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Aspirin

*一个迷你短篇。

————————

战斗结束的那一刻,不断落下的雨水洗刷着被深红浸泡的大地。鲜血的气息被泥土、青草和雨水混合的气味所掩盖。港口黑手党最年轻干部,身着一袭黑衣,肩头的布料被水晕染出一片深色的痕迹。此时的他斜倚在一处残垣断壁后清算着此次战斗的伤亡。话虽这么说,但少年似乎并未将脸色苍白的自己算入伤员范畴。手腕上的绷带被不知道是自己还是他人的鲜血染红,他皱了皱眉,拢了拢风衣外套,被雨水沾湿的皮鞋踏过遍地的尸体,向来处走去。

“战斗结束,你那边如何?”

“……”

通讯器的另一侧一片嘈杂,太宰治皱了皱眉,脚步一转,匆匆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中也!你听到我说的话了吗?”

“……混蛋,别在那嚷嚷……”中原中也的声音顺着电流传了过来,听在太宰治耳中略微有些失真。他一时间无法准确判断出中原中也究竟是因为负伤而导致说话有气无力,还是单纯因为电波干扰而变得不像平时的他自己。思及此,太宰治在原地停了下来,他静静地等在原地,等中原中也的声音再度响起。

“我没事,你先回去吧,我随后在总部跟你集合。”

闻言,太宰治点了点头,但下一秒他便意识到中原中也并不可能看见他这个小动作。于是他简短地回应了一句“嗯”,便继续朝着来时的方向走去。不远处,广津老爷子备好了车在路口等着他,他想中原中也大概是自己开车过去的,于是他放心地坐进了车后座,顺手从座椅旁边捞出了一卷全新的绷带。

“多亏你还记得这个,”太宰治朝后视镜扬了扬手,老爷子点了点头表示这是自己应该做的,汽车发动,一脚油门便冲了出去。太宰治挽起袖子,漫不经心地拆着自己手腕上那段被血污染了的绷带——他可不想被中原中也嘲讽说区区一帮乌合之众就把你弄得这么狼狈,与其当时拆下绷带向他证明这并不是自己的血,倒不如现在……

红白相间的绷带滑落在地,太宰治凝视着自己的手腕,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那里有一个算不上浅的伤口,此时没有了绷带的束缚,正汩汩往外流淌着鲜血,粘稠的红色液体顺着苍白的手臂向下流淌,在肌肤上交错成细细密密的网。

“太宰大人!”从后视镜中察觉到了干部大人的异常,广津一个刹车停了下来,“您没事吧?要不要我现在送您去医院?”

“我没事。”仿佛突然回过神来的太宰一脸淡然地将绷带重新缠绕上自己的手臂。鲜红的血液顿时重新浸透了雪白的绷带。这下肯定要被中原中也嘲笑了。太宰治叹了口气。他示意广津继续开车,自己则倚靠在车门旁望向了窗外。

啊……伤口……好痛啊……

明明已经很久都没感觉到疼痛了,自杀也好,被敌方击中也好,内心早已麻木。疼痛证明自己还活着,这么轻易地获得活着的实感,对自己而言实在是过于简单也过于奢侈。这么想着,太宰治试图想将注意力转移到别的地方去,可一闭上眼,脑海里浮现的便是中原中也的样子。这是他们成为搭档后第一次分头执行任务。他究竟怎么样了?有没有出事?那断断续续的语音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太宰治推理不出也无法预测——尽管他预测的准确度无人可以匹敌,但唯独在面对中原中也的时候,他的大脑仿佛呆滞了一般,无法获得更加有效的信息,也难以得出确切的结论。

“中也……”

疼痛感再度袭来,他凝视着前方一个又一个路口的一个又一个红绿灯,竟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对堵车的憎恶感。

 

“给我一片阿司匹林吧。”

 

结束战斗的时候,中原中也已经濒临暴走的边缘。其实他很想使用污浊一次性爽利地解决掉面前所有的敌人,无奈太宰治不在身边,计划只得作罢。敌人趁机与他们展开了拉锯战。中原中也咬牙死守厂房重地,当最后一个敌人倒在他面前的时候,一股腥甜自喉头涌上,他扶住墙壁才勉强稳住身形。自己并非港口黑手党的干部,组织内部派车前来接应的这种好事只会落在太宰治那个混蛋的头上。此时向太宰治求助更非他所情愿去做的事情。思及此,中原中也找了块空地慢慢坐下来休息。巨大的体能消耗使得他虚弱的几乎抬不起脚。这对倚靠力量和体术的他而言无异于丢掉了半条性命。他觉得自己的胸口闷得厉害,疼,哪都疼,想要就此睡去,在睡梦里大概就不会感觉到疼痛了吧。

“战斗结束,你那边如何?”

