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旅伴

*双黑同居前提,大学同学设定,工作后在同一家公司作为搭档负责谈判

*篇幅不长,感觉自己几乎是条咸鱼了_(:з」∠)_疯狂撒糖,请放心食用~

*灵感来自于实习赶公交的路上


旅伴

文:水母汐

【01】

城市正在苏醒。

载着零星几位行人的早班车摇摇晃晃地朝前驶去,车厢里没有开灯,借着窗外明黄色的路灯光线,太宰治继续阅读着手中那本红色封面的完全自杀手册——说是在读书,实际上书里的每一个字早已扎根在了他的脑海里。男人自觉无趣,他叹了口气,吐出一团初冬清晨的寒冷。就在这时,原本坐在他身边的人微微动了动,他偏过头去看,对方已经完全窝在了公交车的座椅里,橙色的发丝挂在窗边,手里还紧紧抱着那顶品味奇差的黑色帽子。那双总是傲视一切的蓝色眼眸此时正安静地蛰伏在薄薄的眼皮下。光线有些昏暗,太宰治凑近去看,伸出的指尖触上了一片颤动着的羽翼。那是中原中也的睫毛,纤长的,柔软的,带着与他本人毫不相符的脆弱。

“中也……?”

他带着不确定的语气开口,声音在空气中停留了几秒,太宰治终于确定,自己的搭档在清晨的公交车上睡着了这个事实。

中原中也会在出任务的途中睡着,在公司内部看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一件事。

但这件事确确实实发生了,并且唯独发生在太宰治的眼前。这个单纯的小矮子。太宰治心想,尽管他无数次将自己的搭档抛弃在所谓“相对安全”的任务现场——有时候是谈判桌上,有时候是对方公司错综复杂的楼梯间里。但对方依旧信任着他,甚至将自己这般毫无防备的模样展现在他的面前。他的视线扫过中原中也被额发覆盖的额角,平日里,这块区域总是被掩盖在黑色的帽檐下,在太宰治的遐想中逐渐变成一方充满诱惑的区域。而这也是太宰治对中原中也的额角格外着迷的原因。他的脑海里又浮现出了昨晚的中原中也,被他亲手挑起了情欲的小个子男人陷落在柔软的床铺里,发丝散乱,脸上染着一层显而易见的绯红,就像傍晚的霞光一样好看。太宰治伸出手指一颗一颗挑开他衬衣的纽扣,并用另一只手拨开他的额发,微凉的唇落在沁着一层薄汗的额角,他开口,低沉的调子混合着自己的心跳:

中也。

他念着他的名字,把第一个音节拖长,在结尾留下一个引人遐想的气音,热气尽情地喷洒在敏感的耳畔。中原中也抬起水汽淋漓的眸子,他扬着自己的唇角,那是他所惯有的,骄傲而又不可一世的笑,即便是被人掌控于身下,其中的傲然依旧不减分毫。他用带着手套的右手狠狠地攥住太宰治的领口,将那块波洛领结上的宝石扯得摇摇欲坠,距离在一瞬间压缩到最近,他们鼻尖对着鼻尖,睫毛似乎都能触碰在一起。

混蛋……

他低低地骂了一句,继而又用那张嘴堵住了太宰治即将出口的话语。他当然知道他会用什么样的语言来嘲讽他,但此时的他一点都不需要这个。太宰治勾开了他贴身的织物,手掌顺着腰际像蛇一样游了进去,是的,这才是他想要的。太宰治实在是太喜欢这只天生反骨的小猫,他情不自禁地用尽自己的力气去讨好他,迎合对方的需求。他松开唇,鸢色的眼眸里酝酿着一汪酒精,滴落在那片蓝色的海里,消失不见。

中也。

他又唤了一声,身边的人依旧没有醒,那层薄薄的眼皮下面,不安分的眼珠骨碌碌地转动不停。太宰治知道他一定是做梦了,而那紧锁的眉头预示着这肯定不是什么好梦。太宰治抬手想帮他抚平,却发现自己的手因为初冬的空气而变得有些凉。于是他把手放到中原中也的面前,对方那带着暖意的轻柔吐息温热了他的手掌,直到这时,太宰治才复又把手覆上中原中也的眉头,他轻轻地按揉着那局促的一点,同时伸手去握他那只紧紧抓着帽子的手。

