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秘密(03)

*我流年下,17岁高中生太宰x21岁理事长中也

*同居!撒糖!后期会有套路宰上线,三轮车也会有的

*不套路就会死的少年太宰真棒!【竖起大拇指】从各种意义上来说,太宰治,干得漂亮!

01  02

【03】Day1

从一个人变成两个人,生活到底会有多少不一样?

中原中也又开始做梦,那个反反复复纠缠了他九年的梦。梦境里的少年笑起来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看,他看不真切那张脸,就连声音也渺远得仿佛来自天际。他说自己是新来的。他来自哪里?到这里来做什么?他告诉了他自己的名字,那个名字究竟是什么?他在两个字还是三个字之间拿捏不清,却听见梦中的自己默念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单词:

“osamu……”

记忆似乎开始复苏,但浓重的焦糊味包围了他,火光,哭喊,巨大的房梁在他面前倒塌,不知从何处伸来的手捉住了他,身体忽地失了重,中原中也知道自己被人抱了起来,风像是要割裂一切般在他耳边咆哮着刮过,他们从火光中逃离,潜入了漫无边际的黑暗之中。

“我一定会把你救出来的……”

“至少在我自杀之前。”

中原中也几乎是从床上弹了起来,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被汗浸湿的衬衣紧紧贴附在背后,此时接触到被子外寒冷的空气,开始争先恐后地带走他身上残存的热度。他抬手揉了揉自己僵硬的后颈,转动着脖子看了一眼窗外,晨光透过乳白色的窗帘照射进来,在实木地板上投射下一方小小的光斑。直到这时,他的五感才开始恢复运转。焦糊的气味再度浓烈地冲进了他的鼻腔,中原中也捂着嘴咳了好几声,这才意识到什么一般冲下了床。因为过于慌乱而抛弃了拖鞋的双脚踩在冰冷的地板上,那些属于清晨的寒冷沿着脚底直达心脏,激起一身鸡皮疙瘩的同时也使中原中也清醒了许多。他几乎是在一瞬间便出现在了厨房的门前,抬起脚,钢化玻璃门颤抖着打开,露出了太宰治的半个身子。这时的中原中也顾得不自己的脚是冷还是痛了,他一把将太宰治拽到边上,冒着黑烟,已然完全报废的微波炉以一种残忍的姿态展现在他的面前。

“我不是故意的。”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太宰治,他沿着流理台朝厨房门口溜,却被对方堵住了逃跑的道路。中原中也支起一只手撑住对面的门框,他的唇边带着笑,眼角却淬着冰,修长的手指笔直地指向那台可怜的机器,每个字的末尾都带着愠恼的意味:

“你好端端地为什么非要用微波炉?”

“因为我想给中也做早餐啊。”太宰治邀功似的抬起头,带着一脸的理所当然。中原中也顺着他的目光望去,这才注意到桌边那只正不断往下淌着蛋液的鸡蛋。他感觉自己的怒火又高了几分,混合着起床气一起几乎要在一瞬间爆炸开来。然而或许是太宰治的脸太过于纯良无害,也有可能是他看到了流理台上那把闪着寒光的菜刀和对方缠着绷带的手腕,中原中也叹了口气,挽起袖子开始替对方善后。

“小孩子不要随便进厨房,早餐的事情我会自己解决。”

“我已经上高中了。”

“那又怎样,”中原中也用抹布将蛋液扫进垃圾桶,“别总给我添乱。”

“可是中也,现在已经是上午十点了。”

中原中也惊讶地抬起头,墙上的挂钟已经过了十,纤长的分针正一步步朝着六逼近。他按了按太阳穴,失去了闹钟的清晨总是混乱而又失真。独居时的他,每个周末都是从午后一两点开始,他会先喝一小杯红酒——尽管他知道这对自己的胃不好,但只有这样做才能使他从那个周而复始的梦魇中冷静下来。随后他会开着车去市中心转一圈,买几顶帽子,吃一顿晚餐,在十一点之前上床睡觉——或许他会吃上半片安眠药,但这些都不重要,因为新的一周就要来了。

