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陌生情书

*小学生谈恋爱

*没有什么很厉害的套路,他俩相爱发自真心

*难得写了点简简单单的恋爱故事,来尝尝这颗冰糖雪球吧www

陌生情书

文:水母汐

中原中也讨厌太宰治,这件事谁都知道。

小孩子的爱与憎远没有成年人的世界来的复杂,当橙发的男孩在周围诸多崇拜目光的期许下得意洋洋地打开自己今天的便当盒时,映入眼帘的蟹肉罐头使他的怒气迅速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我最讨厌太宰治了!”

这样的话语被轻而易举地说出,仿佛是某种心理暗示,又像是某个神奇的咒语,让他在不经意间,一面厌恶着那个人,一面又在意着那个人。直到某一天,这份掩藏在厌恶之下的心情终于被揭露,就像是揭开了一只丑陋的盒子,却发现里面藏着珠宝般美丽耀眼的糖果。

“我……”

“你叫中原中也,你最喜欢的人——”

叫太宰治。

【01】

就像是冤家一样,亦或是某个难缠的小恶魔,当中原中也在小学的开学典礼上看到那个缠满绷带的身影时,他的第一反应是揍人,第二反应是转学。

“别这样啊中也,”身高和他差不多平齐的男孩子跑过来拉住他的手臂,左右摇晃仿佛是在撒娇一样,“这可是无比珍贵的缘分啊!”

“什么是‘缘分’?”橙发的男孩一脸不解。

“唔……就是……无论中也走到哪里,都能遇到我的意思。”

“那可真是糟透了……”中原中也甩开太宰治的手,他拉开教室的大门,在自己的座位上坐好,却发现太宰治也跟了过来。

“你跟着我干嘛?”

“这是我的座位啊。”

中原中也回过头,在看到身后那张课桌上的名签后头一次体会到了太宰治预言的可怕。

彼时的中原中也尚不明白老师这样安排座位的用意,而很多年后,当他发现无论自己如何锻炼如何喝牛奶都无法在身高上超越太宰治后,他将自己的一腔悲愤化作了对自己小学班主任无声的控诉。

这或许是个未经科学检验的定理——坐前后座的人里一定是前排那个比较倒霉。那时的中也虽然表面上性格叛逆,但骨子里依然是个安分守己的孩子,从没想过将一边的发丝留长这种特立独行的发型。柔顺的蜜色短发披在耳际,发尾正好可以够到脖颈,半长不长地像个女孩子。太宰治从未捉弄过女孩子,倒不如说,每当有坏心眼的男孩在某位倒霉女生的抽屉里塞进一只昆虫,太宰治总是第一个冲过去充当解救角色的那一个,再加上他天生姣好的皮相,不多时便成为了学校里最受女性——包括老师在内,欢迎的孩子。可他却偏偏喜欢捉弄中原中也。体育课见习的时候偷偷溜回教室,在中也的学生帽里塞进一把鼻涕虫,上课的时候用一种旁人难以想象的巧妙手法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给中也编小辫子。虽然这一切的后果都以中原中也揍了太宰治一顿最后两个人一起去走廊罚站而告终,但太宰治却乐此不疲,这样的事一做就是三四年。

那是小学五年级的一天,太宰治和中原中也在安静的走廊上罚站,理由是前者在后者被选作范文的随笔上添了一句“我对女孩子没兴趣”,最后被老师在全班人面前当众朗读。完了,中原中也绝望地想,自己是没指望在小学生涯里遇上那第一次的桃花了。他在走廊上凝视着窗外投射进来的树影,内心充满了绝望,他恶狠狠地看向自己身边那绝望的来源,后者满不在乎地斜倚着墙角,低着头似乎在数地砖上的裂纹。

室外的光线很通透,太宰治抬起眼角偷瞄中原中也的一举一动,脖颈处的发丝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顺着对方转头的动作微微摆动,就像小猫一样撩拨着太宰治内心深处最柔软的角落。十几岁的孩子并不清楚这种微妙的情绪究竟为何物,他本能地感到欢喜,而这丝欢喜之中又掺杂着太多的疑虑与困惑。

于是深色短发的少年迅速低下头去,将头埋得更低,仿佛要一直与脚下的尘埃融为一体。

于是,那天傍晚,中原中也在自己的鞋柜里发现了一封信。

这大概不会是情书一类的东西。十一岁的男孩有些失落地想着。纯白色的信封上用歪歪扭扭的字体写着“中也收”,一看就是不想让对方知道寄信人的真实身份。少年叹了口气,将信封胡乱地塞进书包的夹层。而正在这时,太宰治的声音从背后不依不饶地响起,中原中也吓了一跳,一个激灵转过身,双手还不忘护着自己肩上的书包。

