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秘密(11)

*我流年下,17岁高中生太宰x21岁理事长中也

*吃醋梗,全都是套路

*让大家久等了

【01】【02】【03】【04】【05】【06】【07】【08】【09】【10】

【11】误会

生活究竟是玫瑰上的尖刺还是被荆棘包裹的蔷薇?没有人能说清楚这个问题。但至少现在的中原中也可以肯定,他生命中那些令他流血受伤的过去已经彻底结束了。如今摆在他面前的究竟是象征爱情的玫瑰还是某种羁绊与执念?答案无从知晓。或许这个问题只有太宰治能够回答,只不过此时的他们谁都不需要罢了。

“早餐吃什么?”

少年拉开椅子在桌边坐下,抬起手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赤裸的双脚在桌子底下一前一后地摇摆。刚触到对面某个温热的物体,太宰治便坏心眼地将脚趾探进裤管的缝隙,用指腹轻轻搔刮着那一小块皮肤。坐在他对面的中原中也明显轻颤了一下,他垂了垂眼,昨晚太宰治环抱着他的感觉依旧残留在意识表层,喷洒在耳畔的温热吐息使得周围的空气仿佛燃烧起来一般。他有些局促地将一杯牛奶推了过去,趁机换了个姿势,像个小姑娘一样把双腿并拢,紧紧地靠在桌脚旁。

“中也确定这是给我喝的?”太宰治抬了抬杯子,眯起的双眸毫不掩饰那分恶意。还没等中原中也开口,他便把杯子送到了唇边,大半杯牛奶很快见了底,太宰治放下杯子,唇沿覆上一层白色。

中原中也暗自咽了口口水。

“中也,今天可是工作日。”太宰治的语气有些无奈,他附身向前,轻轻吻过中原中也的唇角,后者犹豫了片刻,闭上眼伸出粉色的舌尖细细舔去太宰治唇畔的奶沫。这种暧昧的相处模式在他们之间早已见怪不怪,只是今天的中原中也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这种预感毫无来由,却十分强烈。于是他不动声色地与太宰治拉开了距离,拿起手边的餐巾细细擦拭干净唇边残留的面包屑。

“都这种时候了还会害羞,在这一点上中也未免也太纯情了吧。完全看不出成年人的样子诶。”

太宰治捧起脸颊,视线直直地停留在中原中也身上。少年稚气未脱的面庞因为手的作用而向上鼓起,唇边也牵起了一丝孩子气的笑意,那笑意一直蔓延到眼角,堆积得几乎要满溢出来。中原中也忍不住伸出手揉了揉那团胡乱翘起的深栗色头发,解下围裙示意太宰治动作快点。

今天依旧是由中原中也送太宰治上学。车内气氛沉默,等红灯的时候,年轻的监护人忍不住掏出一支烟衔在唇边,太宰治从后视镜里清楚地看到了这一切,他皱了皱眉,随后开口问道:

“蛞蝓今天有心事?”

“还没成年的绷带小鬼不要总是揣测大人的心思。”

“这才有中也的样子嘛,”太宰治交叠双手放在脑后,仰面朝座椅靠去,中原中也瞟了一眼他那系的不成样子的安全带,犹豫再三还是选择探过身来替他调整妥帖。

就是现在。

太宰治抬起头,两个人的鼻尖轻轻交叠在一起,少年抬起手捧住了自家监护人微愣的脸颊,蒙上对方的眼睛便吻了上去。中原中也的睫毛在他的掌心颤动着,宛如一只新生的蝶。这个吻浅尝辄止,几乎只是在唇畔流连了片刻便匆匆分开。

“没什么好担心的,中也,”太宰治用大拇指轻轻抚摸中原中也泛着水色的唇瓣,突然将头抵在了他的肩膀上,“中也只要做中也就好了,突然变安静的蛞蝓虽然很好,但终究不是我熟悉的那个你啊……”

中原中也一时不知该做出怎样的反应,盘旋在心底的不安似乎消散了许多。后方的车辆突然按起了喇叭,如梦初醒般的他迅速回到驾驶席发动了汽车,快到学校时,中原中也看了一眼后视镜里的太宰治,忍不住询问道:

“你昨天说森校长今天约你去他办公室面谈?”

“这就是让中也担心了一个早上的事情吗?”太宰治轻笑出声,“别担心,没有人比我更清楚那只老狐狸究竟在想些什么。”

“可是……”

“中也,思虑过多可是会早衰的哦,更何况蛞蝓的脑子本来就不好使。”

“混蛋青花鱼的记忆只有区区七秒,看上去也好不了多少……不对!你今天早上为什么一直叫我蛞蝓啊混蛋!”

“原来中也更喜欢帽子放置所这个名字吗?可我更喜欢蛞蝓一些呢。小小的软软的,和中也很像不是吗?”