别担心,我在。

兴许是中原中也沉睡时的模样太过于乖巧,撩拨了太宰治内心深处最柔软的角落,此时的他一点都不想用平日里那些针锋相对的话语去奚落他。但机会难得,在这种情况下,不做些什么显然不是太宰治。他摸出自己的手机,借着窗外逐渐变得透亮的光线,拍下了中原中也难得一见的睡颜。

定时自动更换的壁纸库,他将这张照片排在了第二位。

公交车开上了立交桥,车窗上倒映出的中原中也的影子逐渐变得淡薄。太宰治看到第一缕朝阳照射在了写字楼的玻璃幕墙上,灿金色的光芒使得他微微眯起了眼。开始堵车了,前方有司机正不耐地按着喇叭,太宰治有些担心他们能否按时抵达目的地,毕竟是森鸥外亲自布置的任务,不认真对待还是会有些棘手。他开始后悔自己昨晚一时兴起戳爆了中原中也的汽车轮胎,只是为了能顺理成章地把醉倒在酒吧里的人背回来。中原中也虽然个子不高,但体重却意外地算不上轻。太宰治的手臂向后绕过他的膝弯,手掌向上抚上对方触感良好的臀部。而这时,中原中也会在太宰治背上不安分地胡乱抗议,浑身的酒气伴随着诱人的荷尔蒙散播一片,直到太宰治回过头,用一个吻结束了这场仅限于二人之间的骚动。

太宰治听到了公交车自动报站的声音,还有五站,他盘算着中原中也究竟还能睡上多久,最后还是忍不住叫了他的名字。中也,他简短而又平静地呼唤着,对方没醒,于是他又恶趣味地喊了一声蛞蝓,但出人意料的是,中原中也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跳起来回击,他依旧安静地睡着,发丝蹭着冰冷的窗,呼出的气体在玻璃上沁出一片白雾。

太宰治伸手轻轻拨弄起中原中也耳畔的散发,他感到有些抱歉,或许自己昨晚做的有些过分了。于是他想起中原中也清晨走进洗手间时微微扶住的腰部,可昨夜二人同时感受到的快乐迅速冲淡了这仅有一点的负罪感。汽车又往前行驶了两站,就要到了,太宰治看了一眼窗外,不远处的大楼间,有酸涩的橙红色朝阳铺洒开来。

“早上好,中也。”

于是他低下头,在身边人的唇瓣上印上一个清淡的早安吻。仿佛沉睡中的公主总算被王子唤醒,中原中也睁开眼,湛蓝的眼眸里一片清明。

太慢了。

他抓起帽子戴在头上。而就在这时,公交车到站了,他们同时起身,车门在他们面前打开,又在他们身后关闭。两只手交叠又匆匆分开,仿佛刚才的一切从未发生过。

【02】

天已经开始变黑了,可这座城市却还未开始沉睡。

结束了任务的二人一前一后行走在洒满落叶的街道上。小个子男人走在前面,步履匆匆,似乎正在与什么人通着电话,高个男子则一脸悠闲,腿长的优势使得他毫不费力便能跟上前面的搭档。

“什么?因为找不到合适的轮胎?……您的意思是今晚没办法把车开到这边来了是吗?好吧……麻烦您了……再见……”

关上手机,中原中也猛地回转身体,周身散发的怒气即便是在有些昏暗的暮色里也能看得一清二楚。太宰治微微举起双手做了个投降的姿势,他朝后退了一步,说出来的话却没有丝毫的歉疚:

“我们还可以坐公交车回家嘛,早上不也是这么来的吗?”

中原中也瞥了他一眼,不说话。

“难不成,中也身上没有带零钱?”

“混蛋!至少在这件事上负起责任来吧!”

