愿用个痛快,可是当优一郎最后一次按下马桶按钮开门走回客厅时,他几乎是扶着墙出来的。他将自己放倒在沙发的软垫上,抬起眼睛注视着天花板上一个不大不小的黑色斑点——可能是一只飞虫,也可能是不知何时弄上去的脏东西。那块黑点就像一个黑洞一般将他吸纳进去,他眨了眨眼,再度睁开时,那块黑点居然越变越大,优一郎有些害怕,他下意识地抱紧了怀里的玩具熊,空空如也的肚子叫了起来。

他开始疯狂地思念米迦了。

优一郎觉得自己坐不住了,他的思维开始无端地发散,大脑里奔腾而过全是山难的报道。他甚至已经可以准确地读出明早晨报的头条——金发少年独自一人攀登险峰不幸遇难。见鬼,他才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出现。这么想着,优一郎飞快地跑到冰箱边上,拖鞋在半路上被他踢飞——这时他才发觉自己一直穿着米迦尔的拖鞋,但这些都不重要了。他从冰箱的角落拖出一块隔天的吐司,抹上炼乳以后三口并作两口地吞了下去。隔夜的面包失了水分,噎得他瞪着眼睛伸手去茶几上找水壶。平日里这些事总是米迦尔来做,可如今,如果不自己去做的话,自己很有可能在下一秒失去米迦尔。山是可怕的事物,它会把米迦尔带走。这种毫无来由的判断自当年迷失山道那天开始便扎根于心。优一郎喝下一口水,他感觉自己好多了,于是便抓起外套,朝门外走去。

 

被从半山腰带回的优一郎消沉了好一段日子。起初,米迦尔以为他过一阵子便会从失落与打击中恢复过来,然后继续鼓起勇气去挑战那座不可能完成的山峰。但出乎他意料的是,这次的优一郎似乎非常平静地接受了自己失败的事实。当米迦尔试探性地提起那座山的时候,他甚至情绪激动地表现出了抵触。

“我再也不想去那个鬼地方了。山顶上到底有什么,我也不想知道。”

米迦尔惊讶极了,他张了张嘴想再问些什么,可优一郎已经把嘴巴抿成了一条线,转身继续他的“每日一百个俯卧撑”。于是米迦尔只好作罢。

然而米迦尔决不允许优一郎有事情瞒着自己,面对当下的状况,获取真相的最好方法就是自己亲自去山上走一遭。米迦尔不像优一郎那般莽撞,他真心实意地打算脚踏实地地从零做起。首先是房子后面那座小山包。某个周日,米迦尔借口出去转转,悄悄爬上了那座山。登顶的感觉非常美好,有比平地上更加强烈的风迎面吹过。可米迦尔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有什么东西似乎顺着风源源不断地灌进了他的脑海里,他皱着眉——直到这时,他才终于明白优一郎在害怕些什么。

于是米迦尔开始爬山。

高山,小丘,远处的山,近处的山。

唯独没有去过他们第一次想要登顶的那座山。

 

优一郎一面穿着外套一面在街道上奔跑。不远处,从儿时起便一直矗立在那里的山正不断向他靠近。优一郎深吸一口气,直觉告诉他,米迦尔就在那座山上。尽管出门之前对方什么都没对他说过,但他确信,米迦尔就在那里。

于是他加快了脚步,顺着山脚的小路一股脑地向上爬去。

无论是脚下的石阶还是周围交错的树木,那些都是年仅十二岁的他虽经历过的场景。只不过在现在的他看来,曾经的参天大树已经不那么高了,原本难以攀爬的石阶也变得平缓起来。

自己和米迦尔都在长大。

过去,现在,未来,这些模糊却又实际的东西在他的脑海里飞速闪过,沿着单调的台阶不断向上攀爬,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优一郎觉得,自己似乎是在与时间赛跑。

拜托了,这一次,不要再随随便便离开了。

当酸涩的橙红色夕阳透过林间的树叶落在优一郎的眼帘上时,他在台阶的尽头看到了逆光而立的米迦尔。

“为什么要哭呢?”

和那个时候一样,米迦尔转过身,朝他伸出手。傍晚的风很喧嚣,他们唱着不成调的曲子涌进优一郎的耳朵里,争先恐后想要报告些什么。可遗憾的是,优一郎现在所能听到的,只有米迦尔的声音:

“不是已经好好地道过别了吗?”

“没有别的办法了吗?”优一郎努力睁大眼睛,不让眼泪落下来,今天的夕阳真刺眼啊,他这么想着,却不敢眨眼睛。

“有啊。”米迦尔眯起眼睛微微地笑着,金色的发丝熠熠生辉。

然后他朝他再度伸出了手。

“我已经找到了新的世界,我也回到了这个地方……”

“和我在一起吧,小优。”

【03】

优一郎盘腿坐在山顶的空地上,嘴里咀嚼着米迦尔带来的咖喱面包。后者正在不远处扎着帐篷。很显然,他们今晚决定在这里过夜。

从少年时代起就一直期盼着的山顶,盛放着自己从未见过的,浅紫色的花朵。当夜幕降临,天空似乎近得触手可及,稍稍抬起手臂就可以摸到发着光的星星。优一郎和米迦尔并肩躺在地上,他们的手指和呼吸一样交错在一起,温度在二人之间相互传递。

“看,流星划过来了!”

优一郎忙不迭地闭上了眼,米迦尔静静地看着他许愿完毕,随后将目光投向了遥远的天际。

“米迦不许愿吗?”

“小优一个人许愿就够了。”

“诶?为什么?”

“已经过十二点了,”米迦尔抬了抬手腕,“生日快乐,小优。”他吻了吻对方的额角,对上的是优一郎惊愕的碧色眼眸。

“况且,我的愿望已经实现了啊……”

在新的世界,和小优一起,永远地生活下去。

——fin——

这次想表达的是转生梗,原作世界里的米迦为了小优而消逝了,但是好在他找到了一个可以让彼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的转生的新的世界。他们在那座山的山顶告别,又在那座山的山顶重逢。对于小优来说,和米迦,和家人在一起才是最珍贵的生日礼物吧。怀着这样的心情,写完了这篇。

祝小优生日快乐哇~

评论 ( 2 )
热度 ( 45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