正在这时,通讯器响了起来,自己最不愿意听到的声音从里面传来。中原中也咬牙稳了稳呼吸,对面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语气有些急促。难不成是在担心我?中原中也的嘴角扯起一个勉强的笑容,他站起身,摇摇晃晃地朝厂房外走去。

“中也!你听到我说的话了吗?”

“……混蛋,别在那嚷嚷……”

好痛,身体好痛,却又不愿意向对方示弱。电流的另一侧,太宰治的声音也好不到哪去。语气里明显没有平日里的游刃有余。中原中也心想,莫不是太宰这家伙也在战斗中负了伤?毕竟这是他俩成为搭档以来头一次分头执行任务,究竟会面临怎样的困境谁都说不清楚,思及此,他深吸一口气,努力使自己的语气变得正常起来:

“我没事,你先回去吧,我随后在总部跟你集合。”

随后,他关闭了通讯器。

自己也早点过去吧,他对自己说道。

因为,真的好痛好痛啊……

 

“能给我一片阿司匹林吗?”

 

刚踏进总部的大门,中原中也便发现有个浑身漆黑的身影正在大厅里等候着他。本想假装无视直接走过去,却被对方一把拉住了手腕。钻心的疼痛刺得他一张脸没绷住,顿时皱成一团。

“中也,你……”

“我没事……”他摇摇晃晃地打开那只缠满了绷带的手,“只是,有些累了罢了……”可就在这时,他注意到了太宰治手腕上染着血的绷带,“倒是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幅样子?”

“我?”太宰治摇了摇头,“蛞蝓已经神志不清到别人的血和我的血都分不清了吗?”

“哦?”中原中也露出了一个危险的笑容,他伸出手恶劣地在太宰治手臂上掐了一把,后者立刻倒吸一口凉气。于是胜利的小矮子带着挑衅的笑容注视着他的搭档:“怎么?我说的难道不对吗?”

“好痛啊……”

太宰治突然开口。他注视着手腕上的伤口,突然伸手抚上中原中也的脸。

“是啊……真的是……很痛啊……”

直到这时,他们才终于明白,让自己感到疼痛的,不仅仅是战斗带来的那些皮外伤,更是因为离开了对方独自作战而带来的心痛的感觉。

担忧?不安?不习惯?幸灾乐祸?

每一种感情都加上一点,就变成了现在的他们。

 

最后,两个人还是老老实实去医务室接受治疗。

“医生,”太宰治小声说道,“我想要一片阿司匹林。”

“请也给我一片。”中原中也接着说道。

而就在医生转身去拿药的时候,太宰治和中原中也突然回过头,原本背对而坐的二人四目相对,双唇交叠,迅速却又深入地交换了一个带着血腥味和硝烟味的吻。

“对不起医生。”

阿司匹林,我们已经不需要了。

——fin——

正如我在本子的FT中所说,我眼里的太中,尤其是黑手党时期的二位少年,就是以对方的镇痛剂的身份存在的,互相创造伤口的同时也互相疗伤,这种关系实在是太棒了!

*《夜幕四合》的结局和番外按照之前说好的还是不会公开啦,嗯,看了本子的各位有没有感觉吃到了一大口糖呢w?第一次出太中本,再加上时间又比较紧张,无论从哪方面来看都特别的仓促和不成熟TAT,尽管如此还能承蒙大家的支持真的是太感谢了QAQ永远爱你们!希望下一本年下本可以做得更好一些!!!

PS:看到有人说本好厚233333确实我也没想到200p这么厚,可以防狼【你在说啥???】

评论 ( 9 )
热度 ( 259 )
  1. 江南—水母汐— 转载了此文字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