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芥】Hidden

*说好的二更,拖延了很久的神父x恶魔

*日常ooc【捂脸】


Hidden

文:水母汐

【01】

年轻的神父奔跑在长长的走廊上。那些高大典雅的立柱一如既往地热衷于切割阳光,明灭不定的光源让少年投射在墙壁上的影子宛如走马灯一般反复循环。纷繁的脚步声在高大的厅堂内回荡,震颤了穹顶上那片绚丽的玫瑰彩窗。

信仰与神明的安宁固然重要,可与当下的情形相比,这种程度的惊扰似乎也算不上什么。神父咬紧了下唇,右侧那缕标志性的长发跳跃在耳畔,细软的发丝轻抚着耳廓,仿若恶魔的轻言低语……

恶魔。

那个恶魔……

这便是他明知大不敬也要在这寂静而又庄重的走廊里奔跑的原因。绕过一个转角,神父苍白的指尖搭上了雕花的门把手,门开了,那里一片寂静,除了他自己的心跳,什么声音都没有。情况远比预想好太多,神父靠在墙上微微喘着气,他擦了擦额角沁出的汗水,抬起紫金色的眼瞳打量着自己的房间。整洁的床面一丝不苟,床头柜上的圣经依旧停留在昨晚那页——“我儿,恶人若引诱你,你不可随从。”一枚银制的十字架在米色的纸页间闪烁着安宁的微光,在那道微光里,年轻的神父似乎可以窥见主的微笑。

地毯上并没有可疑的足迹,灰白色的墙面上也没有留下任何诅咒的古老字符。这所房间里的一切似乎停止在昨日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除了时间依然在流走,其他的存在都固执地保留着最初的形状。那个人真的来过吗?那个身着漆黑的尖领长风衣,雪白的领巾上缀着鲜红的宝石,留着尖而且黑的长指甲的恶魔先生,真的曾在那个布满风雨的夜晚光临过这位神父的房间吗?银发的少年开始动摇。拜这位不速之客所赐,昨夜的他几乎彻夜未眠。那位看上去跟他差不多大的恶魔先生受了很严重的伤,脸色苍白,几乎快要死去。即便如此,当神父试着靠近他时,他还是动用自己的最后一丝力气,召唤出黑兽做着最后的抵抗。透明的雨水顺着他的脸颊不断流下,黑发的恶魔靠在窗台上发出沉闷的低吼,而不知所措的神父只能与他保持着五步的距离,直到闪电伴着接踵而至的惊雷划破天际,惨白的光影勾勒出恶魔锐利却不失清秀的面庞:

“我受伤了。”

“我知道。”

“我是恶魔。”

“我也知道。”

“我必须在你这里借宿一晚,但你不可以让其他任何人知道这件事,否则……咳……”

恶魔喘息着吐出一口鲜血,博爱的天性使得神父动摇起来,却被对方一个锐利的眼神牢牢钉在原地。

“否则,我将会夺走这座教堂里所有人的生命。”

年轻的神父倒吸一口凉气。他接管此处还不足百日,而如今,错误的选择无疑将会把这座教堂连同它无辜的信徒们送上绝路。一方面他战战兢兢举棋不定,另一方面,保护上帝子民的责任感迫使他不得不直面这个现实。迎着恶魔的目光,少年抬起头,一向温润亲和的眉眼间多了几分坚毅的神情。骤然升起的敌意令恶魔有些惊讶,他收起了那只黑兽,跳下窗台,将自己蜷缩在一片淋不到雨的干燥角落。

“你叫什么名字?”

“胆敢询问恶魔的名讳,真是愚蠢。”黑衣的借宿者任由神父在他身边关上了窗户,嘈杂的雨声被隔绝在外,静默包围着他们,唯有墙上那只西洋座钟孜孜不倦地用声音记录着时间的流逝。“我叫中岛敦,是这座教堂里的神父。今晚你可以在这里借宿,但不光是你,我也不希望有任何其他人知道这件事。”

恶魔抬起头,窗外的雨已经停了,月亮升了起来,皎洁的月光洒落在神父银白色的发顶上,那一刻,被神所抛弃的恶魔品尝到了久违的圣洁的滋味。

“在下名为芥川龙之介,如你所见,是地狱的走狗。”

这便是事件的全部经过。这种暂时的同盟关系令中岛敦的胆子稍稍变大了些,一向温柔善良的他从柜子里取出了医药箱,不顾对方的反对用纱布将那只恶魔包了个严严实实。做完这一切已接近破晓,疲倦的神父在床上和衣而卧,一小时后便匆匆起身前往中厅,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完成了安息日的礼拜。让一只恶魔独自待在教堂神父的房间里实在是太冒险了,不安驱使着敦在走廊上奋力奔跑,直到现在,他用双眼确认了这里的一切并无异常,那颗不安的心才稍稍——

不,并不是毫无异常,这间房子里,有什么东西确实发生了改变。

房间里那扇唯一的窗户洞开着,窗台上还留有昨夜暴雨之后残存的水痕,在那里,一株来自地狱的彼岸花开得正旺。芥川的恶作剧令敦惊慌而又恼怒,拿起剪刀就要将这罪恶的花朵连根斩尽。

“蠢货!快停下!”

