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秘密(10)

*我流年下,17岁高中生太宰x21岁理事长中也

*想写很久的家长会,结果家长会没写多少反而写了一堆莫名其妙的内容。

*下一章是家长会以后的过渡,以及由森鸥外制造出的一桩误会。

【01】【02】【03】【04】【05】【06】【07】【08】【09】

【10】Parents Meeting

中原中也陷入了焦虑。

他坐在教学楼下一座花坛边上,花坛是新砌的,里面的泥土松软而又潮湿,身后那棵不会落叶的柏树在平整的土地上投下一片浓荫,中原中也努力将自己隐藏在这片阴影里,他压低了帽檐,希望此时的自己不要太过于显眼。

他的目光始终追逐着操场上某个过分夺目的身影。17岁的少年凭借身高优势将球完美地送入篮筐,裸露在阳光下的绷带似乎也成了某种荣誉的象征。淋漓的热汗在冬日的空气中化作团团白雾,连带着那些躁动的荷尔蒙一起散布在空气中的每一个角落。围绕在四周的少女不时爆发出刺耳的尖叫——真奇怪,刚才的自己明明已经亲眼确认了太宰治的鞋柜,那只空荡荡的灰色金属似乎在嘲笑他的敏感多疑,可如今的中原中也依然会对那些少女的目光倍感不悦。就像是自己的所有物被他人觊觎甚至争抢一般,而太宰治必须留在他身边这件事也变成了一种理所当然。意识到这份占有欲的中原中也浑身涌起一阵恶寒,但很快,这丝恶寒便被心底的燥热所驱散。

就在刚才,一时失手的太宰治朝树荫里的他投来了一个灿烂的有些过分的微笑。

中原中也呼吸一滞,他感觉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脸也不自觉地红了起来。显然,这样的自己和操场边那些意乱情迷的小姑娘没什么区别——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中原中也现在的脑海里正飘过一些未成年的少女们想都不敢想的内容,汗水,喘息,缠满绷带的手掌拂过身体带起一阵酥麻的快感。太宰治在他的唇边烫下一个湿漉漉的吻,眯起眼轻声唤着他的名字:

“中也……”

于是他抬起头,那双鸢色的眼眸带着窥破一切的自得深深地注视着他。被看穿心事的男人下意识地想要逃离,却被太宰治捉住了手腕,冬季的冷风毫无预兆地席卷而过,自家洗衣液的香气混合着熟悉的少年气息轻柔地包围着他。少女们的欢声笑语宛如清晨的薄雾朦朦胧胧地散去了,一时间,安静的空气里只剩下他们二人,在难以言说的静默中寻找着失落的话语,同时祈祷着对方尽快打破这该死的沉默。

“怎么还没回家?”

先开口的是太宰治,他松开手,与中原中也并肩坐在一起。“森先生对你摊牌了?也难怪,毕竟没什么事能逃过他的眼睛。”

包括我们之间的关系。

太宰治眨了眨眼,他本想握紧中原中也的手告诉他不用担心,却意外地触碰到一张折叠成正方形的A4纸。在看清楚纸上内容的那一刻,少年向来游刃有余的脸上头一次流露出了惶恐。

“我发誓这只是一个意外。”

“连续三个月成绩下滑,太宰同学,你人生中的意外未免也太多了一点。”

“而遇上中也无疑是最糟糕的一场意外,没有之一。”

“你这绷带浪费装置还活在这个世界上才是最大的意外。少废话,太宰,这里是学校,我是理事长,同时也是你法律上的监护人。”

少年垂了垂眼,他的唇边依然是那种云淡风轻的微笑,可这一次中原中也并没有轻易放过他。小个子的监护人干脆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视角为他的话语增添了几分威严。太宰,他叹着气,手里的成绩单因为指尖的用力而有些变形,明天就是家长会了,你是不是成心想让我在其他家长面前难堪?

“中也认为我成绩下滑是因为熬夜帮你分析报表?”

“不然呢?我想不到别的理由。”

“蛞蝓的脑子还真是一如既往的不好使啊……”太宰治从花坛上跳了下来,这下他比中原中也反而高上一个头,少年抬起手,缠满绷带的手掌轻轻覆在男人的黑呢礼帽上。

我之所以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当然是因为我花光了所有时间去爱你。”

宛如被古老的白羽箭射中了心脏,而中原中也掌心里那只老怀表突然停止了转动。一切都凝固在了此刻,他花费了一个世纪的漫长时间去回味太宰治说出那句话时的每一个细节。唇瓣张合的幅度,眼角上扬的曲线,气温,空气,阳光,湿度,他小心翼翼地将这一切记录在心底。当他再度抬起头时,眼前的男人又变回了那个冷静而又傲然的中原中也,他偏了偏头,摆脱了太宰治的手。那张可怜的成绩单被他攥在掌心,而森鸥外的话萦绕在他的脑海里,仿佛魔咒般无法散去:

