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我们是如此相爱

*2017年的第一篇。新年快乐。我知道,你们一直在以自己的方式相爱着彼此。


我们是如此相爱

文:水母汐

“我和中也不是伴侣。情人?也不是。你问我到底是什么?抱歉,我无法给你答案。”

如果一定要说的话,大概是——

“一生唯一的搭档吧。”

【01】

中原中也又去喝酒了。

这件事太宰治知道得比谁都清楚。黑手党辖区的繁华街道,从东边的入口向前走大约三百米,那家有点年头的酒吧就伫立在街角,老旧的木门黑得发亮。如果你认为中原中也正老老实实坐在那扇门的背后,在那张橡木吧台上东倒西歪地说着醉话,那实在是大错特错。太宰治的思绪打了个弯,绕过吧台推开了通往地下酒窖的门,石壁上的灯光渐次亮起,照亮了有些潮湿的水泥阶梯。这个时候,小个子干部有些嚣张的声音便会自楼梯尽头踉踉跄跄地攀上来,十有八九会出现太宰治的名字,后面连着一串毫不客气的坏话。可是太宰治一点也不生气,恰恰相反,他为又可以名正言顺找中原中也的茬而感到兴奋。他会将两只手插进长风衣的口袋里,迈着极轻极缓的步子,悠闲地漫步到情绪激动的老搭档身边,赶在对方开口之前夺走桌上那支价格不菲的红酒,仰头灌下后舔舔嘴唇,末了还不忘遗憾地摇摇头,连连哀叹这酒还比不上宿舍墙角那几瓶廉价的清酒。易怒的小矮子抬腿就是一记凌厉的横踢,却被太宰治轻松接下。吵几句,打一架,谁也说不清到底有几分真心几分游戏。直到酒精完全占领了中原中也的大脑,太宰治才收起那玩世不恭的笑容,伸手将老搭档揽入怀中,轻车熟路地从对方口袋里摸出钱包付清酒钱和赔款,随后便半抱着敌对势力的干部大人,堂而皇之地从正门出去,经过街口的时候还不忘跟巡逻的立原打了个招呼。

太宰治对中原中也的一切了如指掌,这得益于某一天他趁对方不注意在帽檐里塞了一枚微型窃听器。对嗜帽如命的中原中也来说,没有比这更有效的方法了。

于是今天的太宰治也像往常一样在侦探社里无所事事,就等梶井或者广津老爷子一个电话,他便可以名正言顺地翘班早退,到那家熟悉的酒吧地下室,将自己脑海中的计划全部实施一遍。

可今天的情况似乎有些奇怪。

整整一个下午,太宰治的手机安静得宛如一面镜子。耳机内的声音嘈杂一片听不分明,尽管如此,太宰治依旧可以肯定中原中也一定是在酒吧。他的前搭档倒酒时会有意无意地用瓶口磕碰高脚杯的杯沿,那种清脆好听的声音总会诱使太宰治在脑海里勾勒中原中也的手,黑色的手套包裹着小巧的手掌,常年不见天日的肌肤比平常人要敏感许多,假如探入一根手指,仅仅是把手套与手掌分离的动作便会惹得这双手的主人一阵微颤。骨节分明的手指从透明的玻璃杯上无力地滑下,随后轻轻地搭上了太宰治的肩头。棕发的男人勾起唇角,鸢色的眼眸微微眯起,抬手便把这只小醉猫抱在了怀里。一面用手恶劣地揉着对方触感良好的屁股,一面低下头在沾着酒气的唇角偷个香。酒精真是一样神奇的东西,它能使平日里飞扬跋扈的中原中也安静得像是一只没了爪子的猫咪——当然,仅仅只为太宰治一人所有。

不时有陌生女人的笑声若隐若现,太宰治皱了皱眉,时间显示下午五点,他有些坐不住了。素来以行动派著称的自杀爱好者很快便遵从了自己的本心,他从沙发上坐了起来,穿好外套便朝门外走去,丝毫不理会身后国木田独步近乎崩溃的咆哮。

工作这种东西,放一放也无所谓,毕竟,再没有什么比确认中原中也的状态更加重要了。

走上街头,他关闭了窃听器。

 

一切都和想象中一样完美。太宰治打了个响指,沿着潮湿的水泥阶梯朝地下走去。他听到中原中也正在大声控诉那个名为太宰治的男人有多么混账。他站在楼梯上静静地听了几分钟,原本上扬的眉头逐渐皱了起来。今天的中原中也未免有些太过分了。于是太宰治马上决定要用自己的唇舌堵住对方这张不讨人喜欢的嘴,顺便让他品尝一下久违的惩罚的滋味。

