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秘密(01)

*我流年下,17岁高中生太宰x21岁理事长中也

*同居!撒糖!后期会有套路宰上线,三轮车也会有的

*会耍小心机的小大人太宰真棒【竖起大拇指】

秘密

文:水母汐

【01】初遇

轿车有些沙哑地在停车位上落定,暗红色的车身在夏日的阳光下华丽而又张扬。目的地到了,可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半小时。衣着考究的男人皱了皱眉,似乎在为自己估计错了时间而感到苦恼:

“啧,还有半个多小时,不如先在校园里随便逛逛吧。”

做出如此决定的男人名叫中原中也,是这所私立高中的赞助人,以理事长的身份和校长森鸥外一起管理着这所学校。平日里忙于打理自己公司的他很少过问学校的事情,若不是森鸥外一通电话叫他到学校来一趟说有要事相求,至少在未来的三个月内,他是不会想到学校里看上两眼的。既然如此,反正来都已经来了,中原中也觉得倒不如趁此机会好好了解一下学校,也算是尽到了理事长的职责。

高二年级的教学楼就在校长办公室的隔壁,此时正是下课时间,走廊里闹哄哄的,陌生男子的到来令学生们又惊又疑,周遭的视线有些复杂,中原中也觉得自己仿佛是一只误闯了鸡群的鹅,一举一动都显得违和。正当他决定从楼梯拐角的那扇侧门穿出去时,位于走廊尽头的班级大门突然打开,从教室里冲出来一位身穿黑色诘襟的少年,棕色的发丝微卷,鸢色的眸子眨了几下便紧紧落定在他的身上。中原中也有些不知所措,他下意识地想要绕开少年从他身后出去,可对方的动作却比他快了一步。少年个高腿长,两步便跨到他的面前,一伸手便把中原中也的两个手掌捧在了手心,有些粗糙的触感引得中原中也好奇地低头去看,这才留意到少年手腕上和脖颈上缠绕着的厚实的绷带。

“这位优雅的先生,如果您不介意的话,可以同我一起去殉情吗?”

少年比中原中也高了大约有二十公分,他低着头,眼眸下垂,模样像极了遭人遗弃的大型犬。日后的少年曾无数次反思自己刚才那句简短的请求,扪心自问中也到底哪里优雅了?年轻的理事长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不知所措,但很快他便留意到了窗台上那几个努力憋笑的小脑袋。银白色头发的少年在对上他的视线后便立刻消失在了窗口,转而扒着门框用嘴型告诉他这是真心话大冒险。中原中也心下了然,心想自己也不是什么玩不起的人,既然是真心话大冒险输了,那就帮帮这个倒霉的孩子好了。于是他立刻回握住少年,眯起眼,弯起唇角,用一种诚恳而又感动的语气回应道:

“当然可以。”

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刚刚说出那番话的少年,他双手一松,捂着肚子就大笑起来。而此时的中原中也万万不会想到,就是这么一件平常的意外,将会成为自己剩余人生中最为对方津津乐道的笑柄。

“喂……”中原中也有些局促,伸出去的手都不知道该放回哪里。有这么好笑吗?他沉下心反思了几秒,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最该做的不是配合而是拒绝。他的脸蹭地一下烧了起来,就像是夏日里全部的热度都聚集到了他的脸上一样。他愣在那,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犹犹豫豫只是让眼前的少年笑得愈发厉害。幸运的是,上课铃响了,少年朝他道了声谢谢便转身逃也似地溜回了教室,留他一个人在原地继续品味刚才的尴尬。

可恶,这都算什么事……

他又看了一眼手表,时间快到了,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中原中也转身朝来时的路走去。穿堂风从走廊里幽幽地吹过,吹凉了他背上那一层薄汗,中原中也下意识地用手扯着衬衫,丝毫没有注意到自身后投来的比阳光还要刺目的视线。

 

“中也来啦,先坐下。”

森鸥外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面,在他的身旁,一袭红色洋装的幼女正神情专注地画着色彩鲜艳的简笔画。身为理事长的中原中也早已对此见怪不怪,他神情自若地拉开椅子在校长面前坐下,双腿交叠,将帽子放在膝盖上。

“有什么事您就直说吧。”

“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森鸥外摸了摸下巴,两根手指在桌面上断断续续地打着拍子。中原中也知道这样的森鸥外多半没安什么好心。校医出身的校长恐怕找遍全横滨也仅此一家,他说起话来就像打预防针,刚戳进去的时候没什么感觉,等药水都推完了,才觉得麻麻的疼。

“这个给你。”

