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记太宰治的最后一次求婚

*放飞自我的超短篇!农历新年前的最后一次更新,发颗糖祝大家新年快乐!

*真的特别短,真的特别短,真的,特别短(哭泣)


记太宰治的最后一次求婚

文:水母汐

这是太宰治第五次以同样的理由出现在中原中也面前。

他站在雪后初霁的晴空下,两手空空,任由冬季正午的日光在他深棕色的发丝上投下一片耀眼的白。眼前的小矮子带着那顶黑色旧呢帽,寒风吹乱了他颈边的橙红色发丝,太宰治伸出手想替他整理,却被中原中也偏头躲开。昔日的老搭档警觉地朝后退了一步,他们保持着一种不远不近的距离。随后中原中也低下头,他盯着自己的手套,把双手摊开在太宰治面前。

“太宰,话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是不会答应你的,你还想怎么样?”

被拒绝的男人垂了垂眼,因为他感受到了中原中也仰望他的视线。那双蓝色的眼珠干净而又纯粹,和他们儿时常喝的波子汽水顶端那颗玻璃珠子一模一样——不,或许还是有什么不一样的,长大后的中原中也,眼眸间流转着蓝色玛格丽特的微光,与儿时的天然纯真不同,那是一种令人沉醉的美,只需一眼,便会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很显然,此时的太宰治就是中原中也这双眼睛的俘虏。他再次伸出自己的手,以一种固执的姿态替自己的矮个子恋人整理好脸颊旁的一缕乱发,中也,他抬起对方的下巴,用一种很受伤的表情凝视着那双令他痴迷的眼睛,你不可以这么无情。为什么不可以呢?太宰治在心里反问着自己,他并不明白这个问题的答案,但是他的心告诉他,中原中也的回答使他感觉到疼痛,而这并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太宰,你是把上次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了吗?”

他当然记得第四次的光景,那一天,七月的阳光灼得人眼睛发疼,中原中也挣开他的怀抱,将那束烈火般鲜艳的玫瑰掷在地上,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而太宰治的诚意也如同那可怜的花朵一般渐渐枯萎在盛夏的骄阳里。玫瑰枯萎便不可复生,中原中也本以为太宰治的一时兴起会彻底结束在这个夏天。然而他错了——或者说,面对太宰治,他就从来没有赢过。时隔半年,自杀爱好者再度旧事重提,这一次,他干脆抛弃了一切形式主义,献给情人的只有那句直白利落的“我爱你,请嫁给我吧。”他的右手插在口袋里,早已准备好的钻戒硌得他掌心生疼,偏偏中原中也迟迟不愿点头,这枚价格不菲的小东西也就一直得不到出场的机会。

“抱歉,我没想到蛞蝓原来并不喜欢玫瑰花。”

“所以你这家伙果然只是在开玩笑吧。”

太宰治捧起中原中也的脸,左手食指轻轻把玩着一缕柔软的橙色发丝,如此暧昧的举动令对方握紧的拳松了下来。男人眯起眼,温柔的嗓音宛如昨夜的月光。他说,中也,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那时候的你也是戴着一顶这样的帽子,帽子下面的头发比森先生窗外的枫叶还要鲜艳。

“那又怎样?追忆过去并不会使我改变心意,太宰,我可不是你身边那些意乱情迷的漂亮小姐。”

“不,中也,我的意思是,或许我喜欢你的时间比我们想象的都要长。”

中原中也打掉太宰治的手,他抬起双臂环抱在胸前,用一种苦涩的声音对太宰治说道:

“太宰,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吗?”

这个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你跟这个人断了一切关系,可生活却固执地记录着你与他发生的所有点滴。细枝末节,压得你喘不过气,但很遗憾,你对此无能为力。

比死亡更痛苦,比活着更绝望,酒精可以让自己暂时忘却一切,然而醉酒时分念出的那个名字,除了太宰治还能是谁?中原中也不是不清楚自己的感情,可他却对眼前这个男人拿不定主意。在他们被称作“双黑”的某个夜晚,他端着一杯红酒,无意间路过首领的房间,那时的太宰治,曾亲口承认中原中也是他唯一的搭档。可是后来呢?太宰治走了,留给他的只有焦黑的汽车残骸和长达四年的压抑与苦闷。曾经的作战计划全部化作毫无意义的文字符号,而那些亲密与打闹,竟连回忆起来都会觉得痛惜。

骗子。

照片上的男人身着黑色三件套,右眼缠绕着厚实的绷带,仅剩的那只眼睛暗不见底,只从瞳孔深处透出一丝鸢色的光。当中原中也第一次见到太宰治完整的双眼时,那个男人已经不属于他了。昏暗的地下室显然不是重逢的最佳场所,他用拳头拷问着太宰治,实际上是想让对方为这四年做一个交代。可太宰治终究是太宰治,四年的光阴似乎从未在他身上遗留下任何痕迹,他依旧熟悉中原中也的一切,依旧嘲讽着他的身高,他的衣着,依旧毫无保留地表达着对他的讨厌。这种感觉,就好像——

就好像是自己站在原地等候了他四年一样。

而事实也正是如此。理解到这一切的中原中也开始有意识地逃避太宰治,可对方偏要与他作对,竟然在这种时候带着玫瑰和戒指上门求婚。中原中也觉得太宰治疯了,他想,这大概是这个男人无伤大雅的玩笑之一,他发誓自己再也不会上太宰治的当,毕竟,对于他们这种朝不保夕的人而言,又有多少个四年可以拿来任意挥霍呢?

