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秘密(05)

*我流年下,17岁高中生太宰x21岁理事长中也

*同居!撒糖!后期会有套路宰上线,三轮车也会有的

*这一次是回忆同时也是过渡篇,为下一章的三轮车做准备

*八岁男友力就这么高的太宰,很强!

【01】【02】【03】【04】

【05】回忆

来到中原中也家的第五个月,太宰治早已不再择床。平日里,两人各自待在房间处理自己的事情,只在清晨的餐厅或是夜间的客厅打声招呼。即便如此,那声问候也显得不咸不淡,仿佛是为了证明某种存在而刻意保持的联系。

仅仅是如此浅淡的一个亲吻,便使两个人的关系蒙上了一层看不清道不明的薄雾。

中原中也向来很少过问太宰治的生活,无非是在换季时提醒加衣,期末时抽查作业。太宰治一直是个独立而又自觉的孩子,至少中原中也是这么认为的,大体上他并不需要自己的监护人过多地操心,前提是太宰治不要做出什么奇怪而又多余的事情。想到这里,某种湿热的,带着强烈情愫的触感便爬上了唇畔。他下意识地伸手抚上了唇角,那里什么都没有。

短暂的亲吻并不会留下任何痕迹,可是却能在当事人的心里留下如同蜗牛爬过一般的,潮湿而又黏腻的痕迹。

这种痕迹逐渐渗透进中原中也的内心深处,将年轻的监护人原本单调乏味的生活搅弄得一团乱麻。他开始有意无意地躲避着太宰治,尽管那并非出于他的本意,只不过是一种下意识的自我保护罢了。童年和少年时代的经历使得中原中也鲜少感受到名为“爱”的事物,流淌在血液里的,最生动的感情是恨,或许还存在时有时无的绝望,但这些都无所谓了,现在的他,是17岁少年太宰治的监护人,无论此种感情来源于何处,那都应该是一种局限于长辈与晚辈之间的类似亲情的东西——至少中原中也是这么认为的。

彼时的他,尚未察觉到有什么奇妙的情愫早已在内心深处生根发芽。

而另一边,太宰治不是没有发现中原中也对他刻意的逃避。不过此番局面早在他的预料之中,少年很清楚,过度的逼迫只会将事情越弄越糟。更何况他自己也需要一点时间去解决那百分之十的股份——这是个相当棘手的问题,即便是太宰治,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与挑战。

然而太宰治深信中原中也便是自己最好的精神支柱。每个不眠之夜,当少年从那些与他年龄不相称的复杂报表前抬起头,他总是会赤着脚来到隔壁房间的门口。房门是虚掩着的,有时候会从里面透出一星半点的冷色灯光,连带着忙碌的敲击键盘的声音一起透露出主人的疲惫,而大多数时候,房间里一片漆黑,小个子男人清浅的呼吸声若有若无地传来。它们令太宰治感到安心。平日里暴躁而又不耐烦的小矮子,只有在睡着的时候才会显示出宛如初遇时那般被阳光浸透的安静和乖巧。每每这时,太宰治都非常想推门进去,他想俯下身,在黑暗中吻住对方的唇,把舌尖探入湿润的口腔,交换温度,唾液,鼻息,让他的睡梦染上自己的颜色和气息。

但他终究还是没有这么做。劳累了一天的监护人需要充足的睡眠。最近,中原中也对太宰治的疏离并非单纯地来源于那个不明不白的亲吻,更重要的还是突然而至的来自敌对公司的打击。日渐加深的黑眼圈无声地说明了一切。毫无疑问,这段日子对中原中也来说亦是一个不小的考验。他们在一墙之隔的房间里,为着同一个目标而消耗着自己的生命,宛如战场上背靠着背的最亲密的搭档,可惜他们自己却对此毫不知情。

然而这一切的平衡在某个晚上被打破了。

太宰治是在一阵若有若无的悲鸣中抬起头的。深夜两点,森鸥外名下的财产分析进展依旧缓慢。可隔壁小个子监护人发出的声音愈发痛苦,喉间滚动着的单音似是在呼唤着什么。太宰治放心不下,立刻合上电脑起身朝隔壁房间走去。

地板的寒气即便是隔着一层羊毛袜依旧沁入骨髓。痛苦的声音逐渐变得分明,在听清其中的内容后,太宰治骤然明白了中原中也深陷的究竟是何等的梦魇。

 

