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秘密(09)

*我流年下,17岁高中生太宰x21岁理事长中也

*过渡章,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反正确认关系以后这两人我已经没眼看了

【01】【02】【03】【04】【05】【06】【07】【08】


【09】搭档

在那个平淡却又意义重大的亲吻结束后的第十个小时,太宰治迎来了圣诞节后的第一个清晨。时隔数月,他再度回到了中原中也的房间。小个子男人的品味低调而又严谨,雪后的朝阳透过深灰色的条纹窗帘,在棕色的实木地板上洒下一地碎金。中原中也还在沉睡,那些剪不断理还乱的纷繁情绪在钟声响起的那一刻得到了彻底的平息。他太累了,太宰治心想,他本不该让自己的爱人等候那么久,但倘若不让对方自己思考清楚,再多的安抚与告白都是徒劳,只会平添中也的苦恼罢了。

太宰治按动床头的遥控器,厚重的窗帘缓缓拉开,远方的楼顶上,尚未融化的浅薄积雪反射出耀眼的光芒。灰色的鸽子掠过他的窗前,一眨眼的功夫便消失不见。他盯住天边一片白色的浮云,看着它像泡沫一样朝着远方飘去。平日里,此时的他会想到死亡,会想到跳楼时的720种姿势,想到鲜红的血液如何像傍晚的最后一抹霞光一般染红整个大地,他会反问自己为什么还活着,进而思考自己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意义,直到最后,他从那片天空里看到了一个人的眼睛,湛蓝的,仿佛天空的一角,他曾承诺在自己自杀之前一定要把那个人从痛苦里拯救出来。他做到了吗?太宰治回过头,监护人橘色的发丝在冬日的暖阳里宛如柔和的蜜糖,甜得他胸口发疼。那曾被他的温度所覆盖的薄唇轻轻抿在一起,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安静乖巧宛如新生的孩童。于是他再也无法忍耐,他俯下身,用唇碰了碰中原中也的眼睛,然后在对方张开那汪碧蓝的瞬间,勾起唇角吻住了那张不安分的嘴。

“中也……”

他模模糊糊地念着对方的名字,语气温柔得足以让每一个为他倾心的女孩子感动到落泪。然而他吻住的并不是什么女孩子,那是一个脾气暴躁的矮个子男人,从品味到习惯都是那么的令他讨厌。可实际上,在长久的岁月里,那些讨厌终究和喜欢混淆在一起无法辨明。或许他该称呼他为“我的监护人”,但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自昨夜钟声响起的那一刻,抽屉里那一纸领养证明便失去了它的实际意义,而他,太宰治,在失去了一个监护人的同时得到了一个爱人,不得不说这确实是一笔合算的交易。

两个人的气息交缠在一起,他们贪婪地舔舐着对方的唇瓣,用舌尖细细扫过口腔里的每一寸领地。中原中也的眼中还带着刚刚转醒的雾气,朦朦胧胧像一面呵着雾气的毛玻璃。太宰治松了唇,揽住中原中也的腰把人从被窝里抱了出来,后者的手依然紧紧攥着他的衬衣袖子,红着脸窝在他的怀里微微喘着气。难得一见的柔软一面使得太宰治忍不住低下头吻了吻他的发旋,想要捉弄中原中也的恶劣心理也悄悄爬了上来。

“堂堂中原财团的总裁居然在一个未成年人的怀里撒娇,中也,现在可是白天,这么犯规真的好吗?”

下一秒太宰治便后悔了。因为中原中也立刻挣脱了他的怀抱,同时用手边的枕头给予了他一记暴击。这个喧嚣的早上——或者说是中午,最后以太宰治毫无诚意的道歉和中原中也因为气恼而烤糊的面包告终。被要求在厨房里一起收拾残局的太宰治悄悄抬起眼,中原中也挽起头发身穿围裙的模样宛如一幅油画,外人眼中的商场精英此时褪去了所有头衔和名利,安安静静只为给他做一顿可口的午餐,一想到这,太宰治的心中便会涌起一丝冲动。是的,这样的中原中也只为他一人所有,而意识到这一切的他又是何等的幸福。

真想就这样一直活下去。凝视着手腕上的绷带,太宰治头一次产生了这样的念头。

不,干脆就这样抱着中也一起殉情吧。

年轻的自杀爱好者关上水龙头,冲着中原中也的背影吹了一声口哨。

 

圣诞的气息尚未过去,中原中也心安理得地又给自己放了一天假。他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翻动着电视频道,一转眼却不见了太宰治的踪影。隔壁房间隐约传出一阵又一阵敲击键盘的声音,中原中也心下了然。他思索了片刻,起身去酒柜里拿出一瓶低度数的果酒,夹起两只酒杯敲响了太宰治的房门。

“因为没有我在身边,中也感到寂寞了吗?”