太宰治低着头,他的脚尖分开又并拢,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事情。现在是午后两点,头顶的太阳晒得人有些燥热,中原中也抬手松了松自己的领口,决定尽快结束这段看上去毫无意义的对话。

“况且,太宰,你要知道,对我而言,你并不是最佳人选。”

他小幅度地滚动着自己的喉结。是的,小个子的黑手党干部正在说谎,可倘若不说出这样一番话,太宰治根本不会轻易放弃,他可不想在几个月后迎来对方的第六次求婚。

“哦?比如?”

“嗯……比如首领?无论怎么看,他都比你更有吸引力。”

“好吧,你是港口黑手党的干部,可我不过是太宰治而已。”

他当然看穿了中原中也拙劣而又局促的谎言,事已至此,太宰治决定给自己的情人一点小小的惩罚:

“但我知道——不如说我比任何人都清楚,中原中也需要的并不是什么一党之首,他需要的,恰恰是太宰治。”

男人抬起头,鸢色的眼里带着胜利的狡黠。他满意地看着眼前的小矮子瞪大了那双湛蓝的眼睛,似乎在对自己的心事被轻易拆穿而感到不可思议。这份不可思议很快便化作羞赧与愤怒,暴躁的小矮子甩了甩衣袖,决定用拳头解决一切。

“冷静点,中也。”太宰治伸手包裹住对方的手掌,强硬地分开十指与之交握,“抱歉,我没想到自己的所作所为竟会令你如此不安。”

他的语气仿佛是在自嘲,眉眼间满溢着愧疚与歉意。这样的太宰治是中原中也不曾见过的——或许有过那么一瞬,那是他们初夜后的第一个清晨,中原中也睁开双眼,看到太宰治背对着他坐在床边,听到身后的动静,十几岁的少年转过身,那只阴暗的眼眸头一次闪烁着耀眼的光,那些光像水流一样流动着,最后竟化作一汪歉意满溢了出来。

“抱歉,但是昨晚的中也真的很可爱。”

少年侧躺着身子抱紧了他,不知为何,那一刻的中原中也并没有推开对方,他安静地把头倚靠在太宰治的胸口,听着对方的心跳和自己的逐渐合为一体,鼓噪得犹如沸水一样。他开始贪恋这个男人有些偏低的体温,贪恋对方的怀抱,贪恋对方的气息,贪恋自己曾讨厌过的对方的一切。太宰治就像是一剂毒药,明知应该保持距离却还是不由自主地靠近。正如现在,尽管理智告诉他必须吸取教训,可中原中也绝望地发现,自己早在太宰治第一次求婚的时候便已经无可救药地妥协了。

 “那一天,中也错穿了我的衬衣,就因为我没有告诉你,愣是在总部大楼把我揍了一顿。”

“都说了不许提过去的事情!”中原中也提起膝盖向前撞去,却被太宰治灵巧地躲开。

“没用的,中也,你在想什么,你要做什么,有关你的一切,我全都一清二楚。”

“那又怎样?我永远都猜不透你,这本来就是一件不公平的事情。”

诚然,论善变,中原中也不及太宰治的十万分之一,可太宰治对中原中也的执念之深,又岂是后者可以估量的呢?醉酒的中原中也念出的只会是太宰治的名字,可会将醉醺醺的中原中也送回家的,也只有太宰治一人而已。牵手,拥抱,亲吻,做爱,把生死托付给对方的作战,将一切展现给彼此的同居……他们两人几乎做遍了情侣之间会做的一切事情,现在,只需要中原中也一个点头,藏在太宰治口袋里的那枚戒指便会出现在他的无名指上,而他们之间的关系,也会由前搭档转变为现役爱人。

“中也,这是我的第五次求婚,我让你等了四年,那四次,是我欠你的。”

“你欠我的?哼,我中原中也的感情可没有那么廉价。”

意识到中原中也的动摇,太宰治乘胜追击。他索性从口袋里将那只黑色天鹅绒的盒子拿了出来。现在是午后两点一刻,横滨,冬季的街道上没有积雪,过往的行人并不知道这里即将会发生什么,直到那个身着米色风衣的高个子男人突然单膝跪在了人行道上,在他的面前,那个浑身漆黑的矮个子男人仿佛受惊的小鹿一般张大了嘴朝后退了一小步。人群迅速汇集过来,中原中也压低了帽檐,恨不能挖个地洞把自己藏起来,慌张的模样和太宰治的淡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中也,”男人抬起手,将那枚精心挑选的钻戒递到小个子爱人眼前,人群开始骚动,太宰治明白,自己就要成功了。

于是他勾起唇角,说出了早已准备好的台词:

“你愿意同我一起殉情吗?”

人群发出了一片不解的嘘声,只有中原中也明白太宰治这句话的分量和含义。已经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他想,就算四年前的一幕再度上演,他也已经想好了应对这种局面的最佳方案:

“好啊,混蛋青花鱼。”小个子男人粗暴地褪下左手的手套,太宰治牵过他的手,那枚小小的指环被轻轻推至无名指根部,他望着出现在自己指间的那点微光,一种普通的满足和幸福感突然涌上心头。

“反正,能杀死你的,只有我一人而已。”

太宰治亲吻着中原中也的手背,随后,这位小个子的黑手党干部被他的爱人一把抱起,两个人在寒冷与喧嚣中忘情地亲吻。那一刻,他们仿佛透过时光,看穿了属于自己的过去和未来。从少年时代的一次回眸,到多年以后的墓草青青,播种在心田里的那段根,始终未曾折断。

这是太宰治的第五次求婚。

当然,也是最后一次。

——end——

感谢大家的喜欢,我这条咸鱼居然也有2000fo的一天(吓得捂住心口),我也没什么别的本事,只会写些莫名其妙质量也不高的小甜饼,如果能让大家在繁忙疲劳的日常生活中感到一丝愉快的话,那就太好啦~

希望大家来评论区找我玩啊(癫狂.gif)

评论 ( 56 )
热度 ( 565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