中原中也心想像我才有鬼了。但生气的同时,那些积郁在心底的担忧恍然消散开去。不知不觉间,轿车抵达了学校,太宰治背起书包跳下车门,朝摇下车窗的中原中也挥了挥手:

“再见中也,我很期待中午便当盒里的情书哦!”

“并没有那种东西!”

中原中也愤愤地踩下油门,心里却开始盘算明天要不要在太宰治的便当盒里夹一张便条。阳光从林立的高楼间升了起来,转瞬便消失在玻璃幕墙背后,不见踪影。

 

推开家门的瞬间,中原中也便觉察到了公寓内的异常。

他小心翼翼地将公文包放在鞋柜上,提着鞋子轻手轻脚来到太宰治的房门前。许久未曾使用的卧房如今房门虚掩,柔和的明黄色灯光从门缝里漏了出来,在打着蜡的实木地板上洒下一道温暖的光线。

随后,他听到了一阵笑声,轻柔的,甜美的,显然属于某位可爱的女孩子。男人握着门把手的指尖猛然收紧,不一会,太宰治的声音响了起来,那是他鲜少听到的温柔而又彬彬有礼的声音,每一字每一句都像是念着情诗一般动人。至此,他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怒火与疑虑,但成年人故作姿态的矜持又使得他克制着自己没有在第一时间破门而入。

“咳……”

门内一阵慌乱,中原中也突然开始反思自己这么做是否有些不合时宜。但他马上便意识到这是他自己的家,当下的所作所为也就变得理直气壮起来。

“啊,是中也回来了。”

最先探出头来的是太宰治。少年身着白色衬衫和黑色长裤,袖管在小臂处随意挽起,他一只手扶住门框,另一只手轻轻挠了挠乱蓬蓬的后脑勺。原本是很正常的动作,在中原中也眼里却仿佛是为了掩饰什么一般不自然。

“嗯……”这句明显是在应付的回答并没有引起少年的不满。中原中也踮起脚尖朝房间内望去,一眼便看到了床边那个局促不安的少女的身影。

“她是谁?”

“同学,”太宰治耸了耸肩,“午休的时候在鞋柜里发现了情书,于是就邀请她到家里来玩了。”

中原中也倒吸一口凉气。冷静。他告诉自己。或许事情并不是想象中那样糟糕。于是他尽量摆出一个亲切的笑容,朝房间里不知所措的小姑娘打了个招呼:

“你好,我是中原中也。”

“我知道您!中原理事长。”少女抬起头,露出了一个羞怯的笑容,“您是太宰同学的监护人吧。突然造访给您添麻烦了。”

中原中也一边摆着手说不麻烦不麻烦,一边打发太宰治去厨房看看有没有现成的点心。待少年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拐角,中原中也这才慢悠悠地晃进了房间,顺手把脱下的西装挂在了衣架上。在那里,他看见了太宰治的诘襟外套,黑色的口袋里露出白色信封的一角,想来必然是那封情书了。

“是太宰邀请你来的?”

少女点了点头。

中原中也斜倚在写字台旁,伸出手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来。在对上少女微微皱起的眉后有些尴尬地摊了摊手。

“抱歉。”

“啊,不要紧,这里是您和太宰同学的家,不用在意我的。”

中原中也正思考着应该如何开口,太宰治端着一盘烤好的曲奇走了进来。他自然而然地抬手去拿,没想到少年越过他直接将曲奇推到了少女面前。愉快的笑声在房间内响起,原本的环绕在空气中的紧张气氛顿时纾解了不少。中原中也自讨没趣,停顿在半空中的手缓缓放下。眼前的少年少女正值人生最好的年华,一言一行都仿佛三月的樱花般明亮动人。相比自己——中原中也注视着那双被黑色覆盖的手掌,轻轻握住又缓缓松开。他觉得太宰治就仿佛指间的流沙,无论他们发生过什么,互相做过怎样的承诺,他终究留不住他。他们曾经是朋友,现在是亲属,未来迟早会成为彼此生命中的过客。而现在——他又将目光投向了床边那位浅笑着的小姑娘,美丽的公主和多情的王子,想来必定是一段佳话。越是这么想,中原中也越觉得自己多余。他叹了口气,对女孩点了点头便离开了房间,隔壁的房门被轻轻关上,几乎听不出丝毫的声响。

 

“中也。”

“中也?”

“中也!”