光是这样想想,太宰治便觉得一股血气直往下冲。这可真是太糟糕了,他调整了一下情绪,哼唱起殉情之歌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他竭尽全力地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在酒窖的大门上,压下门把手的一刹那,仿佛心有灵犀一般,中原中也捏着酒杯恰好回过头来。之后的剧情便和之前一模一样,易怒的小矮子捏碎了手里的酒杯,红色的液体溅的到处都是,他咬着牙,脸和眼角都是绯红的,就连那冰蓝色的眼眸也柔和了几分。他看到太宰治朝他走来,抬手便把一瓶威士忌砸了过去。太宰治轻松接住的同时顺利来到了中原中也面前,弯下腰,眯起眼打量着醉醺醺的老搭档。

“你这混蛋怎么会在这里?”

“中也居然会一个人来喝酒,真是少见啊。”直接无视了对方的问题,太宰治甩了甩大衣下摆,双手一撑坐到了吧台上,偏着头,居高临下地望着中原中也,后者翻了个白眼,压根懒得理他,手一伸,坐在边上的那位美女立刻殷勤地端起酒瓶为他添酒。深红色的液体缓缓注入透明的高脚杯中,映衬得太宰治的眸子愈发深邃起来。

“请问这位小姐是……?”

并非没有读出太宰治语气中的危险气息,女人露出了一个有些抱歉的笑容,正要开口,却被中原中也打断了:

“她是谁关你什么事?没事就快走,她是不会同你这混蛋一起去殉情的!”

耍性子的中原中也相当难办,太宰治下意识地按了按眉角,最后还是妥协般地从吧台上跳了下来。他抬手替中原中也整理好从帽檐下滑出来的发丝,却被对方嫌恶地一掌挥开。一向游刃有余的男人在这一刻突然露出了少见的尴尬神色,他抬起眼望了望坐在一旁的那位小姐,对方只是自顾自啜饮着美酒,丝毫没有察觉到这边的样子。

“我会来接你的。”

中原中也刚想回复一句“谁要你来接”,可等他转身的时候,太宰治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木门背后。他突然有些烦躁起来,抬手抓下帽子摔在吧台上。一直没开口的小姐替他把酒杯斟满,略带担忧地问了一句:

“这样真的好吗?”

谁知道呢?

中原中也仰头灌下满满一杯红酒,粗鲁得完全不像平日里的那个他。

“随他的便好了。”

【02】

再次回到地下酒窖已是半夜十点,太宰治轻轻推开门,果然看到那个小矮子正趴在吧台上睡得不省人事。一旁的那位小姐倒是尽职尽责地还没离去,见到太宰治推门进来,她笑着抬起手推了推中原中也的肩:

“中原先生,快醒醒,您的男朋友来接您了。”

这句话显然对太宰治十分受用。他朝那位素不相识的小姐点了点头,露出了他最拿手的那种迷人的微笑。对方愣了愣,低下头整理好自己的裙子和皮包,抬起头,俏皮地眨了眨眼。

“你从一开始就知道?”

“在酒吧里抓着素不相识的女人滔滔不绝,说出来的内容却都是和另一个男人有关。就算我真的对中原先生有意思,那也没什么办法了吧。”

“我们家中也总是这么不解风情,抱歉令小姐困扰了,回头我会好好惩罚他的。”

“你们的相爱方式还真是特别。”女人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惩罚什么的是您的事情,人我交给您了,再见,祝您有个愉快的跨年之夜。”

跨年?太宰治匆忙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这才注意到今天的日期。所以说中也是因为自己没有主动邀请他一起跨年而感到闷闷不乐吗?真是个不坦诚的家伙。这么想着,太宰治俯下身,抬起手轻轻捏了捏醉得一塌糊涂的中原中也的鼻子。

“醒醒,中也,回家了。”

“唔……你……是谁?”

“我是你男朋友,来接你回家的。”

“男……男朋友……?”中原中也费力地抬起眼皮,左右晃动着脑袋看了几秒,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什么男朋友,我才没有那种东西。”

“那家伙……不过是……一条讨厌的青花鱼……罢了……”

太宰治的呼吸不由得一滞。

这家伙,还真是擅长在这种地方犯规啊……

从中原中也的口袋里掏出钱包付清了酒钱,太宰治背起浑身发软的小个子男人朝门外走去。酒吧老板是太宰治的老熟人,看着眼前这幅见怪不怪的光景,忍不住有些感叹:

“还真是辛苦啊。”

“啊……怎么说呢……算是吧。”太宰治露出了有些困扰的微笑,“但是……”

