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秘密(04)

【01】【02】【03】

*我流年下,17岁高中生太宰x21岁理事长中也

*同居!撒糖!后期会有套路宰上线,三轮车也会有的

*这一次,他们终于kiss了!【突然兴奋】让一个DT来解决早恋的问题本来就……非常不知所措啊!

*宰继续套路于无形之中

*来自光棍节的简单的祝福❤

【04】情书

黑色的轿车驶过街道,转动的车轮带起一片片金黄的落叶,它们飞舞到半空复又落下,伴着渐寒的秋风一起散落到不知什么地方去了。

灼人而又烦闷的夏季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了过去,转眼间,太宰治已经和中原中也共同生活三个多月了。初来乍到时的兵荒马乱终于在长久的磨合之后变成了一种习惯与默契。每天早晨,太宰治背上书包独自搭乘公交车上学,而中原中也则会在稍晚一些的时候自行开车去公司上班。晚上的时候一般是中原中也先回家——当然也有因为加班而例外的日子,这时候的太宰治便会一个人躺在沙发上吃橱柜里的蟹肉罐头,然后在中原中也风尘仆仆打开家门的那一刻抱怨着要吃热气腾腾的咖喱。

尽管独居的时候生活多半依赖便利店和外卖,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原中也不具备处理家事的才能。他会按时将太宰治换下来的衣服扔进洗衣篓,甚至会在周日的晚上替他熨平诘襟的每一丝褶皱。他开始习惯性地在下班的时候去一趟超市,把那些食材变为美味晚餐的同时为太宰治准备第二天午餐的便当。从这些细节上来说,中原中也的确承担了一个监护人应当承担的责任——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然而与他辛勤的付出相比,太宰治一如既往地总在给中原中也添麻烦。自杀是常事,由自杀行为衍生出的诸如逃课、损坏公物等问题屡见不鲜。这三个月来,中原中也出现在学校的次数甚至比他过去整整一年还要多。

他不是没找太宰治谈过,以他的暴躁脾气他甚至冲太宰治发过火,必要的时候还会诉诸武力。然而太宰治总是能用他的花言巧语将中原中也安抚妥帖,他所露出的那种低垂着眼角,宛如被人遗弃的大型犬一般的姿态更是令中原中也难下狠心,最后在不知不觉中被太宰治牵着鼻子走。

而如今,深为太宰治所困的小个子男人正驱车前往森鸥外的办公室。深秋傍晚的空气有些凉意,中原中也抽完一支烟,前方堵塞的车龙却依然没有挪动的迹象。他有些烦闷地摇上了车窗,掏出手机开始给太宰治发短信:

“你到底做了什么?”

末了又补充了一句:

“你最好老实交代,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

发完这句话,中原中也将手机丢进了中央扶手盒。然而直到车子重新启动,他所期待的那一声震动也没能传来。他忍不住在心底骂了太宰治一句不轻不重的脏话。焦躁感自心底盘旋而上,他游走在超速行驶的边缘,一脚油门直接把车开到了森鸥外的办公室楼下。

上楼之前,中原中也隐约察觉到了一丝违和。之前的几次谈话,即便是跟太宰治相关,森鸥外在致电的时候总是称呼他为“中也君”或者“理事长先生”,唯独这次,他说的是“太宰君的监护人”,到底是因为什么事呢?中原中也强压下内心的疑惑,伸手敲响了校长办公室的大门。

小爱丽丝不在,这令中原中也更加确信太宰治一定是做了什么非同寻常的事情。终于,这丝不安在森鸥外将一封外表粉嫩的信封推到他面前时尽数化为了尴尬与愤怒。

“这是我们在太宰君的柜子里发现的情书。据任课老师所言,类似这样的情书在太宰君的书桌抽屉里还有整整三打,”森鸥外伸出手,比了一个相当可观的高度,“虽然我们并没有得到太宰君对此有过回应的相关证据,但似乎有同学目睹太宰跟女孩子在放学后的校园里一起散步这种事情,虽然说早恋在当下这个年代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但还是早点预防为好……”

中原中也的目光始终胶着在眼前那方粉红色的信封上,他没有抬头,却听到自己的喉结上下滚动的声音。

“毕竟,你也不希望太宰君因为这种事而耽误了自己的前程吧。”

焦躁,除了焦躁还是焦躁。中原中也本想说太宰治的前程跟我有什么关系,可话到嘴边却变成了一句不置可否的“嗯”。他伸手将那封情书抓进包里,力度之大仿佛要撕烂那张薄薄的纸。森鸥外交叠起双手,他迎上了中原中也终于落在他脸上的目光,好整以暇地静候着眼前这位年轻的监护人的下文。