中原中也挑了挑眉,他注视着无端出现在桌面上的那瓶82年的拉菲,不由自主地在心底吹了声口哨。要就这么愉快地接受吗?中原中也不傻,他当然知道眼前这只老狐狸一定是另有所图。于是他向前倾了倾身体,被黑色手套覆盖的手指轻轻敲击着玻璃制的瓶身。

“无功不受禄,您今日如此大方,必然是有什么棘手的事情需要我来处理吧。”

森鸥外立刻露出一个赞许的表情。他点了点头,转身从后面的柜子里取出一份文件推向中原中也。

“看看这个。”

“领养一个孩子?”中原中也的声音骤然拔高,那双好看的蓝色眼眸此时因惊讶而变得圆圆的,活像水族箱里的一条红色金鱼。别开玩笑了,他对森鸥外说。自己才21岁,正值轻松自在的年龄,怎么可能心甘情愿被一个孩子绑住双腿。况且他中原中也一没带过弟弟妹妹二没结过婚,孩子落到他这种毫无实战经验的人手里只怕是凶多吉少。可森鸥外却不以为然,他又从身后的柜子里抽出了一张纸,上面用五颜六色的蜡笔歪歪扭扭写着一些中原中也看不懂的东西。

“如你所见,这是我可爱的小爱丽丝所写的抗议书。太宰君是我在他12岁那年从城郊的孤儿院领养回来的。当时的我也跟你一样,年轻,没经验,根本不会想到五年后的这孩子居然会这么难以管教。”

说到这,森鸥外摇了摇头,神情痛切与每一位恨铁不成钢的父亲相比并无什么不同。中原中也的喉结上下滚动着,他知道自己今天是不可能赖掉这件事了。早在森鸥外准备文件的那一刻,这一切就已成定局。于是他放弃了抵抗,将文件放进自己的手提包里,继而起身,开口道:

“我需要做些什么?”

听到中原中也的回答,森鸥外立刻站了起来,他从抽屉里取出一个文件袋,加快的语速显示出此时的他非常的愉快:

“手续我已经办好了,你在这签个字就行。你现在去教务处找福泽老师,他会给你太宰君的个人资料。马上就要放学了,你可以直接去教室门口等他。我会派人将他的行李从宿舍运到你的家中。”

中原中也目瞪口呆地听完了森鸥外过于翔实缜密的安排。此时的他已经完全可以确定森鸥外就是故意想把这个包袱甩给他。他无奈地收好文件,临走时没忘记拿走桌子上那瓶红酒。


福泽谕吉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三个来回,这才吩咐隔壁办公桌的助理乱步老师去把太宰治的资料打印出来。气氛有些诡异,中原中也忍不住缩起了肩膀。似乎是看出了他的不解与不安,乱步在递给他文件的同时悠悠地开了口:

“如果是太宰君的话,您可要三思而后行啊……”

中原中也愈发疑惑起来,他有些迟疑地接过那几张薄薄的A4纸,刚打印完成的纸张带着微微的热度,空气中顿时溢满了油墨的清香。他低下头,那张醒目的彩色照片顿时跳入了他的眼中。

黑色的诘襟,棕色的发丝,鸢色的眸子,领口处露出来的一角绷带……

“居然是他!”

中原中也下意识地大喊出声,闹出来的动静连他自己都被吓了一跳。他涨红着脸道歉,表情尴尬极了。

“您认识太宰治?”

“额……不,怎么说,刚刚在走廊上曾有过一面之缘。”

“啊,原来是这样,”不知为何,福泽谕吉的声音听上去仿佛松了一口气,“中原理事长,虽然现在说这话还有些太早,不过太宰君这孩子,远比你看到的要来得复杂。无论是洞察力还是判断力,亦或是执行能力,太宰治都远在其他孩子之上,这一点,希望你能有所了解。”

中原中也愣了愣,他的确是对这般巧合感到吃惊,但他从未想过太宰治居然是如此这般的洪水猛兽。现在的他很想冲回校长办公室,将怀里那瓶陈年佳酿一气砸碎在森鸥外面前,然后撕毁包里的所有文件,拍拍手潇洒地离去,从此与这个名叫太宰治的家伙再无瓜葛和关联。

然而他没有,他也不能这样做。监护人的移交手续已经办理完毕,就在刚才,他在那份文件的右下角签上了自己的大名。也就是说,如今的太宰治,从法律意义上来说,已经同森鸥外没有半点关系,他的监护人,名叫中原中也。

于是他叹了口气,将资料收回公文包里,转身朝那个他估计一辈子都忘不了的教室走去。等了还不到三分钟,铃声响起,赶着去吃午饭的学生一窝蜂地涌了出来。中原中也踮着脚伸长了脖子来回张望,那神情跟幼儿园门口接孩子的家长没什么两样。他在人群中看到了熟悉的白发少年,却未曾发现太宰治的身影。直到人潮散去,那道玩世不恭的声音才终于自他面前响起:

“哇!你来是想找我同你一起殉情吗?抱歉啦,都说了那只是个游戏。我的理想可是和美丽的女孩子一起沉入斜阳下的河水里,况且我对抱男人这件事没有兴趣啦!”