“回家了。”难得一见的,太宰治倒是没说什么,深棕色发丝的男孩歪了歪头,鸢色的眼眸在夕阳下轻轻眨了眨。

【02】

尽管两人的日常就是将教室弄得鸡飞狗跳不得安宁,但太宰治和中原中也的班主任却从未想过将两个人的座位调开。其中的原因大概在于两个人在面对严肃问题时出奇的默契。小到运动会大到知识竞赛,只要有他俩在,这个班级总能拿到第一,见多了这种小冤家模式的班主任在看到自己面前那剑拔弩张的二人后也只是会心一笑,继而摆了摆手说:

“去走廊上站一个钟头吧。”

如果说两个人单独在一起就叫约会的话,那么对于中原中也和太宰治来说,他们的约会圣地——毫无疑问,就是这条走廊。

自觉地找到熟悉的那块瓷砖站好,中原中也满不在乎地靠着墙望向窗外的小花园,一不留神却发现太宰治凑了过来,弯着腰,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呼出的热气吹着他的耳廓,弄得痒痒的。

“喂,你干嘛!”

抬手握紧了中原中也推拒着自己脑袋的手腕,太宰治把头朝窗外探了探,“我在想,今天应该是轮到我们饲养那只小家伙了吧……”

顺着太宰治手指的方向,中原中也看到了生物老师手中的小笼子,那只橙色的小仓鼠正不知疲倦地拼命蹬着脚下的踏轮。由全班共同负责饲养的仓鼠以前后排的两人为一个小组,每三天轮换一次,而今天恰巧轮到了太宰治和中原中也。

“放学后是去你家还是我家?”

从出生起,两个人便在同一片街区长大,幼儿园自然也被划分到了同一所,尽管每天都嘟囔着想要搬家,可谁都看得出来,中原中也对自家公寓所在的那条街有着说不上来的喜欢。太宰治的家距离学校要近那么几步,于是中原中也回答道:

“那就去你家吧,不过——”

“晚饭不许又吃蟹肉罐头!”

 

放学的时候,中原中也将装着仓鼠的笼子放在太宰治的桌面上,自己揣了一颗突突乱跳的心,小心翼翼地打开了铅灰色的鞋柜。把手伸进去,很轻松地便摸到了一个熟悉的信封。

“呜哇!真没想到小矮人也开始收情书了呀!”

中原中也吓了一大跳。太宰治这家伙今天怎么收拾东西速度这么快?他尴尬地调整着自己的表情,佯装淡定地把信塞进书包,提了提皮鞋的后跟便往门外走。

“就允许你收情书了?还有,不要叫我小矮人!我只比你矮了两厘米!而且这绝对是暂时的!”

太宰治在后面敷衍地应许着,把书包甩在肩上,提起笼子便追了出去。两个人一前一后沿着熟悉的小路朝家的方向走去,在经过太宰治最喜欢的那条河道时,中原中也突然开了口:

“太宰……”

“嗯?”

“情书……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哈?中也不是收到了吗?自己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混蛋!都说了那不是……算了,你每天的抽屉都能被情书给塞满,这种事情,比我更了解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什么啊……原来是想向我寻求帮助吗?因为不知道该如何回应那位女孩子的心意?”

中原中也突然噤了声,只是骤然加快脚步朝前走去。

“哎中也你别生气啊!”太宰治迈开长腿几步追上前去,与中原中也并肩而行,“情书嘛……简单来说就是向对方传达‘我喜欢你’这种心情的东西哦。”

“所以说……情书一定会出现‘喜欢’这样的字眼?”

“嗯?也不一定?或许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那么一位含蓄而又羞涩的小姐,不善于用最直白的语言表达自己的心境呢?”

于是中原中也忍不住开始回想自己这半个月来在鞋柜里收到的那15封信,它们无一例外地有着纯白的信封和歪歪扭扭的字体,无法辨认笔迹,更无法确认来路,它们就像是从另一个次元偷渡到自己的鞋柜似的,每天准时准点在放学的时刻出现。

信的内容其实很简单,无非是我今天做了些什么,你那边如何这样的客套话。尽管如此,中原中也却一次都没有回应过对方。尽管自己也思考过“假如早上把回信放在鞋柜里会怎么样”这样的事情,但最后还是在反复的纠结中放弃掉了。很明显,对方的目的并不在于告白亦或是与中原中也建立某种友好关系,那个人只是在日复一日地述说着自己与一位冤家——或者说是自己喜欢的人之间发生的一些事情,以及自己对这些事情的真实态度和想法。有时候中原中也都会忍不住为他这位陌生的朋友感到着急——喜欢她就直说啊,这样别别扭扭看着多累呀。

“中也,你真的喜欢他吗?”