“我知道了,”中原中也叹了口气,“谢谢您,我会尽快跟太宰谈谈。”

“那就祝您好运了。”

中原中也将自己塞进车里。他打开空调,冷空气迅速充满了整个狭小的空间。直到这时,他才觉得自己充血的大脑有了片刻的冷静。

情书。

太宰治的情书。

这并非什么了不起的大事,中原中也告诉自己,不过是一封情书,每一个年轻气盛而又面容姣好的少年都会收到的东西。尽管因为一些不愿回忆的原因,中原中也从未拥有过它们,但这张粉红色的东西背后所传达出的含义,他还是能够理解几分的。

太宰治很受欢迎,这件事中原中也一直都知道,只不过少年本人似乎并不在意这些事情。比起跟学校里的同学们交流感情,太宰治似乎更喜欢翘课回到家里为中原中也布下新的骗局。学习和社交在太宰治眼里都是仅凭一场自杀便能轻易舍弃的东西,有时候,中原中也时常会思考,到底是什么让太宰治这个自杀爱好者活到现在,而他一直活着这件事,对这个17岁的少年而言,究竟是幸运还是不幸。

可如今,太宰治似乎找到了新的活下去的意义,少年会在每一个周末穿上精心挑选的衣服配女朋友外出购物,以一场电影结束他们一天的愉快生活。他们或许会在黑暗的放映厅里接吻,当灯光亮起,一切复归如常。少年不会再在上课的时候睡觉了,他会单手托腮望着窗外,连天上的云朵都是那个女孩子美丽的面孔。直到某一天,当中原中也从洗衣篮里拿出太宰治换下的诘襟时,胸口第二颗,也就是最靠近心脏的那颗纽扣便会不翼而飞,转而出现在某个素不相识的女孩子手里。

一阵寒意自脚底缓缓升起,湿冷的感觉爬遍全身。中原中也花了很长时间才意识到深秋时节的空调本就是不合时宜的产物。又是一脚油门,这次是朝着公寓的方向。中原中也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到家里。他想见到太宰治,潜意识告诉他他想听对方亲口否认早恋这件事。

像这样的占有欲,强烈到连中原中也自己都忽视了的地步。三个月,中原中也用三个月的时间让太宰治成为了他的习惯,正因为如此,他又怎么能容忍将自己的习惯就这么拱手让给一个素不相识的姑娘?说得更简单一点,他凭什么把自己亲手做给太宰治的便当分给第三个人享用?

胡思乱想间,中原中也已经来到了小区门口,那张烫手的情书被他握在掌心。他掏出钥匙打开门,跟平常一样,太宰治正坐在沙发上用叉子熟练地吃着蟹肉罐头,看到中原中也走进来,少年抬起头,眯起眼,笑得嘴角弯弯。

“欢迎回来,中也。”

中原中也随意应了一声,他低着头关上了门,脑子里反反复复思考着该怎么开口。

“说起来,中也今天给我发短信了?”

中原中也抬起头,他这才想起自己在去学校的路上给太宰治传的那两条简讯。他掏出手机在太宰治面前晃了晃,黑着一张脸问他为什么不回复。

“我手机掉水里了,”太宰治从身后捞出一块透着水的显示屏,“我正准备给中也回短信,结果不小心踩到一块石头,手机从手里飞出去,正好落进了河里。”

中原中也不知道该吐槽太宰治又去了河边这件事还是该为他一个月内弄坏了三部手机这件事感到生气。他努力让自己的思维回归正轨,而掌心里那封情书在这件事上起到了很好的作用。他将那张粉色的东西随意地扔在沙发上,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带有一种成年人的威严:

“太宰啊,我说,早恋这种事……”

“噗……”

“混蛋你笑什么!因为你早恋我可是被请去校长办公室喝茶了啊!给我好好解释清楚这件事!”

“并没有哦,”太宰治将吃空了的蟹肉罐头放在茶几上,交叠起双手望着中原中也,“并没有早恋,如果你说的是我在放学后跟班上的一位女生讨论学园祭的事情,那我只能说中也实在是太过于敏感了。”

小个子的监护人张大了嘴。是震惊还是尴尬?中原中也觉得两者兼而有之。他发誓自己的脸一定比煮蟹还要红,眼神飘忽,根本不知道该放在哪里。

“而且啊,中也收到过情书吗?真的知道早恋是一种什么样的事情吗?”