三月,城郊孤儿院。

太宰治从警车上跳下来,一位亲切温柔的女警牵着他的手,将他托付给了同样亲切温柔的孤儿院院长。这是年仅八岁的太宰治第三次被路过的巡警从河里救起。人们不知道这位小小的孩子为什么如此执着于自杀,大部分人所想出来的结果也不过是被生活所迫这般浅显的理由罢了。当浑身缠满绷带的少年带着冷漠疏离的表情走进房间时,坐在地板中央,正在收拾东西的大孩子抬起头。耀眼的橘红色发丝在阳春三月的日光下熠熠生辉。

“我叫太宰治,是今天新来的。”太宰治露出了他一贯的微笑。

“我……我叫中原中也,请多指教了。”

被笑容晃花了眼的男孩红着脸朝他伸出了手,太宰治皱了皱眉,并没有去接。名叫中也的大孩子显然被激怒了,他蹭地一下站起来——而这个动作很快便暴露了他比太宰治还要矮上一点的事实,他拔高了声音朝太宰治喊道:

“你是看不起我吗?绷带浪费装置!”

“长不大的小孩子没资格这么说我,你这只鼻涕虫!”

毫不意外地,两人扭打在了一起,事后院长花了好大的功夫才把他俩分开,作为惩罚,他们必须帮对方上药,同时分享最后一卷绷带。

中原中也的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当他用镊子沾着碘酒轻轻涂抹在太宰治的手背上时,明明年长却身材矮小的孩子疑惑地开口:

“为什么要自杀呢?”

“为什么要活着呢?”

太宰治以疑问回答了疑问,中原中也愣在了原地,他犹豫了片刻,发现自己并不能回答这个问题。

“那你现在还想自杀吗?”

“想。”

“真拿你没办法。”中原中也将手里的器材收回药箱,又拿出半卷绷带替太宰治缠好,“青花鱼的大脑果然难以理解。不过没关系,反正我明天就要走了。”

“走?”这下轮到太宰治惊讶了,“去哪里?”

“去养父家里。”中原中也为太宰治打上一个漂亮的结,他那蓝宝石一般纯粹的眼瞳此时熠熠生辉,“虽然这么说对你很抱歉,但是,有人愿意领养我啦。”

“啊,那还真是恭喜你啊。鼻涕虫小心别把别人家的地板弄脏哦。”

院长及时制止了即将发生的第二场战争,太宰治还是那副无所谓的表情,倒是中原中也,抱着自己最喜欢的帽子坐到墙角,继续整理他那为数不多的行李,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在赌气。

第二天清晨,孤儿院的孩子们都来为中原中也送行,太宰治远远地落在后面,他靠在被晨光照亮的篱笆上,望着比自己大了整整四岁的孩子挥着手钻进一辆豪华的跑车,跑车带着一路霞光绝尘而去,直到那漆黑的一点消失在地平线的尽头,太宰治才慢悠悠地转身离开。

蛞蝓,你知道吗,今天的早餐,有你最喜欢的牛奶啊……

内心空落落的,太宰治觉得有什么不对,但一切又仿佛正按照既定的轨道运行着。他习以为常地自杀,获救,与孤儿院的女孩子们打成一片,伙同男孩子去偷地下室里的啤酒。但再也没有跟谁讨论过有关生死的话题。

再度遇见中原中也,已经是冬天了。彼时的太宰治已经完全把自杀磨练成了一种兴趣。他靠在窗边,借着手指扫出的一小片区域凝视着窗外的雪,觉得自己仿佛要融化进这片白茫茫的世界。忽然,一个鲜亮的橙红色影子在一片洁白中明晃晃地燃烧起来。那道影子摇摇晃晃的。太宰治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冲了出去,在对方即将倒下前接住了那瘦小的身躯。

“中也?”

此时的少年已然不再是记忆中那般容光焕发的模样,尽管衣着光鲜却十分凌乱,血迹在冻得通红的脸颊上干涸凝固,细小的伤痕到处都是。太宰治将中原中也抱回房间,在暖炉旁安置好,同时抱出药盒为他上药。

“你不好奇吗?”看着一言不发的太宰治,中原中也疑惑地问道。

“就算我问了,你会说吗?”