中原中也脚腕一酸差点摔倒。他努力维持着自己的身形和仪态,微笑,中原中也。他反复告诉自己,你要微笑,这可是你和太宰治的第一次交锋,是奠定了日后相处模式的,一场重要的战役。

可他刚一开口就绷不住了。此时的中原中也顾不上自己没什么力气的脚踝,他一步冲上前去,揪着太宰治的领子往上提,同时把包里的那份文件拍在了对方的脸上。

“你小子给我看清楚了,现在我才是你的监护人!”

不知为何,说这番话的时候,中原中也的内心涌现出一股奇异的骄傲。就在刚才,他仔细阅读了太宰治的全部资料。成绩第一、实践第一,独独思想品德考了挂尾,原因似乎是他总喜欢在校园里尝试自杀。

自杀?

中原中也抬起眼,湛蓝的眼眸在对方缠绕着绷带的脖颈处流连。似乎是注意到了对方那充满探究的目光,太宰治有些不自然地抚上后颈,低下头,用那种似笑非笑的语气回应道:

“是自杀哦。”

这下又轮到中原中也惊讶了。当理事长已有一段时日,他自认为自己见过的孩子算不上少,可在这种朝气蓬勃的年龄,终日将自杀挂在嘴边并且真的付诸实践的孩子估计找遍整个横滨也只有太宰治一个。从这方面来看,他跟森鸥外还真是合拍的要命。然而中原中也并不知道森鸥外为什么要将一个这么好的孩子推给他来抚养。他只知道自己已经签完了所有的文件,剩下的,仅仅只是坐在自家装潢考究的吧台前,细细品味那瓶来自82年的拉菲陈酿。

是的,从他今天走入这所学校开始,有什么东西,已经开始了转动。

“哦?真的吗?森先生把我丢给您啦……”太宰治的头垂得更低了,微卷的发丝此时都失去了光泽一般,仿佛一只被人抛弃的落水犬。中原中也的心立刻变得柔软起来,他叹了口气,抬手想摸少年的头,却发现自己的手举得有些辛苦。

但他还是努力用自己的手掌安抚了一下情绪低落的少年。“嗯,虽然我并不了解你和校长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从今天开始,你就是……”

中原中也顿了顿,毕竟他也才二十出头,这种话对他来说还是太过于陌生,更何况和太宰治一样,他也是个孤儿。

“但是从今天开始,你就是中原家的孩子了。”

听到这番话,原本情绪低落的少年在一瞬间变得明亮起来。他注视着中原中也,因为身高的原因他依旧保持着俯视的姿势,他微微勾起唇角,牵动起眼角的一抹桃花。中原中也就这么被夏日午后的阳光晃花了眼,他张了张嘴,花了很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先跟我回家吧,校长说了,你的行李他会差人给我送来。”

“呜哇,中也还真是开放的大人呢……”

“臭小鬼,原来你知道我的名字啊!”

中原中也抬手敲上了太宰治的脑袋,今天憋下来的一口气全都发泄了出来。太宰治一边躲一边说理事长大人嘛,当然知道。不过中也这种身高还是别勉强了,你打我简直杀敌一百自损三千。被无情嘲讽了身高的人抬起公文包照着太宰治的腹部抡了过去,后者轻巧地接下,却在下一秒突然收起了嬉皮笑脸的表情,跟在中原中也身后,亦步亦趋,活脱脱资料里描述的那个乖学生的样子。

是在开学典礼上认识我的吗?中原中也松了口气。不知为何,打他看到太宰治的第一眼起,他便觉得,这个少年的身上,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尤其是在对方笑起来的时候,那模样,简直要穿破自己最古老的记忆,在他的脑海里狠狠地炸上一朵烟花。

但那回忆终究只是烟火而已,没有具体的形态,更无从考据。他去停车位提了车,太宰治乖乖地钻进车里。轿车发出了沙哑的声音,暗红色的车身在夏日的阳光下华丽而又张扬。

 

“中也,我终于等到你了。”

——tbc——

感谢my仙女 @Arolling玖一 的支持和鼓励,我终于开工这篇年下啦~

这是一个看上去挺简单但实际上又没那么单纯的故事。不长,要是日更估计也就一周完结(但我不会日更的)he加小车车的展开大家会喜欢吗?

写不出大气恢弘的设定也写不出意韵深远优美动人的句子,我几乎是个废水母了(躺平)

请给我一打太宰作为养分(你走)


评论 ( 26 )
热度 ( 486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