不经意间,太宰治那张带着笑的桃花眼突然在眼前放大,中原中也一时没反应过来,滚烫的双颊便被人轻轻捧起,一个薄凉柔软的物体轻柔地落在了他的唇瓣上。

这个吻来的毫不生疏,倒像是为了等待这一刻而特意练习过无数次一般。柔软的唇瓣被不断交换的唾液所润泽,换气时微微张开了嘴,舌叶乘虚而入,相互交缠带出一片黏糊糊的水声,它们仿佛粘着剂一般固执地胶着在耳畔不肯散去,将中原中也的整个耳廓熏染得绯红一片。中原中也睁大了眼睛,那双湛蓝的眼瞳里,深深地倒映出那汪深不可测的鸢色泥潭。在完全沦陷其中的前一秒,小个子的监护人终于从意乱情迷中找回了一丝少得可怜的清明,他将全身所剩无几的力道聚集在指尖,费尽力气推开了太宰治。

“别把我跟那些给你写情书的小姑娘混为一谈,看清楚了,太宰,我可是你的监护人。”

他愤愤地用自己的衣袖擦拭着泛着水光的唇角。太宰治平静地注视着那一缕银丝消失在布料的纹理之中,他那爱发脾气的监护人就这么撇下他径直走进了卧室,把门摔得很响。会不会太过于急躁了呢?太宰治思索着,伸手拿起了沙发上那张粉色的信封。

中原中也将自己放倒在床上,睁着双眼注视着天花板上简约的白色吸顶灯。情书?比起那种东西,战书自己倒是收到过不少。遭人遗弃的童年注定不会有什么温情可言,除非……

除非。

中原中也猛地从床上坐起,他掏出钥匙打开了床头上锁的抽屉,从里面小心翼翼地捧出一只黑色烫银的盒子。

这只盒子,是中原中也的宝物。

轻轻揭开盒盖,一张泛着黄的信纸静静地躺在盒底。中原中也脱下手套,两指夹起纸片的一角将它提了出来。

831143

不知所云的一串数字,既不是电话号码更不像门牌号。在某个秋末冬初的午后,中原中也正蜷缩在中原家大宅的阁楼上,用碘酒小心翼翼地处理着自己腿上被小少爷打出的伤口。他眯着眼不断倒吸着凉气,过于强烈的疼痛感刺激得他眼前发黑,抱怨命运这种事他早已放弃不再去思考了。如今的他,只想着怎样才能减少自己的痛苦,好让自己晚餐时不至于因为走路的动作太难看而遭到第二轮毒打。

可就在这时,一只纸飞机歪歪扭扭地顺着窗户飘了进来,抱着分散一下注意力的想法,中原中也拖着伤腿走到窗边,伸手接住了它,他抖着指尖将信纸展开,引入眼帘的便是那串奇怪的数字。

是谁呀。

少年疑惑地朝楼下望去,然而修剪整齐的草坪上空无一人。

这可能只是个玩笑,亦或是巧合乃至恶作剧,但奇迹般地,中原中也觉得,自己的伤口没有那么疼了。抱着一丝朦朦胧胧的想法,少年将这张纸当做护身符一般收在身边,一放就是5年。

而另一边,太宰治轻轻打开那过于粉嫩的信封。这样的审美,一看就是出自小爱丽丝之手。他早就猜准以中原中也的性格他绝不会擅自打开这个信封,因而里面的内容也就不会暴露出来。

尽管他亲爱的小监护人在无意中充当了一次信使,但其中的内容,一定是不可以让中原中也看到的。

“百分之十的股份,小爱丽丝可是等不及了呢。”

该死……

将信纸在手中捏成一团,太宰治不由得在心底咒骂起森鸥外这只老狐狸。

如今的自己,还有能力让中原中也因为一只纸飞机而忘却苦痛,露出幸福的微笑吗?

中也,我是如此地讨厌你,讨厌这个只用了一个擦肩而过的时间,便把我未来生命中的每一天都给完全打乱了的你。

而正因为如此,你只能留在我身边。

——tbc——

如大家所见,我已经是个全然的周更党了。

明明是冬天却要强行写夏天实在是太痛苦了,请允许我快进到秋冬!

这次是情书的场合!因为习惯了太宰的陪伴而不愿意让对方分时间去陪自己的女朋友的中也,从各种意义上来说,无意间吃醋的样子也太天然了吧!

想象力很丰富嘛中也先生。

831143的意思大家知道吗?就是这首歌http://music.163.com/#/song?id=34852492

8 letters, 3 words, 1 meaning : I(1) LOVE(4) YOU(3)

从各种意义上来说,年仅12岁的宰,很强。

评论 ( 38 )
热度 ( 380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