“别以为确认了关系我就会放过你,”中原中也用酒瓶不轻不重地打了一下太宰治的头顶,“别忘了,在法律角度上,我还是你的监护人。”

“有哪个监护人会在未成年的亲吻下脸红心跳的?”太宰治眯起眼,用食指抬起了中原中也的下巴。对方立刻心虚地垂下了眼睛,偏了偏头就往房间里钻。

“少废话,我找你可不是为了做这种事。”

太宰治在中原中也对面坐下,他双手搭着椅背,小腿探出裤管在椅子两侧轻轻摇晃,俨然一副玩世不恭的少年模样。就像是突然窥破了什么幻梦一般,失落宛如冰冷的毒蛇爬上了中原中也的心脏。四年意味着什么?为了这四年,他和太宰治的未来将会面对多少难以预料的阻力?毕竟,他可不想因为自己而毁了太宰治的一切。

“不要怕,中也。”少年握住中原中也的手。后者抬起头,目光越过眼前人的肩膀落在了那台正在工作的笔记本电脑上。他端起酒杯,清甜的果酒丝毫不能麻痹他的神经,仅有的那点酒精反而让他的头脑愈发清晰起来。

“太宰,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

“中也的智商远比我想象的要高,我好开心啊!”

太宰治带给他的感动永远不会超过三秒,这是永恒的定理,中原中也手一抖,手里的酒差点全泼在太宰治脸上。

“你少给我岔开话题!我跟你说正事,别以为我在跟你开玩笑。”

“中也,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太宰治转身抱过电脑,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流连,“既然连电脑密码这种重要的东西都能透露给我,可见中也还是信任我的——”

“并且对我抱有一定的期待。”

被说中了心事的男人将酒液一饮而尽,他低下头,眨了眨眼,那短短的几秒钟在他心里变得格外漫长,而那该死的不甘心的情绪又开始疯狂地滋长。太宰治总是能够掌握一切,这样的现实令中原中也怀疑攻略自己是否也是太宰治计划中的一环。诚然,少年的能力足以令他安心,但同时,中原中也并不喜欢自己的人生被他人把控的感觉。他希望太宰治能多给他一些空间,同时也希望对方能够更加依赖自己一点。

“太宰,你还是个孩子,”他叹着气,头顶的灯光倒映在酒杯里,宛若烛光般摇曳不定,“我经常会觉得这一切很虚幻,你抓住了我,但我从来没有抓住过你,就像是下一秒你便会从我身边逃开那样。”

太宰治合上电脑,脸上的微笑在一瞬间收敛起来。

“我当然对你抱有期待,因为你答应过我,你说你一定会把我从痛苦中解救出来,我相信你,尽管这么多年来你从未出现在我的面前,但我知道——至少自我恢复记忆那一刻起,我就知道那些事情都是你做的了。”

“中也,我……”

“可是太宰治,你听好了,我中原中也并不比你差,我相信你的实力,但同时也对我自己的能力抱有充足的自信,在这件事情上,我绝对不会输给你。”

这才是他的中也啊……

那个睥睨一切,用狂傲的笑容向他的每一位对手发起挑战的男人,在他的身边,总是环绕着与身高完全相反的强大气场。中原中也从未惧怕过任何事物,倘若一定要找出他的弱点,那么太宰治情愿让自己成为他的弱点。17岁的少年正是躁动不安的年纪,而这样的中原中也很快便激起了太宰治强烈的征服欲。眼前这朵骄傲的玫瑰一旦到了他的怀里,便会褪去所有锐利的尖刺,温和柔软宛如一只慵懒的猫咪,时不时抬起爪子在他的心口挠上一挠,挑衅般地告诉他——自己尚未失去全部的野性。

他是属于我的,也只能属于我。

太宰治深深地注视着中原中也的眼睛,它们宛如正午的海面般散发出熠熠光芒。于是他笑了,那笑容干净纯粹,不带一星半点杂质,完全不似平日里的逢场作戏。少年本就生的好看,这一笑,竟如三月的春风融化了坚冰,让中原中也一时失了神。他怀疑自己醉了,可让自己醉倒的究竟是杯中的酒还是眼前的太宰治?或许二者兼而有之,但至少,中原中也确信,这一刻的他扒开了太宰治层层缠绕的绷带,窥见了包裹在其中的,少年真正的模样。

“真不愧是我的中也。”