“但是却很幸福。”中年男人接过了话茬,转身从架子上取下一瓶价格不菲的拉菲,“拿去吧,就算是感谢你当年派人保护我这小店的恩情。”

 

太宰治背着中原中也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走着。快要倒计时了,人们纷纷往港口涌去,准备在烟火升起的那一刻许下新一年的小小愿望。太宰治心想自己和中原中也还真是异类,好好的跨年夜居然在寒风中散步,其中一个还醉得不省人事。他走得很慢,不仅要靠单手托住中原中也防止对方掉下来,还要腾出一只手抱紧那瓶显得十分累赘的拉菲。好在中原中也家距离这片街区算不上太远。到了熟悉的公寓门前,太宰治把中原中也放了下来,对方自然而然地伸出手勾紧了他的脖子,他就势在那段毫无防备的脖颈上亲了一口,修长的手指伸进小矮子的口袋里,拎出了一把崭新的钥匙。

奇怪,怎么打不开?

他又把中原中也身上的口袋仔仔细细翻了一遍,只有这一把钥匙,大概是不小心把办公室钥匙和自己家的钥匙弄混了吧。太宰治叹了口气,正准备像平日里那样掏出铁丝堂而皇之地撬门而入,却听到趴在自己身上的人有些不满地叫了起来:

“混……混蛋太宰……每次……每次都来我家……我……我偶尔也想……”

后面的声音逐渐隐没在了浓重的夜色里,太宰治垂了垂眼,原本抬起的手收了回来。他弯下腰,再度背起了中原中也,怀里抱着那瓶红酒,踏上了回家的道路。

这大概就是他们之间独有的模式。太宰治抬起头,朝着自己家走去。

 

其实那根本就算不上是家,只不过是一间小小的员工宿舍。气喘吁吁地爬上二楼,太宰治掏出自己的钥匙打开门,一间六叠大的房间出现在眼前。他把中原中也安置在自己那张有些凌乱的榻榻米上,拉开柜门翻出了一床被子,给对方盖好后又转身钻进小小的厨房,熟练地熬起了醒酒汤。

望着锅里咕嘟咕嘟冒着的气泡,太宰治突然觉得有些好笑。自己厨艺差的惊人这一点早已是人尽皆知,可唯独对熬制醒酒汤这件事十分在行。按照一定的比例配好材料,加水后开小火慢慢煮开,空气里慢慢泛起了酸意。关上火,太宰治将热气腾腾的醒酒汤倒入小碗里,又去洗手间拧了条热毛巾替中原中也擦拭身上的汗水。

外套和帽子被随意地放置在一边,太宰治解着中原中也的扣子,在酒窖台阶上的那个想法又出现在了脑海之中。原本被压制下去的躁动又一次占据了他的内心,他俯下身,用舌尖轻轻描绘着自己搭档薄且柔软的唇瓣,趁对方呼吸时微微张合的间隙滑了进去,温柔地品尝着中原中也口腔里的每一个角落。橙发的男青年微微皱了皱眉,鼻腔里发出了舒服的叹息。太宰治把手覆上中原中也的胸膛,那里有一颗心正在扑通扑通地跳动着,和现在的他保持着同样的频率。

“中也,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太宰治抱紧了中原中也,毛茸茸的脑袋埋在对方的颈窝里,酒劲尚未完全散去,中原中也的全身泛着热意,太宰治抬起头,从桌子上取下凉得差不多的醒酒汤,含了一口在嘴里,随后缓缓靠近了中原中也尚且泛着水光的双唇。

一碗醒酒汤见底,中原中也似乎找回了一点自己的意识。他缓缓睁开双眼,露出了那双泛着湿气的海蓝色眼睛。在察觉到眼前的人是太宰治后,他动了动嘴想说些什么,当他意识到自己是在太宰治家时,几乎是立刻就要挣扎着从榻榻米上爬起来。

“别乱动,中也,”太宰治有些无奈地按住了中原中也的手,努力使对方安静下来,“你的酒还没完全醒,外面冷,今晚就在我这将就一夜吧。”

中原中也挑了挑眉,其实从他模模糊糊感觉到太宰治背起他的那一刻,他心里的那些小情绪就已经消散了大半。于是他干脆两眼一闭躺回被子里装死,顺便小心翼翼地嗅着床铺间太宰治的气息。清酒,蟹肉,还有那个人身上独有的令人安心的味道。那一刻,中原中也仿佛回到了第一次使用污浊后被太宰治抱回据点的那天晚上,他安静地窝在搭档的怀里,默默忍受着仿佛要将他拆散的痛楚。对方倒是难得一见地没有用嘲讽的话来奚落他,甚至特意放缓了脚步。他紧紧地抓着太宰治的衬衣,拼了命地朝对方胸口钻,皂荚的气息钻进他的鼻腔,带着医务室消毒水的味道,竟像是镇痛剂般缓解了锥心刺骨的疼痛,于是一次地,又一次地,少年就这样贪婪地吸取着太宰治身上的气味,眼角滑落的泪水沾湿了对方的衣襟。