中原中也停下了脚步。

他摇了摇头,确实,他完全无法理解自己的心情,更不知道对方究竟是何人,为什么要选择他作为倾诉对象。太宰治叹了口气,他在河道旁找了块空地坐下,凝视着被夕阳染成金色的河水,用叹息一般的声音开口道:

“这样也好,要是某位小姐在多年后的某一天发现自己居然长得比初恋还要高,那该是多么令人悲伤啊,悲伤到……”

“我不介意让你现在就胸口裂开。”

中原中也书包一甩,两个人立刻扭打在草地上,当太宰治带着有些红肿的半边脸,讪笑着向自己的竹马求饶时,两个人才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

“太宰,仓鼠呢?”

太宰治的表情有些僵硬,他弯着腰在草丛里翻找了一会,拎起了一只粉色的笼子,笼门大概在他俩扭打的时候被撞开,里面的小东西早已不见了踪影。

“怎……怎么办……”中原中也的脊背爬上一层细密的冷汗,他呆立在原地,表情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没办法,先找找看吧。”太宰治将笼子交到中原中也手里,脱下制服外套,卷起袖子便扑进了一旁的草丛之中。

【03】

天已经完全黑了,两个孩子拖着疲惫的身躯朝家的方向走去,短裤和小腿袜遮盖不住膝盖上的伤痕,昏黄的路灯将他们的影子拉得老长,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

一无所获。

太宰治抬起头,他看到了中原中也沮丧的脸上挂着几道被野草划出的伤口,新鲜的血液正不断自那里溢出,他抬了抬手,最后还是无力地落回了身侧。

“我回来了。”

中原中也跟随在太宰治的身后进了门,关上大门,一松手,肩上的书包应声而落。小小的少年蹲坐在玄关处,把脸埋进膝盖里,颤抖着身体发出了小小的啜泣。

“中也……”太宰治有些不知所措,他打开灯,放下书包,又折返回来跪在地上,伸出手轻拍着少年的脊背。

“对不起……中也……”难得一见地,太宰治用一种极其认真的语气道着歉,满溢而出的愧疚与担忧感染了缩成一团的橘发少年,他抬起头,面前的男孩连绷带都是脏兮兮的,尚未痊愈的脸颊上除了自己揍的那一拳还带着其他的新鲜伤痕。这样一来他也没了脾气,但把班级重要的仓鼠弄丢了的恐惧依然缓慢地侵占了他的内心。

“到底要……怎么办才好……不仅是老师,大家,也都会讨厌我们的吧,毕竟是大家辛辛苦苦养了一个学期的仓鼠,全班都很喜欢它啊……”

“相信我中也,”将抽噎着的少年缓缓拥入怀中,裸露的膝盖相抵,以自己的伤口体会着对方的伤口。太宰治亲吻着中原中也脸颊上的血痕,他抚摸着那橙红色的柔软发丝,一下一下,就像是在安抚一只受惊的猫儿。

“我们会找到它的。一切都会过去,一切都会变得好起来。”

“你什么都不用怕,只需要待在原地相信我就好。”

 

中原中也做了一个梦,梦里他看到一只橙红色的团子在不远处的草丛里一直向前跑去,他想去追,却在草丛的尽头看到了某个又爱又恨的身影。

深棕色发丝的少年背对着他,正在整理手腕上松散开去的绷带,那些白色的织物在半空中飘荡,最后缠绕在他手中一枚白色的信封上。

“中也。”

少年回过头,鸢色的眸子里笑意盈盈,满是温柔缱绻的神采。

“中也,”他再度开口,随后迈开双腿,来到了中原中也的身边,他抽出那张薄薄的信纸,展开,上面的文字犹如咒语般吟咏而出:

——

 

中原中也掀开被子,赤着双脚踏在冰冷的地板上。天还没完全亮,他环顾四周,偌大的房间空无一人。毫无来由的恐慌感迅速占据了少年的内心,他跌跌撞撞地推开房间的大门,却与刚刚回来的另一位少年撞了个满怀。

“中也?”

“太宰!”