中原中也沉默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只是默默忍受着药水在伤口表面带来的刺激而隐忍地抖动着身体。直到太宰治将最后一条创口贴贴在他的手腕上,年长的孩子站起身,活动了一下身子,这才开口:

“我要离开那里。”

心中早已明白发生了什么的太宰治点了点头。他看了一眼窗外的风雪,安排中原中也今晚就在这里过夜,明早再想办法。八岁的少年和十二岁的少年相拥躺在柔软的棉被里,他们交换着彼此的体温和吐息,一面努力地想从对方的身上汲取温暖,一面又迫切地想把自己的温暖传递给对方。手臂和小腿交叠在一起,十指紧扣,用指尖传递着久别重逢的喜悦。他们鼻尖对着鼻尖,一呼一吸尽是对方的味道。那味道令人安心,不一会便双双进入了梦乡。

两个孩子是在一阵刺鼻的浓烟中骤然惊醒的,太宰治最先反应过来,他拉起中原中也的手,奋力撞开被浓烟包围的大门,在一片火光中努力寻找着逃生的通道。

院长和其他孩子早已不见踪影,熹微的晨光中,隐约可以看到养父中原家的车牌。收养中原中也的男人与他有着同样的姓氏,可做出的事情却表明他并没有把中也视如己出。伤痛令这场逃离难以为继,中原中也挣开太宰治的手,在被浓烟包围的走廊上跪了下来。

这时太宰治才发觉中原中也的异常,他抬起手,试探性地拉下对方的裤子,露出的伤口令早已习惯了自杀的他都倒吸一口凉气。

“是那个男人打的吗?”

“不,是他的儿子。”

中原家原本就有一个男孩,收养中也无非是为了帮衬这位未来的继承人,在犯错的时候成为名副其实的替罪羊。年龄相仿的孩子高高举起戒尺,毫不犹豫地抽打在中原中也的屁股上。来自同龄人的恶意往往比什么都来得更加浓黑无情,在这所令人窒息的大宅里,恨意和绝望交错蔓延,中原中也决定逃离,而自他的脑海里浮现而出的第一道身影,便是那个在三月的阳光中朝他露出微笑的棕发微卷的男孩。

“太宰,别管我了,他们的目标是我,你快走吧。”中原中也朝太宰治推了一把,跌坐在地上的少年愣了片刻,蔓延的火势让他下定了一个决心。年仅八岁的孩子奋力抱起比他大了整整四岁的少年。他们跨过倒塌的房梁,在一片哭喊声中冲破了一切。

然而,在那泛着鱼肚白的希望的尽头,等待着他们的,是中原家的数十名保镖,以及中原先生那张愤怒的脸。

 世界陷入了绝望。

不甘、愤怒、委屈、痛苦、不舍、惋惜……所有这些情绪在既定的结局面前都显得如此渺小与悲哀。无法去怨恨任何人,因为最该怨恨的便是年幼无力的自己。当中原中也朝着太宰治投去最后一丝目光时,一记手刀落在了他的后颈,湛蓝的眸子失去了神采。与春天一样,黑色的轿车绝尘而去,最后在地平线的尽头消失不见。

 

“我一定会把你救出来的……”

“至少在我自杀之前。”

 

两年后,年仅十岁的太宰治遇到了森鸥外。他那隐藏在微笑之下的才能一眼便被这只老狐狸所发现。以中原中也的安全作为交换,太宰治成为了森鸥外的养子,或者说,是合作人的关系。这七年来,森鸥外不但保证了中原中也的生命安全,甚至帮助太宰治设计毁掉了整个中原家族,并让中原中也成功继承了全部的财产。当年那一记狠厉的手刀使年幼的孩子失去了记忆,而这一次的重逢,也是在森鸥外的安排下才得以实现。

如今,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可狡猾的老狐狸开始朝他索要应得的报偿了。

回忆被一声呼唤所打断,毫无疑问,中原中也正在呼喊的,正是太宰治的名字。少年深吸一口气推开了房门,他没有开灯,在黑暗中跪倒在中原中也的床前。缠绕着绷带的手握上那紧攥着床单的手掌,分开指缝十指交叠。与梦里别无二致的熟悉触感令中原中也逐渐安心。太宰治探身向前,吻住了那不断颤抖着的羽睫。

床上的人逐渐恢复了平静,可某种压抑已久的欲望开始从心底缓缓升起。不知何时,亲吻落到了唇畔,最后演变成一场疯狂的掠夺。舌尖碾过唇瓣,随后强硬地挤进口腔,富有挑逗性地搔刮着敏感的上颚。被太宰治的气息所包围,中原中也下意识地抬起手臂攥紧了对方的领口,浑身因为快感而颤抖,仿佛一条渴水的鱼。当太宰治终于放开他时,中原中也缓缓睁开眼,蒙着水汽的蓝色眼瞳是上等的玛格丽特,一点一点渗透进太宰治的心。

“我都想起来了,太宰。”

泛着水光的唇角在黑暗中勾起一个诱人的弧度,太宰治眯起眼,桃花散尽,那些再也按捺不住的情感开始疯狂地流泻。

“中也……”

我终于,找到你了。

——tbc——

我,终,于,要,上,高,速,了!

评论 ( 18 )
热度 ( 366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