说话间,他们已经来到了车站。等车的过程短暂而又缄默,上车的时候,太宰治主动掏出零钱买了两个人的票,这令中原中也多少有些心理平衡。

他们心照不宣地选择了早上的那两个座位。一坐下,中原中也便掏出手机连上了网络,开始浏览起那些价格不菲的红酒。连日来的疲惫使得他急需放松,而购买红酒无疑是最简单有效的减压方式。买完红酒,他又玩了几局游戏,太宰治的最高纪录始终高高挂在上面,炫耀般晃得他心烦意乱。他开始后悔自己随便将手机借给太宰治玩这件事了。

于是他收起了手机。窗外的马路边,路灯渐次点亮,它们与街头的霓虹灯一起,构成了夜晚的主旋律。

【03】

中原中也醒来的时候,窗外已是一片漆黑。静止的景物告诉他他们此时遇上了堵车。于是中原中也索性拉开车窗,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点燃,他注视着指间的一点火光,又看着嘴里吐出的青烟消散在夜色里,直到这时,他才注意到玻璃窗上反射出的人影。

太宰治在睡觉。

原本一直为自己在清晨的早班车上睡着一事耿耿于怀的中原中也,如今终于在太宰治身上找到了一点心理平衡。他是在太宰治叫他蛞蝓的时候醒来的。那时候的他大脑晕沉根本没有心力去反驳这个家伙。索性由他去了。最终使他完全清醒过来的,还是那个迟来的早安吻,明明是同样的牙膏,可为什么融化在自己口里的气味会这么香甜呢?中原中也回过头,首先看到的是太宰治搭在前座椅背上的手,那只被绷带缠绕的右手。他的目光从指尖开始,一路向上,看到了男人无名指指根那一抹亮银色,他知道在那圈银色的内部,最贴近心脏的那块地方,刻着一行小字,chuya,五个字母,拼合成他自己的名字。于是他下意识地握了握拳,黑色手套的下面有一个同样的指环轻轻硌着他的掌心。在他那最靠近心脏的皮肤上,紧紧依附着五个字母,dazai,那是睡着了的男人的名字。这时的中原中也产生了一种奇妙的错觉,仿佛依靠着这一枚小小的指环,他和太宰治被一条看不见的线永远拴在了一起,从上辈子到下辈子,永远纠缠不休。

中原中也继续打量太宰治,他觉得自己有些心虚,仿佛一个正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的孩子。他下意识地挺了挺腰,想让自己的偷窥变得光明正大理所当然些。司机突然刹车,车身猛地朝前摇晃,太宰治的头轻轻磕在前座上,把中原中也给吓了一跳,刚做好的心理建设崩塌殆尽。

他吸入一口烟,浓烈的焦油味使得他清醒了许多。他将燃尽的烟头弹落到窗外。夜里的寒气灌了进来,他盯着太宰治看了几秒,最终还是决定关上车窗。车子终于启动了,流动的车辆在夜里宛如一道银河。中原中也觉得自己就是这庞大银河中一枚不起眼的小星星,但好在身边还有另外一颗星星陪着他。这么想着,他又开始观察太宰治了。

睡着的太宰治的确很少见。毕竟每一个缱绻后的清晨,最先醒来的永远是太宰治。这个男人很矛盾——他似乎总是在偷懒,但又很少见他认真躺在哪里睡去。他的神经一直都是紧绷着的,中原中也心想,那些玩世不恭大概只是这个男人的伪装。思及此,他突然有些骄傲,毕竟能够在夜晚的床上撕下太宰治伪装的人,这个世界上恐怕只有他一人而已。

太宰治双眼紧闭,睫毛在眼睑上投下一片阴影。棱角分明的脸部线条好看得要命。中原中也下意识地抬手抚了上去,从眉骨到鼻尖,最后流连在微凉的唇角。那双薄情的嘴唇即便是在睡着了的时候也带着勾人的弧度。中原中也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吻上去了,可司机突然的刹车再一次阻止了他。他轻咳一声,背过脸去,表情要多不自然有多不自然。

