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秘密(02)

*我流年下,17岁高中生太宰x21岁理事长中也

*同居!撒糖!后期会有套路宰上线,三轮车也会有的

*装乖撩人的少年太宰真棒!【竖起大拇指】

前文【01】

秘密

【02】代价

太宰治有些意外。

他本以为自己会被带去中原家的本宅。那是一栋占地不小的别墅,全欧式风格,复古而又奢华。在他的想象里,中原中也就该是那种坐在大宅二楼的落地玻璃窗前,手拿一杯红酒,一面轻晃一面签下一份又一份的文件的存在。他会拥有一整个地窖的佳酿,甚至舍得用一间算不上小的房间来收藏他最喜欢的帽子。这是太宰治眼中的中原中也所应该拥有的生活,它们距离他是那样的遥远,遥远到陌生,但还不至于令太宰治望而却步。

毕竟,过着如此这般生活的人,无论他身处何地,所做何事,总能给他带来一丝熟悉与慰藉。

可此时此刻,展现在太宰治面前的不过是一幢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公寓。房子所处的地段不错,面积不大,内部装潢也很简洁,但太宰治看得出来,这里面的任何一件家具都价格不菲。尤其是餐厅角落里的那只巨大的酒柜,还有附带的那一方吧台,一看就是花了心思重金请人专门打造的。从这个角度来看,太宰治的一部分猜测倒也没什么错,至少在中原中也的兴趣爱好方面,他的判断并没有失误。

“怎么了?觉得我这比不上森鸥外校长家还是比不上你的宿舍?”中原中也抱着双臂跟在太宰治身后,看着少年好奇地打量着自己家,内心不由得想到对方毕竟还是个十几岁的孩子。太宰治的事他也不是一点都不知道,当年跟森鸥外一起吃饭的时候,对方曾向他提起过这个孩子。跟自己一样,太宰治也是个孤儿,相比起中原中也的暴躁与愤世嫉俗,在面对生活的态度上,太宰治明显来得更加消极厌世。

“刚把他接回我家的那天,客厅的茶几上放着一把水果刀,我叫太宰君自己去削苹果吃,结果等我整理好他的行李,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这孩子正举着刀朝手腕割……”

中原中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想起这件事的他立刻紧张地四下张望。好在他并没有把小刀随便乱放的习惯,厨房常年不开火,厨具也大多收纳在柜子里。于是他的目光再度落到了太宰治缠满绷带的手腕上,那些白色的织物一端隐没在掌心,而另一端则消失在诘襟袖口的深处。他开始幻想太宰治绷带下的那一方皮肤,究竟是洁白无瑕还是交错着可怕的伤痕。这些问题和画面在他的脑海里兜兜转转,直到太宰治回过头,他的声音还是那么好听,此时散播在安静的空气里,更是带上了诗一般的调子。

他说,中也,这里以后就是我们的家了?

中原中也没留意到太宰治用的是“我们”而不是“我”,他下意识地点了点头,思绪似乎还没从那段绷带下面神游回来。

“谁允许你直接叫我中也了?没大没小的。”仿佛是突然注意到了什么,中原中也抬起头,他板着一张脸,把公文包丢给太宰治。后者很有默契地稳稳接住,和自己的书包一起放在沙发上。但过了一会,太宰治又伸手把自己的书包拎了起来,他抬了抬下巴,问道:

“我的房间在哪?”

“啧,真麻烦……”中原中也放下一直抱着的双臂,掏出钥匙打开了客房的门,思索了片刻又把钥匙从钥匙扣上取下来递给了太宰治。“以后你就住这个房间,里面的结构跟我的房间一样,都有独立的卫浴。”太宰治点了点头,把书包拿进了房间,等他整理完自己的书桌,再度回到客厅的时候,中原中也已经独自一人在吧台上喝起酒来了。

“82年的拉菲好喝吗?”

中原中也有些微醺,他摇摇晃晃地抬起头,湛蓝的眼眸里已经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他伸手拿了个新杯子,往里面注上三分之一的深红色液体后朝太宰治那边推去,顺带勾起了一个挑衅的微笑。

“我还没有成年。”太宰治拒绝得规规矩矩。

“嘁,小鬼就是麻烦……”中原中也将酒杯挪回自己跟前,刚喝了一半,就被太宰治拽着手腕夺了过来,就着杯口喝光了杯子里剩下的全部液体。

“喂,你不是说自己还没成年吗?”