但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他不再是一个人,他的身边多了一个太宰治。17岁的少年正是抽高拔节的时候,饿到现在一定很难受。他怀着愧疚的心情打开电磁炉,顺手从架子上取下围裙,一转身便发现太宰治的视线正灼热地粘在自己身上。他低下头,映入眼帘的是自己堪堪被衬衣衣摆覆盖的大腿,相比之下,身着一套宽松家居服的太宰治显然比他保守太多。但中原中也立刻想起昨天晚上太宰治是和他一起睡的,只可惜报表审阅结束得太晚,以至于他完全忘记了太宰治的存在——潜意识里,太宰治应该正在隔壁卧室睡得香甜,当光裸的小腿触碰到半截包裹着绷带的脚踝时,中原中也甚至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年纪稍长的人发出一声尴尬的轻咳。掩盖在被子下面的大腿的确令人浮想联翩,但好在太宰治穿了长睡裤,他们之间起码还隔着一层布料。更何况他俩都是男性,充满肌肉的小腿有什么美感可言?于是单纯的小矮子立刻释然了,他果断迎上太宰治的视线,同时命令对方立刻离开厨房。

“都这么晚了,先吃个荷包蛋对付一下,中午我带你去外面吃,”中原中也熟练地将鸡蛋翻了个面,“下午一起去买点东西。”

他回过头看了一眼太宰治,对方正在整理手腕上那半截松掉的绷带。白色的织物上沾着一点鹅黄色的蛋液。他突然觉得有些好笑,原本僵硬着的唇角也终于有了一丝柔软的弧度:

“去买蟹肉罐头。”

“好啊。”

温暖的光线从窗外照射进来,在少年的头顶投下一层淡金色的光晕,那一刻,中原中也突然有了一种把对方的发丝揉乱的冲动。

 

太宰治站在衣柜前,他的衣服不多,但这并不妨碍他陷入选择恐惧。就在刚才,在中原中也将煎好的鸡蛋端到他面前的时候,对方伸手揉乱了他的头发。太宰治看着穿衣镜里那一片乱翘的发丝,鸢色的眸子暗了下来。

他并不希望中原中也一直把他当小孩子来看,尽管就目前而言,这种相处模式是他们之间唯一的可能。

于是他又想起了昨晚被子底下那截光裸的小腿。任凭他太宰治的预言再怎么精准,他也没想到中原中也有只穿一件衬衣睡觉的癖好。布料的另一端是皮肤,皮肤的下面是血管,奔腾的血管被肌肉所包围,在那之间,横亘着一条精致的胫骨,而他那方膝盖骨此时就抵在这跟胫骨上,以此为媒介,他们血肉相连。

是啊,他们的确血肉相连过,流过的鲜血混合在一起,破损的皮肤相互交错,贪婪地汲取着对方伤口里新鲜的养分,没有疼痛也不会疼痛。那一天,太宰治抱着中原中也从被大火包围的孤儿院逃了出来,所有人都死了,只有他俩依然活着,只不过一方忘却了当时的记忆,而另一方却固执地将其刻在心底,至死方休。

这是他们最为痛惜的过去,却也是两个人鲜有的可以共享的回忆。这段回忆如今却被一阵敲门声所打破。太宰治打开门,看到了整装待发的监护人。

“中也的记忆还停留在三个月前吗?难怪身高也比其他人迟钝了好几年。”太宰治皱了皱眉,目光在中原中也身上流连,“在38度的高温下穿黑色长裤,中也,我真的很佩服你。”

他眨了眨眼,目光里看不出一星半点的真诚。

“我可没有穿短裤的癖好,快点换衣服,要走了。”

太宰治听话地走向衣柜,脑海里却忍不住想象着中原中也身着短袖T恤和沙滩裤的样子。橘发的小个子男人站在街角的树荫里,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阳光的味道。他又打量了一番中原中也那条毫无情趣的黑色长裤,修长而又禁欲的双腿在现在看来只会令人感到烦闷不堪。他沉思了片刻,从衣柜的角落里取出一条黑色的背带短裤。

“换上这个吧,”太宰治把短裤丢在床上,“否则你会中暑的。”

“你不用操心我,快点把你自己的衣服换好。”中原中也皱起了眉,“我都说了,我对短裤没……”

“啊,我好像忘记告诉你了,我昨天把车内空调给弄坏了。”

中原中也几乎是呆愣在了原地。思维跟不上实际,他双眼茫然根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然而下一秒,他几乎是立刻跳了起来,一步上前揪住了太宰治的睡衣领子:

“你对它做了什么?”