凭空响起的声音把少年吓了一跳,他四下张望,哪里都没有恶魔的身影。“你怎么还没走?藏起来的话事情不就变得更麻烦了吗?”

“收起你那副愚蠢的表情,”芥川叹了口气,“我目前能力有限,在我完全恢复之前,我会以这种形态借宿在你的房间,否则我就对这座教堂下一个诅咒。”

 “你能这样为我着想我很开心,但你可不可以变成其他的花朵?神父在房间里养着一盆来自地狱的彼岸花,还有什么能比这个更加引人注目吗?”

“哼,比如说?”

“比如说……向日葵?”

恶魔不再言语,中岛敦自知说错了话,他默默将花盆搬到了向阳的地毯上,可那鲜红的花瓣固执地朝向另一侧,无论如何都不再理会他。

 

“我儿,恶人若引诱你,你不可随从。”

他拿起那本圣经,将银色的十字架握在掌心。片刻后,又将它合上,轻轻塞进了床头的抽屉中。

【02】

虽说多了个恶魔,但中岛敦的生活似乎并没有受到过多的影响。不知不觉,芥川龙之介已经在教堂借住了半个多月,这半个月来,中岛敦几乎从未见过芥川变回恶魔的样子,他多半将自己缩在窄小的花盆里,时而晒晒太阳,时而在阴暗的角落里发呆。没有人知道芥川龙之介究竟在思考什么,唯一值得一提的是,就在他们相遇的第二天,当中岛敦打开房门的时候,他看到了一朵向日葵,而不是鲜红罪恶的彼岸花。

“说起来,你不用吃东西的吗?”

翻动着膝头上的圣经,银发的神父喝下一口牛奶,从床头柜的盘子上拿起一块饼干。

“愚蠢,恶魔怎么可能需要人类的食物。”

中岛敦在心底比了个鬼脸,然后自顾自地将盘子里的饼干全都吃掉了。自此以后,年轻的神父再也没有考虑过恶魔的吃饭问题,直到某一天,当他发现自己遗忘在茶几上的红豆年糕汤被人喝了个一干二净,这才意识到事情并不像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你喜欢吃这个?”中岛敦面对花朵展示着那只空荡荡的碗。

恶魔转了个身不去理他,向日葵的花盘深深地埋进墙角的黑暗里。中岛敦不禁觉得这只恶魔还真是有意思,索性每天都为他备好一份红豆年糕汤,清洗那些空碗时,内心竟也升起一丝若有若无的满足感。

这天,当中岛敦像往常一样推开房间大门,屋子里黑漆漆的,借着微弱的月光,突然出现在床边的那道黑影把他吓了一跳。

“哇!等……等等……芥川?”

中岛敦啪嗒一声打开电灯,恶魔有些不悦地转过身来,背后的黑兽蠢蠢欲动。

“咦?不要咬我啊!”

两个人隔着一张床的距离僵持不下,中岛敦小心翼翼地将手里的圣经放在一旁的桌子上,见芥川龙之介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年轻的神父胆子大了起来,他深吸一口气,佯装镇定地坐在了恶魔先生身旁。黑兽发出的呼呼声消失不见,中岛敦趁机堆出一个亲切温暖的微笑,同时将手里提着的点心拿了出来:

“要吃红豆年糕汤吗?”

芥川龙之介点了点头算作回答。中岛敦抬起一只手撑起半边脸颊,看着恶魔那染着白色的鬓发因为咀嚼的动作而轻轻摆动。不知为何突然笑了起来,芥川看了他一眼,将吃完的空碗塞进了敦的怀里,顺手接过对方递来的餐巾擦了擦唇角。

“我觉得你一点都不像是恶魔。”中岛敦整理着有些杂乱的桌面。他取下十字架,收在掌心后贴紧胸口轻声祷告。待到祷告的声音消失,芥川龙之介这才缓缓开口:

“身为教堂的神父,竟说出这般大不敬的话语,主的信徒也不过如此。”

这下轮到中岛敦不悦了:“你现在吃的可是主赐予的食物。说起来你一个恶魔居然喜欢吃人类的食物,岂不是比我更加奇怪吗?”

说完这番话的神父大人吓得立刻转过身去,轻轻缩起脖子等待黑兽的攻击。然而意料之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他缓缓地回过头,正对上芥川龙之介泛着绯色的苍白脸颊。

“诶……”

恶魔轻掩着唇角,双眼低垂,墨色的眼中似乎流转着什么难以启齿的情愫。在意识到中岛敦的视线后,芥川龙之介轻轻哼了一声,便又恢复了向日葵的姿态,缩在房间的一角一动也不动,灿金色的花盘面对着墙壁,丝毫不给中岛敦任何读出他心情的余地。

“任性也要有个限度啊……”中岛敦叹了口气,坐到窗前准备开始夜间的祷告。他翻开圣经,却发现自己常用的那枚书签不见了。

“啊……我的书签……”

“你是说,那截绷带吗?”