“反正是在自己家里,况且就算追究起来,也是擅自诱使未成年人喝酒的你麻烦比较大吧。”

“尽说些歪理。”中原中也懒得跟太宰治追究,他自顾自地又想去倒酒,却被太宰治一把按住了手腕。

“中也……”

“我都说了不要叫我的名字!”

“那……中原先生?”

中原中也突然陷入了沉默,是的,他厌恶并憎恨着这个姓氏,每当这两个字出现在他的眼前,耳畔,那些由另一个被称作“中原”的男人所带给他的苦痛和灾难便会一并出现在他的眼前。而这也是他宁可选择这间不大的公寓也不愿意住进那个男人留给他的别墅的原因。那栋深宅大院的每一个角落似乎都充满了绝望和苦难。他正是踏过了这些才得以存活到今日,那是中原中也心中永远都不愿回忆起的,黑暗的过去。

中原中也时常会想起自己在孤儿院的那段时光,虽然物质生活匮乏,但至少自己的精神是放松的,更不会无端遭受皮肉之苦。被中原家收养之后,他常常会在独自舔舐伤口的夜晚做一个梦,梦里有一个笑起来很好看的少年,他与他擦肩而过,对方开了口,声音却模模糊糊听不真切:

“我叫……是今天新来的……”

中原中也低着头,橙红色的发丝从肩头滑落。他轻轻摇动着手里的酒杯,发出的声音宛如叹息一般无力。

“你还是叫我中也吧……”

于是太宰治不再说话了。他乖乖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两个人各自怀揣着心事,只是谁都不愿意给对方当面说破。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中原中也才想起自己还没给太宰治准备午饭。他端着一盘咖喱敲开了太宰治的房门,少年的肚子很应景地响了起来,说出来的话却一点都不中听:

“我想吃蟹,有蟹肉罐头吗?”

“没有。”

中原中也强忍着把手里的咖喱扣在太宰治脸上的冲动,他打算放下盘子走人,可太宰治的声音在他耳边不依不饶地响起,17岁的少年固执地低着头,低垂着眼角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

“我想吃蟹,因为小爱丽丝对蟹过敏,森先生几乎从来没给我买过蟹……”

中原中也那该死的同情心又开始泛滥起来,他有些愧疚地眨了眨眼,看了一眼咖喱又看了一眼太宰治,最后叹了口气,放缓了声音劝说着:

“今天就先对付着吃一顿吧,明天我去给你买蟹。”

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太宰治的眼眸重新变得闪亮起来。

“中也!你其实是个好人吧!”

“少废话,快点吃饭!”

突然响起的门铃把两个人吓了一跳,身穿黑色长风衣的男人拖着一只行李箱立在门外。拜那两缕时髦的挑染所赐,中原中也几乎是立刻就认出来眼前的人是学校的国语老师芥川龙之介。

“下午好中原理事长,”芥川老师规规矩矩地行了个礼,“校长吩咐在下把太宰君的行李给您送来。”

中原中也点了点头,他接过行李,一面道着谢一面邀请芥川坐下来喝杯茶,太宰治从房间里探出半个头,他嘴里塞着一大包咖喱,两颊鼓动活像一只松鼠。

“他或(和)敦君有约啦……”

中原中也一时没反应过来,他转过头看了看太宰治,对方正专心对付着自己手里的咖喱,于是他又把目光转向眼前的芥川,后者倒是很淡定,云淡风轻仿佛在谈论今天的天气。

“约谈作文罢了。”他摆了摆手,“如果没什么事的话,在下就先告辞了。”

中原中也愣愣地摆了摆手,他有些木然地关上了公寓大门,一转身就撞见太宰治正扶着门框笑得腰都弯了下来。他立刻知道自己又被这小鬼给耍了。于是他走上前去,抬手就是一拳。

“中也,你不可以对学生这么暴力。”太宰治捂着肚子委委屈屈。

“少废话,给我去厨房把盘子洗干净。”

末了又补充一句:

“禁止用菜刀自杀。”

 