“收起你那套甜言蜜语,”中原中也整理着并没有松开的领带,带着卷的发尾恰到好处地遮掩了他绯色的耳根,“我可不是操场边上那些容易激动的小姑娘。”

“这么无情真的好吗,中也?”太宰治摊开双手,“过度操心容易导致早衰。”

中原中也心想就算我早衰那也是你害的。他转过身,对上的依然是太宰治那该死的笑脸。“没用的,中也的一切都已经被我看穿了。”就是这一点格外令人生厌,尽管中原中也心存不满,可无论如何,他都无能为力。

太宰治大概是他生命里的一个劫,逃不掉,渡不过,只能耗费光阴与之长长久久地纠缠在一起。

“太宰,明天是我第一次给你开家长会。”

“我知道,”太宰治在不远处的篮球架下找到自己的书包,随意背起后便跟着中原中也上了车,“我不会让你为我操心的,毕竟中也的个子已经这么矮了,如果继续早衰下去的话……”

“我不介意现在就开车撞死你。”

“正合我意!那么就拜托中也了,首先……”

“混蛋青花鱼,谁允许你随随便便死掉了!”

“中也还真是爱惜我的生命。”

“少废话,有斗嘴的功夫不如好好思考一下如何挽救你那惨不忍睹的成绩。”

在回家去的这条漫长而又熟悉的路上,谁都没有再提最初的那个话题。森鸥外想要中原集团百分之十的股份,这是那只老狐狸亲口告诉他的事实。可在解决这件事之前,太宰治的成绩变成了当务之急。中原中也没有理由耽误太宰治的人生,正因为如此,他始终不愿正面承认这段超越了法律层面的现实关系。

现在的他们并不对等。

尽管从表面上看,中原中也明显是更加强势的一方,然而事实上,谁为谁付出?谁在依靠谁?他和太宰治本就是互相舔舐伤口的存在,谁也不欠谁,谁也离不开谁,谁也没权利拖累谁。

不可以继续这样下去了,太宰治才17岁,在成为可以独当一面的大人之前,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该死的青花鱼……”中原中也小声抱怨着,却没能得到意料之中的反唇相讥。太宰治睡着了,安静的身影倒映在小小的后视镜里,流露出这个年龄的少年应有的安静。

于是他们维持着这份默契,直到车子驶入小区的地下车库,谁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当晚,太宰治被中原中也赶回了自己的房间。

“中也,现在是在家里。”

“考不到年级第一的家伙没资格跟我睡一张床。”

“可是中也……”

“没有可是。”中原中也反手锁上房间的大门,“如果被我发现你大半夜撬锁溜进来的话——”

“我就把你送到全日制寄宿学校去。”

太宰治头一次在中原中也身上碰了壁,他垂头丧气地爬上自己的床铺,新换的被褥间嗅不到一丝恋人的气息,他裹紧被子翻了个身,无论如何也无法入睡。

门外传来一阵模模糊糊的水流声,太宰治鬼使神差地走出房间,暧昧的灯光从浴室里透了出来。拉门没上锁,中原中也的身体笼罩在蒸腾的奶白色雾气里看不分明,小个子男人把湿漉漉的头发朝后拨去,眯起湿漉漉的蓝色眼眸朝他发出了邀请。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当中原中也从房间里走出来找酒喝的时候,太宰治正在盥洗室生无可恋地清洗着内裤。立刻明白是怎么一回事的中原中也端着酒杯斜靠在门边,太宰治现在的表情简直堪比上百亿的名画,而他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嘲讽对方的大好机会。

“真没用啊,小鬼。”

“大半夜睡不着出来找酒喝的中也在某种程度上的确很厉害呢。”

有时候中原中也怀疑太宰治是不是在他的大脑里安了一台监控,再度被看穿心事的他差点捏碎了手里的酒杯。然而在这里认输未免太没面子,他只好悻悻地走回房间,强迫自己在酒精的作用下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抱歉,让大家久等了。”

次日清晨,年轻的监护人硬着头皮走进了太宰治所在的班级。四岁的年龄差和第一场家长会,究竟是荒唐还是不可思议?中原中也坐在太宰治的座位上,被迫承受着越来越多探寻的目光。班主任还没到,只有国语老师坐在讲台边,他的身上依然是那件分不清季节的黑色长风衣,手掩着嘴,眼睛里流露出拘谨的笑意。中原中也突然有些羡慕芥川龙之介和中岛敦,两个人前段时间终于确认了关系,圣诞节的时候还被学生发现在甜品店约会一起吃年糕小豆汤。越是在旁人眼里平淡无奇的幸福,对中原中也而言越是遥不可及。曾经将他和太宰治重新联系在一起的领养证明,如今反而变成了阻碍他们关系进展的最大障碍。