可现在,太宰治的气味就像是一种毒药,使得他原本清醒了几分的大脑变得更加晕沉。中原中也的侧脸轻轻蹭上柔软的床单,却被一只缠满绷带的手掌捧住了裸露在外的脸颊。

“中也……”

太宰治的拇指轻轻掠过中原中也的眼角,对方下意识地眯起了眼,泛着红的样子像极了一只委屈的猫咪。

“对不起。”男人开口,语气兜兜转转,流泻出万般诚意。中原中也有些恍惚,心里的不满早已消散得一干二净。他从被窝里伸出手挡开了太宰治进一步的抚弄,蓝色的玛格丽特注视着鸢色的威士忌,互相碰撞,迸发出浓郁的酒香。

“嗯……”

中原中也几不可闻地应答了一声。他伸出手,勾住太宰治的脖颈往下带,对方脱下外套,掀开被子钻了进来。拥抱着,交缠着,饥渴的身体索取着对方的全部。当窗外绽开新年的第一朵烟花时,两个人拥住彼此,发出了长足的叹息。

“中也……”

“闭嘴,太宰治。”

“我果然,最讨厌你了。”

他望着窗外,绚烂的烟火在他的眼中投下明灭的光影。那一刻,年轻的港口黑手党干部突然觉得眼睛有些发酸。

【03】

“早上好,中也,我是不是该对你说一声新年快乐?”

醒来的时候是第二天的中午,太宰治披上衬衣坐在床铺边,看着中原中也套着他的长衬衣,在厨房准备今天的正餐。暖橙色的发丝用一根丝带扎得整整齐齐,黑色的裤子下面拖着他那双明显过大的拖鞋。太宰治一面按动着快门,一面想这大概就是最普通的生活——饿着肚子,回到有你的家,仅仅是看着这样的背影,也能体会到最简单的幸福。

就算只是搭档那又怎样,这世界上的任何事情不都是从两个人开始的吗?

中原中也回过头,在看到太宰治的手机时皱了皱眉,却没有阻止他。他叼着烟把两盘蟹肉罐头盖饭重重地放在榻榻米前的茶几上,顺手开了昨晚太宰治带回来的那瓶红酒。太宰治装模作样地说了句“我开动了”,拿起筷子却发现中原中也只是盘腿坐在桌边抽着烟,他用筷子的尾端戳了戳小个子搭档那柔软的脸颊,被对方瞪了一眼后知趣地把手缩了回来。

“我说太宰,”中原中也缓缓吐出一口烟圈,不知为何,太宰治觉得现在的对方有些紧张。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你的床实在是太硬了,我不喜欢。”

“中也如果不喜欢的话,我们可以换一张。”太宰治小心翼翼地寻找着合适的措辞,他自然清楚这个别扭的小矮子想说的肯定不是这个,男人在心里窃喜,他知道自己多年的等待大概是到了尽头。而结果,就握在中原中也的手中。

“笨蛋!我的意思是……”中原中也的脸突然染上了一丝绯红,他把烟狠狠地掐灭在地上,有些不耐烦地在口袋里翻找起来:

“我的意思是,以后你也给我滚到我家来住!”

太宰治伸出手,掌心里是那把崭新的,双人公寓的钥匙。

——fin——


大家新年快乐!2017年的第一篇,写了偏原作向的太中。听了一大堆恋爱的bgm,希望自己多多少少营造出了一点点恋爱的感觉。其实最开始想写的只有两个场景,一个是“中也你男朋友来接你了”,一个是中也嫌太宰家床硬以此为借口要求同居。结果一不小心就变成现在这种前后画风差距好大的东西orz想写出战斗之外的他们平淡幸福的日常。

其实中也早就准备好了,指望着太宰在跨年当天约他出门然后就把新买的公寓钥匙交给他,结果太宰治把这事给忘了,所以就很气。这也是为什么太宰治拿新钥匙开不开旧家的大门。

至于窃听器,虽然已经住在一起了,但情报收集还是必要的哦~

新的一年,也请多指教了~

评论 ( 40 )
热度 ( 616 )
  1. 淡定拯救世界—水母汐— 转载了此文字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