中原中也把太宰治赶进浴室洗澡,自己则在房间里帮他收拾行李。太宰治的东西不多,衣服除了校服来来回回也就那么几件。大多是简单的白衬衣和黑色的背带短裤。起初中原中也还为太宰治的审美感到不解,但联想起森鸥外给小爱丽丝买衣服时的品味,突然觉得自己或许该趁周末带太宰治出门买几件新衣服。

可是,当太宰治换上那套衣服出现在他眼前时,中原中也突然觉得,自己有那么一点理解森鸥外了。

少年包裹在诘襟下的身形意料之中地有些纤细,没有被绷带覆盖的肌肤甚至透着病态的苍白。但中原中也看得出来,少年动作的时候牵动着的肌肉匀称而又强健,昭示着他并不具备文弱的属性。刚洗完澡的太宰治打了个呵欠,从书桌上拖了一本书到沙发上坐下。他挪动了一下身体,很快便在中原中也的背后找到了一块舒适的区域,后者正在检查这个季度的财务报表,他斜靠在沙发上,双脚舒展着搭上了一侧的扶手。太宰治顺势把头放在中原中也的肩膀上,鞋也不脱就这么曲起了双腿。中原中也扶了扶有些下滑的窄框眼镜,盯着太宰治短裤和小腿袜之间那一方膝盖骨看了许久,这才抬手把对方捅下去。

“鞋也不脱就上沙发,谁教你的?”

于是太宰治换了个姿势,他甩掉了拖鞋,转身把腿搭在了中原中也的大腿上。这种交错的姿势令后者感到莫名其妙。他又戳了戳太宰治的膝盖骨,后者立刻听话地把腿收了回去,规规矩矩端正了坐姿。

“你在看什么?”

“完全自杀手册。”

“我说,你小小年纪的,能不能多想想积极向上的东西?”

“想什么?想你吗?”

中原中也一时语塞,但他却没意识到一丝绯红缓缓爬上了自己的耳朵尖。报表是看不下去了。他叹了口气,合上文件夹站了起来。

 “我去洗澡。”

 

听着浴室里的水声,太宰治大大方方地仰躺在沙发上,从口袋里捞出手机,大约半小时前,森鸥外给他传了简讯。

“怎么样太宰君,一切都还顺利吗?”

“托您的福,进展不错。”太宰治飞快地打着字,时不时瞄一眼不远处的浴室,“多亏了您在最后一节课的时候发信息告诉我中也会自己来找我,不然我可能就直接翘课去天台了。”

“既然如此,太宰君应该还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吧。”

“那么,您的要求究竟是什么呢?”

“我想要你们家中也公司百分之十的股份呢。很简单的要求吧。”

这只老狐狸……

太宰治捏紧了手机,他思索了片刻,给了森鸥外一个答复。就在他把手机收进口袋里的那一刻,浴室的门开了,中原中也擦着湿漉漉的头发,潮湿的步子踏出一连串蒸腾的水汽。他看了一眼太宰治,又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开始把对方往卧室里赶。

“快去睡觉。”

“我又不像中也,需要靠充足的睡眠来获得长高的可能。”

“大晚上的找打吗?”

太宰治抿了抿嘴没有说话,他站起身,在茶几底下找到了自己的拖鞋,迈开步子却是往中原中也的卧室里钻。

“喂,你的卧室在那边。”

“我择床,”太宰治回过头,鸢色的眼眸里酝酿着浓浓的睡意,“第一天晚上要和人一起睡才能睡着。”

中原中也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尽管第二天清晨他并不能理解自己为什么这么轻易地就相信了太宰治的一通胡言乱语。

——tbc——

大力感谢我们的好同志 @抽里抽气 ,因为她的两张图我今天跟打了鸡血一样完成了日更。

如你们所见这篇已经开始套路了,而且中也小时候的事情也有所涉及。

非常心痛的遭遇呢……

继昨日耿直敦初登场后,耿直芥上线,副cp敦芥筹备登台中……在太宰的“指导”下追求芥芥老师的敦敦,各种意义上来讲,很辛苦呢……

日常 @Arolling玖一 ,开心一点啦~

后几天要监考判卷,so,让我们周末见……

评论 ( 14 )
热度 ( 403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