中岛敦闻言回过头,发现芥川龙之介恢复了恶魔的姿态,身后的黑兽发出意义不明的低吼,张开的口中叼着那一小段泛黄的绷带。

 

“这就是太宰先生居住过的教堂……”芥川龙之介抚摸着大厅内的立柱,月色为洁白的大理石蒙上一层柔光。中岛敦紧张极了,他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对是错,趁着夜色将一只恶魔带进神圣的中厅,就连墙上的壁画似乎都在谴责他对主的亵渎。

“够了……再这样下去……”

“你担心他们会烧死你?那样更好,到那时,你只需和我一同堕落,我自然会用我的力量拯救你。”恶魔回过头,他的眼睛漆黑如潭,深不见底,但中岛敦看到了,那燃烧在瞳孔深处的火光。想必是想起了太宰先生吧。年轻的神父抬起头,上方的彩色玻璃投下一地冷色的月光,于是他回忆起了那个阴沉的午后,被发现了真实身份的神父在众人的推搡下踏上了火刑架。那个时候的他,不知为何,眼底竟闪烁着满足的光芒。是因为自杀的心愿总算得以实现吗?中岛敦不明白,他只知道,在火光彻底吞没眼前的一切时,那位总是带着玩世不恭笑意的神父——或许称他为恶魔更加合适,轻启唇瓣说出了一段话:

“我儿,恶人若引诱你,你不可随从。”

 

“因为那个男人濒死前的一句话便擅自抛弃自己恶魔的身份,去往主的一方救助他人。此等行径实在是愚蠢至极。”

“你是……他的学生?”

“太宰先生曾向你提起过我?”

中岛敦点了点头,“他说你很优秀,只是尚未找到正确的方向。”

“正确的方向?”芥川龙之介抬起头,那些令他厌恶至极的神像此时正散发出某种神奇的微光。他一直认为恶魔是没有感情的,而他对太宰先生的执念不过是来自对强者的追逐与向往。可是如今——他回过头,正巧看到沿着墙边朝门外溜去的神父的背影,于是恶魔轻咳一声,开口叫住了他:

“我允许你走了吗?”

中岛敦立刻僵在了原地,他缓缓转过身,脸上的表情几乎要哭出来。他在芥川龙之介的身后站定,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对方的侧脸。

是寂寞了吗?

突然泛起的同情心和责任感促使中岛敦挺直了脊背,他就这样陪着芥川龙之介坐在午夜空荡荡的长椅上,直到第二天清晨,第一声鸟鸣将他叫醒,他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被人送回了房间。

墙角的那盆向日葵早已不见了踪影。中岛敦盯着桌子上那只空荡荡的银碗,他突然记起昨天夜里芥川龙之介绯色的脸颊。那时的他是在害羞吗?于是他轻轻地笑了,指尖敲击着碗沿,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伤明明早就好了,却还是一直留在这里给我添麻烦,所以说,真是个奇怪的恶魔啊……”

【03】

一场暴风雨过后,小镇的教堂里突然多了一个陌生的面孔。

细碎的小雨还没有完全停止,中岛敦收起雨伞,一眼便看到那个伫立在花园里的身影。

年轻的男子有着漆黑的发和漆黑的眼瞳,过长的鬓角染着一片雪色,白色的衬衫外套着黑色的长风衣。他就这样立在朦胧的雨雾里,手里抱着一大束开得灿烂的向日葵。

“这种下雨天,屋外总是一片阴暗。”中岛敦将雨伞倾向芥川龙之介那边,漫无目的地寻找着话题。芥川龙之介点了点头,他将向日葵塞进中岛敦怀里,后者注视着那些闪烁着水珠的花瓣,仿佛想起什么似的说道:

“我倒是觉得这里的向日葵没有一朵比得上你变得那株好看。”

芥川龙之介一下子愣在了原地。中岛敦以为自己说错了话,他抬起头想要解释,却瞥见了恶魔先生微微泛红的耳朵尖。

于是他轻轻地笑了起来,“芥川,你为什么会选择留在这里?”

“大概是因为,这里的红豆年糕汤真的很好吃吧。”

昔日的恶魔垂了垂眼,注视着同行人怀中美丽的花朵。

隐藏真实的身份,隐藏隐秘的心情,而那些隐藏在花朵之中的话语,也迟早会——

一一绽放开来吧。

 

“我儿,恶人若引诱你,你不可随从。”

中岛敦合起手中的圣经,将十字架从那页纸间缓缓抽了出来。

空气里泛着红豆年糕汤的甜香,他看着身旁熟睡的恶魔先生,突然觉得,这一刻的自己才是真的见到了上帝。

——fin——

评论 ( 7 )
热度 ( 115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