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秘密(12)

*我流年下,17岁高中生太宰x21岁理事长中也

*让大家久等了!跳票已久的车!请大家系好安全带!

年下本的预售将在明晚八点开始,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4kOW8x&id=547212418997&qq-pf-to=pcqq.c2c

【01】【02】【03】【04】【05】【06】【07】【08】【09】【10】【11】


【12】承诺

快意有如狂风暴雨,瞬间席卷了他的全身。

【上车点我】

 

次日清晨,太宰治笑嘻嘻地将牛奶和吐司放在床头柜上,靠着柔软的枕头勉强坐起的中原中也投来一记眼刀——尽管那宛如兔子般通红的眼睛一点杀伤力都没有。少年在心底吐了吐舌头,难得一见地自己整理好书包,中原中也怎么可能不懂太宰治的那点小心思?他摆了摆手示意他赶紧出门,却又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把少年叫了回来。

“中午的便当在微波炉里……不许给其他人吃!听到了没有!”

中原中也并不知道太宰治在看到便当盒里的情书以后开心得差点立刻去天台自杀。当然,这样的说法或许有些过分,但用来形容太宰治的心情的确是恰到好处。这份愉快的心情一直持续到下午,直到他被森鸥外传唤到办公室,17岁的少年立刻明白,如果他和中也想要得到长久的快乐,解决掉眼前这只老狐狸势必是当务之急

“太宰君最近似乎很高兴的样子,是遇上什么好事了吗?你的监护人对你表白了,还是……”

他用眼神支开了小爱丽丝,同时站起身,来到太宰治面前。黑色的鬓发拂过少年的侧脸,男人轻轻地开口,吐露的话语宛如被蜜糖包裹的毒蝎子:

“还是说,两个人已经进行到违反道德,违反法律的地步了呢?”

太宰治的眸子沉了下来,前天夜里还闪烁着星光的鸢色眼瞳中此时暗流涌动,他轻轻弯起唇角,向森鸥外摊了摊手:

“森校长,既然您已经将监护权转交给了中也,那我就是中原家的孩子了,我和中也的事就是中原家的家事,和您已经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了。”

“啊,尽管这是事实,可是被太宰君这样说还是会很伤心啊。”森鸥外状似苦恼地偏着头,“不过话可不能这么说哦太宰君,作为我校人气最高的学生,如果太宰君和自己的监护人,也就是本校理事长之间这种不明不白的关系被传了出去,那么……”

太宰治的眸子骤然缩紧。

森鸥外并没有继续说下去,他抬起食指放在唇边,同时用戴着手套的手掌摸了摸太宰治的头,“所以,百分之十的股份,我所能给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啊……”

 

“所以呢?你打算怎么做?”中原中也抬手想拿桌面上的红酒,却因为腰部的酸痛而皱起了眉,该死的小鬼,他愤愤地想着,暗自发誓下一次绝不会被太宰治牵着鼻子走。

“我给你的财务报表已经分析得差不多了吧,”太宰治不动声色地攀上中原中也的后腰,按压的手法令小个子男人很是受用,“差不多是时候回击了。”

中原中也点了点头,他喝下一小口红酒,又看了看满面笑容的太宰治,藏在心头一上午的话在喉咙里打了个转,最后还是说了出来:

“我想去一趟中原家的本宅。”

 

上一次来到这里是什么时候呢?太宰治已经记不清楚了。他看着自己曾经藏身的灌木,如今只有他的膝盖那么高,而那栋阻隔着他和中原中也的阁楼,现在看来也不再是那样的遥不可及。他想对中原中也说些什么,比如纸飞机,比如那个831143的真正含义。他并不确定自己的监护人是否已经明了了一切,更不知道那张纸对于当初那个孤单无措的少年而言究竟有着怎样的意义。

“中也……中也?”

小个子男人脱下手套,指尖搭在冰冷的门把手上,微微用力,沉重的雕花木门在他们眼前打开,那些尘封的记忆连同那些没头没脑的飞蛾一起扑面而来。然而中原中也只是沉默地向前走着,方向并非老宅的大厅,却是那间狭小的阁楼。太宰治顿时明白了什么,他转身朝花园走去,当中原中也出现在阁楼的窗边时,少年已经从花园一角搬来了一架木梯,他踩着吱吱呀呀的木头,一步一步向上攀爬,中原中也在窗口凝望着他,在抵达终点的那一刻,他握上了他伸向他的手。

“你终于来了。”中原中也把头埋在太宰治的颈窝里,声音有些闷。

 “真想就这样抱着中也跳下去……”

“好完成你那所谓的殉情?”

太宰治没有回答,他翻身进入阁楼内,抱紧中原中也亲吻着他的脸颊。这一刻,两个人一同回到了属于年少时代的那个午后,热风,暖阳,青草的气息还有酒精的味道,过去和现在相互连接,至此,中原中也终于明白,他和太宰治本来就该是这样的关系,只不过他比他走得更快了那么一点——这一点大概是四年的样子,成年和未成年真的有那么重要吗?当他们都还是小孩子的时候,不就早已中意着彼此了吗?

“相信我,这次不会再让你一个人承担一切了。”

——tbc——

评论 ( 18 )
热度 ( 228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