家长会以森校长例行公事的讲话作为开始,室内广播使得男人的声音有些失真,中原中也不得不承认,这只老狐狸的表面工作做得非常冠冕堂皇,他在讲话中一再提到理事长对学校做出的巨大贡献,迫使中原中也不得不频频起身向家长们致意。当班主任国木田从手边的文件夹里取出近三个月的成绩表时,年轻的监护人明白,真正的灾难才刚刚开始。他在心里混乱地组织着措辞,却发现一切都是徒劳。

可接下来的发展却出乎他的意料,太宰治并没有被点名批评,中原中也紧绷的神经稍稍放松了些,他决定在家长会结束后邀请这位国木田独步先生出去喝一杯,同时思考升职加薪的可能。

“中原理事长。”

被突然点到名字的男人猛地抬起头,这才发现全班的目光都聚集在他的身上。“大家都知道,前不久,森校长把太宰同学的抚养权交给了您,自那时起——虽说成绩有些许下滑,但太宰同学在德育方面的表现确实比之前好了许多,至少已经不会随随便便自杀了。我想各位家长也一定非常好奇,您究竟是用了怎样的方法,让太宰同学发生了如此巨大的改变。”

这个问题对于中原中也而言实在是过于棘手。除了爱情还能是什么理由?年龄差只有四岁的监护人本来就足以引起话题,现在又多了一个禁断的不伦之恋,那他这个理事长恐怕也是当到头了。

好在中原中也向来擅长形势分析,很快便将自己的劣势转化成了优点。小个子监护人慢悠悠地站起身,蓝色的眼眸不紧不慢地扫过全场。他清了清嗓子,唇角勾一个傲然的弧度,他的声音缓慢却又掷地有声,很快便将那些窃窃私语尽数压了下去:

“在座的各位也都看到了,我和太宰的年龄差只有四岁,与其说是监护人,不如说更像是兄长一样的存在,或许正是这个原因使得我和太宰之间没有那么深的代沟,而我说的话在他的身上也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

“无论如何,他现在都是中原家的孩子,中原家不会允许任何一个人随随便便死掉,就是这么一回事。”

“可您还这么年轻,恕我直言,您的阅历或许并不足以教导这样一位高中生。”

空气霎时间变得安静。出言挑衅的那位家长素来与太宰治不合,中原中也捏紧了拳头,却不敢轻易出言顶撞。他有些尴尬地整理着衣领,一转身却撞见太宰治抱着一摞资料站在门外,显然已经来了很久了。少年不慌不忙地把资料放在讲台上,他乖顺地走到中原中也身边,朝台下的各位家长深深鞠了一躬:

“感谢我的监护人中也让我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我们都把能够遇见彼此这件事看作是人生中最大的幸运,正因为如此,我认为,中也是我最为正确的选择。”

人群沉默了片刻,突然爆发出一阵激烈的掌声。中原中也轻轻松了口气,他抬起头,视线沿着少年的肩膀一直望到缠满绷带的脖颈,最后是轮廓分明的侧脸。

没有必要纠结于法律还是现实,我们在一起,这个事实比什么都重要。

自此,中原中也终于释然。返程的旅途轻松而又愉悦,等候红绿灯的时候,他忍不住开口问道:

“走廊上那次,是你早就算计好的吧?”

“嗯?被中也发现了?”

从太宰治的座位朝窗外望去,可以一眼望到走廊的尽头,那时候的少年,一定是看准了他将要从这里经过,才编排了那么一出真心话大冒险的好戏等着自己上钩。

“回去给我好好写作业。”

“诶,才不要,我没时间。”

“报表不用你分析了,我自己就能做完。”

“我不是都说了嘛,我的时间都用来想中也了,根本没空来处理作业这种东西。”

“我再说一遍,回去以后把作业做完。”

末了,他又补充了一句:

“在我的房间。”

于是当天晚上,太宰治终于光明正大地回到了中原中也的房间,而等待着隔壁那间卧室的,自然是永久闲置的命运。

——tbc——

发现我有个地方好像没写清楚😂中也洗澡那里太宰是在做梦……嗯……所以才被中也说"没用"(当然中也还不是睡不着,不然出来找酒干嘛……)

新年快到了,希望大家可以和和气气,在温柔的氛围里,用美味的粮食迎接新一年的到来❤~

然后,印调结束了,感谢大家的支持。出本的事情已经提上日程了,不过最近比较忙,非常感激封面和内插的帮助,但是其他方面我没有找其他人帮忙的精力和意愿,任由拖延症的我慢慢磨可能得等到年后(望天)喜欢亲手把本子从头到尾做出来的感觉,虽然成品可能不会很专业很完美,但我自己很享受这个过程。

最近写的东西质量上可能有些下降,大概是遇到了瓶颈吧。感谢大家的不离不弃,能获得你们的肯定实在是三生有幸,爱你们❤

评论 ( 14 )
热度 ( 236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