他特意咬紧了“我的”二字,这种亲昵得令人心惊肉跳的前缀让中原中也觉得自己仿佛是老宅里的一只陶瓷花瓶,但他并不排斥这种感觉——只要老宅的主人是太宰治,这一切又有什么关系?毕竟没有人说得清楚究竟是人拥有了一只花瓶,还是一只花瓶支配了他的主人。

“别高兴得太早,要知道,在法律上,你可是属于我的。”

“中也总是用这种大人的东西压制我,”少年不满地鼓起嘴巴,“说真的,中也,我真想立刻就把那张领养证明烧掉。”

中原中也吓了一跳,原本有些晕沉的大脑在一瞬间清醒了过来。那个自杀爱好者是个不折不扣的行动派,会用实际行动将一切他想做的事情变为现实。那张证明就像锁一样将他和太宰治联系在了一起,即便无法拥有,也可以长久地绑定。好在太宰治的洞察力并不仅限于自杀地点的选择,一眼便从那骤变的神情里读出了中原中也的不安。他把电脑推到对方眼前,叹了口气,抬起手摸了摸中原中也的脸。

“中也,”

他轻轻地念着爱人的名字,声音疲惫而又无奈。中原中也握着酒杯的那只手被他捧在掌心,轻轻一抽,那只可怜的杯子便跌落在柔软的床铺上,残存的酒液染湿了一小块被单,可中原中也连心疼那滴酒的机会都没能得到,他的无名指指根被太宰治的犬齿细细啃咬着,留下一圈清晰的齿痕。绯色的印记宛如戒指一般禁锢着离心脏最近的地方。明明是小孩子赌气的行为,中原中也倒是十分受用,他把手放在太宰治毛茸茸的发顶上,看着对方抬起头,用一种难得一见的诚恳目光注视着他。

“担心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难道你还不相信我吗?”

“相信你?我可不敢保证你的鞋柜里会不会藏着整整一打该死的情书。”

“那就做搭档好了,”太宰治打了个响指,“事不宜迟,中也,作为我的搭档,面对当下公司即将破产的局面,你有什么打算?”

 

在那个冬季的清晨,也就是假期结束后的第一个早上,太宰治坐进了中原中也的爱车里。

“怎么突然想起送我上学了?”

“怎么?你不乐意?”

“让我来猜猜……嗯……难道说中也想亲眼看看我的鞋柜里是不是真的藏着整整一打该死的情书?”

“再说些多余的废话我就把你从窗户里扔出去,”中原中也一面说,一面朝着后视镜露出一个威胁的表情,“我只是尽一个监护人的义务罢了。收拾好你的东西,再过一个路口就要到了。”

车子在距离学校不远的马路对面停了下来,太宰治没有下车,他在等待中原中也的下文。

“太宰,告诉我,你究竟打算怎么做?”

“很简单,既然森鸥外想要你百分之十的股份,那我们就买走他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好了,”少年从书包里抽出一份文件,“这是他们公司上个季度的财务报表,我想你应该很快就能发现问题。”

“你认为现在的我拿得出足以收购森鸥外百分之二十股份的资金?”

“不,中也,我的意思是——”

他眨了眨眼,或许旁人会觉得这样的表情十分可爱,但中原中也比谁都明白,这个时候的太宰治大概是最危险的。

“或许我们可以找到办法让森鸥外把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拱手让给你。”

“好吧,我相信你。”中原中也打开了车门,“该上课了,小鬼。”

“你说谁是小鬼?”太宰治跳下车,驾驶座的车窗是开的,他用一种极其暧昧的姿态附在中原中也耳边——尽管在外人看来不过是在向送自己上学的监护人道别罢了,他的唇瓣轻轻开合,那些湿热的空气仿佛温水一般浸透了中原中也的耳朵。

“那么——告诉我,是小鬼?还是男朋友?”

实在是太恶劣了!

“回答呢?我亲爱的中也。”

中原中也愤愤地握紧了搭在方向盘上的双手,他的身体颤抖着,神经却无可救药地兴奋了起来。“该死!”他吐出一口气,再度抬起头时,已然换上了太宰治所熟悉的那种傲然的表情。

“你说呢?我的小男朋友?”

太宰治倒吸一口凉气。

他的中也总是那么狡猾,这种杀敌一百自损三千的方法使得两人之间那些无关痛痒的抗衡从未分出过明确的输赢。于是他伸出舌尖舔了舔中原中也的耳廓,这才满意地朝学校走去。而弥漫在中原中也耳畔的那一缕绯红,直到他走进森鸥外的办公室,都还未完全散尽。

——tbc——

昨晚的更新太仓促了,暗搓搓改了一下细节(尽管并没有什么卵用)

印调戳这里

评论 ( 14 )
热度 ( 265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