不由分说地一头钻进太宰治的怀里,中原中也抓紧了面前人衬衣胸口的布料,颤抖着,隐忍着,许久之后,在太宰治温柔的抚摸下,少年终于咬着牙吐出了一句话:

“仓鼠不见了就算了,连你也不见了的话……”

“仓鼠和我都没有不见,”太宰治扶着中原中也的肩,使两人之间拉开了一定的距离,“你看。”

在少年手中提着的那个笼子里,橙色的小团子正睡得香甜。

直到这时,中原中也才注意到太宰治乌黑的眼圈和狼狈不堪的衣着,为了消除自己的不安而遍寻了一夜吗?他不敢去细想其中的艰辛,而这一刻,他切实地感受到,自己最讨厌的这个人,偶尔也会有一点让人喜欢。

但是他并不知道,所谓的在不在身边永远都是相对的,而那时的太宰治,已经知道自己肯定会食言。

【04】

毕业的那天,下着小雨,承载不住雨点重量的嫩粉色花瓣扑簌簌落了一地,中原中也对着镜子穿好制服,扣到第二颗纽扣的时候,忍不住抬手轻轻抚摸了一下。

扑通。

那是心跳的声音。

这一天,他特意避开了太宰治独自一人前往学校。他拉开自己的椅子,回转过身,注视着身后那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桌子,指尖轻轻拂过上面的名牌。

太宰治。

于是他深吸一口气,从书包里抽出那个白色的信封,把心提到嗓子眼,像做贼一样把它丢进了某个浅灰色的柜子里。

太宰治出现的时候已经接近正午,他的衣衫有些凌乱,大概是在半路上遭遇了非常严重的纽扣抢夺战。中原中也抬眼扫了一下对方的胸口,第二颗纽扣果然已经不见了。

“真过分啊,明明是最后一天,中也居然抛下我独自来了学校。”

“怎样都无所谓吧,”中原中也头也不抬地摆了摆手,“你那边的事都处理完了吗?处理完了就赶紧回家,我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国中不要再跟你这个笨蛋做前后排,不,最好不要同班,同校也不可以!”

“中也今天真的是特别的过分呢,”太宰治勾了勾唇角,却没能成功露出一个合适的微笑,他从书包里抽出一张纸,轻轻推到中原中也的面前。

“中也,我要离开了。”

那是另一座城市的某所国中的录取通知书。

“那很好啊……”中原中也背上了书包,他头也不回地朝教室外面走,虽然不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但太宰治还是匆忙跟上了他。

打开鞋柜的时候,中原中也的余光始终在往太宰治那边飘,他看到后者从鞋柜里摸出了那枚白色的信封,打开看了一眼后,又急忙将它装了回去。中原中也的脸烧得绯红,他有些局促地把手伸进自己的鞋柜,却从里面掏出了另外一封信。

粉色的信封,上面是熟悉的,太宰治的字迹。

他有些惊讶,几乎是用颤抖的手打开了这封真正意义上的情书,随着信纸一起滚落的,是一枚金色的纽扣。

“所以中也,既然你已经回答了我,那么,你的纽扣……”

“不用再说了你这混蛋!”中原中也猛地从书包里抽出一张纸拍在对方脸上,他的脸已经涨得通红,仿佛一只煮熟了的虾。

“如果你真的想要的话——”

“就看你有没有本事拿到我国中制服上的那颗了!”

 

两位少年在细密的雨中奔跑着,踏碎了一地纷繁的落花。

“你讨厌又喜欢的那家伙说不定也挺喜欢你的,前几天他偷看了你的志愿。”

“如果你不介意你的初恋比你长得还要高的话,能不能试着与我交往呢?因为我喜欢你啊。”

他们来到小时候经常堆沙堡的那个公园,中原中也笑着跳上了秋千,太宰治追着他坐上了旁边那一座,他抓住中原中也握着铁链的小拳头,凑过身子便吻了他的唇。

雨停了,昏黄的落日下,在那轻轻晃动着的秋千架上,两位少年虔诚地亲吻着彼此,仿佛要将这美好的初吻凝结成时光里的永恒。

中原中也和太宰治是互相喜欢着的,这件事,同样谁都知道。

——fin——

大家好这里是水母母~因为考试的关系,在26号之前都不会出现了。年下的《秘密》没有坑哦,只是最近真的没时间摸鱼了,26号就能稍微解放一下啦,就当迟来的圣诞礼物吧w

对这场考试各种没信心好想死啊……

那么,我们圣诞节之后见❤

评论 ( 35 )
热度 ( 381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