太宰治站在自家监护人的房门前,他穿着睡衣,手里还抱着自己的枕头和被子——他是在客厅的沙发上找到这些东西的,而他本应该去的地方,也就是中原中也的卧室,此时大门紧闭,太宰治把门敲了又敲,却没能得到半点回应。

糟糕,玩过头了。

太宰治当然知道中原中也正在吃醋,他有些开心,毕竟这证明了他的中也的确很在意自己。然而当下的结局却是他始料未及的,毕竟没有哪个血气方刚的少年能够容忍在自家恋人的隔壁独守空房,这简直是比自杀还要痛苦数万倍的煎熬。

“中也,如果你再不开门的话……”

“绷带混蛋你有完没完!”房间内传出中原中也不耐烦的回应,太宰治皱起了眉,将手伸进口袋掏出了一枚细小的铁丝。

“中也,你喝酒了。”

“我喝不喝酒……跟你,有什么关系?”房间内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想来是醉酒的中原中也撞翻了床头的台灯,“小鬼就该有个,小鬼的,样子,早点睡觉!”

太宰治的眼眸阴郁了下来。

他本以为中原中也会说出“你倒是去找那个小姑娘啊”这种酸意十足的话语,可没想到现实情况远比他想象的还要糟糕。

不妙啊……

少年抬手将铁丝插进锁孔,咔哒一声推开了房门。

“你是怎么进来的!?”中原中也几乎是在一瞬间坐了起来,太宰治弯下腰捡起了台灯,却被对方握住了手腕。

“对不起,中也。”太宰治垂了垂眸,把台灯放回原位,握着中原中也的手坐在床边。屋内没有开灯,年轻的监护人泛着醉意的蓝眸蒙着一层浅淡的水光,太宰治俯身想去亲吻对方,却被后者一把挥开。

“中也……”

“你没必要跟我道歉,”中原中也低下头,他抬手扶住自己的额角,面庞笼罩在一片阴影里,脸上的表情看不分明,“那个女孩子,是喜欢你的吧。”

他的声音沙哑而又缥缈,仿佛酝酿着极大的苦痛。太宰治觉得自己的心堵得厉害,他握紧中原中也的手,轻轻拨开他额前凌乱的发丝。

“是的,但是我拒绝了她。”

“为什么要拒绝!?”男人的声音有些歇斯底里,“你和她无论是年龄还是经历都是那么的相称,而我不同,我只会耽误你,你没必要把时间精力乃至你的未来耗费在我的身上。”

“中也!”太宰治握着他的手收得更紧了些,“她是森先生的远方亲戚,森先生拜托我替她补习功课,仅此而已。”

“那封情书……”

“并没有什么情书,”太宰治突然笑了,他抬手揉了揉中原中也的发丝,拇指在对方敏感的耳畔流连,“抱歉,但是中也吃醋的样子真的很可爱。”

没有情书?

被酒精支配的大脑还无法迅速而又正确地处理这一信息,然而太宰治没给他更多的时间。少年扣住自家恋人的后脑勺,对准那微张的唇瓣狠狠吻了下去。红酒的香气在唇齿间弥漫,中原中也紧闭上眼,抬手攥紧了太宰治后背的衣料。

“喝醉了的中也真的很擅长撒娇呢。”太宰治望着软在自己怀里喘气的监护人,唇角勾起一丝愉快的弧度,“不过我很开心,原来中也是如此的在乎我。”

“别把自己看作是我的负担。你可是我命中注定的殉情对象啊。”

中原中也抬起头,蓝色的眸子里闪现一丝惊讶。这实在是太难以置信了,这句话宛如他二十一年生命里的一道亮光,过于温暖以至于他不敢将其纳入掌心。于是他试探性地开口:“刚才的那些,是什么?”

“怎么想都只能是告白了吧。”少年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但下一秒便换上了中原中也所熟悉的那种小恶魔般的微笑,“中也,我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回答呢?”

中原中也的脸一会红一会白,那副不知所措的样子惹得少年噗地一声笑了出来。中也,他摇了摇头,你现在的样子简直像极了一只等待下雨的蛞蝓。

中原中也从床上坐起来就要打太宰治的头,后者熟练地避开了攻击,轻而易举便把小个子的监护人禁锢在了怀里。太宰治将下巴靠在中原中也的颈窝里,喷洒出的热气染红了对方的耳朵。

“既然中也不肯给我回答——”

少年抬起头,指尖搭上监护人衬衫的纽扣。

“我们来做吧。”

——tbc——

下章开车(掏出我的驾驶证)

年下本的通贩大概在三月中旬以后开放,正文内容会在lof更新完毕,本子追加番外若干(番外不会公开)。特典周边限定前十可以加购。cp20可能会有少量场贩。

不出意外不会二刷

然后弱弱地问一句收录了《夜幕四合》结局和番外的《aspirin》还有人想要吗?虽说没有二刷的意愿,但如果有的话就跟这次的新刊一起印一点点好了,要多少印多少,没有的话就算了_(:з」∠)_

评论 ( 29 )
热度 ( 282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