“我昨晚忘记关了。”

中原中也想起来了,昨天到家的时候他恰好接了个电话,最后一个下车的确实是太宰治。这家伙来家里还不到24小时就接连弄坏了自己两台电器,中原中也有点不敢想象自己接下来的生活。

“所以……”太宰治举起了那条黑色的短裤。

中原中也的眼神在短裤和窗外的阳光上往返了好几个来回,终于认命般地叹了口气,夺过那条黑色的短裤,转身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换上短裤的那一刻,中原中也觉得自己膝盖以下的每一个毛孔都在舒畅地呼吸。他调整了一下背带,突然意识到自己在无形之中又被太宰治嘲讽了一次身高。裤子是太宰治十五岁那年森鸥外给他买的,现在穿在中原中也身上倒是刚刚好。他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衬衣的领口,取下了交叉领带转而换上一枚精致漂亮的黑色领结。他觉得自己仿佛回到了四年前。那时候的他跟现在的太宰治一个年纪,穿着熨烫整齐的衬衣打着古板的黑色领带跟在那个男人的身后,实际上不过是给他那毫无建树的儿子做帮衬罢了。这种影子般的生活他过了整整六年,直到那一天……

他突然意识到时间已经不早了,他走出房间,发现太宰治的房门依旧紧闭。中原中也心想太宰治还真是厉害,就那么几件衣服也能折腾这么久。他告诉对方自己先去车库提车,叫太宰治在小区门口等他。

可是等太宰治下来的时候,中原中也彻底傻了眼。对方穿了件清爽的格子衬衫,下身是一条米白色的九分裤,脚上随意套了双白色的平底鞋。中原中也从后视镜里注视着自己的装扮,感觉自己被完完全全地耍了。

“别生气,中也,我只是想看看你穿背带短裤的样子。”太宰治倾身向前,修长的手臂绕过中原中也,在控制台上找到了空调的开关,阵阵凉风袭来,中原中也觉得自己周身的气压又低了几分。

“很好看,这才是你应有的样子。”太宰治在他的耳边低语,湿热的气息舔舐着耳廓,在逐渐变冷的空气中显得格外分明。中原中也的大脑一瞬间停止了运转。这套浸满了苦涩回忆的装束此时正被人说着好看,他究竟是该喜悦还是应该痛苦?然而很快,他便得到了自己的答案。

“如果没有那顶愚蠢的帽子,我会考虑给中也打一个满分。”

“假如你还想要你的蟹肉罐头就最好老老实实地给我闭嘴。”中原中也把钥匙插进车里,刚一发动就是一脚油门。太宰治的额头重重地磕在前座靠背上,他的身体前后摇摆着,却并没有给自己系上安全带的意思。

“中也!你一定是个天才!”太宰治兴奋地挥舞着双手,“在疯狂加速的车里自杀,这实在是太美妙了。”

“你能不能想点别的!”中原中也在发动机的噪音里大声咆哮,“我一点都不想让你死在我的车里。”

“我也不想,”太宰治突然坐正了身体,老老实实扣好安全带,“我的理想是和美丽的女孩子一起殉情,一点都不想跟中也一起死在这么一辆毫无品味的车里。”

中原中也刚想发作,却因为红灯而被迫停了下来。他摇下车窗,车内的冷气和车外的热气激烈碰撞,一直排列到马路尽头的车辆在热浪中扭曲变形。他想抽一支烟,却发现自己忘记把烟盒从换下来的长裤里掏出来。于是他只好从后视镜里怨愤地看着太宰治,觉得自己简直倒霉透了。

“中也。”

“干嘛。”

他回过头,冷不防被人往嘴里塞了个细长的东西。苦涩的焦油味蔓延开来,太宰治松开了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玩着手里银色的打火机。

“哪来的?”

“出门的时候从客厅茶几上拿的,”太宰治将打火机丢进中央扶手盒里,闭着眼朝后座倒去,“放心,我知道我还没到可以抽烟的年龄。”

中原中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他缄默着抽完了这支烟,随着涌动的车潮向前驶去。这场从早晨一直延续到下午的闹剧显然以太宰治的胜利告终。而证据就是返程途中躺在后备箱里的那几十罐蟹肉罐头。

——tbc——

穿短裤的梗依然来自 @抽里抽气 ,感觉自己这一次的更新写得非常不顺手,浪费了这么好的剧情。本来还以为一个星期就能完结,谁知道自己手速不够剧情进展也很缓慢。

希望下一章能写得顺手一些QAQ

评论 ( 19 )
热度 ( 440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