他突然想起了两个人还在学校时候,深秋,天开始变凉,他坐在图书馆二楼靠近落地玻璃窗的座位上,目睹枯黄的树叶一片一片飘落下去。图书馆的隔音效果很好,他总是喜欢在那里读书直到闭馆的广播响起。当他提着书包回到宿舍的时候,太宰治已经躺在床上无所事事地听起音乐了,他的手里总是捧着那本红色封皮的完全自杀手册。当听到中原中也开门的声音时便会放下手里的书本,摘下耳机,嬉皮笑脸地朝他要夜宵吃。而中原中也则会在长篇大论而又毫无疑义的斗嘴之后无可奈何地从书包里拿出一份蟹肉罐头。他坐在太宰治对面的床上,晃着双脚,对面的人吃得一脸幸福,不知怎地他下意识地就问了一句“有那么好吃吗?”,太宰治愣了愣,他爬下床,站到中原中也的椅子上,一口蟹肉罐头就这么被喂进了对方的嘴里。

好吃吗?

是挺好吃的。

那就好。

因为那是我买的。

太宰治笑了笑,转身爬上床继续享受自己的夜宵。中原中也擦了擦嘴角,直到这时他才反应过来自己跟太宰治用了同一把叉子。

初秋的雨总是来得急促而又寒冷。中原中也站在图书馆的落地玻璃窗前,雨珠不断打在玻璃上然后又滑落,他的心也随着那一道道水痕逐渐变得低落。他回到桌前打开手机,发了一条状态向列表的好友求助——其实他原本是想直接传line给太宰治的,但那丝别扭的自尊心却不允许他这么做。

很快,他便收到了评论。

“蛞蝓的脑子果然不好使啊,昨天还告诉你今天会下雨呢。”

“哈?是谁今天早上把我的伞带走了啊!”

对方突然不回应了,然而下一秒,他的手机在掌心里震动起来,屏幕显示有新的line信息:

“往窗外看。”

中原中也起身到图书馆的落地玻璃窗边上,他看到楼下昏黄的路灯下面,雨雾迷蒙中,太宰治举着一把伞抬头朝他的方向望去,从玻璃上倒映出的他自己的身影和楼下太宰的身影微微重合。他觉得有点感动,但又有些想笑。

汽车终于到了下一站,中原中也一站一站算过去,发现他们就要到家了。太宰治依然没有醒来的迹象,他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叫醒他。毕竟今天的谈判桌漫长而又艰苦,作为主力的太宰治喝了整整六杯咖啡这件事,他心里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中原中也看了一眼时间,他们在路上花费了整整两个小时的时间。太久了,他开始思念起自己的爱车了。可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此时正在公交车冰冷坚硬的座椅上睡得香甜,一股无名火突然自心底窜起,中原中也一狠心,抬手摇上了太宰治的肩膀:

“喂,太宰,醒醒,快到站了。”

太宰治缓缓地抬起头,他抬起一只手整理着自己有些凌乱的发丝,然后才缓缓睁开自己的眼睛,那双鸢色的眸子里看不到一丝一毫的雾气。完了,他肯定什么都知道了。中原中也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傻瓜,他愤愤地别过脸去,透过窗玻璃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太宰治的脸。

中也是在害怕吗?

我才没……

太宰治扳过中原中也的脸,他取下那顶帽子扣在脸侧,在这个独创的隐秘的空间里,他们交换了一个黏腻而又短暂的亲吻。当分开的银丝在空气中悄然断裂的时候,公交车到站了。太宰治起身整理着衣角,他走下楼梯,朝着出现在门边的伴侣伸出了右手。

中原中也接住了他。他轻轻一跳,从善如流地落入了太宰治的怀抱里。不远处,他们的公寓正静静等候着他们的回归。他们就维持着这种相拥的姿势,融入了无边的夜色之中。

——fin——

大声告诉我,旅伴倒过来读什么!!!!!????

听说大家都看了新一话,可我连15都还没看……

文力好像回归了一点点,接下来就是说要写很久却一直没写的年下了。挖个坑给自己填_(:з」∠)_

啊……年下有人看吗?上次开坑效果很不理想,蓝瘦香菇……

aspirin大概下周一就会开始发货了,发完上余本。

评论 ( 33 )
热度 ( 258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